手工制造,到底是情怀还是落后?

关注 01月20日 居家圈

casa casa尊重工艺的必要性,但同时也认为设计家具应该与时俱进地引入现代工艺与管理方法,让产品物有所值,更长久地与人相伴。PP Møbler在坚持品质、手工艺的方面,却有着坚定如一的表达,这引起了我们的许多好奇。

这次,我们探访PP Møbler的工厂,并与第三代管理者Kasper Holst Pedersen聊了聊。同时,在PP Møbler工坊工作了24年的中国人Jiming Cai也与我们分享了他的故事。在这样的双向视角里,我们试图探讨手工艺对我们的生活是否还有意义。

A-side Kasper视角 

口述 / Kasper Holst Pedersen PP Møbler CEO

丹麦的家具制造商可分为两种形态,一是引入了现代机械实现大规模量产的家具工厂,二是由工匠手工制作的家具工坊。随着时代的发展,许多传统工坊接连被淘汰,家具工厂成为丹麦家具制造的主流,PP Møbler则是当下少数还存在的工坊之一。

Kasper的家族经营着PP Møbler已有63年。Kasper是家族第三代传承人,从小在工坊旁长大的他,同时也是新一代的丹麦年轻人,他与我们分享的家族故事里,有着融合的讯号。

Hans J. Wegner跟我祖父说 是时候用自己的名义生产了

从我记事起,我们一家就住在PP Møbler工坊旁边的一个大约50㎡的小房子里。我还记得每次妈妈做完饭,都会让我去工坊叫父亲和祖父回来吃饭。

大概12、13岁的时候,我开始在工坊工作。我看到Wegner经常来到车间,每次他进入车间,总是一脸严肃地观察车间里的情况,因此在我的记忆里,他一直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

Hans J. Wegner是丹麦现代设计先驱之一,1960年代起,他和PP Møbler开展了合作,为PP Møbler独家设计了许多经典产品。图为Wegner和PP Møbler创始人Ejnar Pedersen在1980年的研讨会上合影;摄影:Tage Nielsen / Scanpix

我的祖父也和Wegner一样,总是很严肃。在我小时候,祖父对我来说并不像是祖父,他更像是一个老板。每次我去见他,他总是很认真地专注于他的工作。

但他的工作不是围绕着生意,比起生意,他更感兴趣的显然是开发好产品,用好工艺制作高质量的家具。

Ejnar Pedersen是丹麦著名的家具工匠,1953年他和兄弟Lars Peder Pedersen,共同创办了家具工坊PP Møbler,;图为Ejnar Pedersen在PP Møbler的车间;摄影:Alastair Philip Wiper

1969年,Wegner来到了工作室,他带来了一些椅子设计,并对我祖父说,“现在我认为是时候让PP Møbler以自己的名义生产产品了。”当时我们只是在以客户的名义生产家具,我祖父并没有意识到要成立自己的品牌。

Wegner发现了这一点,他联系我祖父说,“Ejnar,我想让你去销售,把你PP Møbler的名字和产品联系起来,这就是我的想法。”所以,是Wegner推动我的祖父把PP Møbler打造成一个品牌。在此之前,我的祖父只是一心研究工艺和品质。

Kasper和父亲Søren Holst Pedersen、祖父Ejnar Pedersen三代人的合影。Kasper说,“我的父亲和祖父一样追求品质,但他更注重在生产中融入新技术,思考如何理性地减少浪费。”

家具工坊面临的挑战 和祖父那个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半年前我开始全权接管PP Møbler,我的做事方式和父亲、祖父不太相同,在坚持品质的前提下,我更专注于构建事物之间的联系。

这和我接受的跨学科教育有关。我学习数学和物理,同时是一名工匠,后来又学了商业经济学。我认为把工艺和商业、科学联系起来也是非常有趣的。

我想,未来PP Møbler的挑战就是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打造一个坚实的商业模式,这两者通常是很难平衡的,但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挑战。

在1980年代初,Kasper的父亲Søren与Dansk Teknologisk研究所合作开发了一种称为预压缩的新技术,该技术在PP Møbler开始制造PoulKjærholms椅子PK 15时得到了成功实施

不是说降低成本不重要, 但我们相信, 一定有人愿意为高质量的产品 支付高一些的价格

可无论是我,还是我的父亲、祖父,产品的品质,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 开发产品和优化产品,是我最喜欢的两件事。我们一直重视质量,是因为当产品交付到使用者手中时,他们可以感受到内在的力量,可以给予他们更长久的体验。

 

同时产品的使用寿命越长,也意味着减少浪费。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每当有人问起我的家庭,或者我告诉他们我的家族在做工坊时,很多人会问我,这种木工到底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在80、90年代,人们对木制品和我们做的这种设计并不怎么感兴趣。还有很多人在质疑我们这样做对未来有什么深远的意义?

现在不一样了,在过去的10年,人们越来越关注环境问题。我们已经清楚地知道了不保护环境的后果。

思考未来的发展是很重要的,这和我们的业务也相关。因为产品的寿命,以及我们如何制作、如何加工材料等等,都对环境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木材是一种非常可持续的材料。如果一边保护森林,一边用木材制作经久耐用的产品,我认为这是拥有可持续未来的一个重要方式。

PP Møbler一直注重可持续发展,2009年,PP Møbler与市政当局联系,征用一块土地种植了一片新森林PP forest

实际上,坚持工艺品质在现在追求利益的大环境看来,是在走相反的道路。但以成本最小化为基础来做生产决策,从来都不是我们的方式。质量永远是第一位的。

当然,不是说降低成本不重要,因为我们必须做生意,而要让我们的生意运转起来并不容易,我们拥有的生产设施、材料都非常昂贵。但我们相信,一定会有人了解我们产品的质量、看到其中的价值,并愿意为这个高质量的产品支付高一些的价格。

PP Møbler的一件家具只使用同一棵树上的木材,一旦选择了木材,则将其切成基本形状,干燥两年后再投入生产制造

提升质量并不意味着价格一定是高的。我们的成本会反映在最终价格上。如果在提高质量的前提下,又能降低成本,那我们就降价。

PP 68 Chair就是一个例子。在大约20年前,制作一把PP 68 Chair需要非常昂贵的旧机器,但后来我们引进了数控机床,它能以更低的成本提高产品的质量。所以,我们将价格降低了30%左右。

PP 68 Chair

我们坚持手工制作 但不避讳机器的参与

在PP Møbler,我们坚持传统的手工制作,因为有很多过程是机器无法代替的。 比如给木头塑型。如果你想要制作一根非常直的木头,用机器会非常容易,但如果是想用木头做一个有机的复杂形状,这对机器来说就非常难了。我们也可以在数控机床上操作形状,但它做好可能需要一整天。因为它需要电脑进行估算。可是,如果让工匠来制作这种形状,可能只需要一小时。

并且木头是一种有生命的材料。机器是没有眼睛的,它无法触摸材料,无法了解材料。我们需要高水平的工匠,也相信手工艺人是生产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是因为工匠比其他人、比机器更了解材料,因为他们一直用自己的双手和木材打交道,双手给了他们宝贵的经验。

在PP Møbler工作最久的工匠的手

我们并不忌讳使用机器。相反,机器是重要的工具。 在买数控机床之前,我们要制作工具来制作。但现在我们有了数控技术,可以优化很多产品的细节。比如Circle Chair靠背结合的位置,更精确的切割形成了更结实的结构。Wegner也不反对机器,因为他终于看到我们可以用机器做出接近完美的东西,以前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机器和手组成了木匠们的工具箱。工匠必须明白要使用哪种工具才能得到最好的结果。有时是机器,有时是手工。

2001年,PP Møbler首次引入五轴CNC机器

 B-side Cai视角

Jiming Cai在1989年就到了丹麦,进入PP Møbler工坊后,一直工作至今。这些年,他见证着PP Møbler工坊的发展,从另一个视角和我们分享了PP Møbler的故事。

除了老板的爸爸 我是待在PP  Møbler最久的人

我进入PP Møbler的过程有些曲折。

1989年我刚到丹麦,先是跟着熟人在他的工厂里呆了一段时间,后来就想换工作。来丹麦之前我就做过功课,了解到在丹麦做木工方面、家具方面比较有前景,因为大家都知道德国人他们造车,丹麦人就是搞家具。但是丹麦人做家具光有技术是不行的,家具工人都要上学、训练,拿到上岗证,要有文凭才行。

可我的文凭在西方国家行不通,于是我联系了外交部、教育部,到丹麦技术大学去“回炉”。还好我以前在国内做的是木模工,本身就是有手艺的,所以别人要花3年8个月完成的课程,我花了1年2个月就毕业了。

上世纪的丹麦技术大学

在丹麦技术大学念书的时候,时常有家具工厂、工坊的老板过来学校找人。我在那时候知道了PP Møbler。

毕业之后我去参观了好几个工厂,那时候家具工坊生意不像现在做的这么好,很多都是自己在做,工坊都不大。看了一圈下来,我觉得PP Møbler比较好,于是我打电话给老板,他就说你第二天来上班吧。

一上班就是一直到现在,工作了大概有24年,现在除了老板Kasper的父亲,我是在PP Møbler待得最久的人了。

Cai在PP Møbler工坊制作PP130 Circle Chair

我们这种工坊在国外很多都是家族企业,所以待得久了,PP Møbler的三代管理人我都接触过,Kasper是第三代,他的爸爸还比我小一岁。 他们的性格我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但工作方式确实不同,现在的体制有点往外发展,也和现在的形势有些关系吧,外面很多公司都请经理来管理,现在PP Møbler也是。以前是父亲、儿子他们忙来忙去自己管,像一个作坊一样的。

PP Møbler工坊内部;图片: Alastair Philip Wipe

Hans J. Wegner我也见过,他和Kasper的祖父是很好的朋友。因为他的设计拿到我们这来做,所以也经常来车间了解家具的制作情况。

Wegner这个人呢,很文质彬彬,说话也不是高声大气的,和我们一样都是工人出身,见到面也会和我们打声招呼,问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Hans J. Wegner在PP Møbler工坊和工匠讨论

丹麦国会里放的China Chair 有158张都是我做的

1968年我还在上海机电一局的时候,做的就是和木头相关的工作,当时是用木头做的机器模型去翻砂。后来来丹麦,我还把一大箱子的木工工具全都带来了,还差点过不了海关,说是因为我里面都是危险品,像杀人一样。

因为和木头打交道那么多年,后来又在丹麦技术大学学习了丹麦家具制作的基本流程,所以我进入PP Møbler后很快就上手了。和国内工厂不一样,刚进国内工厂的人一般是从学徒做起的,丹麦不是,无论是工坊还是工厂,进去就得直接做工,有3个月的试工期,不行的话就叫你“走路”。

PP Møbler工坊内早期工人工作场景

我刚到工坊的第一个星期,还有点陌生,后来东看看西看看,自己专心学一学,很快就习惯了,因为这些东西本身就是触类旁通的,我会在脑子里面构思怎么把它做得又快又好、又简单又省时。

我在PP Møbler做的第一件家具是PP201,当时一做就是200多张,后来我就一直负责制作椅子。像是China Chair(PP56/66),现在国会里面放的China Chair,有158张都是我做的。那大概是20年前的事情,放到现在这个椅子也一点都不脱胶。

上次PP Møbler全体职员到国会参观的时候,里面的工作人员为大家介绍椅子怎么样,Kasper开玩笑说不用介绍,就是Cai做的;图为Cai正在制作China Chair

每把PP Møbler的椅子都会配备一张证书,工匠和设计师一样,都会在上面进行签名,图为Cai和Hans J. Wegner的签名

做椅子也是有分工的。机器部门负责一部分,我做的是手工的部分。我们当时买CNC机器的时候,专门让几个人去德国培训了。一些椅子的部件需要机器来制作,然后再拿到我们这里手工组装,我们根据设计师提供的图纸和比例模型把这些部件衔接起来,再给椅子进行表面处理。

PP Møbler对于轻木树种(例如白蜡木、山毛榉、橡木或枫木)的首选表面处理是肥皂。白皂片是一种天然产品,在制造和使用过程中都很少有环境方面的不利影响。肥皂处理为木材施加了一些油脂,使表面更耐污。处理后,木材看起来与处理前完全一样

尽管我很快学会了如何制作这些“经过设计”的椅子,但其实在那时候,这种椅子也都是我从没看见过的,做的时候也是“照样画葫芦”,怎么设计我们就怎么做。

不过,我自己也很喜欢这些椅子。比如说PP130这种圆的编绳子的,不仅我可以坐,我的孙子也可以坐旁边,这点很不错。还有PP550,后面像孔雀开屏一样的很好看的。我喜欢这些家具,所以有时候我也会自己做些带回家,公司这点很灵活的,可以用工时来换家具。来我家的朋友坐着这些椅子,都说很舒服。

退休五年了还来工厂 因为喜欢做木工啊

今年我已经70岁了,实际上五年前就已经退休了。 要知道一辈子都在做木匠,退了休之后在家里就很闷,觉得没劲。公司希望我帮他们再做几年,我就想着现在做着心态又好,何不去做做呢?Kasper也和我说,老蔡啊,你只要在做,我们就永远需要你。 我自己也喜欢做这个工作,所以我还是会到工坊来,每天7点钟上班,3点15分下班,每周一休息,这样做着也很开心。

1998年,Cai和部分同事的合照

我刚来工坊的时候只有30几个人,那些人年纪好多都比我大,都早早退休了。 现在工坊里有70多个人了,而且大多是30、40岁的年轻人。有时候他们实在做不来了、做得不好了、很难做了,他们会来问我,我也会耐心地告诉他们。大家都很平等,也很自觉工作。

Cai现在在PP Møbler的工坊里

木工这个职业在这里是不会被轻视的,现在做手工工作的人也很多。有很多年轻人到这里工作,我问他们为什么来做木工,他们常常回答说没有什么为什么,就是喜欢。

大家都是一样的。进工坊来,就是想做得好。

梁哥有话说

手工制造带给我们具体的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我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经历,有一个年轻人在向我介绍他做的产品时,强调他是用手工来制作的,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我说,客人愿意为手工制造付出更多的价钱。也就是说,他可以卖得更贵,我难以为这个概念表示认同。

像绘画雕塑之类的创作固然是有手工制作的情感因素,但一个产品或一件家具的诞生,永远都是应该以追求最好品质和效率为目标的,这个过程中所涉及的工序,假如只能用手工才能体现出最好的品质,那么就是手工,而如果是机器能够做到最好的,那就应该用机器。毕竟重复性的、高效率的生产过程,机器是更优胜的。

casa casa店内的PP Møbler产品

还有就是准确性,这个我拿徕卡相机来做比喻,假如你买早期的古董徕卡相机的时候,要留意机身的编号和底盖的编号,因为这个机器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了,有的时候是换过底盖的,如果他的编号不一样,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原装的机器。

这就是因为在手工的年代,每一个机器都是用手工去磨合,吻合了之后再把编号打上去,而后来都是机器生产了,精度非常准,也就是说当你有任何的底盖儿敲坏的时候,你再去买一个底盖,它都能够装在一起,也就没有底盖编号了。这就是机器带来的进步,盲目地追求手工,那就是矫情了。不过话说回来,当我买瓷器的时候。我是一定要手绘的,印花的始终下不了手。

这次收到PP Møbler的货令我心动不已,坐在上面,手摸着这些扶手的时候,心里深受感动,同时也纠结着,未来生产力的进步,也许会令我们以更低的价格享受到这些大师设计的作品,但是工艺上能做到不妥协吗?因为我们的情感是不会妥协的。

我要评论

  1. 王艺飞 says:

    情怀,反正我是喜欢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