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ACE 酒店重装开业,外墙加飘窗,室内居然加了三个酒吧

一起设计
专栏作者
关注 03月20日 阅读 32,451
2022
03/20
09:00
一起设计 专栏作者

前言
PREAMBLE

因为疫情,很多酒店住宿业受到很大的冲击,有的酒店就此关门,有的酒店正好利用这样的空档期,重新装修改造,再度营业。今天要介绍的就是这样一家在疫情期间重整旗鼓,整体翻新的老酒店。

△Lore Group 的创意总监Jacu Strauss

该酒店位于伦敦,由 Lore Group 创意总监 Jacu Strauss 设计,它的前身是由 Universal Design Studio 设计的 Ace Hotel 连锁酒店,但因冠状病毒的原因而关闭。

△酒店改造前

在关闭期间,业主对酒店进行了全面翻新,并重新命名为「one hundred shoreditch」开始营业。

△翻新后的酒店立面加入了飘窗设计

01

酒店公区
THE HOTEL PUBLIC AREA

在改造后的酒店大堂区,由 Strauss设计,并由 Jan Hedzel 工作室制作的木制雕塑以及一面巨大的镜子已经安装到位。

△酒店大堂木制图腾

△Jan Hedzel 工作室,伦敦

为了减少浪费,设计师团队表示,他们试图尽可能保留旧的材料——入口处的木地板保持不变,而一张长木桌经过整修以使其色调更浅,边角被打磨成曲线。

△酒店原先的大堂卓被保留并且翻新

△改造前的酒店大堂

“人们对以前的酒店状况很怀念,虽然我们从不想彻底改变这种情况,但我们想反映新的、更成熟的酒店设计。” Strauss 这样表示。
“我们希望人们在以前的布置中所喜爱的那些,能变成更加特别的存在。”

改造后的酒店拥有 258 间客房以及 三间酒吧、一家咖啡店和一家名为 Goddard & Gibbs 的餐厅,该餐厅以巨大的黄色岩石雕塑为中心。

△大堂酒吧悬挂的巨大的红纸雕塑

大堂酒吧,设计师在酒吧后面悬挂了一个巨大的红纸雕塑,猩红色纸花装置使得该酒吧与众不同。

△另一家由夜总会改造而来的酒吧

在地下一层,以前的夜总会被名为 Seed Library 的休闲风格鸡尾酒吧所取代。

该酒吧的设计灵感来自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 (Stanley Kubrick) 的电影,台灯的样式使人自然地想起 1960 年代的科幻小说。其他的饰品选择同样围绕着这一气氛,例如从办公室搁架单元中取出的用金属架固定的木制墙板。

设计师将软木墙点缀在各处,而之前的软木天花板被替换为成组的隔音的木条,由黑色毛毡支撑,用来软化业主为酒吧设定的迪斯科音乐。

△粉红色瓷砖和水磨石桌面是屋顶酒吧的特色

在屋顶酒吧,粉红色的瓷砖与同色系的粉红水磨石桌面相映衬,浅色的主题选择旨在提升光感。

酒吧内,绿色植物隐藏在一个隐蔽的花盆中,从天花垂下。

酒店顶层还有一个多功能活动空间,条木饰面墙上用一个彩色的老式降落伞装点,柔化了整个空间。

△一个老式降落伞固定在活动空间的墙上

设计师试图用艺术品为酒店的公共空间增添趣味,包括特别定制的灯具,在电梯内现场绘制的作品以及走廊上的挂毯。

02

酒店客房
BEDROOMS & SUITES

“当你进入卧室时,你需要转移你的能量,” 设计师 Strauss 解释道。“房间应该是一个避难所——这是你需要平静的地方。”

酒店客房整体上保留了原有的设计布局。

△改造前的酒店客房

酒店拥有 258 间各式客房,与公区鲜艳的配色不同,房间的整体设计主要使用中性色调,旨在营造一种更加悠闲的氛围。

Studio 客房 19㎡,拥有设计师定制的艺术作品和特色挂毯,以此来装饰墙壁并为房间提供色彩。黑色天花提升了空间的深度,缓解了小空间带来的压抑感。卧室里,柏柏尔地毯与施特劳斯设计的床相结合,床底缩小,营造出漂浮的错觉。

墙壁上的画作由设计师 Strauss现场绘制,每间套房都各不相同。

21㎡ 的 Studio Double Double 客房,适合两人居住,风格与单人套间相似,同样拥有设计师定制的艺术作品和特色挂毯,工作区尺寸较前者稍大,未来风单人靠背椅与古典的木制桌椅板凳形成鲜明对比,对应业主对于酒店改造尽可能保留旧材料的态度。

△改造前的酒店客房

△改造后的酒店客房

Studio Plus 客房,面积22㎡。Plus 客房提供额外的休闲空间。得益于增加的面积,工作区的布置更为舒适,拥有面向城市景观的落地窗,对墙沙发、餐桌和更大的床。

卧室的天花被更换为软木材质,吸音效果得到提升。床头书柜使用同样风格的天然木材,简约现代中散发出自然的气息。

凸窗上,造型独特的紧身花瓶装有一小把桉树枝,散发出满室的幽香。Plus 套房是小住的理想选择,适合需要额外空间的房客。

面积23㎡的 Studio Loft 客房,设计元素一脉相承。墙面装饰上,设计师用临近的色调呈现出微妙的不同。气氛差异主要来自于采光,客房使用了更具特色的凸窗以及带大窗户的朱丽叶阳台。

阳台上有机玻璃与织物混合的单人沙发,材质的虚实表现出漂浮的意境,通透的效果弱化了沙发所占有的体积。

酒店最大的套房,studio suites,总面积达71 ㎡(包括露台)。除拥有独立的起居室和卧室外,配套了可欣赏伦敦美景的绝佳露台。套间内配有定制的复古家具,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住户印象中,改造前的酒店。

酒店最大的套房,studio suites,总面积达71 ㎡(包括露台)。除拥有独立的起居室和卧室外,配套了可欣赏伦敦美景的绝佳露台。套间内配有定制的复古家具,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住户印象中,改造前的酒店。

天然的藤制墙面装饰,自然的属性与室内木制桌椅相衬,在新老元素的交界面处起到了视觉过渡的作用。

会客区使用黑色木质铺地,起居室则在这一基础上铺设藤制地毯,空间按功能的不同得到划分。天花,墙面,地板,三种属性不同的材料出现在一间客房内,打破了客房装饰的单调性,增加了空间的层次感。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