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之选|两个永葆童心的大老爷们儿,在胡同深处开了一家中国老玩具博物馆

mars V1
2022年01月27日 阅读 36499
关注

在物质世界极度丰盈的当下,设计精美、拥有层出不穷的新花样、搭载高科技的玩具对儿童来说可能只是一件唾手可得的日常物品。但如果时光倒转几十年,每个人的童年应该都有一群让你心心念念的“小伙伴们”。你还记得小时候最爱的玩具是哪一件吗?

两个永葆童心的大老爷们儿在老北京胡同深处开了一家塞满老玩具的咖啡馆,客人一进门准会被那一整面墙的不倒翁震撼到。主理人老高是一位酷爱收藏中国老玩具的老北京儿,从 2003 年至今收藏了超过 1000 件精品老玩具,用他自己的话说,收藏玩具这件事儿是“始于怀旧,忠于寻找”,并打算用一生时间来继续这个昂贵爱好。店里的所有玩具都是老高的宝贝收藏,它们有的来自二十年前现已拆迁的北京旧货市场,有的来自国外的拍卖网站,玩具年龄横跨 50 年代到 90 年代,大部分年纪比你还大。

另一主理人大汗是一位在咖啡行业深耕了十多年的蒙古人,从学习咖啡到打比赛、做评委,再到大大小小咖啡店的监理事务,咖啡早已是他最熟悉的生活伙伴。两位保持着初心的男士一拍即合,默契得好像十多年的老友一般,把北京第一家「中国老玩具咖啡博物馆」支棱了起来,希望这里能成为大家翘班逃课躲避长大烦心事的秘密基地。

m=mars G=老高 H=大汗 

m: 听说灵魂人物老高有很多斜杠身份,给我们介绍介绍?

G: 我是老高。我的爱好很多,但都不太精。大学时候念的是雕塑系,毕业以后在出版社工作,后来因为我不太喜欢体制内的工作,就辞职了。辞职以后什么都干过,做过自己的手工皮具品牌,开了几年民宿,做过设计,画过油画,很多杂七杂八的事儿都干过。我不太喜欢坐班儿,就是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其实我当时在出版社的工作一点儿都不累,也没有什么加班的情况,但就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不是我喜欢的生活状态。我喜欢自己做一些事儿,无论是干什么,只要保证基本的收入,最重要让自己开心就好。

m: 收藏老玩具这件事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没有估算过迄今为止收藏了有多少件?

G: 我大概是从 03 年左右开始收集的。没具体算过,应该是过千了。收藏老玩具可以说是我坚持最久的爱好。

图©️weibo 喜琳

m: 老玩具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G: 开始收藏老玩具其实算有个契机。最早是源于我年轻的时候生了一场病,那段时间不能工作只能待在家里,就经常会想一些小时候的事儿和看一些小时候的漫画什么的。然后就回忆起了小时候玩的那些玩具,发现自己这些年一直在搬家,很多东西都不在了,所以收玩具这件事儿算是始于怀旧吧。最终其实是忠于寻找。如果光是怀旧的话不可能坚持二十多年,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我没见过。我只见过这些中国老玩具中的 1%、2% ,剩下的 90% 我都没见过,所以我可能还是会一直收藏下去,花掉这一生时间吧。中国那时候确实精品的玩具太多了。

m: 有没有为了做这个店特地去找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G: 没有,我有很多年没买过玩具了。一个是现在工作比较忙,另外一个是因为北京的旧货市场现在基本拆了,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从国外的网站往回拍卖,现在比较忙就没时间去做这件事儿。而且这两年的玩具市场进入了很多玩具商人,有些玩具价格被炒得很高。比如我喜欢收集不倒翁,我们店里有一面墙的不倒翁,以前在旧货市场是5块钱一个,现在很多的老不倒翁随随便便就几百上千,我有一个最贵的纯黄色不倒翁前几年收来的时候价格达到了八千。老玩具其实不是特别容易收藏,尤其是精品,我店里面的很多老玩具都是孤品,可能全中国甚至全世界只有一个,收藏这种品质的老玩具的人可能全中国也不超过 5、6 个人。

m: 你们店里有可供售卖的玩具吗?

G: 我有一个合作伙伴,中国的古董玩具大王陈国泰先生,他设计了两款巨大的铁皮机器人,因为我开店,他比较提携后辈,对我挺关心的,就给了我一个摆在店里。里面装满了他设计的小机器人作品,是现在新复刻的铁皮玩具,那个在我们咖啡厅有售卖。老的我自己收藏的那些都作为陈列品来展示。

中国古董玩具大王陈国泰先生设计的铁皮机器人

m: 比起街边店,Old World 好像更适合开在胡同里。

G: 对,选址上我当时跟大汗一致认为要开在胡同里,我们的店特别适合开在胡同里,不太适合开在街面儿。一个是我从小在胡同长大,对胡同有感情,另外一个是我希望 Old World 能成为一个类似博物馆咖啡厅这样的一个店。所以我们想屏蔽掉一部分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的人,还是希望能吸引来更多的同好,想来喝大汗的咖啡也好,或者想了解中国老玩具历史的客人。

m: 目前店里哪个部分是你最喜欢的?

G: 我觉得还是不倒翁墙,以前在家里没办法把这么多不倒翁全部展示出来,尤其有很多特种不倒翁,比如说纯色的、彩色的、双面的,还有一些赛璐珞材质的,家里没有那么大地方,在这儿的话可以完全一整面墙从天到地展示,感觉特别震撼。店里的挑高差不多是两层楼,每天到下午四点钟的时候会有鸽子在天台盘旋,很美,到了夏天应该会更舒服。

图©️mars AimeeQ

m: Old World 的咖啡有信心让大家反复来探店吗?介绍一下你的从业经历和店里的咖啡菜单吧。 

H: 我在咖啡这行从业差不多有十年了。从开始学习到打比赛、做评委,再到自己开店、帮别人代运营,直到现在自己做这一家店,目前这家店应该算是我最理想的一家店。不论是整个空间的氛围、内容(老高的收藏),还是店里所有的动线和流程,每一个细节都是我最理想的状态。我跟老高的关系不仅是工作伙伴,而且相互信任、相互依赖,我信任他对老玩具的信仰,他信任我对咖啡的执着和技术,所以我们结合在一起就是最牢固的一种关系。

H: 咖啡菜单以基础款为主,但是基础款也可以做出不一样的感觉,因为每一步都可以有不同的选择。我会把控好每一个细节,豆子的选择、冲煮过程中的参数、后制处理,虽然出品时间比较长,但是绝对保证每一杯出品的质量。

图©️mars AimeeQ

H: 创意咖啡方面,我们店里有一款深受大家喜欢的「可恶的巧克力威化」,巧克力威化外有巧克力包浆,两头咬开就可以变成“吸管”,让你像小时候那样不按正常方式喝咖啡,算是一种比较童真的喝法。再比如我们店里的阿芙佳朵使用了桂花醪糟的冰淇淋,醪糟的味道特别足。还有一款蒙古奶茶,因为实在很难在外面喝到正宗好喝的家乡味道,所以我自己研发了这款蒙古奶茶,对我来说算是个有代表性的特饮,大家也都很喜欢。

m: 最后,你们觉得童心是什么?

G&H: 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一直活到老的孩子气。

文 / 缝一圈 图 / Old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