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剑锋 :四十四岁的天空 依旧是男人的黄金时代

保剑锋是那种你从任何时段切入,都能遇见他最好状态的演员。从《十八岁的天空》里的古老师,到《一帘幽梦》汪楚濂,再到《在远方》里的刘云天。无论哪个时段认识他,都是这个演员的黄金时代。

他年纪不大,但从业时间很长,在梳理他演艺经历时,脑子里很容易冒出“影坛常青树”“优秀的老艺术家”“优质偶像”这样的老派词汇,但他也不过刚刚过完44岁的生日。这一年里,他以“刘云天”式的霸道总裁示人,又迅速甩掉了“刘云天”的包袱,在综艺节目中玩得风生水起,他说“刘云天”辞掉总裁穿着帽衫的样子反倒有点像自己。这是一个很难被概括的演员,一个不太按常理出牌的被访者,但问题也有可能是,媒体总是试图给演员加上标签,而演员的包容性让他们不愿配合这种小把戏。

以下是《云端》杂志专访保剑锋的精彩片段

Q:你作为一个偶像型艺人出道,在年轻的时候,有纠结过“偶像派”和“实力派”的事情吗?

A:我们那个时候很单纯的,其实现在也一样,演员本人很少去考虑“偶像”还是“实力”的问题,大家的初衷一定是成为一个好好演戏的人。被划分到哪个类型中,演员自己很被动,这都是外界给你的定义。我那时出来拍戏,哪有资格给自己贴标签啊,就知道去认真拍戏就好了。

Q:面对如今的流量艺人、“小鲜肉”,你觉得这是目前影视产业过度市场化的“产物”,还是说,在你刚出道的时候,就已经有这样的现象?

A:这当然是这两年的新鲜词汇了。时代变换太快,来不及每样东西都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演员也是啊,要在专业之余去弄明白网络热词,对我们来说有点勉为其难了,这更多是网友们的狂欢吧。

Q:最近有一些演技类综艺,比如《演技派》《演员请就位》等,有一些很有实力但流量不够的演员,会表达对“流量”的不满,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A:你也说这是综艺喽,当然会有演绎的成分在里面。私下来说,我本人的“满意”与“不满意”从来不是在“流量”上,这些不由自己掌控的外部声音,纠结它是无意义的。我能掌控的只有专业技艺,这个角色演得好不好,还有没有精进的空间,如果十年前我演是什么样子,十年后呢?……大多数时候,这是我纠结的重点,也是我对自己“满意度”的根源。

Q:有没有想对“小鲜肉们”表达的肺腑之言,作为曾经的“小鲜肉”?

A:你们真的很喜欢问这个问题呀(笑),相似的问题已经是第四个了。我不喜欢“肺腑之言”的说法,不喜欢“好为人师”的姿态。大家在这个行业中,都是不断学习与进步的动态过程,我也只不过是出道早一点而已。早一点经历了从年轻到成熟的过程,见识了每个状态中,非常宝贵的“当下”。这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大家都会同样走一遭。

Q: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转型为“实力派”?转变后的心里变化,以及角色的丰富度发生了哪些变化?

A:如果一个演员,他/她自己有区别心的对待每个年龄段的话,那是极端的,也是不公平的,也是对自己生命的不尊重。

Q:很多人认识你,是从《十八岁的天空》古老师开始,我们很好奇,“十八岁的天空”和“四十四岁的天空”有什么不同?从“古老师”变成“刘云天”,代表了你作为“保剑锋”本人的变化吗?

A:哈哈哈。感谢你们没用“中年后……”来提问,如今回答有关“中年人”的问题越来越多了。倒也不是反感,只是希望大家都可以轻松面对年龄的问题,不刻意提及或回避,它就是一个客观事实。18岁也好,44岁也好,归根结底,都还是我呀。角色当然会有转变,“古老师”和“刘云天”一定是不一样的担当,但这只是工作场景中的面孔和变化,自己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最重要。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准确地说,我喜欢每个状态下的自己。

Q:你近期参加了“海南岛电影节”,本土化电影节与国际化电影节最大的不同和感触是什么?你对三亚的印象如何?

A:电影节是一个很宏大、很复杂的问题,我没办法轻易给出结论,背景、环境的差异化天然存在,三言两语很难总结。但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三亚是个特别美的地方。

《在远方》剧照

Q:“刘云天”让大家见识到一个“霸道总裁”的你,女粉丝们应该都很喜欢这样的人设吧。这是你满意的角色吗?这是你演艺生涯中又一波小高潮吗?

A:一个成熟的演员,不会因为某一个角色被更多人喜欢就沾沾自喜。反思才是我们的常态。

Q:你说演员塑造角色的时候也会有缺憾,并非所有的角色都可以塑造,你的缺憾是什么?

A:不是缺憾,而是局限。我经常会思考这个问题,不同状态下的答案也不一样。就这两年来说,我相信每个人表演都会有局限性,你的性别、你的学识、你的修养等等各方面决定了你能演什么,不能演什么。其实非演员行业也是一样啊,综合素质决定了很多事情发展的方向。如果一个人可以成为万能的演员,那真是太了不起了。我们都有这个梦想,虽然我们知道这是不太可能的。

《在远方》剧照

Q:从你的访谈中来看,你是一个积极阳光正能量的人,现实生活中有焦虑的时刻吗?

A:不要被访谈中的我所欺骗。哪有人总是积极阳光正能量呢?只是刚刚好,你们看到了我积极的一面。我也有喜怒哀乐,会焦虑,这也是人之为人的生动之处。

Q:对于近年频发的韩国演艺圈的网络暴力事件,你怎么看,国内演艺圈也有相似的事情发生,包括近期也爆出了对演艺圈“过劳”的不满,你如何看待这个行业,它纵然有光鲜亮丽的一面,但压力过大的时候又该如何释放?以及如何自保?会觉得在演艺圈发展,如履薄冰吗?

A:因为和韩国艺人所处的工作环境不同,无法轻易评价。但我相信,压力存在于各行各业,并非演艺圈专属,你们不是也会抱怨“996”吗?人生就是这样啊,压力有时是自己给的,需要自己给自己松绑,抱怨并不能带来解决方案,只会让心情更糟糕。不如想想看,当下能做点什么。

Q:数十年如一日拥有这么“能打”的容颜,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A:习惯了吧哈哈哈,开玩笑。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我从来没在这件事情上纠结过。什么年纪长成什么样,其实自己掌控不了。只是觉得“相由心生”,我不做过多掩饰,让他保持本来的面目,“是自己”就好。

《在远方》剧照

Q:你觉得自己是紧跟这个时代的人吗?

A:互联网时代,哪有什么“紧跟”之说,大家都在并肩前行,随着人潮往前走。很多时候,我是被推着的那个人。

Q:你总是不吝表达对太太的爱慕,是个“求生欲”很强的丈夫,是因为你是个上海男人吗?

A:如果你觉得上海男人是这样的话,也是不错的。我觉得男人就应该多照顾女人。不仅仅是上海男人,全世界的男人都应该这样,多夸夸家里人,多夸夸身边的人,多夸夸爱人。这不是什么难事,一点都不难,如果连这些都做不到的话,太不美好了。

Q:作为一个明星爸爸,会遇到和普通爸爸一样的育儿烦恼吗?

A:爸爸就是爸爸,不分普通爸爸和明星爸爸。一样的快乐和幸福,一样的烦恼。不会因为是明星就增加或减少,爸爸的烦恼都是一样的。

Q:乘飞机时,你会看杂志吗?有没有乘坐过海南航空,印象如何?对《云端》的印象如何?

A:下次我坐海航飞机时,会好好看《云端》的(笑)。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