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也奇怪,大家怎么就看不起调和威士忌呢?

圈内有个怪象,聊起爱喝的酒,如果说是调和威士忌,就好像低人一等。我也不明白,“单一麦芽更高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言论,总之一不留神,明明占威士忌总量90%、带着圈子称霸世界的调和威士忌变成了低级产物。

但我一直坚持,调和威士忌特别伟大。拿尊尼获加黑方来说,两百年了,味道都没怎么变过。多么不容易,两百年,树都不能保证往一个方向长,一款威士忌,换了几代制酒师,竟然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除了工艺上的精密让人膜拜之外,调和威士忌也确实有很多作品惹人疯癫。首先祭出我的初恋“響”,真正是已经走出日本,在世界威士忌届封神的顶级调和威士忌。它有个美丽的出身,三得利第二代首席调酒师稻富孝一在调制它的时候,脑海中不断回荡着勃拉姆斯1号交响曲的第四乐章,它的口味里,也因此有种优雅矜贵的甜蜜感。

而且这位出生后没多久,就拿奖拿到手软,单说在《Whisky Magazine》所举办的WWA这一个赛事上,“世界最佳调和威士忌”的大奖,響21年就拿过四次,響30年拿过两次。在最权威的烈酒届大赛IWSC上,響的表现也不俗,17年、21年、30年,都拿过金牌。总之,是个从无年份到最高年份35年,都远胜同龄人的神奇品牌。

在苏格兰,也有个常出调和威士忌的品牌:最后一滴(The Last Drop)。

这家可厉害了,立志要做奢侈品,每一款都是高年份限量版,最多一款也就一千多瓶。总共出过10款产品,其中五款是调和威士忌,重点来了!这五款调和威士忌在Jim Murry《威士忌圣经》里的评分都超过了96分!这本威士忌评分手册至今为止出过16本,每一本都为3、4000种威士忌评分,然而最高分才97.5分。

这几款调和的实力和风头不知道盖过多少单一麦芽,价格也秒杀很多单一麦芽,均价超过三四万吧。还有一个连英国皇室都官方盖章的调和威士忌品牌、芝华士的高端线——皇家礼炮(Royal Salute)。皇家礼炮可不仅仅依仗身份显贵,实力也绝对不容忽视。比如为了纪念女王伊丽莎白登基所出的皇家礼炮21年,在2002、2003年IWSC上都获得“最佳调和型苏格兰威士忌”的称号。

再送大家一张皇家礼炮50年调和威士忌的图,听说一支要25万起步,全世界一共255支。像个穿金戴银的贵妇。

说起来,芝华士本人作为最经典的调和威士忌,也是典型的“受歧视对象”。但除了蹦迪时候兑红茶的芝华士外,也有绝对值得收藏的珍稀款,估计很多人不知道,芝华士有一款30年,巴卡拉的瓶子,售价2000英镑(合人民币18000左右)。

和芝华士一样,作为很多人的第一杯威士忌,尊尼获加却常常被自己领进门的威士忌爱好者们嫌弃。然而精致起来的尊尼获加,和麦卡伦璀璨也有的一拼,看下面这张图。

这是尊尼获加为了纪念女王登基60年所推出的60年调和威士忌,全球只有60支。这瓶酒的瓶身由巴卡拉水晶制成,瓶身是钻石状,还配有一个水晶底座,底座有六个放射状支架,用大不列颠白银加以点缀。瓶颈处嵌了一枚半克拉的钻石。

所以变昂贵的道路真是千篇一律,一点也不难。哎,希望调和威士忌的黑粉们不要觉得这个瓶子用来装尊尼获加是一种浪费。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我都数累了,最后再放两款百龄坛的调和威士忌吧。

百龄坛(Ballantine's )41年,全球也就10支!一支2万英镑

百龄坛(Ballantine's )40年,全球限量100支,8000英镑

说了这么多,可能有人不高兴了,光拿贵的、品质高的调和威士忌说事儿,那不是田忌赛马第一场,稳赢吗?那你会拿便宜的单一麦芽威士忌证明它整个品类的牛逼吗?所以说,这种“歧视”简直来的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