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NK Hotel:一个集合了胶囊睡仓、空中客房的新型共享酒店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北部有一处新近改造的「共享」酒店——BUNK Hotel,位于一座具有历史意义的低调的砖墙建筑内,时髦、开放,甚至古怪是每个人对这家酒店的一致评价。

酒店的设计团队通过对原有建筑内部的拆解、重组,将设计紧凑的客房全部「堆砌」在教堂中庭。还将价格亲民的豪华客房和设计精巧的胶囊睡舱相结合,弥合了酒店和青年旅社之间的巨大差异。

2015年,Robin Hagedoorn 辞去了房产经纪人的工作,买下了这里一座建于 1921 年的废弃教堂,联合几个合伙人一起改造成了酒店。作为 BUNK 的创始人,他认为这不仅仅是一家酒店,它还是一座纪念历史的载体;它的设计理念更人性化,更与众不同。因此酒店的设计灵感也更多元。

在这里,有被砖砌拱门定义的休息区、餐厅,也看得见采用撞色风格布置的沙发和夸张雕塑装置,抬头还有极简风格的客房。酒店公区的配套注重共享、互联,和开放的体验感。巨大的拱窗让光线进入建筑内,洒落在木地板和白色线板上,氛围惬意。

落地玻璃、装饰着绿植的入口和氛围活泼的Bar,仿佛进入了一间热闹的集市。完全开放的餐厅设计,拉近了陌生旅者之间的距离,愉快的聊天也让食物变得更美味。这里的风格和材质皆有着浓浓的复古韵味,实木饰面和哑光金属塑造对比强烈的接触面。

二层休息区

大厅尽头保留了最能代表教堂特点的古董风琴,不光是墙面的装饰,里面还可以容纳一位演奏家。串联楼层的电梯采用玻璃外壳,但其实,大厅里最吸引我的,还是酒店的客房设计。


在功能性中赋予客房“乐趣”

107个“紧凑型客房”被集中摞在教堂中庭里,外层包覆不规则排列的饰面板,只露出小巧的气窗,可以望见餐厅,像极了游轮里的船舱。房价54欧起(约415人民币)。二层用餐区紧邻外侧拱窗,抬头是高挑的穹顶,被一根根白色立柱支撑。对面却是客房的木质饰面墙,隐形灯带映照饰面板的轮廓,真的是有趣新奇的用餐景致。

客房走廊

墙壁装饰大大小小的矩形气窗,呼应着吊舱的外形,组合成简约的几何美感。舱房共有10种房型,最小面积只有9㎡,最大的4人间面积为20㎡。满足情侣、家庭出游等不同游客的住宿需求。

客房面积虽然不大,每个房间都具有完整的酒店客房的功能,将最大的私密性和最简约的设计结合在一起。房间内以原木和白墙为主,简洁的色块铺垫成明晰的功能区。

开放式浴缸紧挨气窗,空间内丝毫不会感觉压抑。淋浴间贴着花哨的壁纸,强调了酒店的年轻调性。各种巧妙的收纳设计,将装饰性和功能合二为一。

面朝街道的房间还看得见砖块堆砌的原始拱窗,让你能体验一把中世纪的居住氛围。而多人间的上下铺设计则是名副其实的Bunk Room,不仅为家人朋友创造更亲密的居住环境,也让怀旧感翻倍。酒店除了 107 间客房,还设有 52 个私人POD,加在一起共可接纳 304 位客人。


打破旅馆的传统

另一种价格更低廉、适合背包客的房型是胶囊式睡眠仓,房价仅 24 欧(184人民币),更能发挥青年旅店传统优势。 四四方方的 BUNK PODS,选用实木和哑光金属材质,与酒店主题相呼应,看起来真的很像小时候玩的纸盒。

这种胶囊睡舱竟然还是分房型的,有单间,也有双人间,色调布置虽然是中性的,但是房间氛围却可以通过变换 LED 灯的色彩进行调节,是不是很 COOL?

每个睡仓都是自助入住的,配有物品保险箱和电源、WiFi。浴室是公用的,强调了共享精神。 而 BUNK hotel 还有另一大亮点,便是艺术和文化的融入,在每一处公共空间都可以看到艺术品的陈设,充满年轻新锐。带点法式的幽默调调,营造独一无二的艺术感。

并且还修复了顶层的图书馆,允许客人在这里播放那些珍贵的黑胶唱片。从录音棚到驻场艺术家,BUNK 为重建社区文化中心提供了各种便利。

二楼的餐厅仅有一张木质长餐桌,以鼓励客人与其他旅行者共享用餐空间,促进交流。开放的饮料操作台,让这里像家一样放松、没有距离感。

这就是 BUNK,一个正在兴起的「古怪」酒店品牌。超越了传统的酒店业务模式,以满足国际化城市里不断变化的受众需求。 并创造一个由本地艺术,文化和历史故事塑造的独特旅行目的地。把空间特色以艺术做串联,实为 chic 酒店的正统代表。

BUNK已经于今年2月开业,只不过,受到全球疫情影响而暂时关闭,再次开放预计要到2020年6月1日。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