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这位上海摄影师身上学到了自由和分享

这一期我们邀请的朋友是KayZ。他是GOTH IMAGE STUDIO(构思影像)的创始人。成立GOTH IMAGE STUDIO已经十年了,一直坚持想要给大家带来高端精致与奢华的全新体验。本人超级NICE并且随和,是上海弄堂里长大的标准的80后。让我们一起来了解KayZ"自由和分享“的故事。

“ 自由和分享是我从爸爸那里学习到的”

JACKET: White Mountaineering

K:KayZ
E:element

E: 如果让你用两个词语表达你的生活,你会用什么词语?

K: 我觉得是“自由”和“分享”。

E: 先聊聊是如何进入婚纱摄影这行的吧。
K: 说来也纯属巧合。高中毕业的时候没有自己喜欢的专业可选择。但为了给父母一个交代,我就选择了艺术类摄影系,于是就踏上了摄影师的道路。选择创业,是因为我很喜欢上海的本土文化,它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每个人的婚姻故事都是最值得纪念和讲述的,所以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镜头来为每对新人留下最光辉和美丽的那个故事。

KayZ的作品(图片来自GOTH)

E: 要来个灵魂拷问了,结了婚以后会觉得自己不自由了吗?

K: 我倒没有,我倒真的一点都没有,因为我太太什么都不管我。就是你爱买什么就买什么,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E: 你们的相处模式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

K: 在家里自然就是家人,但是出了门以后就是朋友,我要求的是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必须要独立,就是不要互相成为彼此的“麻烦”,虽然这句话听上去感觉不好听。其实就是很多人结了婚之后,像我的朋友们很多为了照顾小朋友,有可能会放弃自己的梦想和事业,这也很正常。但是我蛮坚持一点的就是,我无所谓你在家里是不是做一个家庭主妇,但是你一定要有你独立的思想,比如说你想做服装设计师,你想要做独立设计师品牌那么你就去做,而且是你一定要去做。不要让自己妥协,或者说是婚后的一种借口。因为年龄上长,你再回头看,你一定会后悔的。不要到时候觉得“哎呀,我当时想法很多的,现在这个人做的很成功的,当初我早就想到了”,这种话千万不要有。这是我鼓励我自己,包括鼓励激励我老婆的一种方式。

KayZ在家里的“小天地”

E: 那现在她在做什么呀?

K: 她现在自己两个公司,比我还要忙就是了哈哈哈。生意也慢慢做得比我大一点。其实我觉得有机会可以采访一下我老婆,她在小姑娘里绝对算酷。真的酷!我觉得她的很多想法,包括那种独立思维,我也蛮服她的。

KayZ的小收藏

E: 你觉得她结婚前和结婚后有什么改变吗?

K: 她结婚前就是小朋友,很多东西很依赖的,独生子女父母肯定也是宠着的,爸爸妈妈也不会让她有很多压力,就是有个工作做着就行了。但是结婚后,她也是上班,上班没有什么事,就是找不到任何存在感。然后就有一段时间帮我做,那个时候我也是刚刚开始创业,人手也不够,各方面也不够完善。但是那段时间她也是一直陪着我的,我们做了很多事情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包括我的合伙人也是一起的。但我知道她兴趣也不在这方面。你说她那么酷的一个小姑娘,内心是有一种能量在的。只有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能发挥出最大的能量,你说对吧。

KayZ的小收藏

E: 两人一起工作有什么“障碍”吗?

K: 可能因人而异吧,但是我们两个在家是同一屋檐下,上班还是在同一屋檐下。因为那时候我们也人少,我们两个面对所有的事情,所有的问题,所有的资源是重复的。我们上班的时候讨论的是这点问题,我们回家的时候讨论的还是这些问题,我很难过的。

E: 就是工作和生活混在一起了。

K: 就是感觉很不好,你就觉得这个人生啊感觉这个圈越来越小,我们认识的人彼此都互相知道。两个人早出晚归都是同时进行的,我就觉得我们一定要打破这个模式了。接着她就自己出去创业了,她运气也蛮好的。有可能也是我们两个用上海人的说法就是“做人还行”,那么长时间积累,自己出来以后很多朋友也是很愿意帮助我们的。慢慢的她的一个小小品牌就是被大家“扶持”起来了,类似于像订制类型的成衣。

JACKET: White Mountaineering

E: 那现在两个人的事业都很稳定了对吧?

K: 嗯,我们其实都还蛮辛苦的,她做这个新的公司,家里面很支持。不管是精神还是金钱。因为我们也没有拿任何人的钱,就是靠自己出钱在一直做每一件事情。我们现在的三个公司,都是我们自己掏钱做的,也没有任何贷款,也没有做过那个风投这个天使。虽然辛苦但是我觉得蛮快乐的,把我们原来的一种状态给更换了。现在的她完全有自己的生活了,回家之后我们又可以分享一下大家今天遇到的事情或者新的故事。

E: 嗯对呀,你们有你们各自的圈子了。

K: 我现在蛮享受跟着她去她朋友的聚会哈哈哈哈,不然我们的交际圈会越来越窄。这个其实是我觉得我们婚后最大的一个突破了。这个点突破了,我觉得我们两个相处会越来越好。就是又像家人又像兄弟一样的感觉,而且我有什么事情我愿意和她去说,老实说我有时候其实蛮想她的,因为她也蛮忙的。现在变成了有的时候晚上我先到家了她很晚才回来,或者她先到家了我很晚才回来。就是这种感觉,让我们更加珍惜了,比如说我们这周六订好了就是陪儿子,那么就算再忙的事情也会推掉。

JACKET: meanswhile

E: 你们这种家庭关系真让人羡慕。

K: 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吧,也是种正能量,就是没有那么多事儿,大家朝的方向和努力的事儿是一样的,生活反而变得简单了。

E: 那你自己的改变呢?

K: 我以前年轻的时候还喜欢晚上出去混混啊,现在最多就是和朋友偶尔聚聚。

E: 那你们双方父母对于你们这样的家庭模式怎么看呢?

K: 因为他们给与我们很多支持,我们才能追求我们想要的。包括对于小朋友的照顾,家庭的照顾。就是上周我还发朋友圈“很久没有陪我老爸了”,然后我就去家里陪陪他,我感觉他还蛮开心的。和我喝了蛮多酒的哈哈哈哈,真的就是生活简单一点,幸福感多一点。

这个酒柜让人羡慕了~

KayZ也非常爱喝酒

K: 有的时候不见得把目标定为赚很多钱,你才算成功。当然家庭生活这个肯定是我应该来担当的。其实我们相对来说比较自由,因为都是做自己的事业,不用朝九晚五的上班。而且我们双方父母碰头就是像朋友。我们双方父母比我们还像朋友,他们自己会吃饭约会,外面去旅游,自己会组织的,我老爸就带好酒陪我老丈人喝点酒,两个人像兄弟一样的。都直来直去,也互相开玩笑。没有那种很拘束的感觉就好像大家是亲家,说话要小心一点。没有这种的。我去我老丈人家我带一瓶红酒,我就和他说“我就带了一瓶红酒奥,也不是什么值钱的”,我老丈人就说“这个就可以了哈哈哈”。这种家庭氛围我真的蛮享受的。

工作时的KayZ

E: 现在还有什么目标吗?

K: 其实就是想要把时间留出来多一点,多陪陪他们。父母么年纪越来越大了,我儿子马上就要读一年级了,感觉其实大家都需要陪伴的,所以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其实是蛮辛苦的。我最近觉得心里不好受,都开始陪儿子睡觉了哈哈哈哈。现在这几年我儿子估计还会找找我,再过几年估计再也不会找我陪着睡了。到初中肯定就觉得我啰嗦了哈哈哈哈。而且年纪上长了,但是我心态我是觉得蛮年轻的哈哈哈哈,就突然想到如果他以后去国外读书了半年见不到了,哇,我会难过了,怪哦。到时候我一定要去看看他的,有可能要一个月飞一次。

E: 到时候你儿子会疯的哈哈哈哈好不容易出国了,又来了。

K: 现在也蛮能理解父母对孩子的那种情感,其实我们家里是双方父母带给我们的“自由与分享”。他们就是很愿意分享的,酒要一起喝,旅游要一起去。而且有个点,就是我爸一直和我说“吃饭的时候不能太快”因为就只有这些时间我能和你坐在一起,小时候我不太理解呀,我就想着快点吃完出去玩。到后面大学的时候我就越来越懂这个道理了,现在我儿子在家坐在我旁边吃饭,我就叫他慢慢吃,我陪你看电视。不是很多家里都不让小朋友看电视吗,但是他学校又没有作业,老师也不布置,我们就暴尴尬,旁边读公立学校的小朋友都很优秀了,我们小朋友很多字都不认识。老师一直就说他会懂的,现在他不该懂哈哈哈哈。

E: 听说你特别喜欢吃?

K: 我可是面王呀,吃面我可不服输的哈哈哈哈。从卢湾区聊到黄浦区聊到杨浦区。我和你说辣肉面在哪里奥,上海有辆公交车叫220。220是上海很早的一辆公交车,在杨浦区军工路那边有一个终点站,以前是个摊位,没有店的,就在小弄堂边上放一排桌子。当然我也不是出生在那边,是我以前有个工作室开在那边,突然就是自己瞎找八找找到那边,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大众点评啊什么的。到现在为止是真的觉得那是上海最最最好的辣肉面。

E: 你觉得它好在哪里呢?

K: 其实真正的上海辣肉面,不是做肉丁的,是做肉糜的。这种是我们上海人小时候最早吃的。但是肉糜么是糊的,我觉得这个东西是蛮难卖的,因为大家看不到肉成型的感觉。就会让大家觉得你这个没有肉。它是坚持做这个肉糜的,这个辣酱和肉炒在一起。去的人一定会和老板说“半客辣肉半客咸菜”,因为上海人吃辣肉面很喜欢加咸菜的,咸菜调鲜味。最关键的是我从来不去杨浦区的,因为原来我在杨浦区做生意失败过,就更加没有兴趣去了,我唯一想去的一个点就是想去吃一碗面。现在就是我有朋友去那边我就让他帮我打包半斤辣肉,它没有外卖什么的,但是这个辣肉可以打包的。然后我们家的冰箱里时常就会放这个辣肉。就是家里煮面放一勺进去,哇,炸掉!长宁区那我觉得最厉害的就是长宁拉面了,也是很牛B的。你一定要去奥,真的会炸掉。

E:哈哈哈,好一定去一定去~谢谢你的“自由和分享”,有机会我们约220喔~

摄影:Lo
采访:Benny
美指:Rich
编辑:JOJO
服装:element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