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第一位男装偶像 Gabriele d’Annunzio的衣橱

加布里埃·德·安农齐(Gabriele d’Annunzio)(1863-1938)在意大利声名赫赫,对于他是一个独裁先驱还是民族主义者的争论从未停止。 但他在诗歌、小说、文学和剧作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一战中飞跃维也纳的壮举也让他披上了王牌飞行员和战争英雄的光环。 在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早期,D’Annunzio意大利主要时尚偶像的地位不可动摇。

和同时期的温莎公爵相比,他没有抛弃维多利亚时代的着装范式,去选用更现代的软领和套装,而是作为一个19世纪的精致绅士,向我们展现了有趣的时代风貌。

D’Annunzio是一位时尚旅行者,他的法语翻译George Hérelle如此描述他的旅行生活: “……D'Annunzio带了一件晚礼服,六套白色西装,三十或四十件衬衫,和八双鞋。”

考虑到年代,鞋真的不是一般骚……

John Woodhouse在传记《 Gabriele D'Annunzio:Defiant Archangel》中写道: “ 1988年夏天,在加布里埃尔·德·安农齐(Gabriele d'Annunzio)逝世50年后,Vittoriale基金会,Pitti Uomo理事会牵头在佛罗伦萨举办特展,集中陈列了他衣柜中的衣物和配饰。展览现场还原 同时制作了一本精美的目录: 《Il Guadaroba di Gabriele d’Annunzio》(Gabriele d’Annunzio的衣柜)

Gabriele d’Annunzio穿着双排休闲上衣和浅色条纹长裤

今天我们有幸领略这本目录中的一部分,其中商品大都来自意大利,主要是米兰,佛罗伦萨和罗马。但是我们同样能看到他在巴黎和伦敦购买的服饰,了解当时意大利绅士们的奢侈消费。

144 “Pozzi & C. – Milano”.

145 “English Stores, Vincenzo Bonaldi – Venezia” & “Welch Margeston & C. Ltd. – London”.

147 “Seelio”.

148 “Salvatore Morziello – Naples and Rome” & “Made in England for the Edinburgh”

(衬衫用的)可替换领:来自米兰、威尼斯、伦敦、那不勒斯、罗马和爱丁堡,都是我们如今依然熟悉的地点,也可一窥时尚旅行家的行动轨迹。 其中Salvatore Morziello可以说是意大利男士精品店和那不勒斯裁缝大师们的祖师,他1910年代设立的同名精品店引入了大量英国品牌商品,开启了意大利现代男士着装的新一页。

Three shirts from “Carlo Scalmana – Brescia”

来自紧邻米兰的文化名城布雷西亚制作的衬衫,一部分是可替换领/袖的,为了维持高领的良好效果,当时领子都是单独浆过再“组装”到衬衫上的,常换常新。

Striped shirts from “Tremlett – Paris”

巴黎制作,拼白领白袖的一系列条纹衬衫。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纯白色衬衫逐步向更多颜色图案发展中,白领白袖既是时代的要求(还不能脱离原有的白衬衫和可替换使用方式)也是适应的过程(纯图案衬衫还比较少见)。

D’ Annunzio wore bow ties and neckties. 一些领带:134 “Città di Londra – Milano”

Brown suit. Label “Prandoni – Milano, 1908”

米兰1908年制作的棕色条纹套装,可以明显看到继承自骑装的血统,扣位距离极近,驳头和肩腰胯的比例排布也明显与现代有区别。

Houndstooth suit in wool. Label “Lanutti – Rome”

Houndstooth suit in wool. Label “Lanutti – Rome” 罗马制作的“狗牙”(千鸟格)羊毛套装,和米兰的轮廓、比例、驳头的角度又有区别,可见西装自进入意大利以来,当地人就在用自己的理解制作服饰。

Unlined wool jacket. Label “Cellerini – Firenze” 无衬里夹克,佛罗伦萨制作,百年前的衣服在照片中依然能感受到那种柔软。

Black jackets from “Tremlett – Paris”, 1912-1914. 巴黎制作的纯黑色上衣,不知道这时法国裁缝对肩部的执着是否已可见一斑?

Leather flight jacket with fur collar 皮质毛领飞行夹克,飞跃维也纳的鉴证之一。

穿着飞行夹克的D'Annunzio

Smoking jacket (Label “Calimani – Venezia, 1916”), house coat, and shawl dinner jacket.

吸烟装、家居服和无尾晚礼服,威尼斯制作。 吸烟装常用于亲密朋友间私人聚会;图上这类家居服(house coat)法国、奥地利等老牌帝国比较常见,款式也非常多变。

Pyjamas. Label on off-white pyjamas writes “Alla Citta di Edimburgo – Spec. Articoli inglesi – Milano” 华丽的睡衣

Dressing gowns. On the right, “Pozzi & Co. – Milano”. 晨衣

Dressing gown from “Old England – Paris”, and D’Annunzio’s infamous penis slippers. 来自巴黎名店“老英国”制作的睡袍和很吊的拖鞋……真的……嗯,很吊。

165 “Belloni – MIlano”.

169 “A la Ville de Paris – G. Calimani & Co. – Venise”, 1917

看上去非常扎实厚重的大衣,当时的大衣面料克重超过1000g是非常正常的,对比当时人的体型和肌肉状态,能穿得住,从现代消费者的角度看挺惊叹的。

D’ Annunzio身着大衣

Formal overcoats from 1929.

158 “Old England Prandoni – Paris”.

159 & 161 ” Prandoni – Milano”.

162 “Aquascutum 100 – Prandoni – Milano”

来自巴黎和米兰,各种剪裁轮廓的正装大衣。

Man of boots. Pair 15 from “Montelatici & Volpi – Firenze”

Refined black and brown derby shoes

一系列马靴和德比鞋,翻拍的杂志照片依然不能阻挡精良的皮革和制作散发的岁月光芒,几十年后依然油亮可人。

D’ Annunzio出身大地主家庭,晚年亦获贵族称号,他的一生褒贬不一,但确实充满了传奇性。 我们可以看到当时服饰的主流还是完全英国式的,欧陆与英国时尚亦步亦趋,巴黎有“老英国”,意大利直到战后Rubinacii的“London House”,英国制品依然在绅士时尚领域独占鳌头。

当时繁复的场景造就多样的服饰,而现在(来自当时的)多样的元素组合成适应更多场景的单品。经典男装也在经历适应当代生活方式的巨大变化。服装好像是感性的,其实又是理性的。

多年之后回顾,无论当时觉得多么不可思议,再看的时候服饰对当时时代精神的侧写又是如此地精细逼真,有合适的机会再来谈谈其中的一些传奇故事。

部分图片来源:Sartorial Notes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