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小飞: 当大家都在聊生活方式时, 我思考了6年想谈点别的

户外生活方式-作为近两年在国内爆火的热门文化,其所承载的内容思考已经不仅限于露营本身,几乎大家能够想到的品位喜好都能完美的融入其中。胡小飞-作为户外生活方式体验品牌 :TERRI 的创始人,以及 Outdoor Living 生活方式的布道者,通过6年时间的探索,终于找寻到了专属于自己的终生职业:研究生活本身。在 Mr Tiger 与他的深度对话中,大家或许能够看到每一个想要找寻美好生活意义的自己。

胡小飞

户外生活方式体验品牌 TERRI 创始人


成为户外生活方式布道者的蜕变

工作 生活 身份
全新的转变和审视与思考

十几年前小飞从电影学院毕业之后,本来想着去从事电影行业,但因为工作性质本身的原因,他个人感觉如果从所学的专业制片管理出发去做相关工作,一方面需要和许多人去一起合作,其次还需要无数次的沟通协调,感觉与自己的性格不符,至少是做不了制片人这样的角色。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他逐渐从自己一直热爱的音乐中找到了爱好与工作间的平衡,也许做电台是他当时最好的选择。小飞觉得电台工作一方面可以发挥自己的兴趣爱好,其次还可以自己来主导内容,也不用太操心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工作配合流程。

在电台工作的那段时间里,小飞觉得只要坚持为大家推荐一些高品位小众的音乐应该就能够保持很好的工作状态,但当真正运营起来才发现电台远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因为毕竟电台作为一个公共媒体,需要和大众进行不断的交流才能更为清楚的知道听众的喜好,所以本想只是简单的推荐一些高品位的音乐,后来因为搭档的加入以及为了保障电台的效果,开始将其转变成为聊天对话式的栏目,不过在这期间小飞还是会坚持播放一些自己认为不错的音乐。

时间久了之后,他渐渐发现通过电台这个媒介可玩的内容越来越少,因为基本上小飞能想到的全部都做过好多遍,再继续下去就是不断的重复,缺少了前几年的激情与创造力。

直到2014年左右小飞觉得自己是时候需要一些改变来为生活注入更多能量了,工作的压力只是一方面,其次年龄所带来的直观感触也是非常明显。这份工作一做就持续了11年多,从青葱少年一直做到而立之年,这之间不仅仅只是身份的转变,自己对于生活、工作、社会等很多层面的感受都有了新的观点。直到孩子的诞生,让小飞对于自己作为父亲全新的身份再次进行了重新的审视和思考。

小飞觉得孩子仿佛电脑里的运行程序,一直在后台运转,无论你做任何事情都会消耗到你的精力,所以自然而然为了照顾孩子自己的个人时间会压缩到很少,以前也许下班后还能放松娱乐一下,但现在因为孩子的到来全部被打破,这时如何找到自己、生活、家庭、以及工作的全新平衡点变的尤为重要。

为了真正脱离开之前的工作状态,小飞大概花了三年时间,准备去重新找到生活的闪光点,这里面其中包含了三个转变:年龄的转变、身份的转变、以及生活状态的转变,让小飞从一位电台的公众人物变成了一名生活的实践者。

因为对于小飞来说:“生活仿佛海洋一样辽阔,它其中蕴涵了太多种新奇的玩法,而且涉猎了各种领域,即便就是简单的去接触一遍也许用尽一生可能都无法完成。”

之所以能够下定决心去做出如此巨大的工作改变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小飞觉得他与搭档之间的默契已经消失殆尽,大家都在重复着同样内容的工作,每天都在说着连自己也无法逗乐的笑话。毕竟装哭容易,装笑真的很难!其次“假装”是一件极为消耗体力的事情,从而影响到身体和内心中的无力和透支,所以这时重识生活和工作本身对于小飞来说非常重要。

小飞觉得当真正把爱好和工作嫁接起来的好处就在于,也许对于某些事我们只喜欢三分,就想去与人分享,但如果嫁接在一起之后,也许会努力的将其深入到七分,这样也会让自己更有成就感,同时还多了一份学习的责任,其次还能突破懒惰,去深度的研究更多领域。无论生活还是工作其实都需要得到感性和理性的平衡状态。


做一只跳出温水的青蛙

脱离熟悉领域
Outdoor Living 帮我打开全新世界

惯性思维其实对于很多人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困扰,比如你离开了熟悉的领域去重新开拓自我,但还是会受到之前工作的影响,想要去做类似或者相关的工作,所以小飞觉得一定得离开之前熟悉的环境打破这一束缚,去不同的国家去看看,去了解下自己世界之外的全新生活。

为了不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小飞在一边旅行的同时还做了一个名为 “飞”买不可 的节目,这一做就是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去到了不同的国家,逛到了不同的店铺和集市,为自己注入了更多的生活能量。

对于小飞来说这一年半的环球旅行所带来的思考很难用语言去形容,也没有办法去进行量化,但其带来的后续影响对于他来说有着非常大的作用。正因为脱离了熟悉的环境,小飞才渐渐发现到了自己那颗更为开放的心,而这时世界为你大脑注入的信息量,几乎大到你根本无法消化。

小飞对于生活方式的理解,其实也正是在这一段旅行的生活中渐渐明晰,看似大家都在逛集市,但小飞更多的是学习不同人的生活方式,或者说与生活方式相关的风格和不同玩法都在他的思考之中。这其中不乏很多优质的生活方式解决方案,让他对于自己过去的生活了也有了重新的审视。

旅行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不错的放松方式,但我们也不能忘却旅行本身的意义。对于小飞来说他在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我一直想要去看到别人的生活,那我自己的生活到底是什么状态?”这时他的心中逐渐有了非常明确的想法,那就是将自己这段时间的感悟和思考以及见闻,重新在自己身上进行一个实验,验证一下当下的生活方式对比之前到底有多大的转变。

后来在一次与好友聊天的过程中,小飞被问到:“什么事才是你愿意做一辈子的?”经过思考之后,他还是觉得:“生活!只有生活本身才值得去研究一辈子!”在这聊天之后小飞也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切入点,去重新理解“生活方式”这四个字在自己身上所起到的精神作用,比如通过什么方式才能把自己喜欢的一切与生活方式融合在一起?

这个答案就是:Glamping!(豪华露营:源于“Glamorous”与“Camping”两个单词,“豪华”和“露营”。)

因为在那一刻开始,小飞突然觉得之前喜欢的众多领域与爱好完全可以与 Glamping 融合在一起。其次户外的场景感对于小飞来说也是全新的领域,但却足以包容:摄影、音乐、老物、穿搭、咖啡、美食、电影、阅读等等一切,仿佛一个实验空间一般能够将所有爱好进行串联。

至此小飞对于未来的工作有了非常明确的方向:尝试有关户外生活方式的一切。在整个摸索的阶段中同时也结识到了太格有物创始人:徐虎 和众多价值观相近的朋友,大家开始通过一次次的策划露营旅行,对于户外生活方式:Outdoor Living 也有了更多的理解和感受。

差不多在2018年左右的时候,小飞和好友通过多次的露营实践慢慢印证了之前的一些想法,户外生活方式真的是可以将自己所关注的所有领域融合进去,而且每一次露营都会带来新的体验:看起来聚焦,不过一旦掉进坑里,它又像突破次元壁一般无限扩大。

很多人觉得户外对于新接触的朋友来说它更像是一个新的世界,但对于小飞来说他觉得更像是一个平行宇宙或者生活次元。


打破生活次元壁

在平行宇宙中
找寻到更多专属于你的世界

大部分时候我们的生活其实更多的像是一个单一的次元,每个领域之间都有着非常大的壁垒,甚至隔行如隔山,一旦你从未接触,那就会失去很多信息,仿若无数个平行宇宙,无数个平行资源漂浮在你的眼前,只是你愿不愿意接受而已。

这仿佛一个设计足够好的产品,有着无与伦比的做工和质感,这时它就会吸引你去慢慢研究为何它可以做成这样,它背后是否有文化历史背景支撑,但也许就是这样偶然的相遇与学习的过程中逐渐带你进入到从未关注过的领域。

对于小飞来说这就跟钓鱼一样,如果某人只是单纯给你介绍钓鱼,你肯定无法体会到对方所描述的钓鱼乐趣,甚至觉得外面太阳那么大,这不是钓鱼,更像是专门跑去喂蚊子。但如果对方真正带你去体验一把,顺便给你种草一款设计很棒的鱼竿,刚好你也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那就彻底掉进钓鱼的坑里了。只要你有鱼竿那么剩下来的N个入坑步骤或许都不用对方再次介绍,你可能比他还着急了解这个领域。

这就像在市场中众多的生活方式媒体平台首先都会拿物品进行推荐,因为物品是最诚实的媒介,好就是好,而且花钱即可得到,但有些东西是无法用钱去衡量的。其次物品的门槛较低,即便不懂其文化也许在网上查查也可以大致了解一二。

但如果要去专门介绍一件事,那就得为对方讲清楚其内在逻辑,这就需要真实的实践和情感表达,甚至很多内核的东西只有大家真正玩进去之后才能讲的清楚。但对于现在一个讲究效率的世界,无论是媒体或者个人也许都没有时间去专注于每个领域,但小飞建议大家还是不要太把玩这件事只停留在装备上。

装备最大的作用是帮你切入到一个全新的领域,至于这个新次元的宇宙是否好玩,就得靠你去亲自探索研究,这时候你就会发现主动学习所带来的乐趣和回报要远大于被动接收。

很多时候对于小飞来说走出舒适区,更多是走出自己熟悉的区域。当你真正去看到听到感受到之后,就会发现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精彩。正如露营一样,看似简单,但当你真正身处户外之后,你遇到的所有问题都需要自己进行一一解决,比如在营地里如何生火?如何做饭?如何搭建帐篷?如何陈列?天气过冷过热怎么解决?

每一个问题都会让你的大脑飞速思考起来,而你平时追求安逸的心在此刻也变得极为活跃,同时变得更为开放,你会渐渐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害怕麻烦,没有那么害怕与人沟通,没有那么害怕去接触你不熟悉的东西,相反因为这一次次户外露营的经历你的舒适区会被一次次扩大,而并非减少。


露营所带来的生活化学效应

将城市所剥离掉的价值感
全部为你重新归还

露营所带来的后期持化学反应远非大众媒体所介绍的那么简单,小飞觉得:“首先露营可以把我所有的爱好串联起来,虽然开始我也不懂,但它能帮我从新的角度去了解户外的自然美景和美好事物,但露营潜移默化带来的极大的存在感和价值感一定是在我意料之外的。”

正如生活在都市的我们经常会遇到价值感被社会和工作所剥离,极为精细的分工模式和快速的生活节奏,让我们每个人的价值仅仅展现在手头要完成的事情上,甚至最终被简化为KPI,完成即被认可,不完成还需努力,从而没有更多的时间去顾及生活的美好。

除了工作时段的整体性,剩下的所有时间几乎都被碎片化分割,尤其是在智能手机诞生之后,我们的记忆甚至都被模糊化。比如有人问起你昨天干了什么,可能你能够想起的也是零星点点。因为我们的一切业余生活都被手机所推送的海量信息被动淹没,而你的实际社会价值又被工作所剥离,留给你自我思考成长的空间变得微乎其微。

但小飞觉得如果我们一旦远离城市回归野外,就会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厉害,当你升起篝火、当你为家人准备一份可口的户外晚餐、当你帮朋友搭建起帐篷、所有这些可能看似我们本能应该具备的技能,在此刻是那么的具有价值和意义,只是城市生活让我们将其遗忘。毕竟你可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靠自己的知识和超强的动手能力养活了一群人。

这存在感和价值感在很多时候给予了心灵上一种很大的反哺,它会让你觉得自己除了工作之外还有着其他的真实价值,让你回归到一个完整的人,同时散发着无数道生活之光。这种户外充电所带来的回馈感和能量看似无形但在身心的感受之中却非常直观,也更加真实。所以当我们出去露营几天,再去回到职场工作,你就会发现自己抗压的能变得更强,思考也变的更为敏捷,对于生活的理解也会更加深入。

不过回头来看,其实所有的美好生活本应就属于你自己,只是我们通过露营的形式将城市所剥离掉的价值感为你全部归还,这一点是很多人所意料不到的,包括小飞自己。但经过多次的实践之后,这种感觉就越发明显。


回归到幸福的原始起点

满足对于美好生活的
渴望和追求其实非常简单

日常我们对于快乐与幸福的选择其实还是局限于熟悉的地方,通过购物或者去做自己习惯的事情来找寻快乐。不过一旦换到陌生的环境,就会发现很多原始的幸福基因被瞬间激发,有些东西很容易就满足了你对于美好生活的渴望和需求。

正如一百多年前美国作家亨利·戴维·梭罗创作的散文集《瓦尔登湖》,是一本被西方世界奉为经典的实验作品,小飞在露营之前其实接触过这本书,但并非特别留意。

不过在露营了一段时间之后再去重新阅读,才发现这位一百多年前的美国人,早已把自己心中所想通过文字讲了出来,甚至小飞无法表达的情感也早被这位先知所写尽,书中无数次提到的生活态度:“劳作本身是能够带给人巨大的快乐,但前提是你不以此为生。”小飞每次阅读和露营完都深有感触。

小飞觉得我们可以假设某人的工作如果以劈柴为生,那他一定不会感受到劈柴的快乐,或者以做饭为生,那么估计每天看到厨房都会头疼。但假如有一天我们逃离开日常的工作,回归到原始的劳作部分,你就会发现这些看似普通的事情其实充满了乐趣,它能直接给你带来成就感和乐趣。

而且你在研究和提高自己的过程中,对于生活的理解又多了一层意义,你会回归到生活的源头去反问自己:何为美好生活?而露营的好处就是把你都市生活中所有多余的部分全部砍掉,只给予你最基础的部分,接下来的时光全部交给你去表达,有时候反而正是这种最为基础的生活场景,却能带给我们最为纯粹的快乐。

这种感受其实在豪华露营中体现的更为明显,因为你不仅仅只是去露营,你要打造的是一个户外的家,而且这个家随着你品位的不断提升和装备的升级每次都会不一样。

这个“家”会根据你每次露营的地点进行设计,不但要迅速进行搭建,还得住的舒服,其次还能保证城市生活应该有的生活品质,但又能排除一些琐碎事务的干扰。比如你可能一整天都不会去看朋友圈,因为你周围都是真正的朋友大家一起围着篝火聊着天,所有的记忆转变为线性的连贯思考,而并非朋友圈里阅完即忘的碎片化片段,甚至是一些毫无意义的虚假生活。

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的生活现在越来越迅速便捷,但对于小飞来说他更建议大家可以适时的跳出这些便利,回归到生活最本真的快乐和意义,这样才能够保证你的生活不会跑偏。

在很多人眼里会觉得玩游戏会让我快乐、打麻将会让我开心、K歌会让我放松,但归根结底还是在生活中寻找快乐的选择太少,其次也是因为惯性的引导,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你现有的生活圈导致你的选择寥寥无几,并且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所以小飞非常希望自己能够通过这种户外露营的研究和实践,带给大家更多的选择,即便有些朋友可能暂时接受不了,但最起码通过小飞的身体力行,让你觉得自己的生活还有新的幸福选择,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


1+1>2

正能量如此
露营所带来的美好体验也是如此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非常愿意去为别人传递正能量,但并非所有你认为的“正能量”都可以被复制和正确传播,因为现实世界中存在着太多甜如糖果般的虚假正能量。

比如你去到一个心灵辅导班,老师会告诉你:“我们一起对着镜子说我一定要好好生活,认真爱上自己。”现实中绝对没有外人对你说这样的话,听着都觉得恐怖,最主要的它并没有解决你的实际问题,只是一个刻意营造出的幻觉,而且你也并非走进真正的生活。

人从来都是社会性的,即便你对着镜子说了300遍最终说服了让自己相信,但这种满足的意义是什么?当你回归到真正的生活中后,也许负能量又再次掌控了你的状态,而且核心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这种行为只是换了一种精神麻醉的方式而已。

很多时候我们大家都在关注正能量其实是件很好的事情,毕竟每天的工作和生活中有太多的负能量向你袭来,如果还不能找到正确有效的出口那迟早有一天我们会被负能量所压垮。假如你可以找到合理的解决办法,就能很好的平衡身心与生活工作间的关系。

但我们的生活不可能只有正能量,适当的负能量也会给予生活更多的挑战,让你变的更为坚强,所以如果通过不同的生活方式让两者之间达到平衡才是最为重要的。

小飞经常会跟朋友分享:“如果困难向你袭来时,你应该如何解决?”很多人可能会选择发泄情绪,那么你可以去打拳击、跑步、唱歌等等,但发泄完之后其实你会发现并没有很好的解决问题。这时候为何不尝试着去解决问题,当你真正靠自己解决了难题之后,那么那些低潮情绪和负能量自然会消逝而去。

所以在生活中越是容易生气的人,越是那种解决不了问题的人。或者说当你知道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难题你才会生气,但你要是能轻松解决,估计让你生气你也不会,所以想要得到正能量还是得学会解决问题。

但回归到真正的生活当中,其实有着太多有意义的事情等你去挖掘,不但对你的身体和心灵有益,而且还能带来真正的快感。而豪华露营对于小飞来说就是把这些正的能量和爱好集中的展现在你的面前,而不是说停留在一个虚假的层面。

刚好露营这件事有很多问题都得需要你去亲自解决,而且立马解决立马高兴都不带延时的。比如搭建完帐蓬、大家开始生火、生完火开始做饭、做完饭开始享受、晚上天冷了围绕着篝火你又觉得暖和,吃饱喝足而且暖和的你能不高兴吗?很多事情更多的是在锻炼我们解决事情的能力,最终让其变为一种习惯,而不是一直抱怨,只有解决问题才会让你获得真正的开心”


关掉手机后的赛博生活还剩下什么

我们渴望在真实的群体中被认可
但却将自己用屏幕孤独的隔离

很多时候社交媒体把每个独立个体都进行了功利化的划分,正如我们每天看着手机,感觉自己仿佛有很多朋友,但当你关掉手机那一刻,这些人也许没有一个能够陪在你身边,而此刻真实存在的你其实是一个孤立的个体,但从我们的进化来说,无论千万年来科技如何变化,我们一直都保持着应有的社会属性基因,我们渴望在真实的群体中被认可,我们渴望为他人带来温暖和帮助。

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每个人都有需要他人的时候。露营的好处就是让我们从虚拟的手机世界中回归到真正的群体,这个群体中的每个人都真实的坐在你对面,大家一起互相帮助。他们也许是你的家人、朋友、同事、邻居、甚至刚结识的陌生人、在这样有血有肉的真实群体中生活,你会感受到大家相互传递的正能量基因中的快乐和满足感。

在露营的过程中我们能够很直观的感受到需要和被需要的关系,正是这种互补关系让整个团体更加具有凝聚力,会让你感觉无论遇到任何困难,大家都会陪你共同面对。然后带着这种美好的体验,当你回归到都市生活和工作的时候,即便再遇到挫折,你也会用乐观的心态去面对和解决它。


谷歌搜索怎样才能快乐

你的生活不是靠
大数据定位的关键词去做定义

生活在现在都市的我们很多时候因为科技和手机的束缚而导致思维的惯性,无论是消费习惯或者解决压力的方式,更多的是以一种关键词的搜索进行定位自己的生活,而并非去从生活本身去寻求答案,其次我们也没有这个时间和能力去寻找。

更为黑色幽默的行为也许就是某天的我们打开了谷歌去搜索:怎样才能快乐?的荒诞场景。然后因为你的搜索被大数据所定位关键词,然后持续推送着智能搜索引擎默认给你匹配的“快乐”,想必没有人希望自己这样被科技所非理性地操控。

其次因为从小教育的原因,从70后到90后仿佛非常擅长上课这件事,无论遇到任何问题或者不懂的地方,首先想到的是要不我报个班,听个课说不定就解决了。但其实真正的答案是你亲自从生活中领悟出来的哲理,上课报班并不能解决核心问题,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确实最快的捷径。

因为不需要去读一本书,不用花一分钱,APP上的人会帮你提取书里的核心思考;你想要寻找快乐,继续报一个情感提升课程,对方也会告诉你快乐的方式;甚至你想成为富豪,没关系走进大部分书店第一排书架上基本都会为你提前准备好致富理念分享的书籍;包括只需99块钱,三天之内教你追到心仪的女神。

我们想要这种神奇的能力吗?当然想!现实是很多人明知不可能,但依然对此深信不疑,争做散财童子。因为大家会认为对方是成功人士,那么我就一定相信你的观点。

在很多时候大家宁愿花钱去报班也不愿意花钱去玩,甚至觉得玩是在浪费时间,或者认为报班最起码显得自己非常积极向上,这点其实有着很大的误区。在现实生活中有着很多类似的情况,比如办了健身卡,几乎在付钱的那一刻都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8块腹肌,但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真正练到最后的人寥寥无几,但这种麻醉式的自我安慰行为依然会重复在我们的生活中不断上演。


周末到底做了什么

我们的记忆并未消退
只是生活过的还不够充实

如果将上面这一行为矛盾回归到露营上,则是另外一种结果。因为露营一直都是面对面的交流。因为我们的大脑和电脑最大的区别在于电脑可以处理碎片化的信息,但大脑却无法处理,或者说处理起来会消耗更大的能量和时间。

正如现在网络上所有的东西都被剪辑为我们喜欢的阅读时间,甚至一个视频超过三五分钟大家都觉得太长,但如果就剪辑为我们喜欢的30秒速食阅读习惯,真的就能学习到知识吗?而且很多朋友会误以为学的杂、学的面广、吸收的信息量越大则就越是成功的标准,生活就越是充实。但我们是否有想过这些碎片化的信息能否真正的被大脑所消化,而且它们还占据着你本身固有的内存。

小飞觉得这就像一个长年生活在都市的人,周末哪也不去,就在沙发上耍手机,但假如有人问起:你上周末都做了什么?想必很少有人能够准确回答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最多也就是:我好像看了部电影、貌似还点了个外卖、晚上见了个朋友。但如果再问起具体细节,应该很难在说的明白,因为短期大量的碎片化信息大脑根本处理不了。

但如果你去了一次露营活动,等到回到家里的时候,别人再问起你周末做了什么,也许你能给对方讲出一部精彩的户外小说。恨不得从周五出发前夜的准备和激动的无法入眠开始说起,一直讲到你回来关门的那一刻,而且所有的细节你都能全部记得。因为很多时候生活是否充实跟我们的记忆点有着很大的关系,你能回忆起自己的生活细节点滴,那么想必你这天一定过的比较充实。


小朋友不是你眼里的小朋友

第一次参加完露营
我就决定重新思考下孩子未来的教育方式

户外生活方式的意义很多时候不仅限于对于自我心灵的开拓,对于一些年轻父母来说也是一次新的洗礼。正如每次露营之后小飞都会收到很多朋友对他反馈:是时候得重新思考对于孩子现在的教育方式了。

产生这种想法的最大原因在于,通过露营活动,大家重新受到了一种新的教育,并且获得了巨大的信息量,这些有用信息会逐渐沉淀在每个人的心中,而且比起那些拼装课程所带来的感触要大N个数量级。正因为大家切身体会到了露营所带来的能量和意义,所以自然也会想到带孩子来一起体验,这才是真正的言传身教。

如果回归到孩子原始的本性来说,其实每个孩子都喜欢野外,因为活动区域足够辽阔,在这种自然的广阔环境下,人的内心也会变得开阔。小朋友天生就很野,并且拥有着巨大的能量需要随时释放,这也就是为何即便一个人也可以像个永动机般大喊大叫玩的很开心,因为对他来说消耗这种富裕的能量会给自己带来一种生活的快感。

但如果回头再看我们现在居住的环境和空间,城市的车水马龙,室内狭小的活动空间,以及各种大人替他们做主的规则和行为压抑感,会让孩子感觉到:这么做是不行的,那么做是不对的,但我们却很少给出解决问题的答案。

不过一旦回归野外,孩子的整个生活环境都会被打开,可以放肆的野,其次大自然中还蕴涵着绝大的信息量,这里的一草一木,无论从视觉、听觉、嗅觉、味觉,每一个小的细节对于孩子来说都是全新的学习世界。

小飞觉得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对于这点的感触变得更加明显。每次带着孩子去到野外或者乡下,就会发现孩子会有天然嗨的状态。但如果周末只是让他待在家里休息,那么他能玩的就只有各式电子产品,或者打游戏,导致很多精力都无法充分释放,甚至会觉得无聊,从而产生新的情绪。

比如让大人陪他玩、想要买新的玩具、想要和你一起看动画片,甚至吃饭也是无精打采,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他的能量没有被充分释放。因为他并不适应这种城市的规则和状态,最重要的是这些规则都是大人们制定的,我们为何要让才开始接触这个世界的孩子,从小被动的生活在连我们自己都觉得单调的环境中。不过一旦回归野外,小朋友也许就到了属于自己的天堂。

在野外小朋友们彻底打开了他们的眼界,很多新鲜的事物都在直接刺激着他们的脑回路,这也就是说小朋友在早期成长阶段的教育非常重要。也许就是父母带他不经意的一次体验,就为孩子的内心中播下一颗好奇的种子,它可能是户外、运动、画画、音乐、艺术等等。

而这些不同领域的体验和接触会让他内心中的好奇种子变的越来越多,这也会让他在成长的过程中内心越来越开放,因为对他来说这些我从小都见过、都玩过、都实践过、所以也会让孩子未来更加自信。

其次我们大家经常忽略的事情看似简单,但对于小朋友的成长阶段来说也许很重要。比如:如何生火、如何煮饭、感觉热了冷了自己应该如何解决、每天看到书里的小蚂蚁、小蜜蜂、小蝴蝶到底长什么样,这些其实都是现在都市学龄教育中想不到,或者很难展示到的教学状态,但其实非常重要。

因为所有的教育都是从生活点滴开始,这一切的小知识逐渐构成了孩子们认知这个世界的基础。只有孩子们真正身处这样的环境,才会去主动发问:妈妈这是什么花、这是什么鱼、这是什么鸟?这时不仅是父母自己学习的最好过程,同时也是孩子们最佳的体验课堂,而好奇的种子也许就在此刻已经默默地播在了孩子们的心里。

因为在平时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拿着书本为孩子们被动的输出知识,家里也许各类自然科学书籍早已堆满了整个书架,然后对着书本告诉孩子:我们的地球长什么样子,森林中都有哪些动物、我们的空气中都包含了什么等等。

但其实书本中介绍的这些东西也许99%以上我们都无法接触到,甚至家长自己都没见过。而且本身小朋友天生是不怕小动物的,反而正因为在家长的教育下告诉他:有些小动物是可怕的,所以小朋友也会害怕,其实害怕的是家长自己,或者家长从小被他的父母被动式教育的害怕某些物种。

这种情况其实每次都反映在小飞和朋友的露营之中,对于很多没有户外经验的朋友总会去问:野外有没有虫子、有没有蛇、蚊子太多应该怎么办等等一大堆问题。这时候我们明显能够感觉到,化身为10万个为什么的他,看似平时在工作中几乎拥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本事,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但如果换到陌生的环境中又显得如此弱小,因为这中间存在着一个实际生活认知上的真空层。

而且这种问题在大人身上体现的更为明显,比如一个上市公司的顶级高管,平时几乎都掌握着整个公司的人事大权,也许一句话就决定了某位员工未来几年的工作发展道路,但为何来到野外就变得如此顾虑?甚至会问出:野外晚上睡觉会不会冷?这样最为基础性的物理常识问题。

但小朋友对于这件事的处理上比起大人要从容很多,因为他们天生就不存在这种焦虑和无知的状态,因为“无知”反映在他们身上最大的表现就在于无尽的探索:小朋友们会去看蚂蚁搬家、会去听蝉鸣鸟叫、甚至会去抓、去摸、去亲自感受,因为大自然中的很多事物对他来说都无比新鲜,他想要去主动去了解。但往往结果就是很多父母内心中很希望自己的孩子变的勇敢、变得勇于探索,不过最终都潜移默化的成为了自己孩子成长道路上的绊脚石。


天空下的周末

生活在同一空间中
赋予大朋友们的N种生活解决方案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认为品位会受到家庭的影响,这点无可厚非,但并非绝对。正如70或者80后出生的朋友,家庭条件并非都很优越,而且本身父母成长的年代也很难给予优质的生活环境,其次在审美和品位上也无法给予正确或者高级的指导。

但如果我们假设你的家长本身的内心是非常开放的,那你未来接触到高品位东西的几率肯定会大于常人,而不是说等到孩子都三四十岁了才让他去追求自我。再加上当下的信息如此发达,作为家长不能总把孩子放在真空层里生活,不如通过你的行动力和真实的生活圈让他从小打开身心。

露营除了对小朋友的成长有着很大的关系,其实对于成年人的影响也非常巨大。正如每次 TERRI 举办的露营活动,并非大家认知中的探险式露营。现场不光有传统的露营区域、还有豪华的 Glamping 区域、房车区域、亲子主题区域等等。大家沐浴在同一片天空的阳光和星空下,在同一个空间里提供了N种不同的生活解决方案。

很多人都以为露营就是一顶五彩斑斓的帐蓬,野外睡一觉、买点速食产品吃一顿、最多烤个肉就完了。但当有TERRI这样一个成熟的露营活动把所有人聚集在同一空间中,大家互相交流,互相分享着属于自己独有的生活解决方案,有的关于审美品位、有的关于高颜值实用好物,不同领域不同圈层的人们聚在一起,一定程度上也会给成年人带来一些良性的思考空间。

在大家的带领下相互种草,然后去升级装备,或者关注到某一领域的文化,这种感觉仿佛通过一件事情或者一个物品打开了全新的精神之门,然后开始研究和关注,这种感觉或许能够给一部分朋友带来很好的生活转变机会。


通过露营找寻到与长辈沟通的桥梁

和父母最好的破冰方式
就是和他们共同经历一些事情

看完了亲子之间彼此的转变思考,相信我们组成家庭之后对于父母的关注有时候可能也在逐渐减少。我们也不可能说自己拥有一定的责任和义务去改变父母对于当下生活的思考。

正如《断舍离》的作者山下英子,一直活到50多岁的时候才意识到,想要改变母亲的生活状态几乎是一件徒劳的事情。而在前半生的时间中,她和母亲一直都在试图进行相互的改变,也许母亲希望女儿像自己一样,女儿则希望母亲能够对这个世界有着更多的认知,但最终双方只能放弃。

比如我们生活中最为常见的例子就是:家中的塑料袋到底应该攒着还是扔掉?就这点小事可能都会和父母闹僵,即便你说的再多也未必能够顺服父母,尽量避免这种习惯。

在《断舍离》书中最为核心的观点就是:放弃那些不必要的执念。跟我们执着于改变周围人的思考其实是一个道理。如果你做了,因为你的行为影响到了一部分人当然最好,但这不是你的任务和责任,也不是你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没有多少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改变世界,尤其是晚辈对于长辈的各种生活习惯说服改变,其实本身就比较违背常理。

对于小飞来说 TERRI 一直都比较倡导群体式的活动模式,而露营在这场活动中就是嫁接我们彼此之间进行沟通的最好桥梁。无论你是否接触到周围人的生活圈层,只要能够参与其中就已经有所收获。

比如以家庭为单位组织一场露营,一家三代人聚在一起,在露营的过程中你可能会重新认识到自己的父母,看似平实比较内向的父亲一旦来到户外,瞬间把当年下乡插队做知青时候学习到的真正生活技能全部展现:烧火、做饭、搭建、劈柴等样样精通。你可能会第一次觉得:原来我们家老爷子这么厉害。因为在小飞眼里露营一直都是:让所有人变得无处遁形的一种活动。

比如我们如果真正在野外待个三五天时间,你就会卸下在城市中的各种身份和伪装,因为此刻你要面对的首要问题是生存。但当大家真正坦诚的进行交流之后,所有人内心中的防备也会被逐渐打开,然后融化彼此。

这时你就会发现,你的父亲并非你平时熟悉的父亲,他也许变成了你的好朋友、一起处理户外生活问题的同盟战友,这里的转变不仅仅是长辈,同时也包括你自己。每个人都在这段时间和空间中都回到了最为真实的状态,也许之前的一些家庭矛盾就此会得到一些化解,家人之间的交流也逐渐加深。

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大家,很多朋友每年唯一和父母面对面聊天的机会也许就是过年的时候,然后互相聊着:现在做什么工作、一个月挣多少、年终奖拿了吗?苍白中也带着些许悲伤,因为出门在外的我们和父母之间平时并无任何生活层面上的交集,甚至你即便解释了多遍,你的工作内容和性质,可能长辈还是无法理解。

所以这时候父母就变成了,一位只在过年见面几天,且最不想回答一些生活工作话题的人。但假设如果有机会带着父母一起去参加一次露营的话,你就会发现彼此之间的关系真的会拉近很多。有时候我们面对客户需要破冰,其实对于父母、家人、长辈也是如此,和他们共同经历一些事其实是最好的破冰方式。

其次亲情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一种特殊存在的关系,即便血浓于水,但我们试着回想,有多少人的好朋友是自己的同龄亲戚,距离、时间以及一年仅见一次的特殊情况都在影响着彼此之间的友谊。

一年见一次没有改变的只是:朋友之间的基础。那就是:今年过的咋样?但对于你的喜欢,他的喜好,其实大家都一无所知。同龄的亲戚都是如此,更不用说父母和长辈,所以说露营为我们走进彼此心房搭建了一座非常温馨的桥梁,大家互相卸下都市生活的防备,逐渐了解着这些年变淡的亲情感触。


TERRI 因何而不同

单纯的只做内容拼接传播
和你真正参与其中完全是两个次元

随着户外生活方式近年来的爆火,市场上也出现了众多相关的媒体和品牌。但如果从 TERRI 本身的定位和内涵来说,或许又与市场上现有的思维方式有着很多地方的不同。

作为从事多年媒体工作的小飞,非常清楚媒体的属性应该是什么?什么文化火、什么热点看的人多、那当然无可厚非的去创作相关的内容,毕竟从市场到资本的导向也逼得你不得不这么做。

但是任何领域都有属于自己的终极资深玩家,而成为这类人的前提就是首先你得有切身实际的户外生活体验,单纯的只做内容拼接,和你真正参与其中再去为大家普及完全是两个次元。

正如小飞几年前写过一篇论文,去论述国内和国外主持人之间的区别。首先真正媒体发达的国家其实并不存在播音主持这个专业,但为什么能够产生如此多优秀的媒体内容以及非常棒的主持人呢?带着这个问题,然后他就开始分析了几个国外比较有代表性的电视节目。

比如国家地理有一些野生动物节目,他们的主持人并非我们熟知的那位: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又到了交配的季节的某老师。而是带着科研项目的野生动物研究专家,而且这位专家还非常擅于表达,又能跟专业的摄制组有着非常好的合作,所以最后拍出来的节目一定非常好看。为什么这些专家的表达能够如此自如?那是因为他们并不是背稿,而是在分享自己的:所学、所见、所想、所研究。

他不用太多在意这个台本应该如何撰写,各种顺从导演的指挥。这就像《荒野求生》栏目的贝爷,本身就是特种兵出身,虽然节目中也有表演的成分在,但他跟我们国内温室院校出身的那些学习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根本不是一个体系。他不用在乎自己的发音如何字正腔圆,应该如何控场等等。包括一些建筑节目,主持人本身就是建筑领域的知名专家。

所以小飞在那篇论文中说到,他更希望未来中国新一代的优秀主持人,首先起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然后又很擅长和大众沟通,且拥有着很好的表达思考,然后因为这个原因最后成为了一个优秀的主持人。而并非科班院校出身,只会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却毫无生活经验的主持人。这其实也是 TERRI 和其它井喷式的户外媒体和品牌最大的区别。


将 TERRI 传播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们缺少的不是装备
而是每一位热爱户外生活方式的你们

对比户外生活方式发展非常成熟的日本,国内在很多地方还有着些许的不足,为此小飞也有着很多独立的思考。首先他觉得最为缺乏的就是-经验。比如 Glamping 这种现代奢华露营方式,也许你读过很多本日本户外杂志,同时也买了很多户外产品,毕竟产品层面相对是最好解决的,说白了就是有钱即可。但如果回归到户外露营经验和品位层面,就真得靠亲自实践和时间去慢慢积累了。

比如户外产品有着众多的玩法,为何日本人最后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其实就是因为众多的户外玩家聚在一起,通过一次次的实践总结出来的,通过时间的考验去掉其中的糟粕,留下最优质的部分。

这也反映了为什么有些欧美户外品牌在日本其实很少有人使用,因为文化的差异和实际露营场景的不同,以及露营的习惯,让他们逐渐淘汰了那些不适合自己风格的户外产品。

所以“经验”对于 TERRI 来说也非常重要,但该走的弯路是绕不过去的,所以还得接着往下走,作为国内第一批 Glamping 玩家,该花的冤枉钱还是得花,但大家积累下的经验对于未来和 TERRI 玩在一起的新朋友们来说就变得非常重要。

除了经验之外,是否符合本国自然环境特点的露营风格习惯也同样重要,这时候拿来主义就会起到一定的作用。日本最开始也是一样的,直接学习欧美的露营文化,然后从中找到适合自己文化的露营习惯,然后再去进行筛选和持续的优化。

如果放在我们身上也是如此,但一定得集合本国自身的环境以及生活和文化习惯,最为关键的还是得结合自己的思考。拿来主义虽然方便,但依然得重新适应新的水土。所以小飞觉得:“不妨让我们一起在不断的尝试和探索中,找寻到属于国内独有的露营生活方式。”

除了以上两点之外,国内露营文化发展还有一点非常欠缺的部分在于:缺少足够多热爱户外生活方式的人群。正如我们平时看到的日本各类户外杂志,其实大部分的内容都是直接来自户外玩家们自己的分享,他们有着非常庞大的户外人群,目前国内在这块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其次可供我们参考的现实案例也比较少。

放眼未来,小飞还是希望通过大家一起的努力:将 TERRI 这个户外生活方式体验品牌的火种,传播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正如「TERRI:天空下的周末」线下大型露营活动的成功举办,瞬间创造出了千万级的线上流量,其实从始至终都是靠着每位参加活动的玩家,自发的行为去进行传播和分享。同时也印证了 TERRI 所赋予大家的生活能量一直在不断的传递和蔓延,相信总有一天这个充满希望的火种:将会点亮你美好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

图片摄影:张强、夏伟、胡小飞

内容采访:秦泽华/TIGERHOOD

我要评论

  1. Julian says:

    没有外界条件约束的情况下,我们最好的方式是先确认自己的“路”,然后尽可能的找到更多同路人。
    如果这条路兼容性较大,我们可以把它变成一个广场,大家可以求同存异,友好探讨;在探索发现以及矛盾中不断前行,共同提升。

  2. Julian says:

    最近因工作原因,接触最多的词汇就是“生活方式”,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任何场景都可以打造一个生活方式,但每个人因其生活背景的差异,找寻的方式和实现的路径不同

  3. 吴哲广 says:

    说的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