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上了“龙王”,再没有辜负过一滴酒

啃老师
专栏作者
关注 05月11日
2022
05/11
08:00
啃老师 专栏作者

我与龙王共饮酒,洒下甘露三千石。

音乐与酒的羁绊不仅仅是情感的寄托,也在于与人们产生情感上的共鸣,抚慰着或焦躁或忧郁的灵魂。

歌词中的描绘酒精总会带有别样的色彩,借着酒劲抒发爱情的美好向往和意难平。当音乐响起的时候总会想起一些青春献给小酒桌的狐朋狗友,还未饮酒却已经微醺迷醉。

 

安静和疲惫都是阴郁的色彩,似火的激情润湿了眼眶,哼唱起儿时的童谣,思绪随着阳光远去:

No amount of coffee,
No amount of crying,
No amount of whiskey,
No amount of wine.

流行民谣二重奏The Weepies,细腻的吉他,温柔的歌词,清新自然的声音,《Gotta Have You》也是该组合在音乐平台上热度最高的一首歌。

表面看上去不能没有你带有一丝凄婉,在我脑中浮现的画面却是一个微风不燥的午后,在一间有咖啡有酒的乡村餐厅,一对恋人弹着吉他,女孩恬静的哼唱起童谣,男孩温柔的看着女孩低声说:“I've gotta have you”,我不能没有你。

望向他们的我正迎合了那首童谣,醇香的咖啡又如何;甘冽的威士忌又如何;陈年的佳酿又如何,我只是路过的单身狗而已。

同样是男女组合的Alexander Jean,同样沙哑的声线,有着不同的魅力,默契如雨,相伴如风。

《Whiskey and Morphine》仿佛紫萱与白子画般的三世孽缘。与The Weepies不同,Alexander Jean是正宗的夫妻档。

I've got whiskey and morphine,
Rushing through me.

BC Jean轻咬出whiskey的时候,极具穿透性的诱惑,一时间分不清是威士忌的刺激还是声音的迷醉,也只好将手中的酒杯再次斟满。

就像歌词中的那样:I'll finish every bottle,Till I'm empty on the floor,Then do it all again tomorrow Mmm。感谢威士忌允许我的宿醉,所以我起身离开,不再回头,直到爱上下一个人,当然明天还会再醉一遍。

摇滚乐队Dorothy(并不是绿野仙踪里的那位小姑娘)的《Whiskey Fever》则是相当直白的表达了对威士忌的热爱。

Whiskey, whiskey, whiskey fever.
You're my evil, you're my evil love.

主唱Dorothy Martin锋利且自带混响的嗓音,与电音化的沼泽摇滚,如此毫不吝啬的表达,确实让人好奇究竟会是哪款威士忌可以有这样的热烈。

一时间满脑子都是杰克丹尼的身影,这款与摇滚乐纠缠不清的威士忌确实有这样的魅力。

正如杰克丹尼的助理主酿酒师Chris Fletcher说:不同的人喝杰克丹尼会产生不同的共鸣,但音乐才是将它们联系起来的纽带。

前面的音乐或清新,或诱惑,或热烈,那么由另类电子乐队Marian Hill带来的《Whisky》就只能用妖娆来形容了。

以小资合成器流行风格为方向,爵士乐的底调,古典式的铺垫,慵懒灵魂乐的唱腔,勾人心魄。

我喜欢我的童谣威士忌,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希望我的另一半也可以这样,让我的心如此沉醉。

Samantha Gongol妖娆又不可亵渎的声音,充满欲望又那么的平静。爵士乐与现代古典乐融合,典雅中流露着惑人韵味。

独立流行民谣女歌手Lucy Spraggan被誉为英国偶像才女,同样也是一位酒精的旅人。不要试图怀疑她的酒量,《Last Night (Beer Fear)》为我们指着大海的方向。

昨晚向你表达心意是伏特加在作怪,说需要你是因为我最后一次喝龙舌兰,当你要嫁给我的时候,记得手里握着白兰地。幸好醉街拍档用威士忌帮我解围,今晚一定是喝了太多的朗姆酒让我化身海王。

这首歌出自专辑《Join the Club》,Wish I could stop start to behave and Then wake up in the morning and never miss a day again.轻快的节奏伴随英伦小调,加入这场绅士风度的club。

让人沉沦的,不止歌里的酒精,还有爱情

总会有一个人,是你自罚三杯也不愿说出的秘密,而我需要五杯,因为三杯酒不够喝,这也是每次在酒桌上蹭酒的绝招。

以二战作为背景的凄美爱情故事《Whiskey Lullaby》,热恋的情侣因战争不幸地分开,数年后男孩回到村庄,也许是一场误会,女孩背叛了他。

男孩不停地喝酒回想着他们的所有记忆,直到最后扣动了永远离开的扳机。女孩深陷在自责中,却无力回天,最终以同样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人们把他们合葬在了一起,一个参加葬礼的小女孩成为了他们重归于好的见证。

We laid her next to him beneath the willow,While the angels sang a whiskey lullaby.

Brad Paisley的声音温柔成熟,如水一般,诉说着男孩对女孩从一而终的眷恋。Alison Krauss简单纯净,温暖且忧郁的声音,流露着坚强又慵懒的倦怠,那是女孩止不住的后悔与眼泪。

歌神张学友也是一位同李白一样的醉酒诗人,夕阳醉了,落霞醉了,任谁都掩饰不了,因我的心早已醉掉。

醉酒的心被燃烧,唯愿心底一个梦成真。这首《夕阳醉了》也获得十大劲歌金曲奖以及第13届十大中文金曲奖。

而获得商业电台“叱咤殿堂至尊歌奖”、“金曲廿载十大最爱歌曲奖”,香港电台“世纪十大中文金曲奖”等奖项的《每天爱你多一些》,更像是一位深情人的酒后呢喃。

这样的爱情听上去就感觉好美,轰轰烈烈的眷恋与平平淡淡的温柔,愿意为你做一生的醉者。

情圣张信哲的《爱如潮水》中喝醉的并不是自己,而是离自己而去的情人。

再也不愿见她在深夜里买醉,但买醉只是她每个夜晚的一部分活动而已,再怎样的心碎,她也不会去体会,也不愿去体会。

我的爱如潮水,希望爱如潮水别将我向你推,于是渐渐的也学会了在深夜里买醉,但是再多的酒也弥补不了一个痴情男人的心碎。

另一位情圣李圣杰一定是醉了,不排除喝了假酒的可能,所以有了那句想用一杯Latte把你灌醉。

Latte灌不醉人,借用这种方式表达了再也不可能进入她的世界,是自己爱的《痴心绝对》。

我遇上了龙王,再没有辜负过一滴酒

生活中不只有爱情,一路相伴风雨无阻的酒搭子才是酒鬼们的挚爱亲朋。一句简单的“走,喝点儿?”就是冬日里温暖的阳光,春天里似锦的繁花,没有办法拒绝的理由。

分享一首百搭的劈酒战歌,钢心乐队的《龙王》。

龙王总会来与我饮酒,不管时间会如何的溜走,在这方面我们都很富有。我时常与龙王饮酒,发现龙王喝多了也会吐。

那么问题来了,与我共饮酒的龙王究竟是谁?是每一个与我们饮酒到半夜,无论是路边摊还是花丛中都会相伴,不允许只有你一个人喝多的酒友。

就像主唱赛力在舞台上说的那样:今天来的朋友都是龙王,今天来的朋友都是冠军,最后一首歌《冠军》。

不得不让人想起一支“短命”的乐队——飘乐队,是让我意难平的几支乐队之一。幸好在《每条伤心的大街》又再次听到了石磊4ROCK的《上头歌》。

人生已匆匆,来去都自由,
伤感不如酒,愿君更上头。
人生太匆匆,与谁到白头,
三碗不抑愁,择良辰出走。

特别喜欢前奏的那段合唱,一群老友饮酒作伴,酒至微醺,没有技巧全是感情的歌唱,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满是潇洒。看看万里长城多辽阔,看看喜马拉雅的巍峨,那是老友们心中的广阔天地。

置身魔都数月,这段时间里最能产生共鸣的乐队只能是“The Shanghai Restoration Project——上海复兴方案”。

《Jessfield Park》出自这个电子音乐制作人组合的第一张同名专辑,同样被称为“沪上打工人之歌”。

前奏的古筝采样了《将军令》第二段,将带有鲜明东方色彩的曲调与西方爵士乐、嘻哈等元素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唢呐、二胡、DJ鼓点、京式唱腔的组合,展示出一幅老式留声机的质感。

歌曲像是在和平饭店听一段上海三十年代的爵士乐,与来往的人们轻碰酒杯,伫立在天台望着满街的霓虹。

讽刺的是Im workin so hard.So so damn hard.I am workin for the man.Im broke and weary (poor now). 编曲灯红酒绿,歌词可悲至极。

去年年末《爱情神话》的上映,不止是乐加维林,众多乐迷私藏的宝藏乐队也一起进入了观众的视野。看到电影中白老师与老乌争吵后《吞吐(Puff)》前奏的响起,我一拍大腿感慨这是部好电影。

出自八仙饭店的首张专辑《极乐大厦揭幕》,荒诞的人间观察和梦的投射。

以此描绘一出邪典东方群像: 误闯寺庙的游客,小偷与神棍,末日狂欢旁观者,沉默的大多数,妙法朋克少年神,以及准备就绪的秘密爱人。你是哪一个,或者哪一个都是你。

做一万个粘稠的梦,即使敌不过一个现实。倒一杯老乌同款的乐加维林,低调且个性,烟雾弥漫般的甜蜜,上海爷叔的优雅,侬晓得伐。

音乐与酒都是一种情感的寄托与表达的方式,虽然其本身并没有什么精神价值,却可以保留一瞬间的感情。就像偶然听到一首曾经听过的歌,可以闻到那时空气的味道。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