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00后,已经开始“疗愈”了!

借宿
玩家
关注 11月18日 阅读 101,690
2022
11/18
12:07
借宿 玩家


一个神奇的现象产生了。
当我们对「疗愈系酒店」的刻板印象还停留在中老年人的度假目的地时,年轻人正在悄悄成为「疗愈系酒店」忠实的受众客群。
95后甚至00后,对这类的酒店有一种特别的期待:


不是居·林

杭州市郊径山,百年长乐林场。去年冬日,虽然萧瑟,却充满了森林能量,竹林簌簌,空旷辽远,引发健康和活力的感受。三位好友,二十岁出头,也是金融行业的同行,相约来到林场上的不是居·林,他们将在这家与大树共生长的疗愈酒店待上两晚三天。

当然,三位好友的目的不一样。A喜欢林间木屋闲适安宁的氛围,B看上了这里的出片感,C冲着疗愈主题,她会参加两天的课程,包括插花、茶道、冥想、瑜伽、音钵、行禅。


不是居·林

金融行业在疫情下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年轻的小A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不舒服,早晨起来心跳很快,不知什么时候就头晕。小A特地去医院查过,做了心电图,挂过动态仪,差点去做心脏造影;至于头晕,也做过脑部磁共振。医生看过报告后都说“没问题啊,回去好了。”可就是不舒服。心动过速会造成胸闷气短,开车的时候头晕就很可怕。

A、B两位朋友从小红书上看到了不是居·林,介绍给了C。住在空气幽静的山里,关掉手机参与课程,晚上和好朋友在一起,好好睡一觉。


坐忘森林酒店

盛夏,车停好后,瞬间拐进青城山绿意融融的森林,气温一下子就降低了。走过一小段山路,前方远处的房子仿佛是赖特的流水别墅。再往上走,穿过挂着帷幔半遮半掩的抄经室,小路特地穿了白色长衫,裙裾飘飘,面朝亲水平台,认真书写。此刻,她的手机上交到了老师手里,但仿佛也不是那么想看。

小路今年21岁,青春正好,工作不咸不淡,最大的困扰就是失眠。她在微博上写“每天认认真真睡下,兢兢业业失眠”。为此,她跑步,把自己折腾累了;看中医,希望通过脾胃调理强化机体运转。可是,一觉醒来还是凌晨12点,还有漫漫长夜。


坐忘森林酒店

她在小红书上看到了坐忘森林,被“内观”吸引,据说只要将关注点放在当下,通过深度放松后,晚上就能睡得很好。小路试着订了两晚,心想,就算没效果,好歹也可以拍很多美美的图。

写完字,小路往下走,顺着潺潺水声,是她即将下榻的房子,被曲曲弯弯的溪流包围着,凝重的建筑物显得生动起来。


中产都去亲子酒店了
年轻人才来疗愈


不是居·林

45分钟的音钵深度睡眠相当于夜间3.5小时深度睡眠;云脚禅行、森林瑜伽、秘密森林探访、静心抄经、森林植物手作等,帮助人们在大自然的疗愈中忘记一切烦恼……这些带有某种功效性的疗愈文字在这些酒店里常能见到。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住功能性目的性都那么强的“疗愈养生酒店”,不在不是居·林的意料之中,创始团队原来的设想是为四十岁左右的中产服务。谁知一下往下拉了20年,来过不是居的最小的还不到20岁。


不是居·林 音疗

“原来,30-40+岁的中产都去找亲子酒店了。”联合创始人陈梦燚和团队嗅到了这股趋势后,很快意识到了客群年轻化的好处。

别看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年龄小,也许对生命的理解力还不够,人生阅历也不那么丰富,但我们必须承认,他们决策自由,愿意为新鲜的事物和体验去买单,同时热衷于在社交媒体分享,这样就会给到我们很重要的反馈。

相反,中产阶级是一个很受限的年龄群,上有老下有小工作中有下属,顾虑特别多。


坐忘森林酒店整体禅意的风格贯穿始终

坐忘森林的创始人杜天煜则在一开始就将年轻人视为主力客群。她将坐忘定义为“情绪空间”,是红尘和寺庙之外的第三空间。

“我跟你说,50岁以上的人都不知道什么叫疗愈,只会关注身体,不舒服了找医生。但越是年纪轻,在意识和能量层面的认识就越多,他们愿意关注身心灵。”杜天煜觉得自己当年的定位可能是准确的,因为年轻化趋势在她这里已经很明显,来坐忘森林的,二十多岁的已是主要人群,且都单身前来。

不只是客人,坐忘的员工也呈现出年轻化,最小的20岁,25岁以下占一半。

“你说他们一开始就冲着疗愈,那不可能。我问过他们,都说是环境好。”杜天煜觉得,环境本身对人就有疗愈意义,他们愿意到这样的地方来,其实已经具备疗愈的基础认识。


花一万元
去酒店学习静心


坐忘森林酒店

所谓疗愈酒店,国际上也称养生酒店,主打“疗愈身、心、灵”的养生酒店,甚至成立了联盟Healing Hotels of the World(HHOW世界养生酒店联盟),这个组织在近几年逐渐明确了养生酒店的定义和标准——如帮助客人从忙碌和压力中回归自我,达到身体、情绪、大脑、心灵上的幸福与健康;为客人提供养生和疗愈相关知识的普及,使客人离开酒店之后依然保持平衡和愉悦的生活状态。也因此,联盟要求酒店的选址更偏隐秘与低调。


坐忘森林酒店

在坐忘森林,疗愈课程分三部分。最开始是初级体验,相当于“试用装”,把酒店里所有的课程都尝个鲜,包括芳香、舞动、茶道、书法等,由酒店员工带领学习;

其次是进阶课,由坐忘管理层带领完成。人均约1000元,包括一日的上课和用餐以及部分体验活动,不包括住宿;

最高级的是外聘老师的两晚三天课程,包括住宿,售价约在4000元左右,这也是坐忘时间最长的套餐。在他们看来,疗愈不是知识,不需要密集灌输,更看重周期性。当然,据说坐忘的住店客人里,最多住了一个月。


音昱水中天

位于阳澄湖边的音昱水中天是养生领域绕不开的地标,它们反复强调自己不是酒店,而是一个生命和生活方式学习的地方。也可以理解,水中天虽然也提供人舒适的下榻和就餐环境,但它不完全是酒店,至少客人没法只是购买一个间夜的住宿。

2天1晚健康觉察,2天1晚身心复元,3天2晚唤醒活力之旅,是音昱水中天推出的标准化套餐,当然,也可以根据个人体质和兴趣定制不同天数和项目的旅程。水中天有一个8 天7晚的正念生活之旅,从“饮食、呼吸、睡眠、运动、静定、明理、致中和”七大生活习惯出发,意在回归自我探索和突破之旅。水中天就曾接待过一位 98年的女孩,由其母亲经过反复比对后定下,为了让女儿静心。

位于黄山的无名初疗愈酒店最长有9天的课程,每个人的花费约一万。日前,符合时令的冬天疗愈课程正在推出中。


无论在哪里,
美都是王道


无名初自然疗愈酒店 茶学活动

香道、芳疗、禅舞、茶道、行禅等是疗愈酒店的必备项目,也包括最新研发的卡牌等。每个酒店也各有安排。但本质都是让人可以放下手机,着重内观,审视自己。无非是禅宗里的打坐,西方的正念,万法归一,在这些疗愈酒店的创始人或管理团队看来,酒店就是给大家埋一个种子。

除了课程本身,疗愈酒店往往都有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道具,他们多会强调手工制作,最好再来自一个什么疗愈大国,比如尼泊尔印度之类的,据说这样的道具能量强。

能量,在“疗愈”这个场景里,是个常被提及的关键词。

能吸引越来越年轻的客人前来,“美好”一定是第一要义。在坐忘森林,所有课程设计都对视觉有要求。香道课里一定有袅袅香烟;颂钵时的那个钵是好看的水晶,还没开始体验呢,先被美到了。


坐忘森林

“我们先不说你来这里非得学到什么,年轻人最怕有目的地学。当然,光有美也不能持久,效果还是要的。总之,面对越来越年轻的客群,就要让他们美美地睡着。”杜天煜说。

不是居·林位于径山,上有径山寺庙,禅茶文化的起源之地,一个宋代点茶视频曾在小红书上得到36.5万曝光,2.6万次阅读,陈梦燚看来,点茶本来就是疗愈日课的内容,唯美、体验感好,又符合现在宋韵的气质,最后的点茶环节还能DIY,文化传承不说教,很快就传播了开来。


不是居·林 宋代点茶


如果能治失眠,
是不是很有诱惑?


不是居·林 音疗

能不能睡好觉,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评判疗愈效果的一个标准。无名初疗愈酒店创始人陈熙也特别提到,疗愈是不是智商税,要看实质,而不仅仅在于体验。那么,睡着,睡好,似乎是马上立即可以被验证。

失眠,几乎成了现代人的通病,大有年轻化趋势。小路有很多对于睡眠绝望的金句:“认认真真躺下,兢兢业业失眠”“我为睡眠做了那么多努力,它却丝毫不领情”。年轻人在对待失眠这件事上,已趋近浪漫的放弃。但只要有一线机会,还是愿意一试。比之中老年人对价格的理性和敏感,年轻人觉得钱不是问题,反正健身、吃药都在尝试,几年下来也花了不少钱。


无名初自然疗愈酒店 房间

这和杜天煜的观察吻合,只要有“疗效”,年轻人是愿意为结果买单的。

“年轻人才消费得起啊,老年人虽有积蓄,但消费观念不同,他们才舍不得呢。”当然,杜天煜还提到一个原因,年轻人舍得花钱是因为他们测算过,这笔钱里,还包含了社交的成本,发朋友圈、小红书,向往展示生活方式,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投资。


不是居·林 房间

陈梦燚提到一个点也非常有趣。在不是居,除了课程形式的疗愈,老师和客人也会课后沟通。

“为什么休息不好”“最近遇到了什么困难”……课程老师和学员的额外对话,让“病人”的情绪有了接收的地方,而且是安全的、值得倾诉的,这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像是捡了个便宜。

“一对一的心理咨询,现在市面上一小时300块,好点儿的500块,这里住一晚包含吃喝课程也就2000。”小路觉得还挺值。


越是年轻人多,
越是要专业


不是居·林 森林探访

疗愈酒店这么火,且被年轻人追捧,自然和当下的压力,以及压力年轻化有关。而它的存在,恰恰又解决了某种中间态。

很多时候,我们没到抑郁的程度,不需要吃药,去医院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但就是睡眠不好,很烦,无端发脾气,看谁都不顺眼。那么出来住两天,到好山好水里散散心,也有老师,以及“同样有病”的同伴的开解,或许问题就得到了纾解。疗愈酒店在某种程度上起到的是纾解,或是支持的功能。和“看病吃药”不同。

陈熙觉得需要疗愈的人,很大程度上是缺乏让自己停下来去休息的能力。所以,无名初疗愈酒店在体系的设计里,也有不引导客人的时候,未必要加入某个课程,要是觉得房间舒服,就不用出门。事实上,房间里已经是个疗愈的场,有按摩浴缸,有香薰,茶道,人们可以试着和自己独处。


无名初自然疗愈酒店 室内

越是年轻人多,越是无法糊弄,在这些疗愈酒店的创始人或是管理层看来,年轻人之所以接受疗愈的很大啊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的视野。很大一部分客群都有海外留学背景,或是常往返于泰国尼泊尔等东南亚国家。次之也是常流连于相关网站,他们比上一代人厉害的地方在于,自己已经先行接受了教育。

在坐忘森林,所有对外的课程,员工都要进行反复培训和感知。目前,坐忘1/3员工都已经待了三年以上。员工的培训是坐忘投入成本最高的一项。黄山无名初自然疗愈酒店创始人陈熙也提到“人”的重要性。

“我们和普通酒店最大的不同在于,我的服务人员需要具备的是东方的温良谦恭,而不是服务型的西方模式。我们的疗愈餐也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具备色香味的美食,可能更讲究食材本身对个人体质的帮助。”陈熙说。而这些,需要管理团队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去熏陶和塑造。


坐忘森林

大家如果想要加入太格有物玩家社群,可添加微信号:mrtigerhood 申请入群,体验更多新鲜有趣的新风格生活方式。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