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里赶路的人啊,需要一张长椅休息吗?

东京的表参道和新宿是人流量庞大的时髦街区,两个地块都有密集的商场、行人和游客。新宿更像多年前的北京西单,尤其是华威、明珠内里的小巷子。阡陌交通,无数的烧鸟小店和优惠券兑换厅,像极了老西单的酸辣粉店和大头贴馆。不吃东西的时候,你会被迎面扑来的人流呛个趔趄,可不敢低头玩手机啊,身后人可是会踩你脚后跟的。

于是只能埋着脑袋往前走,走走难免气急败坏,心想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喘口气。新宿也是,只有一秒钟你会赞叹它的繁华,剩下所有时间用来逃离。在这样的地方,自然不会有长椅供行人休息喘息。不过新宿本来也就是地铁枢纽中心,奔波的意义大过停留。

只能一路小跑溜进左右排开的商场,伊势丹呀、小田急百货、京王百货等等老牌商场里,每一层的扶梯边都设置了舒服程度不同的座椅,有时是简易座椅,有时是豪华沙发(不是共享按摩座椅)。不需要消费,就可以享用。很多上班族会在午餐时间跑来这里打盹,每个人都西装笔挺,脑袋却东倒西歪。女装层的座椅上,人气最旺,男子们会乖乖坐在座位上等女伴归来。

表参道就不同了,因为定位更高端,代表了日本最潮流的设计师街区,虽然紧挨着奇装异服的原宿,那里有世界上最著名的十字街头和瞬间涌现的人潮,但相隔几百米,表参道疏朗有致,氧气都充裕了很多。在并不宽的人行道上,最外层是一层绿化带,东京多雨,一场雨水过后,鲜花被洗刷一新,路灯点亮后,色泽通透,时不时的我会俯身去看花儿,凑近了方能确认它们竟然是真花,颜色美好得不可思议。

绿化带内侧是高低两根平行轨道般的铁柱,那是简易小板凳,你可以随意坐下来休息,甚至可以微微后仰,倚靠在上。轨道依着街道延伸,整条街都可以随时落座。相隔不远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像电线杆上停留的鸟。相比于新宿,表参道才是东京更适合逛街的地方,当然价钱也更高一筹。

首尔的街头几乎见不到长椅,但他们有紧锣密鼓的便利店,每家便利店的门口都有一两张桌子,四五个凳子,年轻人们喜欢在这里吃泡面,喝香蕉牛奶。也是疲惫了一天的上班族们回家前最安稳的停留之地。相似的场所还有路边的简易咖啡馆和啤酒屋,巴掌大的地方只塞得下一个吧台,天气冷的时候来往的客人站在一起抱团取暖,夏天就自己搬把椅子在门口找地儿坐下,一大口啤酒下去,扯着嗓子打个嗝,这一天的丧就疗愈了一大半。

在这点上,上海是很相似的。那种打开窗户就卖酒水的餐饮吧到处都是,老板的鼻孔就对着街道,接地气得很。客人不多,刚刚好坐满了门口几张椅子,但总有人坐着,生意也差不到哪儿去。加上上海的时尚博主太多,这些街头巷尾的咖啡馆、小酒吧简直是拍照必备。

北京就不行了,北京的长椅恐怕都集中在了地铁里,有时候踩着高跟鞋,十四五站没有座位,到达的一瞬间,立马瘫软在长椅上,可长椅大多是不锈钢铁皮制成,夏天空调特别给力的时候,隔着薄薄的衣服坐下来,总冻得一激灵。隔老远就开始起鸡皮疙瘩。

刚毕业的时候在CBD上班,从万达广场走向国贸地铁站的路上,一个长椅都没有。一天下班,廉价的高跟鞋跟卡在了路面的砖缝里,很轻易就撇断了鞋跟。下班的路上人来人往,我像个傻子立在原地,不好意思把鞋跟捡起来,也全然挪不到路边,就那么单腿站立,脑子里的旋律全是《北京,北京》。后来我在路边的花坛上坐了好久,直到同事送来一双拖鞋。CBD没有长椅,这在当时,比我没有一双周仰杰更让人忧伤。

那时候消夏就去711买一瓶rio,然后坐在万达广场的马路牙子上,等长得好看的男生路过,我们会求人家帮忙打开rio的瓶盖,那时就想,如果路边有长椅,会不会体面一些,好在年轻。

后来去很多城市旅行,都没有刚刚好的长椅,让我停下来休息。唯有一次在首尔,和朋友因为午饭吃什么吵到天翻地覆,从饭店里出来时发现天空下起了雨,于是撑着伞接着吵,那是距离东大门服装市场不远的家具一条街上,不知道吵过了第几个路口,我们都看见路边有一个石凳子,旁边有一个半蹲着的捧花男士雕像,在雨中落寞而滑稽。当我们坐在石凳上笑道花枝乱颤,便决定,去他的吃什么吧,下次我还要吃参鸡汤,她还要吃烤肉。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