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监狱爆改成酒店,用复古风演绎奢华

拾壹
专栏作者
关注 2021年12月15日
2021
12/15
07:15
拾壹 专栏作者

Sydell Group、美国建筑公司 Roman and Williams 和英国建筑事务所 EPR Architects 合作,将一座 19 世纪英国伦敦市中心的警察局,改造成美国酒店品牌 NoMad 在英国的第一个豪华酒店。

NoMad London 位于伦敦考文特花园弓街(Bow Street) 的警察局和监狱的旧址上,它的改造使得这栋建筑成为了 2021 年 AHEAD 欧洲大奖中,酒店改造类别的获奖者。

现在的酒店外观△

这所前“警察局”其实是个地方法院和带牢房的警察局的合体,被英国人称为“Magistrates' Court and Police Office”,拥有266年的历史,是二级保护建筑。历史上曾羁押过爱尔兰著名作家、诗人、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应当说是这位伟大人物46岁短暂人生的重要转折点。

NoMad New York

Los Angeles

Las Vegas

NoMad 是 Sydell Group 旗下的综合酒店和餐厅。最早的 NoMad 纽约店位于曼哈顿区百老汇大街,由 Sydell 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 Andrew Zobler 设计,是一座学院派的新古典主义建筑(Beaux Arts)。其后陆续开出 NoMad Los Angeles 和 NoMad Las Vegas。

01 建筑外观 THE FACADE 

设计师将这座传奇建筑改造成 NoMad Hotel 品牌的第一个国际前哨,在保留外观的基础上,从其历史和地理位置中汲取灵感,并探索伦敦与纽约之间的艺术和文化联系。

接待区

设计师最终将室内定义在具有维多利亚时代特色,且同时参考 1920 年代纽约装饰主义的风格。用深色将对历史建筑的“审判、阴暗与罪恶”的意象,巧妙地转化为富有 Old Money 的奢华质感。又用当代极简艺术品与现代先锋生活做连接。

新与旧、坚硬与柔软、伦敦与纽约,使得设计成为了“二分法”,在空间处处互相碰撞。

接待区的屏风,手工刺绣着古典 Pear 花纹,由设计师向1874年成立的英国知名室内装饰公司 Watts of Westminster 定制,制作时长为2个月。

02 餐厅与酒吧 THE RESTAURANT & BAR 

# 中庭餐厅

与始于 NoMad 纽约店的主旨保持一致,伦敦店的餐厅和酒吧将提供盛大与私密、古典与现代、狂欢和安静并行的用餐环境,整个用餐面积超过 800 平方米。

在郁郁葱葱的3层景观中庭内,拥有高耸的玻璃天花板,自然光线充足,白天充满活力,好像一个热带丛林的温室。垂下的如灯笼般的吊灯,则带来了东方的异域感,是装饰主义异国风格的特点之一。

中庭旁的酒吧区,格子的天花与镜面相呼应,创造出一种几何倾向的装饰主义效果。玫瑰金、金色、与深色木材,在历史氛围感的铺陈中,营造出奢贵质感。

 # Magistrates宴会厅/酒吧

建筑最初的法庭部分被重新设计为一个令人惊叹的私人宴会厅,并保留了法庭原先的名字,称为“治安官宴会厅” (Magistrates' Ballroom”)。如果说中庭像丛林,这儿无疑更像晚间的森林。代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及法庭的皇家纹章,被保留在拱门上方。

空间周围环绕着法国艺术家克莱尔·巴斯勒 (Claire Basler) 的壁画,就像投下雾霭层层的历史烟云。

黑檀木、象牙,是装饰主义风格的代表,酒店虽然没有使用这种稀有昂贵的材料,但深色的木饰面、白色的雕塑、以及金属装饰,同样呈现出奢华的感官效果。整个空间 109 平方米,可接待 120 人,并提供 75 人的座位,非常适合主题晚宴、鸡尾酒会,以及各种社交和商务活动。

同名 60㎡/25人座位的酒吧,就设在宴会厅一旁。

# 壁炉室用餐空间

原先的壁炉室也被改为一个以壁炉为中心的私人用餐空间,毗邻中庭餐厅。

手绘定制的繁复墙纸,与蓝宝石色调的天鹅绒内饰相映成趣。天花以镜面与木梁相隔,与室内暗沉的材质做对比,给予小空间以“透气和流动”感。

# De Veil Room 

De Veil Room 是一个私人用餐酒吧,设在治安官宴会厅旁,适合举办社交和商务活动的站立式鸡尾酒招待会。其名取自英国 Thomas de Veil 爵士,也是弓街的第一任地方法官。

# Fielding Room

Fielding Room 则是为了纪念 Fielding 家族而命名。治安法官,小说家,剧作家亨利·菲尔丁(Henry Fielding),和其同父异母的弟弟约翰·菲尔丁(John Fielding),也是 18 世纪著名的英国地方法官和社会改革家。他们用其作为地方法官的权力成立了 Bow Street Runners,这是伦敦第一支全职警察部队。

这个房间与 De Veil Room 风格近似。具有简练线条的家具,与维多利亚风格的繁复装饰图案在空间碰撞。椅背的光泽和深色木材的反差,增添了视觉感官的层次。

# Side Hustle 

Side Hustle 的酒吧里,吧台的线条装饰、大理石桌面的半圆形突出,吧台凳与吊灯,都是现代主义对装饰风格的提炼,又不失老派英国酒吧的经典与沉稳。

酒吧的另一头,墙上挂着摄影师 Martin Parr 和 Clive Boursnell 的作品,空间重回 8、90 年代,他们纪录片式的人物特写,将镜头对焦普通阶层。百老汇、热狗等美国文化与英国警察标志性的头盔“Bobby Hat”、绅士帽,在这里隔空对话。此时的英国,墙上卡带印着的经典摇滚乐队 “Oasis”,具有强烈的英式抒情风格和反叛精神,正如此处小空间与整个奢华酒店的反差。但这种反差被墨绿色暗纹的立面、复古的小只壁灯,和墙上的木饰面串联起来,显出差异但并不激烈。

# 图书室 

我溜进那间屋子。那儿有个书架。我很快就找了一本书,爬上窗座,缩起双脚,盘腿坐着,把波纹厚呢的红窗帘拉得差不多合拢,于是我就像被供奉在这神龛似的双倍隐蔽的地方。 ——夏洛蒂·勃朗特

03 客房 THE ROOMS

Royal Opera 套房△

# Royal Opera 套房 

酒店拥有 91 间客房,这些客房是公共空间中,装饰主义与维多利亚风格的延续,但整体更适应现代起居而更为舒适明亮。

玫瑰金和远看呈现蕾丝网格图案的屏风,给Royal Opera 套房带来女性特质。极简抽象画作,很好地给空间带来当代的活力。

橙色从玫瑰金中跳出,又被黑色收拢。不止有颜色的碰撞,Art Deco 的曲线与现代感的直线,材质、小饰物的变化,组成空间内精致典雅的视觉基调。

黄铜优雅地勾勒出茶几的体块。几何装饰线条,在维多利亚式的扶手椅、流苏矮凳和窗帘间周旋,悄悄推进着其向现代性的过渡延展。

# Grande 房 

Grande房△

设计师提取装饰主义中的几何风格,乌木,纯色,用金属勾勒线条,让空间产生强烈、华丽感的同时,也更契合现代生活。

金色马赛克与镜面,在空间组合出有序的几何形状。

# Classic 房

Classic房型△

金属色与橙黄色的维多利亚图案,让卧室沐浴在宛如落日的余晖中。

# “治安官”套房

“治安官套房”(magistrates' suite)

紫罗兰色、深宝蓝色、橙黄色、暗玫瑰金色,让“治安官套房”(magistrates' suite)在精致的色彩、复古与现代并行的图案纹理中,分隔出节奏有序的功能区域。

# Parlour 套房 & 其余客房

Parlour 套房△

左:Superieur 房 右:Salon 房

同样的色彩和设计元素,在不同的套房间重新打散,穿插使用,让空间一脉相承又各有不同。

04 周围景观 THE NEIGHBORHOOD

这栋历史建筑除了改成酒店之外,还保留了一处作为警察局的博物馆。

而 NoMad London 则位于考文特花园的中心,距离著名的皇家歌剧院仅几步之遥。步行即可到达苏荷区、泰晤士河和莱斯特广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