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镜头记录了纽约15年的涂鸦街区变化,会对我们城市发展带来哪些反思?

2022年01月10日 阅读 93362
关注

随着网红文化和以流量为主导的时尚生活与经济现象持续走红,这也间接的影响到了城市规划和发展建设的相关问题。从而导致:士绅化(Gentrification)这一社会学概念也一次次被人们所提起和讨论。

士绅化(Gentrification),简单可以理解为中产或者贵族阶级化,是很多城市在发展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一个社会现象。特指旧主城区因为城市的发展变革导致物价和租金的上涨,吸引到了更多高收入者的迁入,从而取代了原先的低收入者,导致他们不得不搬离到更为偏远,或者条件更差的地区维持生活。

这其中还会影响到旧城区原有的社会形态,例如:早餐店、理发店、小卖部、五金店、洗衣房等基础生活服务的消失,从而换来的只有高昂的消费成本和更为精致的精品店铺及服务,这其实也就是当下流行的网红城市和社区,诞生的发展雏形和结果。

△ 193 Plymouth Street-2009

△ 193 Plymouth Street-2015

来自美国的摄影师 Kristy Chatelain 在打造《Brooklyn Changing》摄影作品时的初衷,也是基于对“士绅化”这一社会发展问题的反思和讨论。她通过镜头这些年在持续记录着布鲁克林的各种变迁。

在此之前的纽约布鲁克林,对她来说更有家的感觉。而随着“士绅化”的发展变革,她渐渐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在布鲁克林生活,无论从租金到生活消费成本。

△ Metropolitan and Kent-2009

△ Metropolitan and Kent-2014

如果早期我们将“士绅化”形容为潮流化,那么现在可能就是网红都市化。正如布鲁克林也是因为不同资本的介入,加速了当地网红化的发展。

Kristy Chatelain 如今下楼已经很难买到一个便宜的甜甜圈,换来的却是10美元一杯的鲜榨果汁。对于没有这种消费能力却依然居住在此的原住民来说,有时候弊大于利。

她这些年眼睁睁看着布鲁克林自己所熟悉的面包店、巧克力店、服装店在一家家消失,最终导致自己也“消失”到了远方,因为她现在已经完全搬离了布鲁克林。

△ Water Street-2009

△ Water Street-2015

对于 Kristy Chatelain 来说,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起码她有能力搬走并且能够维持之前的生活状态,可惜的地方在于永远无法回到那个无论任何阶层及收入都能够和谐共处的布鲁克林。这也是促使她拿起相机,创作《Brooklyn Changing》摄影作品的原因。

从2007年拍摄至今,她通过镜头在不断记录着布鲁克林飞速发展的变化,有感伤的部分,同时也有迷人的瞬间。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无论任何时候只要城市需要发展,“士绅化”的现象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一种社会现象,只是呈现的结果和方式不同,这一词语更接近于中性,而并非只是贬义。

△ 47 Java Street-2009

△ 47 Java Street-2015

其中的优点在于存在“士绅化”的城区部分房价会飞速升值、犯罪率低、人均购买和生产力强、空房率少、基础设施服务更为高级且完善、生活环境也更为整洁等。

但缺点也非常多,比如原住民的迅速流失、原住民无法承受“士绅化”后的高昂物价及房价、“士绅化”区域周边的房价和租金也连动迅速涨价、适用于普通民众的商业生活服务逐渐消失、消费服务成本迅速增加、社会阶层多样性逐渐被割裂分化等。

△ 192 Berry-2009

△ 192 Berry-2015

而我国很多城市也正在经历“士绅化”的发展进程,一座座网红城市和打卡胜地街区以及店铺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但正如之前大家所常见的现象,很多网红店都依靠于社交媒体所带来的打卡流量来进行运作,一次性打卡的顾客占比也不在少数。如何能够保持网红化后,还能持续吸引到顾客前来消费体验就成为了一大难点。

△ 125 Eagle Street-2009

△ 125 Eagle Street-2015

包括现在热门的咖啡厅创业热潮,本身最为重要的咖啡品质、冲泡技术、店铺服务、环境体验,店铺的文化传递思考等,反而变得比较次要,一切先要为社交媒体的发布去服务。

包括“士绅化”的发展,导致众多咖啡店聚焦于核心街区的扎堆现象,导致一条百米长的街道聚集了十几家咖啡厅,从而又导致当地的房租上升,让一些原本服务于社区的店铺无法生存。

△ 134 North 8th Street-2009

△ 134 North 8th Street-2013

当然从商业角度来说,原住民本身也希望将店铺租到更高的租金。但街区的多样性就逐渐消失了,一整条街都是咖啡厅很多时候未必是一件好事,更不用说离开这些核心街区,即便在同一座城市距离几公里之外,立马又变成了“咖啡沙漠”。当然热门的咖啡厅文化也只是其中一个例子,本身“士绅化”涉及的社会议题则更为复杂。

△ 246–248 North 8th Street-2010

△ 246–248 North 8th Street-2015

包括现在各大社交媒体近期也不断暴露出网红打卡地的虚假宣传,让很多云参观的用户去到现场之后大失所望。

反馈回国内就是因为“士绅化”之后一切以视觉为主导,其次因为社交媒体的极速发展,从而去中心化。之前以官媒或知名媒体的话语权为主导的现象,现在被极速转变为个人传播信息和大数据算法推送信息的重复化。

△ 213 North 8th Street-2010

△ 213 North 8th Street-2015

所以“士绅化”作为一个城市高速发展的必然结果之一,即便我们无法去迅速改变这一现象,但也应该去反思其背后所造成的不同影响。如果只是为了配合流量化经济的热潮,而去盲目扩张和聚集于土地面积有限的市中心,那么背离可持续发展经济所带来的其他负面影响,未来势必要有人去承担。

△ North 8th Street and Kent-2009

△ North 8th Street and Kent-2013

Kristy Chatelain 的《Brooklyn Changing》虽然依然在继续,但她这几年回到布鲁克林的次数越来越少。因为从购物中心到街边店铺以及新铺的草坪,一切都建设和修剪的无比精致。

而当年充满各色人种,以及活力的社区街头生活与经济却永远消失不见。但 Kristy Chatelain 所担心的问题,或许现在很多以网红和流量为主导,而去发展建设的城市此刻正在发生。

△ 33 Havemeyer Street-2009

△ 33 Havemeyer Street-2015

△ 78 Greenpoint Avenue-2007

△ 78 Greenpoint Avenue-2009

△ Oak and West Street-2007

△ Oak and West Street-2015

△ 145 Franklin Street-2007

△ 145 Franklin Street-2009

△ Wythe Hotel-2009

△ Wythe Hotel-2014

△ 122 Greenpoint Avenue-2008

△ 122 Greenpoint Avenue-2014

△ 122 Greenpoint Avenue-2015

图片来源:Kristy Chatelain

内容编辑:秦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