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品酒时光中的美好片段

2021年11月01日 阅读 63470
关注

这是一个分享故事的空间。喜欢的酒、在意的品牌、尊敬的大师,一次和威士忌有关的旅行、一段和喝酒有关的回忆……期待所有爱酒之人的来信。

本期分享人:萧萧。

威历十几年的台湾威士忌“传教士”,我的大前辈,你可以点开《这篇文章》认识一下这位对威士忌充满激情、让我自愧弗如的朋友。

他用文章和照片记录自己对威士忌的感受,我将会不定期分享他记忆里的这些美好片段。

自从大学毕业后,大家各分东西,彼此很少连络。

前阵子的同学会,又把大家巧妙连接在一起,彼此分享生活甘苦。

每个人多少有些变化,有些同学基本个性没什改变,有些变得不太一样。

同学们都说萧大侠现在变了,变得很爱耍宝搞笑,变得言词滔滔不绝,变成一条大尾酒虫。

静茹同学一向慷慨大方,二十几年后,这个部分完全没变。

右边是一向害羞不愿露脸的静茹同学

她才刚刚知道我喜欢威士忌,还没见面,二话不说,直接叫快递送了两瓶格兰路思到公司给我,把我吓一大跳。

同学会那天,又拿一支麦卡伦紫钻送我,害我笑得花枝乱颤,高兴到差点跌倒在地上,又在地上看到一瓶格兰路思1994,酒瓶在灯光照射下闪闪发亮,我的眼睛差点扭到,她说那也是送我的。

她还送了几瓶酒给爱酒的其他同学。

如果说静茹同学现在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那就是她的厨艺精湛,简直是高级餐厅的料理水准,中式西式都难不倒她,那天我们在宏易同学家初试她的手艺,我们几个老同学食指大动,跌破眼镜,赞叹不已。吃不完的打包回家,嘴巴挑剔的小女儿,也把那些剩菜快快乐乐吃个精光。

静茹同学说她有一个梦想,六十岁的时候,打算开一家酒馆,亲自掌厨下菜,在美妙的酒色和菜色之间流连,不急不徐地渡过余生。

我是个猴急的贪吃鬼,哪能等到六十岁才品尝这些美妙的滋味?!

二话不说,马上敲定时间,一个月后,到她家享用她精湛的厨艺。

上星期静茹突然问我,对高原骑士有没有兴趣? 我对她说,高原骑士是我尊敬的酒厂,这家酒厂是传说中的神谕之地。

她在广告公司上班,有位朋友代理高原骑士的行销事宜,她可以弄到一些,听得我内心小鹿乱撞,欣喜若狂。

去之前那几天,我茶不思饭不想,一直想像会有什么酒款,肚子里的酒虫钻来钻去,痒死人也。

我和太太周日第一个抵达静茹同学家里。 静茹同学和东东学长夫妻俩人,打开大门,笑容灿烂迎接我们。

我一个人的笑容比他们夫妻笑容灿烂两倍,因为我肚里的酒虫感应到强大的威士忌磁场,酒虫们正在我身体里面,演奏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欢乐颂」。

静茹同学耳朵显然听到了贝多芬的音乐,她笑嘻嘻地把高原骑士一排摆开,琥珀色的酒液,透过窗户的光线,美得像天使的脸庞。

窗户外面可以看到观音山,我看到观音,正对着我微笑。

Oh my God,12、15、18、25,四瓶高原骑士,也在对着我微笑。

贝多芬的音乐,『欢乐颂』,响彻云霄。

每个人都有梦想,年纪愈大,梦想愈是踏实。

我和鸿裕的梦想,是踏上苏格兰,造访我们心目中的酒厂圣地。

大学同班同学静茹说:「我有一个梦想,六十岁的时候,打算开一家小酒馆,亲自掌厨下菜,在美妙的酒色和菜色之间流连,不急不徐的渡过余生。」

静茹同学的小酒馆梦想,不是天边的一朵云。

周日一群老同学用舌头上的味蕾,证明她的梦想很务实。

静茹同学处理了七、八道菜,荤素均衡,色、香、味俱全。

其中有几道菜完全不用盐巴、糖、醋。她用大骨高汤、蔬菜水果熬煮成自然风味的调味佐料,肉质滋味反而出奇的清新可口。咬在嘴里,舌尖透出水果爽朗的甜度,舌头两侧有着嫩肉Q弹的鲜度,舌根是综合许多绝妙交错之后的深度。

静茹料理的菜色,完全不输给高原骑士的酒色。

「凉拌翠绿秋葵」,为炎炎夏日带来食欲,我们食指大动。

「马哈鱼生鱼片」包着芥茉叶片一起沾酱入口,像夏天的高山沁凉溪水。

「嫩姜炒松坂嫩猪肉」,有如琴瑟合鸣,夹入嘴巴,就像恩爱夫妻送入洞房花烛一样美妙。

「芦笋炒牛肉」,色泽清爽,口感柔顺,这样的均衡搭配,像是在夏日的森林,欣赏身穿薄纱的曼妙女郎。

「芋头排骨」手艺最繁复,除了前一夜要熬煮的高汤,还要费时处理脚筋、鱼皮、和许多我不知道的食材。这道菜简直就是迷你佛跳墙,好吃得不得了,我看窗户外观音山上的观音也垂涎三尺,动了凡心。

「海陆鲜汤」很神奇,食材很多,汤头却鲜美极了,有干贝入味,猪肚入汤,加上许多我不知道的菇类,入口闭上眼睛,仿佛置身在阳明山上的竹子湖,充满大学时代许多美丽记忆。

菜色当然不止这些,一道一道美妙佳肴纷纷出笼,说也说不完,就家跨年夜的璀璨烟花一样,绚烂无比。

东东学长叹了口气说,娶了这个老婆十几年来,今天吃得最丰盛。

阿昆同学是东南亚侨生,在座他最年长,山珍海味见识广博,他吃得眉开眼笑,赞不绝口。

我们大学班长猪仔,游历世界各国,对旅游、美食、咖啡,见解独到,她也帮杂志撰文写稿,她频频问静茹同学如何做法,怎么会如此美妙滋味。

宏易同学忙着拍摄,我们毫不客气一直帮他吃,反正他仙风道骨,吃得不多,我又把「客气」两字放在家里没带出来,筷子始终停不下来。

凯凯看起来人瘦瘦的,食欲还不错,他不仅用嘴巴尝试美食,他也一直用相机记录美食。

思颍学长和香君同学这对夫妻,最是聪明绝顶。话说得不多,东西吃得不少,大侠甘拜下风(才怪)。

我们夫妻都是贪吃鬼,才不输给上面那对夫妻咧。萧大侠除了一直说笑话逗大家开心,手上功夫不落人后,还好早年学过金庸武侠绝技,降龙十八掌,每道佳肴都逃不过大侠的手掌。

静茹同学在厨房和餐厅两地来回奔波。

我们这些老同学也在饭桌和嘴巴两处来回奔波。

我和同学们都深深觉得,静茹同学的小酒馆梦想,指日可待。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耽溺在这些绝妙的菜色里,差点忘了那四瓶闪闪发亮的高原骑士。

我们餐后开始品饮,就像骑士驾马登高原,从12年到25年。

从12年的平易近人,特有的微微泥煤香,夹带特有石楠花香,一路经过15年、17年缓坡的麦香迷漫与愈来愈多的层次,最后抵达高原最美丽的25年,漂亮的雪莉桶把上述的泥煤、石楠花、麦香、还有许多不可言喻的味道,都巧妙的集中在25年里面。

终于可以理解,英国宰相邱吉尔,每当经过苏格兰北方的奥克尼岛,即使他日理万机,再忙都要上岛喝杯高原骑士。

没喝完的高原骑士,我带去日月潭拍照

宏易同学在台北阳明山上拍的高原骑士25年

期待未来有一天,我的同学静茹可以实现开酒吧小餐馆的梦想。我也期待前往苏格兰,到达艾雷岛与斯凯岛与奥克尼岛,完成我威士忌的朝圣梦想。

2014 于台北

后记 

静茹的慷慨,延伸到我女儿。 2020年,女儿已经用了两台旧相机,也快坏了,渴望有台高阶相机拍照。静茹知道这件事,马上把她刚买的SONY借给女儿使用。女儿用的很顺手,很喜欢,结果静茹就说把相机送给女儿用。我坚持不能要,静茹硬是要给女儿,我坚持付钱,静茹坚持只收一半。

2021年初,静茹工作十分烦忙,没夜没日操劳,有一天在突然昏倒在马路边不省人事。所幸路人叫了救护车送至医院急诊,这才没铸成遗憾。这件事她不让别人知道,从她侄女那里我才晓得有这严重的事。

我一直问静茹身体还好吧,她说无碍,叫我别担心。她曾经打算把酒柜银行的钥匙交给我,里面藏着大量级品佳酿。

静茹说:这些酒留给你慢慢喝,你有钥匙可以随时去取用。

我接着说:我一瓶都不要。你把身体养好,我陪你慢慢喝,可以喝很久很久,日子还很长呢。

静茹是我遇过最慷慨的同学和朋友。2021年,我们几个同学跟着她的慷慨,一起帮二位本科同班同学筹备摄影展。展后在一家餐厅庆祝,静茹又拿出百富三十年威士忌和大家分享。写到这里心头一股热流涌上,年底返台又可以和静茹和本科几个同学共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