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十年前最先锋”的酒吧,现在什么水平?

2021年12月14日 品酒美食 阅读 104623
关注

酒吧是英国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著名文人塞缪尔·约翰逊曾撂下狠话,“世间人类所创造的万物,哪一项能比得上酒馆带给人们的无限幸福”。

而首都伦敦无疑是所有爱酒之人的天堂。

这里有最深厚的酒吧文化、最先锋的特调玩法、最优秀的调酒师和最犀利的评论家。每年的《全球50佳酒吧榜单》上,伦敦一定是最多入选的城市。

几次去伦敦,都会在各种酒吧流连忘返,这两年也时常怀念每个泡在伦敦酒吧里的梦幻之夜,更懊恼没能多喝两家……幸好!此刻正身在伦敦的朋友,还可以重新替我一一打卡。

如果你想要窥探一下这座“世界酒吧之都”的秘密,那欢迎看下去。

到伦敦不到两个月,也顾不上有没有抗体,刚打完疫苗我就开始盘算起了去哪儿喝上几杯。

无论是从排名还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小酒吧中流淌出的气氛,伦敦的酒吧们仿佛自带一种“旧世界的光辉”,不去多体验一下难免会觉得有些可惜。

受朋友安利,得知了这家Lounge Bohemia,一句“他家的特调,几乎没有一杯是液体”让我瞬间来了兴趣,订了时间,专程前往。

虽然离伦敦繁华的金融城只隔了一个街区,Lounge Bohemia所在的这个街角却像是从东柏林平移而来——

满墙涂鸦再加上屋顶上的地铁车厢显得叛逆又有趣,酒吧不太好找又略显破旧的小门脸藏匿其中,简直毫无违和感。

顺着和门口一样窄的通道进去,再走下一段极陡的楼梯,一个属舒适的“防空洞”呈现在眼前。

现代主义的陈设配上略带东方韵味的灯具,彼此风格强烈但又都不突兀,几个半拱形的隔间让人迫不及待想窝进去。

Lounge Bohemia的名字不是取自皇后乐队的传奇单曲,而是因为酒吧主理人兼调酒师Paul Tvaroh来自捷克。

用他的话来讲,这个名字不仅是他的一点故乡情怀,还表达了他调酒里的“非传统性”特征。

Paul Tvaroh本人 他谢绝了我的拍照请求,从公开的照片能看出大概真的不喜欢上镜吧

Paul一直尝试在调酒中加入更多的乐趣和惊奇感,他早年的魔术师经历让他可以熟练地“玩弄”感官,也让他喜欢上了给别人制造惊喜。

因此对他来说,学习分子料理技术,并以此创作很多高度视觉化且充满戏剧性的鸡尾酒,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将调酒与分子料理结合,这些年已经见怪不怪,但对于早在2007年开业并以此立足的Lounge Bohemia,Paul的理念无疑是超前的。

也正是凭借这样超前的理念和酒吧完整的体验,在创办初期,这间没有任何招牌、在地下室、采用完全预约制的反传统酒吧并不被看好。

但Lounge Bohemia还是在开业后的第4年就被列入了2011年的全球50佳酒吧(World’s 50 Best Bars)中。说它是伦敦十年前最先锋的酒吧,并不过分。

在Lounge Bohemia的官方ins账号上,Paul发布了他几乎所有调酒的照片并毫无保留地公布了配方草稿,怎么说呢,仿佛能感受到他对自己作品的骄傲以及对潜在模仿者的不屑。

酒单被做进了几本捷克语书里,特调选择特别丰富,名字也有趣,让人好奇又难免选恐。

抑制住了滚菜单的冲动,我和两个朋友分别选了三套tasting menu,把选择权交给了Paul,也正好能多尝试几款。

等待的过程激动又紧张,十年后的今天,这间酒吧真的还“前卫”吗?

第一套

Cocktail History 一场关于鸡尾酒历史的旅行

 1.Dirty Martini 

“鸡尾酒从Martini开始,又以Martini告终。” 所以用一杯Dirty Martini作为“鸡尾酒历史”的开场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将酒液制成凝胶注入绿橄榄中,内外颠倒,颇有些解构主义的味道。

可惜橄榄实在太过抢味,完全压制住了其中酒液的风味。

2.G & T 

同样是经典鸡尾酒的金汤力则是被做成了两块凝胶“冰块”,从迷你冰桶中倒出,放入口中轻轻一抿,碳酸与酒精的同时炸开,要远比液体的原版来得刺激。

3.Mojito

巧妙地隐去了薄荷叶和柠檬,再加上烧瓶中的干冰不断气化,让它看起来就像一杯正在沸腾的药剂。

一饮而尽,算是解了前两道的渴。

4.Margarita 

上层是盐味泡沫,杯中是酒液冻成的冰沙,用小勺一擓,正是玛格丽特的风味,只是口感要更加复杂。

泡沫加上绿色器皿也正好构成了仙人掌的形状,兼具神与形了。

5.Pina Coloda

虽然这一整盘里,可食用的只占了很小一部分,但看着服务员端来这么一个完整的沙滩造景还是挺震撼的。

思绪像被直接拉到了海边,将两个小人上方的“白巧克力球”一口吞下,椰子奶油冻成的外壳包裹着凤梨果肉,是一道来自热带的多重感官刺激。

6.White Russian

这一道的盛器直接用了一套小套娃,逐层打开后,最里面是一块儿小人形状的冰激凌,白色俄罗斯本来就是一款甜点般的调酒,所以作为一个套餐的收尾倒是非常合适。

(但我还是想吐槽这一块儿也太小了…

第二套

Naughty Childhood 对同年甜食的一点点曲解

 1. Candy

外表人畜无害的软糖却是苦艾酒做的夹心,巨大的反差甚至有些劝退,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2.Ice Lolly

用卡瑟利亚直接冻成棒冰,做法简单,但胜在形式感强,包装上的水雾和将棒冰取出时的丝丝凉气,梦回学校门口小卖部,只是酒精感在不断提醒已经回不去了。

3.Flying Saucer 

这道可以说是直接触及了我们的知识盲区,介绍也是听得云里雾里,一查才知道Flying Saucer是种叫飞碟糖的零食,起源于比利时,因为科幻小说的盛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英国流行了起来,由米纸包裹雪酪制成。

这一道的内陷被替换成了蜜瓜代基里酒凝胶。但代入感实在不强,像在吃一个迷你铜锣烧。

4.Ice Cream 

虽然名为冰激凌,但实际上是棉花糖。

颜色来自金巴利,味道不出意外地成了先甜后苦,再想想第一道的苦艾酒糖,我直呼戒糖先锋!

5.Bubblegum Bubble

非常漂亮的一道,用了一只上端有凸起开口的玻璃篮球做出了泡泡糖吹出的泡泡的形状。

透亮的粉色让人想挂在圣诞树上当装饰,但味道就是一道简简单单的液体酒味泡泡糖。

6.Terry‘s

又是一道没什么童年代入感的,Terry‘s算是英国的一种传统零食,说白了就是形神兼具的橘子巧克力

Bohemia的版本是注入了巧克力利口酒再经过冷冻的一瓣橘子。味道无惊喜,了解做法后就更显有些平平无奇了。

第三套

West Meets East 来自东方的启发 

 1.Noddle

一小口粉丝配上感觉会出现在日式便当里的酱汁包,一口吞下,有种在吃蘸面的仪式感。

酱汁是以茶感为主的调酒,所以更像是一口面条外形的精神茶泡饭。

2.Dim Sum & Sake 

这道一上来,服务员就提示要尽快饮用,原来中间有分隔的玻璃杯里装着一冷一热不同温度的清酒,而提供的一次性筷子其实是两只吸管,正好能从这个迷你“鸳鸯锅”里同时喝到不同温度的酒液,清酒在口腔里温度逐渐变化的感受其实还挺奇妙的。

至于旁边的小蒸笼,里面是一只抹茶饺子,只是像英国绝大多数甜品一样,实在是太甜,就当个装饰吧。

3.Lychee 

荔枝果肉的部分透亮精致,在很薄的白巧克力外壳里注入荔枝马天尼,再用玫瑰花碎了做出一点荔枝的外皮,从内到外高度还原了荔枝。

4.Tea

用茉莉花、菊花和柚子调制的一壶茶酒,但是味道有些太过简单,也太甜,我们三个都试过之后一致认为有点对不起它“茶”的名字。

5.Nigiri 

虽然比起真正的手握更像两块寿司软糖,但看着服务员端过来的时候还是挺惊喜的。

但相比视觉上的惊喜味道则比较普普通通,酱油是一小杯爱尔兰咖啡,鱼生的部分是在同款“酱油”中腌制的西瓜片,醋饭则是米布丁,基本就是甜+甜+甜的组合。

6.Mochi

麻薯配上一杯茶,有点儿日式下午茶的味道,只是层次比较单一,麻薯是用炼乳和伯爵茶制成,“茶”则是知多和伯爵茶调制……喝到最后,朋友连连抱怨,甚至想点一杯长饮来解渴。

在酒吧却解不了渴,听着可太怪了!

三套下来,很直观的感受,是有点“形式大于内容”,味觉体验不抵视觉上的惊喜。

但随着套餐的一道道推进,还是会不时惊叹于Paul天马行空的创造力,也能从他每一道调酒所选的器皿、摆盘和每一道精密的构造中感受到他的用心以及贯彻他“非传统”调酒概念的一点野心。

而其中好几款,放到今天依然是称得上“前卫”的。

即使不会再有刚来时想要滚菜单的冲动,但还是会忍不住好奇酒单上每一款特调的样子,算是着了这个捷克人的道吧。

Lounge Bohemia

📍1e Great Eastern St, London EC2A 3EJ英国

⏰18:00-00:00

☎️+44 7720 70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