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男士着装的20条箴言 | 杂谈

西装客
专栏作者
关注 2021年12月20日
2021
12/20
10:28
西装客 专栏作者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事修饰和朴素真实被混为一谈,构成“男子气概”令人疑惑的“基本道德”。 当一个现代青年被品评为“精致”的时候,他不得不提高警惕,以分辨那好似赞美的口吻中潜藏的轻视和被社会规训的无知恶意。

作家Gay Talese有言:"既然人们盛装出席葬礼,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来庆祝你还活着?"

理由总是很多的,朋友认为男士注重自己的着装,无非是因为正反馈——得到褒奖,或者负反馈——承受批评。而一个对大多数男士着装毫无评价的社会,你可能不会因着装是否得体而收益或受害,男士对自身的粗疏就可以理解了。

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想必对以上看法颇有异议,他说:"首先,了解你自己;然后,穿上你该穿的衣服。" 我们应承认,当文明不断发展,比起相信人类,人类更愿意在第一时间相信衣服。制服的力量是最大的,军人、警察、政府专办人员的着装将权威和专业,辐射到文明世界每个角落,男性代表服饰——西装也由此生发。

弗吉尼亚-伍尔芙和先贤心有戚戚:"衣服虽然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它的作用比保暖更重要。它们改变我们对世界的看法,也改变世界对我们的看法"。

服饰能让人发现自己,也能让别人发现你。“以貌取人”好像并不是一种褒义用法,但就像古猿用呲牙对入侵者表示威吓——据说后来便发展成了微笑。穿衣何尝不是一种让互相感到安全的仪式呢?

“穿着得体给人以任何宗教都无法给予的宁静。”——Ralph Waldo Emerson对此一定很有体会。穿睡衣上街买菜的时候谁都不愿见到过去的情人,我想这该算是一种人之常情。穿着得体甚至能支撑我们脆弱的精神和自我。

就像托马斯-卡莱尔所说:

"在着装方面……人总是被他头脑中的神秘信号所引导。在每一种时尚中,在每一种服装形式中,建筑理念永远存在。身体和衣服代表着基础和素材,必须用它们来建造人格的辉煌大厦。"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有人因着装而快乐,便有人因着装而痛苦。也许因为"大多数关于着装的规则都是愚蠢的,因为时尚就像罪恶一样,会发生变化。"—— G.Bruce Boyer

于是有识之士就会叫嚣:

"要大胆,要与众不同,要不切实际,要坚持那些具有完整性、充满想象力的设想,反对那些玩物丧志的,平凡的奴隶。"—— Cecil Beaton

假如这种言辞太过严厉,那Logan Pearsall Smith就温柔地多:

"不要嘲笑一个年轻人的感情用事;一个又一个面孔只是他的尝试,直到他找到自己的那一张。" 别怕走弯路,别怕尝试,哪怕失败也是体验的宝贵积累,回首来路,一眼望到头的康庄大道难道不让人恐惧吗?

毕竟查尔斯-狄更斯早在《远大前程》里就说过:“也许自衣服出现以来,对每件新衣服的热切期待都与穿着者的期望相差甚远。”最明智的人也从失败中获得经验,我们脑中的神秘信号也会受到诸如广告和购物节优惠的触动,指示我们偶尔臣服于消费社会的伟大力量。

切斯菲尔德勋爵说,“风格是思想的服饰。”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说,"如果我们大多数人都以破旧的衣服和差劲的家具为耻,那么我们更应以守旧的思想和落后的哲学为耻。如果包装纸比里面包裹的肉更好,那将是一种悲哀。"

这似乎又提醒我们 将关注点从外在转向内心,也许现代着装已经从得体走向欺骗,人们并没有发现新的自己,而是假装自己是某种样子。我们以为我们消费什么,我们就是什么,但真相也许是我们创造什么,我们才是什么。

"服装并不是由衣服组成的,而是由某种穿着方式组成。因此,人们必须抓住的不是服饰本身,而是穿着的精神。"——奥诺雷-德-巴尔扎克指了一条探索的道路,但愿意向内,愿意了解自己的人少之又少,我们更习惯从他人的视线中拼合自己残破的形象,而不是从完整的镜子里好好看看自己。

更多的人是Steve Martin的信徒:"脸越来越差,衣服就得越来越好。",从注重着装的角度来说,这还算是个好建议。毕竟真正美的服饰不分年龄身材,高矮胖瘦,我们对服装的种种误会,其中之一是“那是我爷爷穿的衣服,那是我爸爸穿的衣服……”而忘了他们也曾青春年少,卓尔不群。

遗憾衣服越来越好,难免价格越来越贵。

G. Bruce Boyer给我们少许开解:"最好的东西总是最便宜的,如果你一开始就有钱买的话。而我们今天的做法是问它要多少钱,而不是问在其一生中要为它花费多少——我们问的只是当面的,最初的价格。如果你只看最初的价格,那每次都被坑的就是你。"

而 John Ruskin措辞更加直白:"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某些人不能做得更差一点,卖得更便宜一点的,而那些只考虑价格的人是这些人的合法猎物。"

也许我们忘了人与品牌的关系曾经是很紧密的,一个裁缝可能终其一生只有60个客人;一个年度发布会,每年只邀请100多个忠实的消费者;几乎每个品牌都是创始人的名字,因为过去只有将品质和本人的信誉紧紧相连,我们才认为那是可信的。我们的信赖从具体的人开始,以抽象的品牌延续,以资本的扭曲终结?

无论如何,"真正的工匠是艺术家,他们把自己的心和生命献给了他们的工作,他们对完美比对财富更感兴趣。他们总是最有趣的人。" G. Bruce Boyer也许再次观察到了真理的一部分,但我们的期待总是更高更高,现下,我们的梦想和情怀正忘情飞舞。

但他又提醒我们,"完美决不能成为目标,因为它永远不可能实现。追求完美的人一定会失败,但要达到一个完美的境界而不显得有多努力则是另一回事。如此观之,Sprezzatura的本质正是欺骗。"

好吧,庄子说:“忘足,履之适也;”忘了你的脚,什么样的鞋子都是合适的。返璞归真,复返自然,忘记服饰,忽视他人的视线,甚至忘却自己。

开启近代男装潮流先河的博-布鲁梅尔说,"愚蠢造就了我。"也许窥视真理愈多,便愈发现自己一无所知,而愚蠢在真理之海边划下的孤岛便是我们生存的所有领地。

还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看得通透:"如果你是来描述真相的,那就把优雅留给裁缝吧。" 没错没错,我已经满心期待要去见我的裁缝了。

翻译 / 部分英文姓名未作翻译,方便好奇者直接搜索

文字 / 七哥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