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 kitchen:这家日本福冈的威士忌酒吧,是啃老师的最爱

每次来福冈都有某种来故乡的感觉。漫步在这个城市,楼房低眉顺眼的,行人优哉游哉,餐厅好吃便宜,像记忆中的老家。这里居住着九州地区最密集的人类,也拥有九州最多最鲜美的海鲜,没错,哪里有生猛海鲜,哪里就是我的家。

不过,促使我一年跑几次福冈的理由还是因为我爱喝酒。这里是喝威士忌的好地方,酒多且便宜。最著名的酒吧当数Bar Higuchi。它是九州这边少见的、注意服务细节和品质的精致酒吧,稀缺酒款也多,除了贵点没毛病。他们的老板樋口一幸是九州酒吧界的名人,每年一度的Whisky Talk Fukuoka就是他策划的。

这家固然好,但我今天要说的是另外一家更让我心动、更低调却能喝到更厉害威士忌的酒吧。

说酒吧之前呢,我要先说说吃饭的事情,因为这边的酒吧开的比较晚,也一般不提供吃的,所以去之前要先找个地方温暖一下肚子。每次去福冈,我都住在那珂川旁边的酒店,这里不仅有很美的落日,而且离吃饭喝酒的地方都很近,可以散步去觅食。

每当夜幕降临,这条平静的小河川就会把小城分成两半,河堤的一边总有窃窃私语的爱侣以及沉迷垂钓的老人,而到了天神区那一片,则是另外一番风生水起的景象。这里有延续一两公里长的热热闹闹的日本大排档——屋台夜市,如果喜欢热闹又喜欢和福冈最接地气的食物与最可爱的本地人呆在一起,可以选择在这里,每家都挺好吃的,也不贵。我一般会选择一家拥有一个迟暮美男/美女或落魄黑道大哥模样的老板的店坐下,仿佛吃进嘴里的食物也会变得有故事。

如果你像我一样高级,喜欢下馆子,那会有很多选择。福冈的小馆子大多朴实,不像东京和京都那种高级料理,极度奢华繁复,它主要以精致美味取胜。但大多数攻略上介绍的馆子,也有些言过其实。它们只是价格便宜食材新鲜,给人一种必然极其美味的错觉而已。

而我今天想介绍的,是攻略上没有的——一家隐藏在一条小巷子中的小店:くーた。

它坐落在小小的居民楼里,装修整齐别致。要日文预约,要不肯定没有位置。在这里吃饭,就是简单纯粹。虽然同样是采取保留食材最原始味道的料理方式,但是他们总是能做到更极致,比如火候掌握得更精准,豆腐的滑嫩之外多了些粘糯,米饭上那一点烤过的梅子……总会让人毫无意识地一直举筷,结束之后也不会有撑到的感觉,依然轻盈而不困顿。

当心肠做好最扎实的准备之后,我的脚步就会不由自主踱步到我最爱的酒吧。

Bar Kitchen

这家酒吧位于福冈一个不起眼的街区里。但这个叫做“厨房”的酒吧没有厨房,甚至连吃的都没有,只有琳琅满目的威士忌。希望不要空腹前往,不然会饿到生不如死。

福冈的酒吧大多风格雷同,走老派复古路线。厚重的原木酒架和吧台,没有过多的装饰,唯一的点缀就是满满的威士忌。Bar Kitchen的主理大叔,瘦瘦小小,长着一张“忠实的太郎”的谦卑和顺脸,当然也是不可小觑的人物,说起酒来就是一部威士忌的活字典。服务态度超级好,一个人把控全场,熟记每位客人喝过的酒以及味道喜好,话不多,但是介绍的酒绝对都让人难忘。

Bar Kitchen在福冈乃至日本的威士忌酒圈都很有名气。它是唯一一个做过羽生扑克牌全套垂直品鉴的酒吧,当时还邀请了已经关闭的羽生酒厂(Hanyu)的后人,现任秩父(Chichibu)蒸馏所的创始者肥土伊之郎先生亲自主持品鉴会,也让肥土先生可以一次过一遍自己当年亲手从爸爸关闭的酒厂拯救出来的酒,我很想知道他喝过如今卖出天价的扑克牌全套之后,会不会感觉比当年装桶的时候多出一些些复杂的味道。

那次品鉴会之后,Bar Kitchen也就成了唯一一个能喝到全套扑克牌的酒吧,而且价格相当讨喜,当然现在已经被各方闻讯赶来的酒神们都瓜分完毕了,现在去拜访这家酒吧依然可以看到酒架的顶部摆放着54个扑克牌的空瓶子诱惑着你。

在去年的时候,这里还曾经开过山崎50年的单杯,价格也是意想不到的公道,一个shot仅售6万日元。当然肯定也是早就被喝完了,只能期待老板下一次的壮举。我有幸喝到一杯,但不能说有生之年就没有遗憾了,因为我居然没有把剩下的酒打包回来!

这里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满墙壁的酒架上摆着的酒都是苏格兰威士忌,深受国人喜爱的日本威士忌开瓶后却被放置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因为老板更深爱苏格兰的粗狂风味。

在Bar Kitchen可以喝到很多很特别的装瓶酒,以及外面再也找不到的好酒,每次去我都会趴在吧台上好久好久,直到深夜喝饱了才舍得离开,这时候带着满嘴的复杂香气走出酒吧,融入夜色之前,你会发现门外地上坐着几位已经喝多了的醉汉,软绵绵却不失体面的,安静舒服地靠在墙根睡觉,打着满足的呼噜,威士忌是天使,给疲惫的人一个甜美的梦,不要去打搅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