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日本威士忌,你真的学会分辨了吗?

喝什么酒都总有一个担忧:这…是不是假的啊?威士忌尤其,本来单价也不算低,当然要把有限的预算,花到最“正确”的酒上。因为很多国家的威士忌法规不够严谨(甚至没有),以及一些产区酒款的供不应求、热度高涨,让很多不那么“正统”的威士忌打了擦边球。一个产区因为风土人情、地理环境,会有意无意产生自己独特的风味,这就是喝威士忌的乐趣。如果只是为了蹭热度,原料、酿造、熟成都跟该产区没什么关系,或者打着“创新”的旗号,钻规则的空子,那就会让人不愉快了。

前不久有人问我怎么区分“真假日威”,我一看,也是位喝了好几年的朋友。日本威士忌也很难找到一个全球通用的定义条目,这就导致出现的问题似乎格外多。老饕尚要擦亮眼睛,更不用说刚刚入坑的新手了。日本权威威士忌竞赛TWSC的组委会,也就是日本威士忌研究协会去年给出了自己对“日威”的定义,今天就跟着日本业界自己的规范来搞清楚到底什么是正儿八经的“日本威士忌”吧。

01 日本威士忌的定义

TWSC首先将在日本生产的威士忌分为了以下三个类别: ①日本威士忌 ②日本New Make威士忌 ③日本制威士忌酒

日本威士忌需要在日本蒸馏所进行糖化、发酵、蒸馏,在日本国内进行成熟,同时还要满足以下所有条件:

1.糖化:以谷物为原料(大麦麦芽可以使用国产或外国产),在大麦麦芽的酶或天然酶(除去麹,也就是酒曲)作用下进行;

2.发酵:使用酵母进行;

3.蒸馏:蒸馏时的酒精含量不高于95%;

4.成熟:在木制桶中进行。成熟时间为两年以上;5.装瓶:酒精度在40%ABV以上。允许为了调整颜色添加天然的焦糖着色剂(E150a)。

稍微展开说一下规定里更新的部分。比如熟成2年。3年前,日本威士忌协会给出的定义还要求“熟成3年”,但他们认为这3年来威士忌的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威士忌只在寒冷的国家、北方的大地上制造,但现在台湾、印度这样炎热的地方也能制作出很棒的威士忌了。相反,现在的苏格兰,也出现了把暖炉放进仓库的酒厂。

苏格兰威士忌是1916年法律规定要成熟3年以上,但这也是当时为了抑制酒类消费而采取的措施,而非为了确保品质。所以TWSC认为,作为后起之秀的日本没有必要仿效苏格兰,为了保护正在诞生的小规模手工蒸馏所,表现出与苏格兰威士忌不同的日本威士忌的独创性,特意缩短了1年。

同时也取消了必须使用不超过700升橡木桶的规定,改为没有容量和材质限制的“木桶”。700升这个数字是从苏格兰威士忌那边搬来的,但TWSC表示,“仔细想想似乎没什么根据。”

他们认为考虑到日本威士忌的潜力,不需要容量限制。而且最好使用的木制容器是双拱形木桶,成熟起来更自由,坚固耐用的橡木只是最适合双拱形结构。这也是为了增加日本威士忌新工艺可能性的决定。

对比起日本《酒税法》里对威士忌的定义,TWSC这个可以说规范了不少。毕竟酒税法里没有规定日威要在日本生产,还允许添加酒精、烈酒、香料、色素,比例还高于10%,对桶陈也没有要求。

宽松的法规就是很多“伪酒”、“假酒”钻空子的根本原因。仓吉就是典型的“伪日威”,比如在其他国家生产后,即原酒是进口,整桶输出到日本装瓶贴标的。想想2015年才拿到威士忌生产许可的松井酒造,怎么能在第二年发售8年份的威士忌?

再比如含有大量非威士忌成分的酒款。在这件事上,三得利也栽过跟头。上世纪很火的一款Suntory Old Whisky里,除了麦芽原酒和谷物威士忌,还添加了果酒、利口酒,且未经桶陈,说勾兑都不为过。

另外很多调和威士忌中的谷物威士忌成分,也可能用的是廉价进口货……问题多的很,所以不要小看一个行业定义条目的力量。况且在大家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大环境下,站出来带头规范市场,很有勇气也很有意义。


02 日本威士忌的种类

因为日本威士忌的原料和制法不同,又可以分为麦芽威士忌和谷物威士忌两种。麦芽威士忌是只使用大麦麦芽作为原料(100%)的威士忌,蒸馏可以是单一壶式或连续式。另外,单一蒸馏的情况下也不分2次蒸馏或者3次蒸馏。谷物威士忌只要是谷物为原料就可以,蒸馏方式也不设限。

所以目前日本威士忌可以细分为以下5种:单一麦芽日本威士忌、单一谷物日本威士忌、调和麦芽日本威士忌、调和谷物日本威士忌、调和日本威士忌。

同时,考虑到未来可能会使用大米、黑麦、小麦等制造威士忌的情况,因此在满足上述所有条件的基础上,需要大米、黑麦、小麦等的原料比例占到51%以上。

不过大米酿造威士忌这个事儿我还是持保留意见,因为有被骂得很惨的“大石威士忌”、和“Kikori”的事件在先。这样一搞,“威士忌”和“烧酒”的界限到底在哪里呢?直接说桶陈烧酒还差不多。


03 什么是日本NEW MAKE威士忌

近几年日本新酒厂越来越多,未经陈年的新酒直接上市的也越来越多,所以TWSC这次还特意将新酒“New Make”单独分类出来。 也就是指熟成不满2年的威士忌,其他条件与对日本威士忌的定义完全相同。种类也可以套用上面的5种,但是作为真正产品面世的还是不算多,所以暂时不会分那么细。 总之,在满足以上所有条件的基础上,成熟不到2年的就是日本New Make威士忌。

去年的TWSC上,嘉之助的新酒,就被授予了最佳New Make的奖项。 厚岸发售的4款新酒应该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New Make,可惜有点褒贬不一,我觉得问题主要是出现在性价比上面。

另外在很多酒展上你也能喝到一些精彩的新酒。比如去年在日本仓敷酒展上喝到的静冈酒厂新酒,还是用收购的轻井泽蒸馏器蒸馏出的第一批新酒。未来扩大日威新酒的市场,扶持新酒厂,也不失为一个缓解供不应求的方法。


04 什么是日本制威士忌

虽然都不想买到“伪”日威,但既然还在市面流通,那总得给它一个名字,于是有了“日本制威士忌”这个分类,体面一点的说法。日本制威士忌酒也是新设的分类,TWSC还是很拎得清,在描述的开头就表明了“日本制威士忌和上述两种‘日本威士忌’有着明确区分”。

这个定义里,凡是进口外国威士忌,在日本与日本威士忌调和,然后装瓶的威士忌,都归到这里面。混合的比例暂时没有规定,不过未来可能会设限,至少保证日威有10%~20%的样子。

 

栽过跟头的三得利就用自己的调和威士忌“碧Ao”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战。碧Ao由5款来自世界各地的威士忌调和而成——苏格兰、爱尔兰、美国、加拿大和日本的威士忌。

三得利公司推出这款调和威士忌的时候,打的是追求“威士忌成分透明化”的旗号,表明自己对纯粹日本威士忌的执着。三得利的首席调酒大师福與伸二也说,真正的日本威士忌实物不应与消费者的印象有如此之大的出入,“日本威士忌”应当指只在日本生产的陈年威士忌。

这类酒也必须满足“以①谷物为原料的②蒸馏酒,在③木制容器成熟”这三大条件,同时不允许混入使用了谷物以外的糖浆酿造的酒精。日本制威士忌中没有单一麦芽和单一谷物,只有调和麦芽,调和谷物和调和三种。

山梨县一间食品制造厂出的“富士山”威士忌,瓶身也明确写明“混和了进口原酒”;广岛县的烧酒厂“中国酿造”出的“户河内威士忌”,用了苏格兰进口的原酒,虽然都自称日威,但都得归到“日本制威士忌”里来。

除此之外,在日本加水(勾兑)、装瓶却不调和(混合其他原酒),或者调和仅使用外国威士忌(一滴日威都没有)的,则连日本制威士忌酒都称不上,只能是“世界威士忌”,应该被标注原产地的名字。也可以说就是彻头彻尾的“假”日威了。

不论是“伪”日威,还是“假”日威产品都不少,许多还是专门出口国外的,所以我也没法具体举例。这里面其实也暗藏了日威业界的一些自负,“毕竟日本的调和技术是世界第一,所以我们也很期待一些有趣的调和。”反正遇到不怎么眼熟的日本威士忌品牌,就记得多留个心眼儿吧。

便宜的价格又让这些“假冒“产品拥有了自己的市场,更可怕的就在于,很多假酒的问题其实不在于“不好喝”,只是“莫名其妙”(对,有的真的还挺好喝),这就更具有迷惑性了。就像当初仓吉威士忌负责人那段自信发言一样:觉得用苏格兰原酒好,好酒就该用。并不是说100%日本产才好,还说其他日威品牌用的很多原料也是国外的,是大家大惊小怪。

日威僧多粥少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不论有多想喝,作为消费者的我们都要有保护自己权益的意识。先搞清楚自己手里是什么酒,再喝不迟。有人曾经做了一张一目了然的真假日威图,我借来放在下面了,记不住上面那些的话,下次直接看翻出这张图看看就好了。(PS.图里字比较小,建议点开放大看,如果有需要日后我给大家补一个中文大字版的)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