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台湾设计师王旋: 他设计的这套器具让咖啡成为配角

台湾咖啡器具品牌bi.du.haev由设计师王旋一手打造,他创造了一种名为“独立无价冰滴系统”的极简设计概念,受到了咖啡界的广泛关注。

设计师王旋与他的咖啡器皿品牌bi.du.haev

用王旋自己的话来说bi.du.haev这个品牌源自于英文Be Do Have,它的的含义就是:你当下是什么状态就是bi(英文中的be),就会去做什么样的行为(英文中的do),然后就会产生怎样的结果(英文中的have)。

设计师王旋

bi.du.haev致力于探索咖啡领域中的无限可能,以极简化的设计达到器具功能的最大化,取代一切繁琐的设计,因为这样会阻碍概念性的发展。让咖啡设备回归到它最基本的功能,用设计突出造型,并实现环保的理念是他们一直所追求的。

日安手冲咖啡座

Mr Tiger第一次看到bi.du.haev咖啡器皿的时候就立即被它极简而唯美的设计所打动,也一直计划着能够跟设计师王旋有一次面对面的交流,以方便了解他个人以及bi.du.haev品牌背后的故事。

为此Mr Tiger近日专程前往台湾,来到王旋的设计工作室和他进行了一次深度的对话,让我们对于他本人以及bi.du.haev这个咖啡设计品牌从创立初衷到设计发展的整个过程有了新的认知。

设计师王旋

在开始学会品尝咖啡之前,王旋喝的比较多的是可乐。他小时候喝的,还包括速溶咖啡,那时候的他不知道,多年以后,咖啡将成为他至少一段人生历程中的所有一切。

五年前,这位台湾设计师推出品牌bi.du.haev,为咖啡器具界引进了一股清风。他的成名作“独立无价冰滴系统”在2015年获得了德国iF设计金奖,他也因此一炮打响。

独立无价冰滴系统

这个连中文名都还没有的品牌从此在华人圈中成为咖啡器具设计界的新秀代言。现在,台北的不少文青咖啡店使用着他的产品,台北和上海的星巴克旗舰店,乃至美国西雅图星巴克总部,都可以看到他的咖啡器具设计的影子。

王旋的工作室隐藏在台北大安区里一个安静的巷子里。车库里摆放着他曾开遍全台各地用以送货的mini cooper。会客厅里的大原木桌和架子上,摆放着在他头脑成型,于工坊诞生的各个系列咖啡器具。除了晶莹剔透的冰滴系统之外,大部分都是手冲壶,每一件产品都体现了品牌人本、自然、从简的设计风格。

王旋的会客厅摆满了他的咖啡器皿作品

他手冲了一壶咖啡,又倒了一杯冰滴咖啡给我,那是几天前由独立无价冰滴系统所制。通常,它的冰滴系统每制作一次咖啡需要8-10个小时,两秒一滴,一次可以做出最多2000毫升的量,放进冰柜里后,甚至可以喝上好几个月。

“独立无价”的冰滴系统

独立无价冰滴系统

冰滴咖啡是一种不经过热水冲泡,完全利用冰水一滴滴萃取咖啡的咖啡泡制方式。它最早由荷兰人发明,之后在日本得到很大的流行。传统的冰滴壶,上面有一个大圆球,下面有蛇管,慢慢滴到下面的试管瓶,三个部件由架子架起来,看起来笨拙而不成一体。王旋获大奖的冰滴系统,则是自成一体,盖子、上杯、中杯、下杯四大部分都集中在一个简洁的圆柱形结构中,它们可以分拆,有各自单独的功能,但却有以一个整体结构在运作。

独立无价冰滴系统由四大部件组成,但合为一个整体

“我把中间的空隙都完全取消了,因为没有架子,所以是‘无价’(‘无架’),而因为取消了架子也还可以自己站着,所以就是独立的,‘独立无价’就是这样来的。”王旋笑着解释这个名字起源。对这个产品,他最得意的是它的过滤机制。如果没有他的介绍,单看到这块扁圆的厚片,很难想象到它竟然是一块具有吸水过滤功能的玻璃。

王旋所展示的这款扁圆形玻璃就是冰滴系统的过滤层

王旋说,他在工厂里很偶然地找到了这块材料,发现它可以用来过滤,他非常喜欢,因为玻璃可以清洗,不会坏,而且非常纯粹,就是这块能过滤的玻璃,为他当时正在设计的冰滴系统画上了完美的句号。“普通的漏斗下面要有洞,要放滤纸,对我来说就多了一个东西,所以我找到这个就很开心,它是最后的一步,也算是一个缘分在里面吧。”

独立无价冰滴系统也可以用来泡茶

找不到好的咖啡壶,那就自己做一个

一种设计产品的诞生,与一个设计师之间,很多时候可能真的需要一种缘分。王旋并非咖啡迷,在设计咖啡器具之前,做过平面设计,也做过摄影师。之所以会开始设计咖啡器具,是因为在五年前,自己常常去朋友开的咖啡馆,但并不喜欢里面常用虹吸壶制成的咖啡,“都是那种受日本影响,很浓很重的咖啡。我从一开始就喜欢偏淡的咖啡。” 他想,找不到一个令他特别满足的咖啡壶,那干嘛不自己试试设计一个呢?

作为非咖啡迷,却走上咖啡器具设计的道路,王旋说,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他“爱设计”。“所以说bi.du.haev,不能从咖啡谈,要从设计谈起。”“所有的设计师都有一个特质,”他嘿嘿得笑了起来,“就是你如果想设计一个东西,可能是因为现在的设计很烂,你想重新去做出来,或者是有非常棒的东西,你想去挑战它。我最初的心态也是这样的。”对他而言,两个因素都存在。一方面,他在咖啡馆常常找不到非常好的咖啡器具,另一方面,他在朋友的咖啡馆里看到了日本的冰滴壶品牌iwaki,觉得“有被刺激到,非常棒”。

日本咖啡器皿品牌iwaki

“它卖,我就买,觉得很喜欢,可以送朋友,结果就一直买一直送。”一开始尝试咖啡器具设计,他说也不是想要去挑战iwaki,“就是去试试看,也没有想到要发展到什么地步,就是做出来,我自己开心自己用。”

第一次,先泡成功再说

当设计师有设计冲动的时候,可能什么都挡不住他。王旋说自己一直就是这样,当突然对什么东西着迷的时候,就会把整个生命的体验全部都放进去。他开始不怎么接平面和摄影的活了,给自己一段时间放松,“玩玩”。

做第一只器具是个手冲壶,那是个彻底的失败。他带着头脑里的一个简单的设计概念,跑到一个焊接师傅那儿,让给做一个简单的架子,加上实验器材店里买的漏斗,开始手冲,却完全冲不出咖啡。后来他才知道,如果漏斗里面没有形成一定的角度,空气没有对流,是冲不出咖啡的。

咖啡漏斗要形成一定角度才能冲泡出咖啡

学习的过程可以很快。他开始研究咖啡的冲泡原理,寻找玻璃厂、铁工厂等工坊,慢慢把各个部件自己做出来再组装。很快,接下来的手冲壶不光能成功冲泡咖啡了,而且也实现了他的设计想法。而他第一只做出来以失败告终的铁架子,现在还放在他的起居室里。

玻璃烧制过程

烙印过程

手作、自然、人味

尝试、摸索,或者说“玩”了八个月后,2013年6月,王旋终于做出了不同系列的咖啡器具,并第一次以bi.du.haev的名义做了发表。那一次,他邀请了自己所有的朋友,看看大家的反应如何。当场就出现了订单。“一个朋友,直接付钱,拿到钱那时,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交货的压力。” 那一天,还发生了很多意外,有冲咖啡时被烫到的,有咖啡壶第一次发表就被打破的,所幸,这些产品大获好评,他得到了很多正面的回馈,这给了他很多的信心,从此,他也从“玩”开始正式变成做品牌了。

bi.du.haev曾经获得过德国iF设计金奖

因为冰滴系统受到了很多好评,2015年,他抱着偶然的心态把它送去德国参选iF设计大奖,这是包括他在内的很多设计师心中的圣殿。没想到,做平面20年一直在仰望这个奖项,而刚开始做器具,竟然第一次尝试就拿到了大奖。这让他在得意的同时,也看到了前方的路。

王旋说,接下来,bi.du.haev的品牌会有所扩展,会从咖啡器具延伸到和生活方式有关的物件上,下一份发表的产品,将会完全不一样,其将和咖啡无关,而是一种桌面用品,但品牌的精神是一致的,即坚持手作、自然、人味。

太格有物对话设计师王旋

1:最初找师傅生产咖啡器具的时候,你头脑中已经有个很明确的设计的想法了吗?

王旋: 刚开始做还没有,完全是摸索着去做,看哪儿会更好。那个时候也很有人做好看的手冲壶,大部分都是虹吸壶,所以我也没有很多模式可以参考。我只能找玻璃厂、木头厂、焊接厂,几乎都是同步做的,慢慢把外貌做出我要的样子。

Gut!手冲咖啡座系列比较接近王旋最早的设计理念

2:你为什么说你不是工业设计师?

王旋: 我是设计师,可是我不是工业设计师。工业设计师要了解的是一些非常细微的东西,可我是平面设计师出身,我所在意的都不是一些很精准的东西,像焊接什么的,我反而不想去碰他,我更多是从视觉、从眼睛看到的去着手。

3:但至少咖啡冲泡的物理性的原理你是需要知道的吧?

王旋: 这个反而是非常轻松的事,真正要查,哪儿都查得到,比如热度、流速这些很物理的东西,其实都已经被制定下来了,反而外观是很无限的,或者说设计上是有无限可能的,所以在能成功冲出咖啡后,我后来的重点就着重于样式和设计。

由一整根全木制成的“全木整刻手冲咖啡座”

4因为你是设计师,所以从一开始就注重设计。但如果你是疯狂的咖啡爱好者的话,你可能更多会考虑口感的问题。但是设计与科学、精准之间就是完全两码事吗?

王旋: 我觉得就是杯内和杯外的两个世界。研究杯内的人,可能要去测量漏斗要多宽,热度、流速要多少,分口要多大等等,那些我就不管了,交给喜欢研究这个的人去研究。我的关注是在杯外,杯内的我取你数据就好了。所以我是一名设计师,不是咖啡师,真正的咖啡师要做工业设计,要去研究怎么冲出一杯好咖啡。

MAANset手冲咖啡组系列带有少见的双层螺旋滤杯

我没法去深入研究那些,只要达到某个程度就好。同一个咖啡豆,保存一个月跟两个月都不一样,它里面的成分在变,你没法去剂量分析它。所以我只能关注我最擅长的,也就是杯外这种设计带给人的感受。

5:正如茶道文化中泡茶的动作至关重要一样,冲泡咖啡的过程也能让喝咖啡本身得到升华。那是不是同样的咖啡豆,更具美感的咖啡器具能带来截然不同的喝咖啡的体验呢?

王旋: 当然,你开两千万的宝马,或开60万的丰田,踩油门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器具也是,为什么有人用竹筷,有人就一定要用象牙筷,它并不是筷子导致了食物本身口味上的差别,而是行为本身带来的体验,它在心理层面的感受是两码事。咖啡壶也是一样,如果在喝咖啡之外,还有一种杯外的体验,那完全就是一种加分。

6:一个好的设计产品,用户能够通过产品和背后的设计师发生联系。你觉得你的产品是否也能产生这样的联系,那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王旋: 其实是有的。你比如我早期做的最基础的这款手冲壶,用的是最基本的水泥和木头,很原始,那个后来被很多建筑师喜爱。而另一只手冲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但用的是玻璃的柱子和金属的架子,那被很多时尚界的人喜欢。

我想,他们会把器具放到他们理想中的状态,而这些器具的设计也跟我当时的心境有关系。我刚设计这款原始手冲壶时,没有工作,想休息一阵子,结果就做出来一个非常单纯的产品。而后面这只,则是品牌刚起来的时候设计的,当时我想的常常是去要补足什么。

所以你整个设计的过程,就是你当时生存的心境,这也同时反映到用户的个性和体验中,其实这个概念就是bi.du.haev你当下是什么状态就是bi(英文中的be),就会去做什么样的行为(英文中的do),然后就会产生怎样的结果(英文中的have)。

Basi系列最经典的水泥、陶瓷、木头三结合

Basi的意思来自于英文的basic,意即“最基础的”

7“独立无价冰滴系统”也是你最早期,比较原始状态下做出来的吗?

王旋: 当初做它的时候,就是想单纯地做线条简单的几何形,所以它其实是几何形的,是圆筒的形状。冰滴壶很多人喜欢,它上面放冰,中间放咖啡,层次可以出来,滴漏的过程,整个状态很美。

8极简主义的设计理念自始至终贯穿在品牌中吗?

王旋: 我并不是极端化的极简主义,我自己本人也很喜欢买东西(笑)。但我从平面设计开始就坚持的理念是:不需要的东西全部切除,能不要的就不要,能简化的就简化。

比如这款手冲壶的架子,我叫它BASI,来自英文的basic的意思,它非常简单,基本上就是利用两个洞,靠摩擦力去调整高度,这就减少了一个开关。有人后来仿照我的,但后面加了一个板来调整高度,我觉得那样非常笨,花了太多的机制,可是他是为了避开我的专利,就这样做,那是非常粗陋的模仿。

Basi系列的柱子只用两个洞口就可以对架子进行调整

9:你有可能走大规模量产路线吗?

王旋: 我现在是真正走到商业的模式,但也还不是那么商业,没有办法那么大规模量产,主要就是因为玻璃。所有做工业设计的都不敢碰玻璃,因为它不可定性太重。

有一次,一批玻璃做出来好漂亮,每一只都完美无瑕,不像以前每一批都有各种问题,歪掉的,裂掉的,塌掉的,什么问题都有。但那批就很好,但玻璃师傅那次跟我说:这批好,不代表下批好,如果你要做玻璃的话,就要忍受这种轮回。他就用“轮回”这个词来说。

玻璃烧制不确定性太大,很多设计师都不敢碰

10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你的产品价格较高的原因吗?

王旋: 是的,玻璃的良率太低了,差的时候整批打掉的都有,只要一个角度跑偏,就可能一整批都得重做,可是师傅烧了,即使歪了你也得给他工钱,所以我必须提高我的价格,因为玻璃是算是成本中最大的一块。我现在仓库里还存着大量的玻璃次货。我也想过要不要组一组卖掉,因为残次品也是艺术的一部分,毕竟都是成本,后来我觉得品牌不应该这样。

11有没有你头脑中的设计理念跟现实发生冲撞的时候?

王旋: 绝对有,我曾想尝试做一种双层玻璃的漏斗,外面是逆时针的,里面是顺时针的,然后叠在一起,用火去封它。这个工法没有人做过。我尝试了很多遍。因为双层玻璃不能进水,我就300多只每只都去泡水测试,结果只只都是噗噗噗进水的声音,良率太低了。后来我放弃了这种工法,让它停产了,没有办法,哪怕你有设计理念,虽然它很美,但良率不高你也只能舍弃。

12你觉得你对咖啡壶的设计想法,到头了吗?

王旋: 没有,设计是无限的,咖啡器具只是一个平台。我还是会继续做咖啡器具,但也对别的设计平台有兴趣,每一个器具或物件就是一个平台。笔就是很大的一个平台,或者茶具,很多台湾设计师都在设计茶具,我甚至到现在还没涉及到杯子,因为我觉得杯子很难。

杯子听起来很简单,但我觉得要做出让自己没有疑虑的东西,觉得很难。比如它手感好不好,容量怎么样,喝咖啡或是喝茶时怎么符合嘴巴进去的味道,这些问题我在没有考虑清楚之前,是不会去做杯子的。

13听上去有点类似你当初做咖啡器具时的挣扎,就是现有的都满足不了你,你想去做一个理想状态下完美的杯子?

王旋: 但是咖啡器具当时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去摸索,但杯子已经很大众化了,所以对于设计就有更高的要求。而且设计师互相之间都会看,比如你做笔的,对其它做笔的多多少少心理会有一点在意,比较拥挤的领域,大家多少会有点忌讳。也可能因为台湾比较小,有一点点你做了,我就不要做了的这种感觉。所以我要做的都是没有人看过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东西的独特性。所以我在思考过程中,必须去看过大量的东西,确定没有人做,我才会走进去。

王旋迄今做出的唯一一个非咖啡器具设计产品:金属制蘸水钢笔Pierce Dip Pen

14你会挑客人吗?

王旋: 我不敢挑客人,但是我喜欢跟我讲话的客人。我希望用户能在使用产品时,从视觉感、手感、重量等方方面面感受到设计师的用心,所以我很喜欢使用者来找我对话,提各种各样的反馈。我最喜欢听到的就是客人使用这些物件的场景,比如是朋友聚会啊,或是开会时用啊,这都会让我很有成就感。我有一次早起送货,一路竟然送到了田里,是乡下的地方,原来是一个小伙子送礼物给他妈妈,他妈妈在田里工作,看到儿子送来的礼物很高兴。

MAANset 手沖咖啡組

后来那个客户告诉我,他妈妈每天用我的器具冲咖啡,即使搬新家了,厨房漂漂亮亮的,摆上去第一个物品就是我的产品,她觉得好用,就一直用着,这我觉得是非常好的生活体验。像日本的“断舍离”,很多人丢掉了很多东西,但身边总是有一个跟咖啡有关的器具,我也希望我的东西能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经常出现的一部分,而不是让它束之高阁。

15你不希望它成为一个艺术品?

王旋: 不希望它成为一个艺术摆设。我希望它还是艺术品,但希望你每天用。你把一个艺术品摆起来,跟你用一个艺术品,区别还是很大的。

16现在主要购买你产品的客户都是怎样的人?是设计师吗?还是咖啡爱好者?

王旋: 都有,喜爱设计的更多一些。买我东西的人大多是想过好生活的,有一定生活质量,对咖啡要求更高,不满足于市面上的咖啡机,有能力负担的人,很多人就是觉得很美,所以才买的。

17现在主要销售往哪里?大陆的买家多吗?

王旋: 内地我有独家代理商,在上海的太古汇,北京的国子监那边都有很漂亮的店面卖我的东西。我最多的销售还是在内地,有超过一半,他们的购买力很让人惊讶。我推出新产品时,很多粉丝来资讯,内地的朋友十个问的中有八个会买,台湾的可能十个里面只有两个会买。

使用王旋设计产品的上海Chikalicious甜品店

位于新竹的树院子采用独立无价冰滴系统制作咖啡

销售bi.du.haev产品的台北好氏研究室

台南兜空间咖啡店

18作为一名走小众路线的设计师,你和以大规模量贩为标志的星巴克合作,你的心态是什么?

王旋: 我的心理状态是什么?哈哈!我觉得我跟星巴克都在试,我想尝试看看有没有量产的可能,他们也想走订制路线,算是两头的一次握手尝试吧。

19所以你并没有鄙视星巴克...

王旋: 我不会啊。星巴克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有个女生说,哇王老师,我当初找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不会理我。我说不会啊,你们是星巴克呀。其实咖啡文化很多层次的,台湾有很多小众的文青咖啡店,也有大众的咖啡,我有时候没有咖啡喝了,也会去711买咖啡,那就是为了喝咖啡嘛。

我觉得星巴克能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提供一座二楼的明亮大空间,让人可以坐着喝咖啡看书,这是很棒的一件事啊,那文青咖啡店也是这样,它为人的交流提供了一个客厅。所以不管是咖啡店,还是设计的咖啡壶,他们的意义都是远远超过咖啡本身的。

Oblik手冲咖啡座有多种冲煮方式

Tipa OK系列

Woozy玻璃手冲壶

文字采访:Mr Tiger
图片摄影:bi.du.haev、TIGERHOOD

bi.du.haev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