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让你拥有许多情的名古屋爵士酒吧:CABALLERO CLUB

名古屋跟东京不同,这里很静,人少,车少,好玩的地方也少,所以很多人会觉得无聊。可是这种静,恰恰很适合我。我不爱说话,也懒,懒得与人交流,懒得动脑筋,所以我可以在七年里只去一家咖啡厅吃同一份早餐。在名古屋也一样,如果只逗留一个晚上,我一定会去一间叫做CABALLERO CLUB的小酒吧。讲真,如果住更长时间的话,我也还是会把大部分的夜晚都“浪费”在这里。

这家酒吧,我几乎连每一次去的路径和情形都差不多。它的招牌就在一条小路临街的地方,深咖啡色旧旧的,上面的金色字母已经暗淡,比起隔壁亮堂的洋气小酒馆,却是多了一点气派的年代感。

门口跟里面的通道一样窄,看进去黑压压,但是大胆往里走几步,会有音乐从最里面流出来,所以不会让人觉得恐怖。尽头一盏枯黄的老灯开着,一小片光晕染下来,照亮一个招牌和一扇厚重的木门,推门进去就是CABALLERO CLUB。

如果八九点钟去,通常一场爵士表演正在进行。那天晚上,到的时候人已经很多,看的出来歌手是有点名气的,一屋子观众伸长了脖子看向小小的舞台,屏息静气,因为离艺人太近,怕一点多余的动作都会影响到他们。

我低头安静走进去,正好剩下歌手面前的位置空着,就坐下来。美丽的女歌手头发如海藻般浓密,伸手可及,她声音嘶哑低沉,却无比婉转妩媚。因为离得太近,她每个表情动作仿佛都揪住我的心。她的或低吟浅唱,或引吭呐喊仿佛都在说给我听,我虽然木讷也不自觉飘飘然摇摆起来。

CABALLERO CLUB开业至今三十多年,是本市有名的live house,在当地的爵士乐圈子里相当有名气,每星期都有表演。酒吧不大,老旧的美式风格,有一个迷你的舞台,自从老板99年置了一台爵士钢琴起,陆续添置了满满的各种乐器。虽然老板常常说他亲自设计了这家酒吧,可是其实也看不清设计细节了,四面墙壁上挂满了他喜欢的照片海报,旅行纪念品和吉他,吧台里则满满的都是酒。有经历的酒吧自己就会讲故事,我会停在不同的角落看这些物件,猜想一下它的来历。

老板叫Boss,是个爵士音乐人,会唱也会创作。还有一只镇店的宝贝,叫Bo酱,Boss会给每个新来的人说:这是他的儿子,来这里喝酒必须不能讨厌动物。Bo酱最惬意,客人们都喜欢他,他会挑选自己喜欢的人,一头扎进他怀里,让人抱着。有时候我在发呆,Bo酱冷不丁跳到我身上,吓我一跳,然后它却舒服的调整好姿势睡觉。

Boss很帅,身型硬朗,一头银发却不显老,虽然这么说有点老土,可我见了他第一感觉就是流浪诗人。他其实很逗比,一般十点,艺人表演结束之前或者陌生顾客比较多的时候,会一直酷酷的,还有那么一点点耍帅,就是那种电影里引人遐想猜测,忍不住对着他窃窃私语的男主角,待在吧台后面不出来,像是给后面剧情埋下伏笔。

等到散场,客人陆续散去,剩下老客人和老朋友,Boss会突然放松下来,用一个大水杯倒上一杯冰镇清酒或者白葡萄酒,离开吧台坐到大家中间,开始说笑打趣。越晚,说话的声音越大,眼神越迷离。他那晚上看见我高兴地走来,拉着我每个角落转一遍,连洗手间都看了一下,怕我把这里忘了似的。

他说:“Zero,告诉我你最想念这里什么?”我贪婪地看着吧台右侧,仿佛堆满灰尘的一排排酒瓶,一般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角落,除了我这种资深酒鬼,Boss说,别人都是来听歌的,只有你一下子就发现了我收藏威士忌的天赋。

其实这个角落就是我最初喜欢这个酒吧的唯一原因。走近看清楚那些瓶子,并不是脏了污了,而是极其珍贵的老酒,大部分的酒标都泛黄了。因为有了这些酒,我所有的要求就圆满了。

那天晚上接近12点,店里剩我们和其他几位名古屋的音乐人,Bo酱已经在沙发上睡得流口水。今晚演出的女歌手平时活跃在三藩市,她看着坐在吧台抽雪茄的爵士钢琴手温柔地笑,她悄悄告诉我,钢琴手是他们很多年的朋友,他脑部长了肿瘤,她专门从美国赶回来和朋友们做一个星期的小型音乐会,所有卖票的钱都捐给钢琴手做治疗…

我有点震惊地看着整个晚上都在快乐地演出的钢琴手,并无发现任何异样,这时他眼神迎上我,露出灿烂的笑,是一张歪歪扭扭的老脸,但是很开朗,是个老顽童。很神奇,这里不会让人觉得悲伤,可能是因为太温暖,太多情。

Boss看着朋友们,满面红光,渐渐脸上浮现一抹神秘笑容。他缓缓站起来干了半杯酒,说:“我的朋友们从北京来,我要亲自唱歌给他听。”然后他递给大家一个眼色,原本已经谢幕的舞台,重新打亮了灯光,钢琴手放下手中的雪茄走上台,Boss挑选了一把吉他,坐到麦克风前,开了开嗓子。突然他又走下台疾步走向吧台,再回到舞台的时候,手边多了一大杯满满的冰镇白葡萄酒。

准备就绪,镁光灯打在他身上,照亮他的白发和额头,也照亮了钢琴手鬼马的老脸。Boss轻轻拨动琴弦,对着麦克风温柔地唱:“You’re so beautiful to me. Can’t you see? You’re everything I hoped for. You’re everything I need. You’re so beautiful to me……”我仿佛看见了李宗盛在我面前开演唱会…后来他意犹未尽,唱了一首又一首,台下的女歌手轻轻跟着哼唱,一直到很晚很晚,我们都喝得很多很多。

回酒店的路上,我一直哼着“You’re so beautiful to me…”,我喜欢听Boss唱这首歌,Michael Bolton都没有唱得那么动人过。这样的夜晚,那么美,那么多的感情,是一辈子也不会常常遇到的那种夜晚。

CABALLERO CLUB

地址:〒461-0005 愛知県名古屋市東区東桜2丁目15−28 小島ビル1F
时间:19:00-03:00(周日不营业)
电话:+81 52-931-0914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