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一位青年造型师的心路历程,讲述从北京到上海的爱情故事

这一期我们邀请的朋友是咳姨。她是青年文化潮流视频媒体AYKES的造型师,在AYKES也有自己的“闷包穿搭”栏目。拥有独特视角的咳咦搭配总是让人眼前一亮,在生活里的咳姨是什么样子呢?和SOLO(AYKES创办人)之间又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呢?让我们一起来了解咳姨的故事。

K:咳姨

E:element

“我改变了很多,从他身上,我学会了更有责任感”

E: 第一个问题是一个热心网友问的,你为什么叫咳姨啊?是和京都念慈庵川贝枇杷膏有什么关系嘛?哈哈哈~

K: 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官方的一个是真实的。官方的是我的名字叫“璨”嘛,拼音打出来就是can,其实也是英文的can,“可以”。这是我自己想的官方的说法哈哈哈哈。真实的说法是微博搜“AYKES”,只打首字母就会搜出一个“阿姨咳嗽”,当时一个运营的同事就说不然就塑造一个人物,然后就以“咳姨”的形象运营了AYKES的微博,运营了一阵之后就觉得应该真的有这么一个人,最后我就叫“咳姨”了。

采访全程solo都在“偷听”

E: 之前是做什么行业的呢?然后又是如何开始现在的工作的呢?

K: 要听真实的吗?

E: Em…当然啦。

K: 真实的就是有点….(咳姨望着solo,感觉不知道该不该说哈哈哈)

E: 要不要我们把帘子拉起来?哈哈哈哈你别看着他。

K: 我之前是做服装设计的。有一次solo有个case要做,要找造型师,当时找了一位比较有名的造型师吧,当时报价是xxxxx元一套衣服,然后他听到以后整个人都傻掉了哈哈哈哈哈。后来就有个周末他突然和我说“你别做服装设计了,要不要做造型,试一下”。那就是我第一次做造型了。后面想要一直做是因为感觉国内做设计师,很难做自己真的想要做的东西。造型师反而你可以有一些想做的东西。而且我觉得做造型可以对服装设计有更好的理解。如果我之后再做服装设计,我觉得会比之前更好。

E: 在第一次做完那个case以后你满意吗?

K: 其实我挺满意的,而且我觉得过程特别有趣。因为之前做服装设计师的时候工作时间就是朝九晚五,现在就是接触的人都不一样,我会觉得特别好玩。其实我之前看solo的工作我就觉得很有意思,但是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正常的编辑我会觉得比较偏重写文字,我觉得我做不了这些事情。因为solo在我看来是一个很会观察的人,感觉很多事情都是他观察了很久之后,帮我“铺好路”,所以很多事情我现在做起来,都是出乎意料的顺。

享受两个人的早饭时间

E: 和solo是怎么认识的啊?

K: 当时是我们去北京做活动嘛,他是媒体就来参加我们活动,那次其实也不算真的认识,但是他有看到我,后来就关注了我的网易云音乐,关注了半年吧差不多,他就来上海了。我们有共同的好友就拉了一个群,他就加了我微信好友,但是也不说话。有次我准备和我朋友一起去蹦迪,我就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他就和我一起去了,去了以后很搞笑的,他就愣在那里,也不怎么动。别人都很嗨,他就在旁边一直看着。其实我内心活动是,我都不知道这个人来是干嘛的,哈哈哈哈哈,这算是我们第一次认识吧。

E: 当时他关注你网易云音乐的时候你知道是他吗?

K: 我网易云音乐一共就四个粉丝。一个是高中同学,两个是机器人,还有一个我不认识哈哈哈哈。不是加了微信很久没有说话嘛,有次我就发现他微信和网易云音乐是同一个头像,然后我们俩就聊起来了。我是一个不太喜欢回微信的人,但是我就特别喜欢和他聊天。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在上海嘛~我们异地两个月之后,他就来上海创业了。

E: 一般你们都喜欢聊些什么呢?网易云音乐嘛?哈哈哈哈哈哈

K: 就是一些音乐呀,照片啊之类的。

工作中的咳咦和海带

E: 你有想过为什么他会让你做造型方面的工作呢?

K: 哎?其实我也不知道,就是后面有次他会和我说“我觉得你比较适合这个工作”,但是至于为什么其实我真的也不知道。其实我也蛮想知道的~

E: 你觉得你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是什么样的呢?

K: 我是93年他是84年,我就会觉得他是男朋友也像亲人,有时候又像爸爸哈哈哈哈哈哈。但有时候他又像小孩,在我有问题有困难的时候他又像一个长辈。他是想得比较明白的,我是脑子比较糊涂的哈哈哈哈。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摩羯,是比较亲密关系里面遇到的。就是很工作狂。无论什么事情,他的生命里就只有工作。现在我被他“传染”也变成工作狂哈哈哈哈哈,他也被我影响从一口咖啡不喝,到现在可以喝美式了。

马甲: hobo(from element)
灯塔研磨器: PUEBCO(from element)
厨房纸巾架: PUEBCO(from element)

E: 你会介意两个人在一起工作吗?

K: 还好啦,在工作的过程中我们两个人其实是个忙各的。

E: 从他身上你觉得你学到最重要的是什么?

K: 责任感。在之前我比较以自我为中心,比如说这件事情我不想做了,我就不做了。他就是无论怎么样,他都会把这件事情完成。我记得前段时间我们吵架,我就想着,如果他哄我我就去这个活动,他不哄我我就不去了,我就一直等。结果他真的没有哄我,到后面他就直接说我“你就是没有责任心了”。我最开始工作两年的成长都没有和他一起工作这一年的成长多。因为我们是自己人,所以我就省去了很多自己摸索的过程,他会把自己的东西毫无保留的告诉我。

铁艺直立展示架:PUEBCO(from element)
铁艺可折叠帽架: PUEBCO(from element)

E: 在服装设计师和造型师之间身份的转变中,你是怎么想的呢?

K: 其实我之前的公司也挺有意思,我提了六次离职才成功。之前的领导我有点害怕他的,所以他不批准,我就不敢走。第六次的时候是我跟solo对了很多遍说法之后,才成功嘛。主要是我自己也想改变工作状态,因为我终于找到了我真的想干的事情。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有想过,如果我和他分手之后我自己的工作该怎么去调整,怎么说呢,我就一直做呗,哈哈哈哈哈哈也回不去以前了,那还不如就别想了,就做好现在的事。从工作内容上说我觉得这两个不需要过渡,而且我觉得挺好的这件事,我就能去接受。

E: 刚开始的时候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K: 在资源上其实有遇到困难,我记得一开始的时候就借不到衣服嘛,在微博上找品牌借,很少有人会回复。后来就也会跟element借衣服嘛,其实这也是一个资源累积的过程。

AYKES为element拍摄的造型特辑

E: 和element的那次合作感觉如何?

K: 我记得那次是借衣服,拍型录。当时我是很紧张的,资源少能借到的衣服也比较有限。但是在element能借到and wander、meanswhile这种衣服的时候我特别的开心。记得当时拍型录的时候大家都很卖力,我到现在都很喜欢那套片子,不管是颜色啊,包括整体的呈现啊,我都很喜欢。其实每次我们都想要做不一样的东西,主题也都是不一样的。那次因为在宜家拍,拍的时候还被保安赶哈哈哈哈。而且那时候我脸皮还比较薄,整个人都发抖就是紧张。那次也是我刚刚摸到一点规律,包括我们之前的拍摄都是找的身边的朋友做模特,因为我们拍摄这个是没有费用的嘛。专业的模特怎么肯愿意来帮我们拍,后来发现模特其实也喜欢有好的片子呈现,如果你做得好的话,他们也愿意来拍。慢慢一切也都开始进入正轨,就是能找到模特也能找到衣服。之后就越来越顺,越来越有规律了,我的脸皮也越来越厚了哈哈哈哈。

E: 现在你们做得“闷包”穿搭很有趣啊~

K: 是solo提议的,因为在做闷包之前,我算是在幕后做穿搭,做制片什么的,但偶尔也会出境。然后就有我们的粉丝说,想要看到咳咦啊什么的。但是我本人是那种不善言谈的,也没有想过要在幕前。而且我们的造型片观看量也不是很出色,可能没有能让粉丝或者观众有共鸣,缺少互动感。他就提议做个“闷包”穿搭,一开始我就觉得挺好的,因为我本来就是个“闷包”嘛哈哈哈哈,但没想到,其实这个节目是我要讲话的哈哈哈哈。做了17期我自己也有了很大的改变,至少现在看到镜头我会有一些激动。第一期的时候,就前10秒的话,“hello大家好,我是咳咦,AYKES的咳咦”就这一句话录了4个小时。

厨房纸巾架: PUEBCO(from element)

E: 服装设计是一开始你就想要学的吗?

K: 要说实话吗?哈哈哈哈哈说了实话你们会发现我是一个一点想法都没有的人。是我妈妈让我学的,她是做生意的,但是从小的梦想是做个裁缝,她做不了这个事情就说让我去做哈哈哈哈。我妈妈比我开放多了,她现在还觉得我生活太稳定了,就是要谈好多男朋友的那种哈哈哈哈。

E: 你爸爸妈妈知道你的生活状态吗?你对于自己的生活状态满意吗?

K: 知道呀,他们就是很放心,因为我是真的改变了挺多的。现在我也挺满意的,但对于自己,我还是希望可以更独立一点,因为其实我不是一个很独立的人,也想要看更大的世界。

咳咦小时候的照片

E: 你对于独立的定义是什么?

K: 就是没有solo,我也能过得很好哈哈哈哈哈。很多时候我没有办法判断自己是不是做得够好,总是需要他来给我肯定。最近我也有去学拳击,我觉得自己有怵很多东西,而且教练还说我挺有天赋的哈哈哈哈哈。结果solo和我去了一堂课,气得要死,说我在那里和玩游戏一样的。

E: 你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K: 缺点是不自信、不会松弛有度的工作、爱吃醋、嘴硬、比较自我。很多也是分情况和场合的,其实我觉得我脾气不好,但对于外人来说我脾气算挺好的。都是相对的。比如我拍VLOG我不会剪视频,我就一直自己研究到半夜,直到我脑容量爆炸了我才会休息,我现在也在学习找到那个平衡点。

E: 爱吃醋不算缺点~

K:“solo你听到没,吃醋不算缺点”。他一直说吃醋是缺点哈哈哈哈。

E: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浪漫的人吗?

K: 比起solo来,我是哈哈哈哈。他是一点都不浪漫的。好不容易学会了周年纪念日会安排餐厅,那都是被我训练出来的。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收到的生日礼物是一个保温壶,当时整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就是他总是送一些很奇怪的东西。还有一次我们吵完架第二天,他突然拿出来一个别针给我,我就傻住了,后来我去店里一看,那个别针居然要600块!!我更傻住了,很想骂人。

E: 看你有很多旧物改造,你最得意的作品是什么呀?

K: 我前一阵有改一双佩顿手套,那个鞋我个人本来就很喜欢,因为那个拉链磨损和魔术贴造成鞋面有很多小毛球,导致我现在都不怎么穿,后来我就把它给改了。

E: 你会有想做自己的品牌吗?

K: 想呀,当然想!在来AYKES之前,我自己都做了好几个企划了,各种各样的方案,现在看都还挺好的。但是solo就说不行,就和我说“没有认同感,还需要沉淀沉淀”。

E: 那你觉得他说得对吗?

K: 一半一半吧,哈哈哈哈哈哈~

E: 对于未来你有什么样的打算吗?还有人生的终极理想是什么?

K: 就是想把AYKES做好。因为现在是真的没有时间。终极理想我和solo就完全不一样,他是想去法国什么海边之类的,我是想去肯尼亚,草原啊什么的。我还想养101只狗哈哈哈哈。

E: AYKES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地点:?咳姨和SOLO的家
摄影:Lo
采访:Benny
美指:Rich
编辑:JOJO
服装:element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