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装面料杂谈:Ferla 意大利老钱料厂的“立体”面料

06月12日

假如你曾经穿过比耶拉或者普拉托,经过那不勒斯或徘徊在阿布鲁佐的山间村庄。当你走过城市的街道,会看到街头的时刻钟,所指的时间大都各行其事,仿佛每条街道时间的流动本就不同;而呼啸的小摩托穿过弥漫咖啡香的小巷,碾碎时间空间构成的古城风貌,让旅行者无所适从。

你可以说这是无序、闲适、或者日常,而烟花、节日、美酒、庆典以及随之而来的贵族消闲与度假文化已孕育其中。

一副面料拼接的意大利风情画

大部分人相信甚至信仰意大利人的创造力,服装、珠宝、家具、美食、日用品设计基础水准之高令人惊叹。但谈起管理、执行、品控……前阵子某位英国公主和一位年轻英俊的成功意大利地产商订婚,“成功+意大利+地产商”这三个词的组合足以让欧陆媒体构筑一出讽刺喜剧,啊,谈起讽刺喜剧,恐怕又是意大利人的专长。不过夏天当你想选择一件新衣,意大利的贴、滑、爽、亮、柔实在让你无法忽略。意大利的面料厂家规模巨大,占着中高端市场半壁江山。

大厂如马卓托集团年产2000多万米,大家熟知的VBC近1000万米,其下还有Reda之类厂牌都是一年大几百万米的量。之前提过,比起定位经典高品质“大不列颠值得最好”的英国,意大利面料从不吝啬新奇特的尝试和开拓,而且往往做出名头的都是一些“老钱”小厂。

今年我搞了一个新玩具,在珠宝和绘图上都很实用的十倍放大镜,我拿了自己的棉、麻、泡泡纱……想看看凉快的真相。

一件纯棉丹宁夹克,棉的结构还是蛮致密的。

法国麻衬衫,透气间隙明显一些。

泡泡纱,一疏一密的编织结构。

???来自我一件新做的夹克。这是个啥?这孔也太大?

如今面料好不好做,大致选的时候我就心中有数。这种丝麻类的东西正是意大利比较擅长的品种,裁剪性和容错度都让成衣的表现使人放心。日本裁缝老江之前已经给我做了几套衣服,这套我看着没什么问题就决定一次成型不再试身了。

穿白色可能是夏天最让人快乐的事情之一,成品效果非常不错,固然我个人的体感很难作为参考,30℃左右总还是穿得住。而且料子比想象的耐操且结实,适合做成无里无衬的结构(假如不是白色,连袖里都可以取消)。

我要承认这个上衣基本就是看花色选的,直到做好我都没意识到这是一块如此透气的疏织料子。英国的疏织面料需要靠把几股纱捻在一起来强化纱线和结构,否则太大的空隙会影响强度和抗形变的能力。

我咨询了一下资深意大利面料代理,对方回了我一句:

“哦。那个强迫症厂,Ferla。”

“你反正看着这种结构质地风格,不管贴什么牌子,不用问,九成九Ferla。”

“像这个料子,特种纱线、德国人专门给造特种织布机,意大利人再自己改装;先用尼龙网眼打底,再把天然纱线织上去。所以空隙又大,又不变形,都是高科技。”

“Ferla?没听过,有介绍吗?”

对面没发来介绍,啪啪啪几张图片。

“看看,Vogue全页广告,每季都有,编辑部亲自选Ferla当季面料拼贴成画,固定单元,免费。”

“Vogue意大利版在欧洲也算数一数二,这么大方?”

“我跟你说,毕竟是大客户们的最爱……”

作为一个年产三十万米的小厂,Ferla却是很多知名B端的最爱。 Brunello Cucinelli、Boss、 Giorgio Armani、Vasace、Calvin Klein、Chanel每年的秀款基本就指着Ferla的新料子了。 每年Pitti无论春夏还是秋冬,80%的亮眼单西也几乎都来自Ferla。 这个始于19世纪的家族生意,到2010年已经是意大利156家连续生产100年的老牌名企之一。

一般大品牌到面料厂选料,看完花色之后,或者独占,或者按照设计师要求改变配置重新设计生产。只有到Ferla,有什么选什么,一点DIY的空间都没有,因为怎么指挥Ferla的供应链,一般的设计师根本不懂。

纱线,特种的;设备,改装的;后整理技术组合,独有的;Ferla对颜色和质感杂色搭配的经验更是难以复制。

为什么?据说家族早年经营地毯生意,对面料花色设计的理解,根子就不是精纺面料。精纺面料似乎更接近于平铺直叙的表达,故事发生在平面上。

而Ferla对面料的看法是立体的,不是“薄薄的一层布”,是纱线、纱节质感与底色的立体叠加,有特殊的转折和创意。在选料的时候非常容易让人一眼相中。

夏天Fancy的混纺料和冬天的BabyAlpaca®是他们的拳头产品。二战后,Ferla最早开发出了蓬松的圈圈绒大衣,并推出了BabyAlpaca®的概念,一时洛阳纸贵,也奠定了Ferla=不同一般的印象。

90%BabyAlpaca®蓬松圈圈绒大衣料

90年代国内也曾流行所谓阿尔帕卡大衣,父母辈对这个名词不会陌生。那基本是羊毛混纺5-10%Alpaca,取一个手感和质地。

被称为神之纤维的Vicuña(骆马)和Alpaca(羊驼)是亲戚关系,不过绝大部分羊驼毛并没有那么珍贵;但Ferla设立并注册了BabyAlpaca®的标准,只在Alpaca一生中第一次剪毛获得的原料里优中取优,把只占总量约1.5%的这部分优质纤维作为自己的当家产品独占。BabyAlpaca®纤维很长,不易起球和起毛。由于它不含羊毛脂,因此也是抗静电和低过敏性的。高度耐磨也让它常被用作高品质羊绒的替代品或补充。

前阵子福州的朋友W叔给自己做了一件BabyAlpaca®的上衣,其实什么标准都是为效果服务的,穿着舒适,手感细腻,设计亮眼,方便打理就得了。

Ferla当代掌门人Paolo Ferla是个有趣人物。 老板面容严肃,做起事情一丝不苟,简直不像意大利人,而像个有强迫症的德国人。

山水环绕中的Ferla工厂

参观过Ferla工厂的人都震惊于内部的干净整洁,简直像房产商的样板房,到处装饰着家族引以为傲的BabyAlpaca®工艺品。

而且老板深爱各种各样的格纹设计,但大格子又难以避免“纬斜”的问题,这会导致格子不正或者制衣的时候对不上格。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年产百万米大厂都用不上的小几千万一台的大型对格机(用来矫正面料纬斜),老板一挥手就配2台。

而这样一位严谨的老板,却几乎独自包揽了品牌每年5000款左右花色的设计工作,这种设计上的天马行空和制作上精益求精也许是意大利式“Sprezzatura”,费尽心机地显得毫不费力的表现之一吧。之前我在家看表现意大利贵族在大时代中起落的电影《豹》。

剧中主角萨里纳亲王如此形容意大利当地人:“他们从未渴望改善,他们觉得自己最完美,虚荣比贫困更甚……加里波第想来教导我们礼仪,但他不会成功,因为我们就是上帝。”

山海环绕中的意大利人民可能就是如此,表达事物极端自我又充满了灵性和生命,让每一个热衷于体验生活的人欲罢不能。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