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几在家No. 41 | 陈先生的家,乡野生活中的天伦之乐

10月23日 家居圈

城南老区的街道多以“经纬”命名,与地图上的经纬线一致,南北走向为经,东西为纬。陈先生和他的家人就住在这条经纬线的最南端,是这座平原城市为数不多可以远眺山脊轮廓的地方。

陈先生是梵几的老朋友,多年前初识品牌时,就十分认可“生长于野,安于室”的生活哲学和设计美学,陆续购入许多经典款家具。友人曾戏称陈先生的房子外表看起来像是电影《寄生虫》中的豪宅,而内里又如同一座梵几十年设计变迁的展览馆。

小女儿Uma出生后,陈先生决定为孩子打造能够时刻亲近自然的院落生活,于是利用闲暇时间奔走沈阳各处,终于寻得可见自然风光又方便建造院落的地理位置。房子从建筑到室内设计全由陈先生一人完成,本着不过度装修的原则,内壁使用清水混凝土的原始做法,外墙采用干净简约的白色刷漆,朝南的客厅大窗视野开阔,移窗见景,也方便陈先生和太太时刻看到孩子身处的位置。

陈先生坦言这是家中常态,虽然最初本着less is more的原则让空间呈现极简的状态,而各式物件却在日常生活中越积越多,偶尔移动一个东西后,忘记物归原位,却能够在另一个偶然的时刻有一种“似乎它就是属于这个位置的”奇妙感受。追求设计感却不被它束缚,是陈先生的生活态度。

仅一门之隔的客厅空间几乎被梵几的新品系列填满,冰山沙发和铠甲椅的搭配组合在大空间中十分吸睛,大色块和极富张力的现代线条给人以极强的视觉冲击。

门口的鸟笼立柜是陈先生用来展示器物的位置,因此灯带常亮,在阴云笼罩的时刻作为屋中唯一的光源。

落地窗前的豆荚摇椅已然成为了Uma的新宠玩具,而Uma如同一只灵巧的云雀,从一个角落奔向另一个角落,滔滔不绝地介绍着每一个她喜欢的家具和小物。

陈先生为Uma取名的灵感来自于印度教中的乌玛女神,她是印度教中的万物之母,同时代表着创造和毁灭的力量。

Uma是个热爱绘画的小姑娘,二楼书房中摆满了她的作品,细腻的笔法、粗犷的肌理、似乎印证着名字寓意般的魔幻想象力,都与空间相得益彰。

地上、沙发上、所有能够触及到的平面都被Uma的玩具占领,桌上被无情地扫到一边爸爸的手稿,也彰显着Uma在家中的绝对主权。

热衷收集艺术品的他,将多年收藏的油画、雕塑、水墨、唐卡等陈列在家中各处,内廊尽头的佛头雕塑为延伸的空间增加了美术馆般的肃穆气场。

这一角落也常常出现在陈先生的朋友圈中
分享着他在不同时段对光影的捕捉

院落是这栋房子的灵魂,也是陈先生与向往的纯粹乡野生活之间的中转之处。院墙的方格石篱笆让阳光斑驳地落入草丛,也给整个建筑带来更多呼吸感。当时新家落成后,陈先生开始紧锣密鼓地寻找心仪的树种,终于赶在冻地前完成了乔木的移植。如今院中草木繁茂,高低错落。陈先生说自己是为了孩子们做的这个院子,“院子完成后,剩下的是陪伴和注视,看着孩子在家中奔跑玩乐,在自然中渐渐成长”。

黑白小点是院子目前真正的“主人”。陈先生说这只小狗是Uma以十元钱的“高价”从村中市集买回来的,Uma为小狗取名“黑白小点”,爸爸嫌弃四字名字太长,却跟着Uma逐渐习惯了这样的叫法。当天,邻居送来了一只刚出生的黄色小狗来给黑白小点作伴,Uma把瑟瑟发抖的小狗抱到罗汉床上在父亲的引导下轻轻安抚,小东西不一会就放松地打起了盹。

院子里,陈先生和女儿在晒起市集上买来的新鲜豆皮,厨房中的陈太太也端出拿手的好菜。

不过分调味的菜品正如陈先生不过分装修的审美哲学,保留食材真实的本味,在现如今更显珍贵。秋收冬藏的快乐渗透在这家人的日常生活中,日子简单却不失情致。

午饭时,陈先生展示了一些破土动工时的画面,能够让人直观地感受到他为了给家人理想居所的倾力投入。照片下面的备注写着“毁灭重生的起点,理想生活的起点”,配上这样的文字,照片留念的仪式感中又增加了某种矛盾冲突。就像我一度不太理解为什么乌玛女神可以同时代表创造和破坏,但仔细品味后,我想通了其中的玄机:创造本身即是一种破坏,而破坏又是创造的崭新开端。

撰文 / Chups
摄影 / Chups
视觉 / 阿信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