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必备单品渔夫毛衣,从未退出历史舞台

毛衣不登大雅之堂的历史非常漫长,牛津字典上“sweater”这个词曾经意指“低工资重度体力劳动者”;1900年英国的裁缝杂志上,也毫不客气地形容毛衣:“不论是谁穿上这种衣服,都像个不懂礼仪的笨蛋。”

所有的服饰都诞生于特定的生活场景,毛衣的诞生便与冰冷北海的苏格兰人,英国人或来往于海峡间的法国渔民和船员相关。所以提起渔夫毛衣我们会自然而然地记起“Fair Islands ”“Channel Islands ”“Guernsey”“Aran”等一系列海峡小岛的名称。这一切都构成了毛衣最重要的源流,而我们现在便把这一些列的毛衣简单地称为“Fisherman Sweater”。

一件古董渔夫毛衣

种子、栅栏或者教堂的窗格都可以是渔夫毛衣图案的来源,一直有种说法坚持渔夫毛衣是“穷人的家纹”,带有特定家族的痕迹,以便海难时渔夫的亲人可以通过这特殊的纹样辨认出被海水浸泡变形的遗体。

这种说法可能出自JM Synge 1904年的剧作《海上骑士》,剧中一个女孩用编织长筒袜的图案来辨认逝者的身份。 然而就如同温莎结不是温莎公爵发明的一样,对服装界的种种传说轶事,还是当作带着乡愁与情怀的戏说去看吧。

在纳尔逊打败拿破仑的特拉法加尔海战,渔夫毛衣(也许这里叫水手毛衣更好)已成英国海军的标准配置之一,就此逐渐成为劳动阶层和下层士兵的保暖服饰。渔夫毛衣的设计充满了功能性,传统上是前后对称的,以便在黑暗中也能方便地穿着。

高领和袖口的螺纹起到了保暖的效果,肘部和下摆等工作时容易受力和勾划的部分编织都比较简单,方便随时织补。可能就是这种合理性让上等人将其视作“工作服”,而在一般民众中其实用性则保障了它长久的生命力。

特拉法加尔海战算起,直到100多年后的1924(一说22)年,还是皇太子的温莎公爵,以一身几何图案的编织毛衣与花呢灯笼裤的搭配,出现在贵族高尔夫俱乐部。

根据《绅士百科:20世纪的男性时尚》一书记载,“光靠一个人的力量,英国皇太子的光芒照亮了苏格兰海外的费尔岛(Fair Island)”,毛衣正式踏入了社交界。 其后历经两次世界大战的洗礼,政治秩序、社会形态的重构,1950年代,渔夫毛衣首次登陆《Vogue》,算是揭开了它时尚单品的生涯。

Grace Kelly,1950

Elvis Presley,1957

Steve McQueen, The Thomas Crown Affair, 1968

诸多明星在外景,电影和日常生活中的频繁使用,也让渔夫毛衣成为现代服饰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在这个过程中,“渔夫毛衣”也逐步退化,隐去,成为“毛衣”这个泛化概念不为人知的鼻祖。

尤其Robert Redford在电影《The Way We Were》身着白色高领套头粗毛衣的形象,深深烙印在一个时代的经典之中,将毛衣与“Ivy Style”,与现代美式生活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要说渔夫毛衣的绝配,恐怕少不了渔夫大衣(duffle coat)这个经典单品。毕竟是在同一套生活场景中诞生的东西,互相搭配非常和谐。

在军事夹克和IvyStyle中,毛衣搭配水洗棉,灯芯绒,Tweed等质感比较粗糙的外套也从来不会出问题。“水手”“海”“岛屿”“军事”“Ivy”以及衍生出来的校服或者运动服饰。不用阅读时尚杂志,或者紧追搭配指南,你从整套源流中去寻找,去搭配存在于同一个生活场景中的东西,大概率是和谐的。

水手配色的毛衣+渔夫大衣,信手拈来,怎么会不搭配呢?我之所以不喜欢谈搭配问题,其原因也就在于此,一切几乎都是现成的,正经人谁浪费这个时间?与诸君共勉。

作者:七哥

我要评论

  1. 超_越梦想 says:

    72kiwXq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