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自己意愿搭建的理想国,才是最温馨舒适的家

09月29日 家居圈

罗莎是位自由插画师,瘦巧纤纤有蔷薇花花臂,讲话轻声细语,小戴从业风投,热情爽朗,同样是位背部低调纹有整个太阳系的新潮青年,他们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也珍视生活中最本真的部分。

两人相识于一次遛狗,一同从南昌来到深圳安定下来。他们带着早已成为家人的狗,乔巴,将家安在了南山区荔林公园旁。从12楼层的家中阳台望去,栋栋楼宇如同浸在热带雨林之中,南方植物的丰茂饱满时常让两人感到新奇,愈加喜欢深圳这座城市。

罗莎和小戴搬来现在的家已有三个多月,入门穿过玄关便是南向客厅与开放式餐厅,西面是家的各个房间,身后为厨房。对于家的风格,他们更看重软装对氛围的营造,于是家装时毫不犹豫将消耗身心的硬装部分全权外包,心思更多花在家具同其他生活小物的挑选上,使家装过程尽可能的轻松愉悦。

卧室墙壁是低饱和度粉色,客厅呼应地搭配了藕荷色沙发,家中家具、地板全部选用实木材质,木头的温暖触感、圆润线条与粉色相映衬。他们的家,柔软浪漫,耽于幻想。

罗莎与小戴依照自己需求,将原先三室一厅的格局改造为一个衣帽间和一间套有书房的卧室,整合利用,使得空间虽不算大却依然通透敞亮。“这好像是一个没太考虑客人的家,没有独立客卧,父母来住的时候我们会让出主卧,自己的家主观上还是想以自己的意愿为主。”
罗莎和小戴笑着说。

独立客房一年下来使用次数不过一两次,这样想来是空间利用上的资源浪费。现在书房兼顾半个客卧角色,榻榻米保留夜宿的可能性,但原则上还是依照两个人的习惯来。对他们来说,家是可以肆意自我的休憩之地,无需牵强地迎合什么。

罗莎喜欢为家置办装饰摆件、锅碗器物,却也并未给家加入过多收纳功能,家需要物品丰盈布满生活气,但当物品积累到一定程度,再要添置,他们习惯将同等功能的旧物替换掉。在罗莎和小戴看来,实际用到的物件来来回回只有几件,不断积攒总是担心“万一将来会用到”,其实背后裹挟的是焦虑和压迫。

小戴说,“家的收纳功能要有,但没有必要太多,我们不想给自己留有机会囤积物品。物件越积越多,居住空间越变越小,这样生活其实挺累的。”

两人珍惜家中的空间使用,精简掉不必要的物品或是利用率不高的部分,将有限空间留给真正喜爱之物,为它们奔来忙去不觉辛苦。罗莎将家中物品摆得犹如日式杂货铺,即便这样会花费更多时间擦拭。

每天醒来将室内植物搬出,赶在中午之前搬回来,给予足够光照又担心植物晒死,丝毫不敢怠慢。瘦小纤细的罗莎在家忙里忙外搬运有一定重量的盆栽们,跟着太阳赶时间,认真忙碌得可爱。“柠檬刚来家的时候只有两颗果子,现在已经挂着七八颗了。”当介绍起她的植物们,罗莎骄傲地讲到。

而对于家务,小戴倒是十分简懒,平时会暗暗祈祷罗莎少做几道菜,这样自己便可以少洗几个盘,热衷于搜罗智能电器,充分利用科技让自己得以偷家务的懒。小戴对家最基本的要求是有直饮水,“没有直饮水的日子总觉得在家时间一直在重复烧水、倒水、洗杯子,我喜欢直接点,打开开关就能喝水的生活。”小戴笑着讲。

除此之外,小戴为家购置了遥控电饭煲,远程调节色温明亮的灯具,自动检测植物水肥状态的仪器,家中鱼缸连接一枚智能插线板,每天定时通电两小时给鱼供氧,无需亲自计时调换。小戴对不爱家务坦诚得很,但总有办法让日子一样舒服。

罗莎和小戴的生活,有需要每日亲手打理、那些朴拙自然的部分,也有科技简化了日常、各式远程调控的部分。传统繁琐与智能简便,两种生活状态融合于家中,映衬着两位家主人各异的性格与其间平衡。

而对于他们的狗狗乔巴来说,这样的平衡大概是最幸福的事了,有细腻的罗莎将他当作家人,体察他的细枝末节,给他买有趣的玩具、做专享餐食,带去相亲,又有稳定安然的小戴,简简单单,虽然有时严厉却能给予乔巴一份真正的心安。

家是依照自己意愿搭建的理想国,家中一物一景都成为他们眷恋的羁绊,让罗莎和小戴很难离家太久,虽说羁绊,却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