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具品牌梵几创始人的家,究竟是什么样子?

去年,梵几创始人兼主设计师古奇决定搬出北京,在京郊和河北交接的地方住下。那里靠山靠水,亲近自然,出家门抬头就能望见长城。新家是一个独栋的房子,有前后两个院子,古奇喜欢它外墙夯土的质感和倾斜角度的屋顶,具备他心中中国老建筑的设计元素,而设计上又具有现代感,是击中他内心理想居所的房子。

小时候,古奇是在郊外爷爷的房子里长大,爷爷家是一个木制结构为主的民房,木结构的梁柱,夯土色的墙面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房子离河不远,有一个院子,童年的生活和自然非常近,夏天每到晚上,天色暗下来,空气变得凉爽,虫鸣不绝于耳。那种童趣对古奇的生活和之后的家具设计都有着很大的影响。他在内心希望能够回归到那样一种状态,也把对这种生活状态的期许投射在自己设计的这所房子上。在设计的同时,古奇也对自己的生活和中国现代家庭风格进行不断反思,希望把现代生活和记忆中传统自然的生活元素有机结合在一起。

 

他将新家定义为一个“现代侘寂”风格的房子,有着简洁的主基调,但在很多材料运用上找寻了爷爷房子的感觉;保持空间克制节制的同时,也花足心思满足每个家庭成员,甚至是每个动物、每棵植物的生活需求,让每个空间的功能都达到最合理的状态。

今年7月,这次室内设计和改造,也获得了室内设计TID大奖,参赛时,古奇将空间命名为“平衡”,意在表达他在现代的设计语言和被传统熏陶的设计之间寻找平衡的生活感受,也让动物、植物和人在此共生。


01 和 爷 爷 的 房 子 有 关 的 选 择

梵几:为什么选择这个房子,喜欢的地方和不喜欢的地方在哪里,对房子做了哪些改动?

古奇:选这个房子和我做梵几品牌的原因其实是相似的。小时候我经常去我爷爷的房子,这个房子对我影响很大。它离河不远,有一个院子,那个时候的生活实际上和自然非常非常近,你能感受到天色的变化对生活的影响。比如夏天每到晚上,天色暗下来,空气变得凉爽,在室外会格外舒服,能听见虫子的叫声。那种童趣对我的生活和之后的家具设计都有着很大的影响。我现在睡觉的时候惧怕各种噪音,但我恰巧能在外面这种有很多虫叫和鸟叫声的环境下睡着,我对那种自然的声音是可以接受的,但这些状态现代生活都远离了。

有院子的房子,会强迫把人从室内送到室外,在一些特别舒服的时间点,早晨或者傍晚,人会特别愿意在户外活动。在那样的情况下,你看着一座山,感受空气凉下来的感受,听着自然界中的虫叫、鸟叫和青蛙的叫声,都特别美好。所有这些都是现代生活稀有的,所有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没有机会去感受的,但是我很幸运,我感受过。

我一直希望能够回归到那样一种状态,甚至是升级版的那种生活:我的空间设计可以很棒,用我收藏的家具,各方面现代生活的设施完备,同时它又具备靠山靠河的特点。在北京这样的房子比较少,多的是不合规的村里的自建房。

这个房子我非常喜欢它的外墙和建筑的感觉,具备老建筑的设计元素的同时又具有现代感,采光特别好,这些都能击中我内心中理想空间的感觉。不喜欢的点第一个是远,第二个就是室内装修不是我喜欢的风格,所以我要把它改成我喜欢的风格。


02 空 间 的 设 计 和 改 造

梵几:你在空间改造设计上做了哪些尝试?在为自己做设计时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

古奇:我非常了解我和我家庭的生活习惯,甚至每只动物的生活习性。我花了足足六个月的时间,不断去打磨空间设计,模拟了很多生活状态,有很多动线上的考量。这个空间其实并不大,我希望它是很收敛和节制的,东西少,但每一件都是精品。所以在打磨这个空间的时候,我需要让每个空间的功能都达到非常合理的状态。不希望堆积,希望让它原始的整洁让我保持这种节制的生活习惯。

客厅的挑高非常高,起初我为了这个挑高纠结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因为我既希望保留大的挑高空间,同时长期居住也需要大量的收纳空间。最后,我还是向实用主义妥协,将客厅加建了阁楼,做成了一个储量比较大的衣帽间。衣帽间的中间部分是一个通到顶的假的天窗,能够保持客厅自然的顶光倾泻而下。这个天窗往上反了有一米七,是一个大的箱体,这样才能保持光源的长度。

我给自己做了一间灵修室,是由卧室通过去,但是其实它是一间密室,进入时需要从衣柜门进到另一个空间,如果衣柜的门关上,别人是找不到灵修室的入口的。在平时,灵修室是妻子墨白画画的地方,我自己更喜欢呆在客厅里,如果工作,就在餐桌上完成。灵修室的另一个功能是客房,有时候母亲会来同住,我在灵修室放了一张罗汉床,可以供老人睡觉和休息。

宝宝嘎嘎有大量的婴儿用品,因此需要特别强大的收纳空间。我在阁楼的楼梯下面设计了非常多的内置抽屉和柜体,这个存储空间也足够满足她以后需要存放玩具和衣物。照顾宝宝的阿姨的房间是在孩子房间的斜顶改建的阁楼,让阿姨也可以拥有一个舒服的休息空间。

家里还有两只狗和两只猫,灵修室墙的背面是两只狗室内的窝,用一个小栅栏隔离开,考虑到它们的生活习惯,我把光线处理比较暗,让九点再慢慢开始有光,让它们晚一些起床,我们再去前院遛狗,或者在灵修室后面,给它俩设计的后院溜达。两只猫被安排在客厅空间里,猫栖息的位置是在电视墙壁龛后面抠出来的一个区域,用壁龛的形式做了两个猫爬架和空中的窝。


03 “ 现 代 侘 寂 ”

梵几:如何定义家的风格?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风格?

古奇:我将我家的风格定义为“现代侘寂”。我印象中的中国房子,就是爷爷的房子,郊外的民房,木结构的梁柱,夯土色的墙面——它运用到的自然材料让我印象极其深刻。当我看到侘寂风格的时候,虽然是国外的理念, 但是和我小时候接触到的美学是没有距离的。如果是非常传统而原始的侘寂风格,在设计语言上其实找不到一条直线条,地面、墙面都不是平的,所有的设计都非常自然而原始。但是那样的空间我无法在其中生活,我喜欢斑驳的墙面,但不太接受太过自然比如返潮后斑驳的墙面;我喜欢非常宽的、颜色比较复古的地板,但是它并不是那种真正经年使用后的非常旧的老地板。我喜欢更加简洁、利落的空间,所以对于居住,我还是更偏向现代风格的侘寂感。


04 家 具 的 收 藏 和 选 择

梵几:家中家具的选择偏好和标准是什么?

古奇:我收藏的家具非常多,放满了三百平米的仓库。从中挑出了多年以来最最喜欢的几样东西,放在了我的空间里。餐厅的椅子是Niels Moller的No.78餐椅,这两把椅子是我从做梵几之前到现在,一直都非常喜欢的。Niels Moller的椅子纤细,有灵气,尤其是上面小的耳朵倒角的设计我觉得非常精妙,在我设计的螳螂椅上也能看到一些他设计的影子。

我喜欢的设计都比较柔美。另外一把是Norman Cherner的Pretzel Chair,放在壁龛前面,也是我最喜欢的椅子之一。我喜欢这种让木头用一种曲线的方式来表达它魅力的设计。我觉得这把椅子设计的非常优美,但又具备一些仿生的形态,灵感来自蚂蚁,我的很多设计也是从自然中吸取灵感。

餐桌我一直用自己设计的这张圆桌,它具备中式的、东方的韵味,同时也非常实用,能和各种设计师的椅子融合地很好。客厅里有一张vintage club chair皮沙发,来自法国,有100多年的历史,皮质的包浆非常好看,有深浅颜色变化的肌理感。这把椅子非常经典,在我的空间中,它是唯一一个具有体量感的家具,其他的家具多数都是线条感去表达,唯独这张沙发是体量感比较重的。

茶几是我收藏的一张一枚板,我把它改良成了一张茶几,在旁边其实还放着一把躺椅,是我很喜欢的巴西建筑大师Oscar Niemeyer的作品。我觉得这张摇椅很有道家闲云野鹤的感觉,是全世界摇椅里我最喜欢的一张,人可以完全躺下来,非常放松。

家里还用到了梵几的架子床、观云禅椅以及今年山脊线的新品酒柜,它的设计和我家的空间非常搭配。我虽然不喝酒,但也有大量的酒具、咖啡器皿以及茶具收藏,所以需要一个半开放但储物量又很大的空间存放,这个新出的酒柜特别实用,也很好看。给孩子的婴儿床来自北欧品牌Leander,可以适应着孩子成长不断重新组装的一款婴儿床。


05、06 新家和郊外的生活

梵几:请分享家中最喜欢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中都会做什么事?

古奇:我最喜欢的空间是客厅,客厅空间比较大,包含了餐厅、开放式厨房区和沙发休闲区。不用电视,有一个投影,白天可以收起,晚上可以享受高品质观影。最喜欢客厅的原因是它的光线是在不停的变化,能感受到光在屋里走动的感觉。每天,光线透进室内的方向都不相同,我用垂帘将窗户做了柔化处理,外边树和植物的光影会打在窗上,那些光影不断地变化,特别有意思,成为这个房子独有的风景线。

梵几:郊外的生活体验和预想中有差异吗?

古奇:我觉得没什么差异,时间过得特别快。每天家里的光线一变化,时间就过去了。在郊外的含氧量很高,睡眠很好,这个空间和小区里的绿化,让我很乐意每天出门散步,遛狗,呼吸新鲜空气,一出门就能看到长城,那种感觉很不一样。在那边的生活通常会比较放松,早餐、散步,回来看会书,午睡,下午想想事情,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上是我的电影时间,看一部高清电影,有点度假的感觉。


07 有 关 遗 憾

梵几:这个家在设计上是否还会有遗憾?

古奇:主卧的洗手间是比较宽敞的,在冲凉的地方有一个窗户,这个窗户和灵修室一墙之隔,可以看到灵修室。实际上我是想要在这个窗户的外面设计一个特别大的水族鱼缸来养鱼,这样在洗澡的时候可以看到鱼缸和鱼,营造一种在水下的感觉,可惜的是这个愿望还没有来得及实现,我们就搬走了。

因为响应国家环保政策,潮河退线问题,导致整个园区目前都无法居住,所以这个房子实际上我们只住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搬走了。其实我对未来的居住没有特别大的奢求,我不需要一个很大的空间,我需要的是一个小而美的,紧凑的,各个功能都被有机连接到一起的空间。这个很终极的梦想一下就在这个房子实现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比如我做梵几到最后,一切都很成功的情况下,我想实现的也无非就是这些。所以这个房子让我想要实现的东西提前了,实际上我是有点心虚的,觉得好像有点太早了。

我其实一直相信有一种自然的力量,例如周易、命理或者风水的存在。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没有得到它,有一种有缘无份的感觉,或者它要放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能归还给我,这无形中对我来说可能就像是命运的安排。所以我就觉得,好吧,我就继续努力,做我理想中的事业,终究有一天,水到渠成的时候,我再去实现我的终极梦想。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是让我被历练的感觉,也可以接受。


08 父 亲 和 女 儿

梵几:有了女儿之后觉得自己发生了哪些变化?

古奇:变化很大。因为有女儿,我增加了特别多的焦虑,也增加了特别多的快乐。焦虑在于我太在意她了,导致我对她可能会碰到的任何危险,或者以后会碰到的危险都产生了巨大的焦虑。对于任何社会上关于女性和小孩的新闻我都会极其敏感,因为这些都会伤害我自己。在以前我并不会这么关注这些。所以在她刚出生的时候,这些焦虑和压力对我来说达到了一个极致。上一个月,墨白带着孩子去美国20天,这20天我基本上每天睡不着觉,回来之后我就自然睡得着了。所以失眠很大一部分还是在对孩子太在意和担心。

快乐在于,小孩子比你预估的所有可爱还要可爱,你无法预估她的下一个动作或者表情是什么样,她每一天给你带来的惊喜。你看到的那张脸,是跟你特别像的,但她又不是你,你觉得你看到一个小的你,但是又结合了两个人的特点,她很聪明机灵,又有你小时候的影子。所以有了小孩之后,尤其又是女孩,那种想要保护的感觉非常强烈。每次回家就像是奔头,想要早点回去陪她玩一会。出差的时候就会有想家的感觉,以前觉得出差一周都不算什么,现在可能2-3天就想家了。

采访:朱晗
摄影:凹老师 / 墨白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