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几在家No.43 | 特别篇:江南水乡中的理想村

关注 01月13日 室内设计圈

 

 

 

:

本应是已出梅的江沪初冬,小雨却淅沥不断。我们坐在去往张浦的车上,雨刷随着车内音乐的节奏左右摇晃,平坦的农田从两侧急速划过,在进入尚明甸村后,视线终于被错落素雅的白色建筑所占据。

尚明甸村位于昆山市张浦镇的最南端,与淀山湖、锦溪和千灯三镇交界。作为从明朝时期存留至今的古村,尚明甸这个村名也是颇有来历。项目负责人仇博士为我们介绍说,正德十年皇帝巡视江南时曾在此地遇险,因被两位僧人所救,心怀感恩,于是赐“尚明”二字,村子便因此得名。

仇博士

作为乡伴首创团队的一员,仇博士曾经在数公里外的计家墩打造过一次理想村。目前正在规划的尚明甸项目是以科创为重心的新型理想村,在保留原住民的前提下,招募喜欢乡野生活的年轻人来此创业。

村口的科创园区已经初现规模,这里也被当地人亲切称为“乡野硅谷”,而位于后方,紧邻科创园区的住宅基地正是我们此次拜访的目的地。

科创之家主要是为方便在村工作人员居住和办公而规划的,也有部分业主选择将其打造成微民宿,既可作为厌倦都市生活时一个短暂的逃离之所,也可短期出租给前来度假的旅客。

公寓样板间是符合年轻人审美的loft户型,落地窗使得空间通透明亮,颇具现代设计感。挑高空间以上下两层的形式将空间合理地划分开来,一层可以兼顾日常起居和科研办公,二层则更具私密性,适合作为独处和休息的安静空间。

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未关,白色纱帘被风吹起,为窗外河景增添了几分水乡的朦胧。客厅举架极高,远可眺水乡稻田,近可将整个空间收于眼下。仇博士很喜欢客厅中的观云禅椅,一来喜欢沙发本身的怀旧气质,二来是如果一家多口同时出行,也可作为临时的卧榻使用,十分方便。

周末空闲时,仇博士会带儿子土豆来尚明甸走一走。偶遇村民,彼此都会亲切地打招呼,当地人不时送来自家种的苞谷蔬菜,仇博士和家人也把带来的点心分发出去。

与计家墩不同,尚明甸的“新村民”大多是年轻的科创人员。他们一方面看中当地的科技氛围,同时也被周边文创书店、咖啡店、无人超市等生活配套设施吸引。更多年轻人在这里落脚后,乡野硅谷也逐渐壮大,村中新兴的科技公司层出不穷。充满趣味性的科创氛围让土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如今开始主动跟爸爸提出申请,希望能够时常去村里玩耍。

让土豆拥有快乐的童年是仇博士的愿望,同时他也一直按照自己的童年回忆布置尚明甸的样板间。儿时家具的实木质感是他记忆中重要的一环,抚摸时感受到的自然纹理和使用痕迹也是烟火气的一种具现,如今他在梵几家具上又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例如用餐区域,仇博士选择更适合一家人用餐的四柱方桌,螳螂椅作为餐椅,桌面上摆好了杯碗餐具,阖家用餐的画面跃然于眼前。

卧室空间被柔和的灯带点亮,合围床上铺了大地色系的床品,即使在阴雨天气也让人有暖意融融的感受。空间另一侧的铠甲椅像一朵静待绽放的郁金香,大气的橘色是整个空间的点睛之笔。旁边的墩几上散放着几本杂志,是仇博士打造的一个读书角。仇博士说,乡村的环境可以让人的节奏被动地慢下来。安静地读完一本好书,花一些时去听乡间虫鸣、观四时之变,是他向往的生活方式。

  

仇博士把李强书记的话以自己的理解说给我们:“乡村不是城市的对立面,也不是城市的背面。” 仇博和他的团队不希望只是将城市的形态复制粘贴,而是要遵循乡村本身的发展节奏,在建设的同时保留和保护村庄的天然肌理。

随着乡村的现代化,年轻人开始拥有更多的选择,城市与乡村的边界也随之渐渐模糊,而边界的打破说到底是回归人与人之间更紧密的联结。仇博士觉得选择回归乡野的年轻人,在专注科创的同时,也更倾向于花时间去关注自己的生活。进则红尘,退则田园,在尚明甸中,采菊东篱下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遥远。正如陶渊明的那句诗:“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撰文 / Chups

摄影 / Chups

视觉 / 阿信

我要评论

  1. koyo says:

    他们家的家具怎么说呢,好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