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东京隐藏着这样一个独属电影的胶片时光机

在日本东京,有这样一种特殊的电影馆,专门放映过去的老胶片电影,它们有一个很文艺的专称——名画座。日本池袋繁华街上,有一家这样的名画座,叫做新文艺坐,可以称得上是东京老字号。

早在1956年,即日本昭和年间开馆,当时是由作家三角宽先生一手创办,彼时只叫“文艺坐”,名字前还没有“新”这个字。那时的电影馆以放当时的西洋电影和日本地下剧团制作的作品为主。1997年,旧馆因建筑老化,暂时关闭。时隔三年后,经重新修建,该馆以新文艺坐之名再度复活。

池袋繁华街上,一家挂着二次元招牌的游戏中心旁边,是一栋白底色的小楼,楼前门口和墙上都贴着大量富有时代气息的电影海报,告诉你这其实是一家电影院,这里就是新文艺坐。

沿着电梯上到三楼,一打开门就能看到当日上映的时间表和售票机,再往里面是一个白色的展墙上,是老电影里的场景手绘画,上面还用英文标注了电影名称和人物角色名。在贩卖处的旁边则是各个时代的电影画报和介绍手册。三角宽,日本作家。著有《名刑事捕物帖》《味噌大学》等。其曾孙是日本国宝级演员,歌舞伎俳优——市川弘太郎。

新文艺坐,由之前在旧馆工作的矢田庸一郎为新的支配人(日语:代行主人权限的人),继承之前的特色,一张1350日元(82元人民币)票可以看两个连续电影,这在全日本物价最高的东京非常难得。每周六的活动则更有趣,可以看一整晚的动画和非主流电影的通宵场次,此处应划重点。电影馆也会策划不同的主题,让客人选择每次想看哪两部电影,这实在为在东京喜欢文化的朋友,提供了深夜与电影独处的好机会。

日本的电影行业远不如前,一个是日本本土电影的产量不多,观众也越来越少,另一个是电影制作行业较为低迷。这也有日本当前经济环境的因素,投资者与影视赞助的投入到娱乐产业的费用不高,除了大型企业拥有厚资本以外,中小型企业的生存算得上是艰难了。

“名画座乃至整个电影行业,的确是不如以前的黄金时代那般。但是,即便如此,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的人和文化是确实存在的。”矢田先生接受采访时说,“现代网络的发展会驱逐掉这种文化,或是让电影院不再出现的这类威胁,我并不赞同。”55岁年越半百的矢田先生看上去特别像樱桃小丸子里的爷爷戴着眼镜,在19年前的报纸上,头发还没有完全掉光,有着日式典型的认真和不苟言笑。

矢田先生还是学生的时候,就是电影爱好者。他在电影馆工作,也是当时兴趣爱好的延伸线。名画座一直被称为“电影学院”。许多日本电影制片人是在名画座看了很多电影,从此开始了解电影,逐步进入电影行业。矢田先生也是这样,他依然热爱这份行业,并坚信它存在的意义。“即使是现在,大家虽然可以在家观看大部分电影,但是我们还是会为了观看电影,专门空出两三个小时,来到这个地方,在黑暗的电影院中集中和欣赏,固执地占有这特殊的空间体验。

矢田先生

我仍旧认为名画座的使命还是‘电影学院’。我依旧会守护新文艺坐,为那些由此爱上电影的电影迷们。人们能在这里遇见从未见过的电影和电影导演。这难道不是一件非常精彩的,值得坚持的事情吗?”如果你也来到东京,推荐你一个另类别致的度过东京之夜的去处。那就是,池袋新文艺坐,一个在深夜独属于你的胶片时光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