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第一夜店Berghain嗨了18年 他最终回归了家庭

凌晨三点钟的柏林有着成百上千的年轻人,他们赤裸着身体,在疯狂的跳舞。看到这一景象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次元,但其实这一切都在全球第一夜店Berghain的音乐掌控之中。

Berghain

无尽的黑暗、呛人的烟草、人工烟雾、高分贝的音量、超强的节奏、无尽的汗水,所有这一切都是Marcel Dettmann20年来的工作环境。从1999年入行起他就成为了德国柏林全球第一夜店Berghain的第一批长年驻场DJ,每晚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放好自己精选的一张黑胶,然后微笑的看向场下的人群。

Marcel Dettmann出生在距离柏林半小时的乡下,对他来说那是一个安静的地方,有着很多湖泊和树林,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正是这种自有意识才最终促使他成为了90年代柏林地下音乐的领军人物,现在更是全球顶级DJ和制作人之一。Marcel长年奔波于东京、佛罗伦萨、布宜诺斯艾利斯、特拉维夫等地,最终回到Berghain,他几乎见证了整个柏林地下音乐的发展。

看到家里散落着的玩具车和毛绒玩具,很难想象Marcel曾经也是个长期酗酒的暴力分子。如今做为两个孩子的父亲,他自己反而看起来倒像是个孩子,到处都洋溢着对家庭的爱。

Marcel的房子由Karhard设计室进行设计,他们在此之前还打造了Berghain内部后工业时代的著名设计。从到处裸露的混凝土,不难看出Berghain些许痕迹还回荡在他的家里。

Marcel聊到:我已经在这里住了快4年了,现在该搬家了。我必须五年搬一次家,否则我会对周围的环境感到厌烦和陌生。不过这里真的很舒服,但是随着我的家庭成员不断增加,孩子的活动空间也越来越大,我觉得是时候给他们换个更宽阔的地方,同时也转变他们对于新鲜事物的看法,这样才能让头脑时刻保持清醒。

除了Berghain的工作之外,Marcel更多的时候是在全球巡演,每年夏天他能和家人团聚的时间也只有几天。每年这个时候,我每天的睡眠时间基本只有两三个小时,或者根本不睡觉。因为有时候当我六七点离开上家俱乐部的时候,又得去赶九点钟的另外一个航班,所以我必须直接去机场,七个小时后到达另外一个国家。但这些我从来不想和家人去分享,有时候DJ这个行业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除了物质之外,我们同样会失去很多。

Berghain这个被全世界所有媒体公认的全球第一夜店就是Marcel最多工作的地方,因为只有最好的DJ才有资格在这里工作。Berghain几乎成了柏林亚文化的代表,甚至连柏林当地政府都恨不得把Berghain列为著名文化遗产。从2004年营业起,Berghain的各种神奇规定、变态的入场规则、以及演出内容创造着一个又一个传说。在这里没有穷人和富人之分,没有明星和普通人之分,因为毕竟连小甜甜布兰妮曾经也被拒之门外,只因为她穿错了鞋子。

但正是这一原因让Marcel更喜欢在这里工作,因为对他来说Berghain的内部对于全世界都保持着神秘,每个人都想进来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里面却有着严格的管理系统,你不能打电话,不能拍照,你不能传递出内部的消息。Marcel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给朋友定位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仿佛成了一项任务。但在Berghain不会发生这些,每个进来的人因为这些规定的限制,大家会更关注于对方说了什么,或者更愿意在吧台再来一杯。

Marcel作为Berghain资历最老的驻场DJ之一,他见证着柏林越来越多的地下俱乐部在一步一步崛起。也正是如此,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如朝圣般飞往柏林。但是他们不知道,在上世纪20年代,柏林几乎是全球夜生活和文化的集散地,现在的一切只是回归。如今很多人来到柏林就只是为了度过一个周末,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但在这里却都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状态。Marcel觉得这真的是一个伟大的时刻,并为此觉得骄傲。

   

虽然每个周末Marcel都在极为糟糕的环境中工作,但是每次工作完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工作以及工作环境会对孩子产生多大的影响。毕竟他的孩子还小,他想为他们带来更加阳光的生活。

Marcel的家里的布局也受到了自己工作很大的影响,除了正常的生活区域,还有着一件隔音室。关上房门这里仿佛是一个精品唱片店,木架上陈列着超过5000张黑胶唱片,当然这只是他收藏的冰山一角。Marcel说道:我需要一个地方,我在那里可以工作几小时,只专注于音乐。但同时我不想成为一个只专注于工作的人!有时候我需要分散注意力,否则我将会失去一切,包括家人和音乐。因为在他们眼里,我在哪里,哪里就是全世界,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爱好失去他们。

有了孩子之后,一切都变了,我现在回家就只想和他们呆在一起,偶尔放点大家都喜欢的音乐,陪他们一起玩耍,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

正是这样的责任心,让Marcel彻底抛除了原来的固有形象,为他的家人创造出了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环境。让我们也看到一个职业DJ如何平衡自己的生活和工作。

Marcel最后也谈到:我可能一辈子都会做一个全球巡演的DJ,无论何时,我的家人都让我充满了力量。如果有一天我迷失了自己,所有的航班都被取消,但是一旦想起自己的家人,想到他们无论我身在何地都会帮助我,我就很欣慰。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累,每次我从俱乐部里出来我都恨透了所有人,但当我想起自己的家人,就感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来源:freundevonfreunden

编译:秦泽华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