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采洁 电子音乐厂牌“Nomad City Records游牧城市”

关注 01月14日 阅读 32,919
2022
01/14
09:08
开眼视频

寻找自己其实是件不容易的事,洪流中的每个普通人是如此,即使是对于那种,外界看起来最应该有底气去做自己,最能够对「非我」的东西说不的人,原本也一样不容易。

郭采洁跟以前不一样了。虽然这段时间早就在各个关于她的报道中看出踪迹,但真正看到她当下的状态时,还是很让人欣喜。

在《人物》之前的报道中,她一直在为了工作妥协、配合,让自己被这样一种娱乐工业所规训。

所以,当下,当你猛然看到这个「不一样」了的郭采洁,内心的情绪转换可能是,不习惯,惊讶,再到很欣慰。

因为你会觉得,她好像在这个时刻,找到自己了。

寻找自己其实是件不容易的事,洪流中的每个普通人是这样,即使是对于那种,外界看起来最应该有底气去做自己,最能够对「非我」的东西说不的人,原本也一样不容易。

2020年,郭采洁从台北搬到北京定居。郭采洁在物理状态上游牧,也在找自己的过程中游牧。  来到北京后,郭采洁和电子音乐人Yider,以两人为首,成立了”Nomad City Records游牧城市”电子音乐厂牌,并筹备livehouse 巡回演出”游牧别的城市”。

这个计划由Yider,发起、编曲并制作。来自海内外的11位艺术家用他们的音符组织起故事的篇章,并用自拍的形式记录下创作的全过程。洛杉矶电影导演Anthony Sylvester的CUTSDATFLO工作室,利用剪辑及拼贴艺术将这些全球各地不同的城市图景和音乐人创作时的漂浮画面,汇成了NCR-WWW计划的第一章。

WWW的构思,最早诞生于家庭排练室。全球音乐人因为疫情的原因隔离在家,虽然现场被拉远了距离,但这些跃动的4/4电子节拍,穿越数字网络,从内蒙古的草原,跳上荷兰的屋顶,路过巴西的郊区,钻进上海的双层巴士,来到意大利的村庄...不断飞驰着,甚至更远。

每一位艺术家都用他们的乐器和表演在这位漫游的电子顽童身上盖了章。不同层次的人声和乐器融合在一起,不同的语言和文化被组合在一起,团结成了一个有趣活泼的冒险故事。

在Minute国际短片节见到郭采洁,她瘦瘦白白的身上套了件oversize的西装外套,耳后挑染了两缕红色,像只自由的,可爱的小鹿。

在A4国际驻留艺术中心里,Minute的策展团队把这支音乐短片放置在了一个可互动的多面屏幕装置里,你甚至可以在屏幕中看到你自己的影像,再从自由的、跨越空间的音乐人身上,得到一种奇妙的观看和互动感受。

「影像所能够表达的,就是超乎想象。」郭采洁在采访中说,「也可能会随着时代的推进,它会一直衍生出一些新的美学。」  

回溯这个项目的伊始,郭采洁说,WWW计划,是在疫情当中萌生出来的。疫情开始后,每个人开始重新反思现在的生活,在一个「很不同以往的层面」。每个人都困在一个地方,人的移动变得困难。而网络让大家不至于隔绝,于是,他们想串起全世界不同的角落,透过影像去感受到人本身的重要性。

Minute国际短片节 特邀音乐人郭采洁

在新的音乐厂牌,郭采洁陆续创作了几支单曲和一张专辑「Vol.13-1986数羊」。在音乐平台上点开郭采洁的专辑序列,你会发现,2020年之后的郭采洁的音乐,跟以前的作品那么不一样,却又看起来那么「是她」。

专辑的介绍中写道,「她按下过音乐事业的暂停键」,「她始终在排练自己的练习曲」,「郭采洁终于能放心地把自己交给创作本能。」

在这个别具一格的,充满实验色彩的电子音乐专辑中,郭采洁的唱腔飘进耳朵里,自由自在,惬意又坚定,像一只游牧的小羊,找到了方向。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