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Mapplethorpe, Raf Simons 心中的浮光

关注 05月24日发布在 穿搭圈

Shh Vue vol .1, issue .7

Robert Mapplethorpe Raf Simons 心中的浮光 

Robert Mapplethorpe Robert Mapplethorpe

Robert Mapplethorpe Robert Mapplethorpe,对于很多人来说, 7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摄影师非他莫属 ,他强烈的个人风格在当时引发了一场“大爆炸” ,曾几何时,以花卉, 赤裸的情欲, 打破了摄影史上的一道道迷墙,与人们内心的桎梏, 直至今日, 他对时尚界的影响也并未消减

Robert Mapplethorpe 本人肖像摄影

「名人、黑人、花卉、拍立得、自拍照,我熟悉许多Mapplethorpe 的工作,但也有很多是我没见过的,我有讶异原来有些人曾站在他的镜头前,如Alice Neel(肖像画家),举例来说,我也非常喜欢Willem de Kooning(抽象画家)。我向基金会表示,能把这些作品一齐呈现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如同有些作品(像是那些有关性的画面)会为Mapplethorpe 带来批评声浪,博物馆也几乎禁止入场,致使我认为能展示一切非常的重要。」—  Raf Simons

Raf Simons X Robert Mapplethorpe

Raf Simons 在 Vogue 表示,这系列仅能展示并无权贩售

Robert Mapplethorpe 镜头下的留影

1982年, Robert Mapplethorpe 捕捉下著名(蜘蛛女)雕塑家Louise Bourgeois 手持巨型阳具雕塑的画面,17 年后,奥地利剪刀手Helmut Lang 将这张照片用在了1999 年同名品牌的广告上;18 年后,尊Helmut Lang 为启蒙对象之一的Raf Simons(因为早前Sterling Ruby 的系列受到Robert Mapplethorpe 基金会关注) ,在Pitti Uomo 2017 春夏男装展将Robert Mapplethorpe 的(部分)经典穿上身。(时间点巧的是,HBO 纪录片《Mapplethorpe: Look at the Pictures》在几个月前首播。)

Robert Mapplethorpe的雕塑摄影作品亦在 Raf Simons 的设计中展现

在秋冬新货逐渐上架之时,这系列的经典似乎仍旧挥之不去,其系列出镜率在男装周可是数一数二的高,更别提超模Julia Nobis 在Met Ball 还有Raf Simons 在CFDA 获奖的演绎,许多媒体以「阳具出现在外套上」为题,可如果眼前只有「色」,未免太过肤浅了些。从艺术家、雕塑、花卉与性..等众摄影集中,实在没什么比在同婚(纷纷)合法的现在更适合了解这位传奇摄影师的了

如果看到男性性器官不再这么惊世骇俗,那Robert Mapplethorpe 一定有这份功劳在,难以言喻的纯粹、完美和与众不同,他是20 世纪大众文化所最追捧的摄影师之一,也是「庞克诗人」Patti Smith 的灵魂伴侣。

Robert Mapplethorpe 与 Patti Smith

「Robert Michael Mapplethorpe 出生于1946 年11 月4 日,家中六个孩子他排行老三,有着无忧无虑的童年,还包括一份对美的欢欣痴迷。」Patti Smith 在回忆录《只是孩子(Just Kids) 》写道。

很难将两人的故事分开来说,他们相遇于 1967 年,作为恋人和朋友,Robert Mapplethorpe 和 Patii Smith 在艺术路上相助相护,启发彼此。「你会拍得比他们都好。」他先是拾起了拍立得,成了20 世纪最顶尖的摄影师之一;「妳应该唱给更多人听。」那不安于世的诗人魂,引领她成了庞克女王。举世皆知的《Horses》专辑封面正是出自Robert Mapplethorpe 之手,「我知道我该是什么样子,他知道他该怎么用光,这就够了。」两人惺惺相惜,若没了对方,或许这条路的结果将不如我们如今所愿所见。

Patti Smith 《Horses》 专辑封面

Patti Smith 曾回忆到他与Robert Mapplethorpe 两人的相遇,故事动人心弦,两人首次见面是她受邀去朋友家,看到一个黑发男孩平静的睡卧在那,当他醒来后对着Patti Smith 微笑,那一刻,她知道两人注定的缘分;之后,两人分别在同家书店、不同分店打工,某天, Robert Mapplethorpe 走进Patti Smith 工作的店,就是这么巧,在上百件商品中,他买下了Patti Smith 最想要的那条项链,结账时,她鼓起勇气对他说:「别送给别的女生,要送就送我。」Robert Mapplethorpe 回应:「放心吧。」

Patti Smith by Robert Mapplethorpe

两人第三次见面则是在Patti Smith 在没钱吃饭的情况下,她无奈的答应了身旁陌生人的晚餐邀请,但总觉得苗头不对,直到她在公园远远看到了Robert Mapplethorpe 走来,她冲去请他扮演她的男友来解围,两人在此时正式认识对方,「我认为我们应该互相认识一下,我叫Patti。」Robert Mapplethorpe 说:「我叫Bob。」Patti 疑惑道:「你不像叫Bob 的人,我可以叫你Robert 吗?」他说:「可以啊。」之后所有人都开始叫他Robert。一年后,Robert Mapplethorpe 注意到自己的性向,两人约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Robert Mapplethorpe

Robert Mapplethorpe 在求学时期先是选择了广告行销(父亲希望他走商业艺术),随后才转到雕塑和绘画(纯艺术路线)。他尊「记录人类图像主题的」普普艺术大师Andy Warhol 为偶像,可摄影对他来说成本太过高昂,相机、底片和冲洗都是钱,在与Patti Smith 同甘共苦的克难期间,两人连基本生活都有困难(双方无法全心投入工作因为会扼杀创意的时间),闲暇时他从生活中的素材做拼贴,甚至当过牛郎。

Robert Mapplethorpe 宝丽来自拍相

1971年,他首度把玩起拍立得,「这相当符合没耐心的他,」想当然尔,Patti Smith 是他的第一个模特儿(第二个是他自己,第三则是拍他的模特儿前男友David Croland ),并逐渐发展为拍裸相和半身像,可说到真正的摄影之路, 则是要到借David Croland 的引荐认识大都会摄影馆馆长John McKendry 后开始。

Loulou de la Falaise

纵使这情只是单方面、纵使John McKendry 身份已婚(他的继女Loulou de la Falaise 是Robert 的好友,亦是圣罗兰先生的谬斯),可John McKendry 对Robert Mapplethorpe 作品的热爱却转移到了创作者本人身上,除了为Robert 打进上流社会社交圈,并且将他推向国际,甚至给予所需的摄影资源,Patti Smith 写道,「当他从巴黎的花神咖啡馆写信给我时,他和Loulou 正和Yves Saint Laurent 和Pierre Berge 共饮香槟,在明信片里,Robert 说他正在拍雕塑的照片,他第一次把对雕塑艺术的爱融入了摄影。」

Robert Mapplethorpe 雕塑摄影

「他开始另辟蹊径,拍他复杂的社交生活中所结识的那些人,从Marianne Faithfull(歌手) 到有刺青的年轻牛郎,从名声显赫到声明狼藉者。….他尊称拍立得为艺术家的快照亭,而John 给了他需要的所有。」为了不让摄影在艺术界中的位子低人一等,他转向拍摄纽约知名艺术家和名人,如John McKendry、Meredith Monk、Grace Jones,Getty 摄影协会副馆长在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表示:「这真的是世界上一大重要的记录。」

Andy Warhol

John McKendry

Robert Mapplethorpe . Sam Wagstaff

但真正打开Robert Mapplethorpe 摄影大门的是他最后的伴侣Sam Wagstaff,Patti Smith 在书中所述:「爱他的作品,这是通往Robert 心扉之路。而唯一真正领会这一点的人,有能力全然爱上他作品的人,也将是要成为他的恋人、赞助者和终生朋友的那个人。」这人便是Sam Wagstaff。两人两情相悦,关系血浓于水,因为母亲过世继承一笔遗产的 Sam Wagstaff 提供给他工作室、设备和社交人脉,并给予支持鼓励,而 Robert Mapplethorpe 成为 Sam Wagstaff 所想要的艺术家。(《Horses》的专辑封面地点便是 Sam Wagstaff 提供,位于纽约第五大道上。)

于他第一个拍立得摄影展上,「参观者挤满了现场,皮衣男孩、变装皇后、社会名流、摇滚小子,还有艺术品收藏家…. 真是一场完美的纽约大融合。这是一场正面乐观的聚会,或许还有一股嫉妒的暗流。他那大胆而优雅的展示,将经典主题与性、花朵和肖像混合一起,各种元素等量齐观:在一束花旁,毫无歉意的让穿环的阴茎入境。对他而言,此即是彼。」

Robert Mapplethorpe 人体摄影

Robert Mapplethorpe 自拍摄影作品

70年代初期, Robert Mapplethorpe 开始积极探索被视为禁忌的同志议题,一脚踏进大苹果的SM 文化中,受到其阵仗所惊艳并亲身参与其中,他曾说:「对我来说,S和M 代表性爱和魔法,并非施虐受虐。」

「Robert 涉足人性的阴暗,并把它转化成为艺术。他毫不心虚的工作着,赋予同性恋以壮丽、雄性美和令人艳羡的高贵。他不做作的创造了一种无损阴柔优雅的阳刚气质。对自己逐渐形成的性信仰,他无意发表政治声明或宣言。

Robert Mapplethorpe 宝丽来自拍相

他在表现某种新的东西,某种不同于他所见、所探索过、也不曾被见和被探索过的东西。Robert 寻求提升男性体验的各种方式,把神秘主义注入了同性恋,就像著名诗人 Jean Coctean 评论小说家 Jean Genet 的一首诗那样:『他的下流从不下流。』」

Robert Mapplethorpe 『X』

Robert Mapplethorpe 『X』

Robert Mapplethorpe 『X』

「第一次展出他最重口味的照片时,他把照片装在一个标着『X』的档案夹里,放进一个玻璃盒里,仅供18 岁以上观众观赏。Robert 觉得他没必要把这些照片硬推到观众面前,…」《X系列(1978)》是它产下的宝贝(X 的由来,或多或少与连续杀人狂Charles Manson 额头的X 有关),他将灵魂之窗所见转化成灵感,他的作品创造了新的世界,皮革、橡胶、恋物,被他那古典主义的镜头美化以绝妙的平衡带到世人眼前,在那些照片中,他主题的强烈情感透过细致的光影和平衡有了浪漫的变化,紧身皮裤的「裤裆」更巧妙的赋予了男士新的性感代名词,启发后世。

Robert Mapplethorpe 『X』

「Robert 不是窥淫狂,他常说他必须真正融入他的作品,而那些作品出自他对SM 的追求,他拍照不是为哗众取宠,也并不把社会认可SM 视为己任。他甚至并不认为它应该被认可,他觉得他的地下世界并不适合每一个人。」可是,「『他令人陶醉,』Robert Mapplethorpe 这样说:『你能获得那种权利。一卡车的男人都想要你,不管他们多让人讨厌,那种被所有人渴求的感觉很令人兴奋。』」毋需去理论或是浪漫化Robert Mapplethorpe 的作品,除了他对画面精细的构图和天份,能如此真诚、与众不同、开启世人的对话框就是让你成名的契机。

「我问过是什么驱使他去拍这样的照片,他说反正要有人拍,倒不如他来。Robert 拥有特权得以目睹极端的自愿性行为,被拍摄对象也信任他,他的任务不是去揭示,而是把性爱的另一种表达方式作为艺术记录下来,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作为一个艺术家,让Robert 最兴奋的就是做没有人做过的事。」

Robert Mapplethorpe 花卉摄影作品

Robert Mapplethorpe 花卉摄影作品

「1978 年,Robert 沉浸在摄影里,他精心制作的画框对应了他和几何形式之间的共鸣。他已经完成了古典肖像和独具性感的花卉(如:郁金香、百合、兰花、马蹄莲…),也将色情推进了艺术王国。而他当前的任务是控制光线,达成最浓重的黑。」这是Robert Mapplethorpe 所追求的,「一种能令你迷失的黑。」

Robert Mapplethorpe 黑白花卉摄影作品

Robert Mapplethorpe 黑白花卉摄影作品

Robert Mapplethorpe 聘请了专业的油漆师,对奢华色调的喜爱,柔和的灰白、轻软光滑的黑,这尔后成了他的招牌,那些花朵,予人性感、唯美又安全。与女健美选手和行为艺术家Lisa Lyon 的合作,为他男性主宰的作品增添了一股女子力的自信,随着《神力女超人》电视剧的播毕,某种程度上,他的作品成了女权主义的灯塔。

Robert Mapplethorpe X Lisa Lyon

Robert Mapplethorpe 曾表示:「我认为在我拍摄的所有照片中,那些表达性意识的照片可能是最具有吸引力的。人们会记住它们,因为它们是独特的,这些照片总能从其它的照片中强烈显露出来,因为它们表达了深层的性意识、以及由此带来的内心碰撞。它们是更加强烈的,虽然我并不认为它们比我其他的照片更重要。但是,有时,人们只会记住它们。」

Robert Mapplethorpe 《Black Book》

Robert Mapplethorpe 《Black Book》

到了80 年代,他将镜头朝向黑人,于1986 年发表了《Black Book》(他在此时被诊断罹患HIV 阳性),如早期的性感照片一样,Robert Mapplethorpe 着迷于捕捉强壮的黑人躯体,但在那个时代,这样的集结成册也带起了歧视和物化的问题。

Robert Mapplethorpe 《Black Book》

可真有如此严重?《纽约时报》找到了当初那位模特儿 Phillip Prioleau,他回应道:「他问我我想要怎么被拍,我告诉他,我一直都想要在台座上被拍照。」

Robert Mapplethorpe 《Black Book》

而那张〈Man in a Polyester Suit(1980)〉,因为没有名字、没有脸照、也不知道该人物是谁,只有西装笔挺的下半身和生殖器,致使有人认为有将黑人等同于性的疑虑,甚至有些地方因为这般「前卫」拒绝了他的作品,可若要一言以蔽之,Robert Mapplethorpe 就只是单纯让所有的模特儿都能心满意足。

〈Man in a Polyester Suit〉

若将时间拉回到现代,2015年,在苏富比上〈Man in a Polyester Suit〉以50 万美元的价格得标,纵使Robert Mapplethorpe 已被视作20 世纪最知名的摄影大师之一,可在新闻公布上仍未将这作品刊登,这样画面是要如何在大庭广众下被公布?这似色非色这点值得发人省思,Robert Mapplethorpe 的花卉、肖像画和裸体或许得以让他受到注意,但那受到自以为是的正义凛然拒绝依旧活跃于世,这才是让他留名青史。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