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风味桶到经典坎贝尔镇风味,你不知道的格兰帝“橡木桶魔法”

06月03日 酒圈

“橡木桶”和“过桶”对威士忌的影响,我之前刚跟大家聊过。1959年苏格兰威士忌协会曾出版过一本小册子,里面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是什么赋予苏格兰威士忌风味和香气的?”在完全没有提到熟成的情况下,它总结道:“水可能是决定品质和风味的最重要的因素。”

这无疑是一个开放性的命题,但至少现在我们算是“初步达成了共识”——威士忌的风味70%都来源于橡木桶本身,所以再面对威士忌协会的这个总结,已经可以比较自信地给予否定了。

木材中的“半纤维素”和“木质素”为熟成中的原酒赋予了风味和特色,而五花八门的“风味桶”则赋予了威士忌独特的个性。

很多研究都表明,风味桶带来的影响,是一定会被捕捉到的,这就是很多酒厂和大师们“玩桶”的原因。

格兰帝刚刚发行的两款2020坎贝尔镇威士忌嘉年华限定也是出色风味桶的代表。一款最后在茶色波特桶陈酿了6个月的格兰帝14年,一款最后在红酒雪茄桶中完成的纪念款单桶。

因为疫情关系,本来要在5月19-21日举办的坎贝尔镇威士忌嘉年华,“被迫”移至线上,但也因为这样,让我们“捡了个漏”,有机会足不出户“云”体验坎贝尔镇威士忌文化。

这些诱人的活动只要登陆格兰帝酒厂英国官网,就可以云体验。

更有趣的是,为了让大家能更“身临其境”,这次线上嘉年华,还推出了一份原汁原味MOK苏格兰本土音乐歌单,揽括了过去27年在MOK音乐节表演过的诸多经典曲目,也算是一份苏格兰和坎贝尔镇音乐和文化的浓缩。总的来说,节日气氛还是相当浓郁的。

每年8月是坎贝尔镇一年一度的Mull of Kintyre(MOK)音乐节, 这个起源于1993年的音乐节,算是当地最大的狂欢节了。格兰帝在2015年第一届酒厂开放日起,就与MOK紧密相连,去年也开始赞助起MOK音乐节,全力支持当地的音乐和文化。

限定酒款一直是威士忌嘉年华的重头戏,格兰帝每年都会推出使用“风味桶”收尾的产品。为了更好的传承,选用的桶也跟坎贝尔镇很有渊源。

作为世界上“最威士忌”的产区,坎贝尔镇最早的贸易联系使其能够从伊比利亚半岛获得各种无与伦比的木桶,法国进口的雪莉酒、葡萄酒等。这些酒桶一直是格兰帝威士忌风味的一部分。

酒厂负责人也说:“限定款酒桶的选择,对我们保持单一麦芽威士忌历史悠久的坎贝尔镇风格至关重要。”

2020年坎贝尔镇嘉年华唯一纪念款单桶,在波本桶中陈年后,又转入装过赤霞珠的初填红酒雪茄桶中进行为期1年的二次陈酿。

红酒桶赋予了酒体一定的单宁感和木质香型,适合搭配雪茄,所以起名“红酒雪茄桶”,以原桶强度55.2%ABV装瓶,限量301瓶,而且仅面向中国市场发售。

另一款14年,则带有轻柔泥煤风味,2006年蒸馏,在二填美国猪头桶、中度炭烤美国橡木桶和初填波本桶中熟成后,转入初填茶色波特猪头桶(Tawny Port)中进行了为期8个月的过桶,原桶桶强装瓶,酒精度为52.8%ABV,全国限量1200瓶。

香气层次丰富,完美融合了海洋、烟熏泥煤和茶色波特桶的莓果风味。酒体顺滑,有青苹果、桃子糖浆、香草和蜂蜜的甜美。尾韵绵长,有泥煤、黑醋栗、覆盆子和丁香的余味。

打造风味桶不是今年突然心血来潮,2018年、2019年的嘉年华限定,格兰帝也分别推出了红宝石波特桶收尾酒款,以及朗姆桶收尾酒款。19年的朗姆桶拥有兼具活泼和出色的平衡度,在Jim Murray的《威士忌圣经》里,还得到了94的傲人高分。

创新尝试格兰帝其实一直在做,之前介绍过的格兰帝双桶也是很好的例子,无一例外,既保留了酒厂的经典风格基调,又增加了酒体的复杂感和个性特色,格兰帝的优秀换桶陈年工艺,也算是有目共睹了。

每年的限定风味桶,除了去现场,一般来说是很难买到的,毕竟也不面向咱们国内发售,今年就有口福了,14年引进了中国市场,单桶还仅面向中国市场发售,不出意外,我的有赞商城里,限定款会在不久之后以首发价跟大家见面,都是一瓶难求的酒,我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

买不到也不要太沮丧,格兰帝的优秀酒款还有很多。这就要回过来说一说“橡木桶对威士忌的影响”,一款酒的风味“大结构”,其实还是由陈年的橡木桶决定的。木质素加热并进行熟化,最终将会分解产生香草、肉桂、丁香,以及烟熏的味道;半纤维素会释放出焦糖、干果,甚至是类似甘草的药味……

因此,做更多关于橡木种类的研究,对探索威士忌风味是相当重要的。我认为也是一个酒厂的长远发展之道。在近年屡获殊荣的酒款中,格兰帝18年能脱颖而出,我认为“多桶陈年”的尝试功不可没:2020年旧金山烈酒大赛金奖、2018年WWA坎贝尔镇13-20年组冠军,2020的威士忌圣经上也获得了95的高分……

为了追求平衡完美的风味,格兰帝18年在酒厂最好的波本桶和美国橡木桶中陈年后,又在西班牙oloroso雪莉酒桶中陈酿了12个月。经过三个桶陈酿,体现了用桶的极致工艺,各种风味也都在这里完美融合。很难得是在保留了经典的坎贝尔镇风味的基础上,又能让人眼前一亮。不久前,我刚开了一瓶。

从闻香的角度来说,我非常愿意倒一杯18年,不着急喝,只慢慢闻香一个晚上。木质调的香气高雅丰富,极具内涵,首先是焦糖布丁的香甜,太妃糖的丰腴甜蜜,淡淡的樱桃,茴香甘草的刺激,然后有坚果和一点黄油般的油润。满足的闻香体验告诉我,口感肯定是甜美的。果然,味道的层次和复杂度没让我失望。

首先从舌尖开始,是舒服的焦糖味,经过舌头中部是太妃糖和海盐的油润,甜达舌根,甜味散去之后,有跳跳糖的刺激感,同时慢慢有烟草的味道升腾上来,最后留给喉咙是漫长的辣椒般的温暖,还有一点生姜,牛奶巧克力,燕麦饼和葡萄干的余味。酒体柔滑,温柔又霸道地包裹着整个口腔,太妙。

试着加冰块之后,还尝出了有海盐奶盖和太妃糖冰激凌的味道,有人说喜欢在“圣诞节”饮用它,我觉得在炎炎夏日也没有什么问题。如果用三个关键词形容,那就是辽阔、扎实、醇厚。

格兰帝一直希望在被人提及时,能使用“平衡的轮廓,咸焦糖,带有水果味,一丝烟熏味和香料味”这些关键词,毫无疑问,18年都做到了。

我还看过一段很美的形容,将18年比作了梵高的名画《午睡》:“……每一面都有不同的味道。含着它,就像躺在麦垛上,看天上的云,那种大块大块,如同大理石雕塑一般的云,那种不停变幻、不停迁徙的云。”

亮金黄色的盒子和瓶身,金黄色的酒液,恍惚间还真有点进入绚烂的梵高画作的意思。也是继格兰帝双桶之后,另一个让我深陷的酒款。当然,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格兰帝酒厂本身的丰富橡木桶种类和庞大储存量。

现在格兰帝,酒厂绝大多数桶陈都使用的波本桶,剩下的木桶主要用于精加工或二次熟化,包括强化葡萄酒(红宝石/黄褐色葡萄酒)桶、雪莉酒桶(Oloroso、PX等)和其他葡萄酒桶……

酒厂方面很大方的透露,对于一些未来的限量发行,会使用一些不同寻常的雪莉酒桶(如曼萨尼拉或芬诺),或者来自不同地区的朗姆酒桶(2019年发行的是瓜亚尼亚朗姆酒),可能还有一些葡萄酒桶产品。

但同时也表明,不会使用那些过于“跳脱”的桶(龙舌兰酒,麦斯卡尔酒等),而是更多地探索现有的方向,比如在波本桶陈年“泥煤”和“无泥煤”的混合酒液。

采用超长时间慢发酵工艺的格兰帝(平均发酵时间达到了惊人的128个小时),酒液中的甜和果味是非常突出的,单一麦芽苏格兰威士忌也更倾向于烟熏风味的表达,这些形成格兰帝风味的大基调是不会改变的。

这也是为什么在聊到“格兰帝像什么音乐”时,酒厂选择了“红辣椒乐队(Red Hot Chilli Pipers)”,一支享誉世界的苏格兰风笛乐队,融合风笛等苏格兰传统乐器,创作出了吸引全世界的现代音乐。

格兰帝就在做同样的事——使用传统方法,制作出具有清晰苏格兰和坎贝尔镇风味的美妙现代苏格兰威士忌。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告诉大家,格兰帝的这个品牌,是需要持续关注的。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