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的世界第一酒吧或许是它

关注 01月13日

酒吧是英国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著名文人塞缪尔·约翰逊曾撂下狠话,“世间人类所创造的万物,哪一项能比得上酒馆带给人们的无限幸福”。

而首都伦敦无疑是所有爱酒之人的天堂。

这里有最深厚的酒吧文化、最先锋的特调玩法、最优秀的调酒师和最犀利的评论家。每年的《全球50佳酒吧榜单》上,伦敦一定是最多入选的城市。

几次去伦敦,都会在各种酒吧流连忘返,这两年也时常怀念每个泡在伦敦酒吧里的梦幻之夜,更懊恼没能多喝几家。

如果你想要窥探一下这座“世界酒吧之都”的秘密,那欢迎看下去。

想必前期的2021“全球五十佳酒吧”榜单大家都有所了解了

当晚蹲直播,感觉到了一些“新旧交替”,一方面惊喜于中国酒吧史无前例的六家上榜,也另一方面为曾经的“酒吧之都”伦敦的现状感到遗憾——

虽然Connaught Bar蝉联冠军,但因为疫情封城以及人员变动等因素,相比去年,今年伦敦的酒吧无论是上榜数量还是名次都有极大的退步。

比如去年排名第6的Kwānt因为疫情原因关店至今,排名跌至31,更多的则是直接掉出了榜单。

但同时,面对这样的大环境,居然还有一家伦敦酒吧能更进一步拿下世界第二。

这家“逆流而上”的酒吧,叫Tayēr + Elementary。

坐落于伦敦的传统酒吧街Old Street一栋现代写字楼的底商,单看外装完全不像一家酒吧,更像是一家快餐店。

光看名字,其实大概已经能猜到Tayēr + Elementary是一家复合酒吧。

分为两个区域,呈现完全不同的概念。

一进门的Elementary从下午三点就开始营业,主要供应预调鸡尾酒、啤酒还有和酒庄联名的红酒,亚裔主厨也做一些偏fusion的小食和下酒菜。

让人倍感亲切的刈包

除了落地窗前的两张长桌,只有一张从吧台延伸而出的巨大sharing table,工业风的装修再加上吧台上的手写酒单,确实像一家快餐店或是啤酒吧。

Elementary仅限walk-in,强调一个邻家酒吧的概念,气氛特别好。

Tayēr的概念则是专注于风味和原材料,主调酒师Alex和 Monica每周都会去寻找各种几乎有些“奇特”的材料来创作全新的特调。

至于Tayēr这个名字,Alex告诉我它转化自西班牙语单词taller,有工作室、空间的意思。

布局上,“U”形的吧台三面包住一个定制的岛式操作台,可以一览无余调酒师的每个步骤,颇有几分吃板前日料的感觉。

Tayēr名义上是邀请制,但其实并没有什么门槛,用Alex的话来说“我们欢迎每一个真正热爱鸡尾酒的人。”

酒吧的灵魂人物,主理人兼主调酒师的Alex Kratena和Monica Berg是一对情侣,两人都是当之无愧的业界传奇。

Alex曾经是伦敦Artesian酒吧的首席调酒师,他带领团队让Artesian拿下了从2012到2015年连续四年的全球五十佳酒吧的冠军。

Monica则在2015年获得了Linie荣誉奖——一个旨在表彰在传播挪威饮食文化方面有突出贡献的奖项,她也曾帮助奥斯陆酒吧Himkok在2016和2017年进入了世界前五十。

所以当他们决定一起开一家酒吧来继续探索鸡尾酒的边界时,Tayēr + Elementary的成功几乎就已经注定了。

因为太喜欢,我到大半个月里已经去了三趟。第一次去,一进Elementary刚坐下,服务员小哥边送上水和酒单边寒暄:

“今天过得怎么样?”

“不太好,一直在和论文做斗争,而且伦敦今天实在是太冷了。”

“那看来确实需要喝几杯。”

几句话简单的问候,配上现场快节奏的音乐,我瞬间放松了下来。也让Elementary和伦敦那些赫赫有名却显得“高高在上”的酒吧们区分开来,年轻、快乐又有些粗线条。

而这些特质也被贯彻进了它的调酒里。

Elementary

Elementary的鸡尾酒全部采用预调,根据大小分成三个杯型,每个杯型选用相同器皿。

它们就像流水线加工出的产品一样,定量的酒液,同规格的冰块,颇有一点“大道至简”的感觉。

这一系列操作,照理说,对于一个以鸡尾酒见长的酒吧而言是非常反传统也有些不利的,但尝过之后,你会知道,这样的操作反而让每一杯酒都 “强得纯粹”。

快餐店风格的酒单,酒价在伦敦算得上非常良心

1. One Sip Martini

酒单里唯二的两个小杯之一,正如其名,基本就是啜饮一口的量。

在看到配料的时候我对这杯酒还挺抗拒的,毕竟“蓝纹奶酪”也算是知名的黑暗料理,但没想到真香定律来得那么快。

特制过的蓝纹奶酪被填入橄榄里,完全没有任何的腥臭,只保留了奶酪浓郁的奶香,和橄榄的咸味一同散到酒里,再混合Martini的苦味儿,形成了一种微妙迷人的平衡……

喝完酒,再尝一口杯中的奶酪橄榄,不禁会为它没被做成下酒菜而惋惜。

2. Holy Smokes

点这杯的时候,Alex特意提醒我说这一杯烟熏味很重,毕竟在鸡尾酒中,真正硬核的烟熏味还真不多见。

好在没辜负我的期待,基本就是一杯风味放大的威士忌,烟熏、香料、黑巧克力的味道接连袭来,异常汹涌,非常过瘾。

3. Elementary Frozen Coffee

刚一进店,我就对店里的两台冰沙机充满了好奇,本来以为是什么甜点,看了酒单才发现是两款鸡尾酒。

这杯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含酒精的浓缩咖啡星冰乐,椰奶和炼乳的加入让酒变得奶味十足,浓郁又冰爽。

4. Cherry Whisky Sour

在Elementary的常规菜单里,有好几杯都是改良的经典鸡尾酒,而我对这一杯印象尤其深刻。

它完全没有樱桃糖浆的那种溶剂和甜腻味儿,而是保留了樱桃最原本的清甜。又想到这每一杯都是预调鸡尾酒,不禁赞叹Elementary对于原料风味的把控和纯熟的风味提取能力。

除了常规菜单,Elementary还有一两个月一换的季节限定菜单,刚过去的十二月是圣诞主题,菜单基本就是以鸡尾酒来诠释各种圣诞餐桌上会出现的甜品、菜肴,节日感很浓郁。

最神奇的是两张菜单里加起来一共有四杯不同的尼格罗尼,创新能力之强可见一斑。

Elementary冰柜里的外卖装,没喝过瘾还能回家继续

那天,我和朋友在服务生小哥解说中,基本是把酒单尝试了一遍。

除了圣诞菜单有几杯比较偏甜以外可以说是毫无雷点,我还喝到了个人心中“最强的Old Fashioned”。

另一边以风味闻名的Tayēr,当天已经坐满,只能抱着意犹未尽的心情离开。也不禁更加期待另一边以风味闻名的Tayēr能有多强。

当天特意很早就到店了,Alex亲自引我们进了Tayēr。

一进门,最先看到的就是一整面墙的原料,调酒师“谦虚”地表示这还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Tayēr会用浸泡、蒸馏、发酵、低温慢煮等能想象到的最先进的料理技术来加工那些看似匪夷所思的材料,并加入鸡尾酒中。

任何一种原料用完,对应的酒款就会被换掉,所以Tayēr的酒单每周都会有很大不同,常来常新。

酒单完全被原料所主导,每款调酒没有名字,只有主材料被highlight作为酒名。

Tayēr

与Elementary相反,Tayēr的每一杯都是现调,定制的操作台可供两位调酒师同时操作。

里面放着冰块和各种原料,既能保证所有原料都在最合适的温度,又方便调酒师随时取用,一切井然有序,强迫症患者当场满足。

1. Toasted Sesame

炙烤的芝麻香味从香气到尾韵从始至终,就像在口腔里碾碎刚刚烤过的芝麻一样,能不断感受到复杂的风味和芝麻的香气在口腔中爆开,第一杯就充满了惊喜。

点完这一杯之后,调酒师拿出了一个印章盖在了酒单上,告诉我们这杯的材料用完,售罄了,赶巧点到了最后一杯!

2.  Oak Moss

看到这个郁金香杯的杯型,我马上来了兴趣,问调酒师杯子是不是有玄机,调酒师告诉我们:Tayēr会根据每款酒不同的闻香、风味、是否有冰来选用不同的杯型。果然讲究。

闻香完全是一款木质调香水,喝起来则是烟熏+酸甜的奇怪组合,但完全没有违和感,只觉得好喝地说不出话。

3. Oud + White Truffle

乌木香,烟草,一闪而过的烟熏感再加上奶油和淡淡的牛奶白巧克力风味。

完全不甜腻,复杂得超过想象。当调酒师来询问这杯怎样的时候,我和朋友面面相觑,憋了半天只说出了句“speechless”。

看我们这样,调酒师笑了笑,告诉我们:就算是他,有时喝到Monica和Alex的新酒也会说不出话,而且很多时候真的毫无头绪他们到底是怎么把这些酒整出来的。

所以与其尝试去弄懂它,不如直接去感受它,也不要觉得尴尬,有什么说什么就好。

4.White Penja + Patchouli

木质香气,味道以“苦”开始,一闪而过的辛辣,以草药和香料收尾,非常复杂,感觉就像是在品鉴一杯木质香水。

5. Copal

虽然是以伏特加为基酒,但这杯给人的感觉却是一杯结构感很强的香料金汤力。

6&7. Blackberry、 Strawberry

几轮过后,我和朋友决定各点一杯莓果基底的作为最后的收尾。

尤其是草莓这杯,要知道草莓味是很难做好喝的,而这杯酒里是满满的新鲜奶油草莓香。调酒师告诉我们,他们是用了上千颗草莓熬制出的糖浆

那天,我第一次希望微醺的感觉可以来得慢一点,这样我就可以用最好的状态去品尝Tayēr的每一杯酒。

即使我没办法用语言准确描述它们具体的风味,但只要再看到当时的照片或试着去回忆,那些美妙的滋味就会清晰地浮现……

也是那天,我大胆预测,这家酒吧也许会是世界第一!

毕竟我真的很难想象,现在排名第一的Connaught Bar作为一间酒店酒吧,要如何应对这家年轻的、不断创新的、没有任何条条框框限制的后起之秀?

我真的很喜欢Tayēr + Elementary,喜欢让人放松的环境,喜欢每一个热情、亲切的调酒师,也爱一杯杯让人不断发出惊叹的调酒。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