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Tommy Nutter的轨迹:萨维尔街的年轻裁缝们 | 定制报告

2021年01月07日 阅读 36759
关注

同志们说想看一套Nutter体系的衣服,正逢最近有套穿穿改改的套装,一年后终于缝上领眼,算是点睛了。拍了几张照片,被七哥催下这篇稿来,与诸君共勉。

大驳头、宽肩、蜂腰、裙状下摆 70s的Nutter风。

时间倒回两年多前的英国,我第一套bespoke完成,还是有些不满意的地方(规劝新朋友切忌第一套找特别贵的裁缝,在你对衣服,与裁缝的交流和自己的身材以及审美取向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和理解的情况下是非常容易出问题的)。于是在和朋友交流后,被推荐了当时准备自立门户的英国裁缝Josh和Kimberley。

两人并不比我大很多,Josh在入行前原本是巴黎的医学生,但是由于对绅装的热爱以学徒身份拜入Edward Sexton门下,从最简单的缝制扣眼开始并慢慢地学习制版技术,除了Sexton本人的指导也受到了许多与Sexton有合作的老裁缝(比如苏格兰的Andy Livingston)的传授授和影响,在店内学习数年后出师,并在Huntsman结识了同为制版师的Kimberley。

Kimberley学习背景相对传统,但想法大胆;自学校毕业后在Huntsman学习并担任版师,同时也对女装剪裁设计方面有独到的能力和见解。

虽然两位都是萨街背景浓厚的裁缝,但他们对风格和造型的理解却没有那么“主流”,并对50年代的风格与装饰艺术运动有深深的爱意,在设计和剪裁方面不可谓不大胆,在一些坚守传统风格同行眼中甚至会有些离经叛道。

嗯,没错……也是他们做的,变形金刚铠甲。

不过说回西装,虽说随客户的口味要求软硬兼能,但是受Sexton以及Huntsman背景的影响,主要路子是以硬挺的线条和大胆裁剪的轮廓,用方形衬肩,绳肩,高腰身和裙边夹克来衬托各种身形。与现在仍在伦敦盛行的Nutter系,如Sexton、CM以及Michael Browne可以说是一脉相承,但是我个人觉得他们是以一种相对凌厉但不失稳重的风格取胜。

那个暑假与二位联系并选了料子,是一块Premier cru 11oz并混了一丢丢羊绒的蓝色面料,不对称鱼骨纹路,在稳重的蓝色下还略有一点骚气,甚是称心。

在款式上则是选择了他们相对擅长的强肩收腰裙边的4x1夹克以及高腰(肚脐以上三公分左右)鱼尾裤子,其实要说的话是非常传统的元素搭配,但是想旧风新做看看有没有惊喜。

仍记得当时他们并没有自己的店面,在朋友家见面并翻出了他在Chester Barrie的一件4x1以做参考,现如今CB倒闭,Josh和Kim也自白手创业,快要在Henry Poole对面安营扎寨一年,感慨英国裁缝业风雨飘摇。

我当时在英国时间略显紧迫,他们在两周内几乎是赶工试了三次毛样,熬夜重新打版不说,在试衣的时候Josh手上还贴着因为赶工时被针扎后的创可贴,英国按部就班的裁缝中少见的效率派。

第一次试身是在下单三日之后,裤子毛样基本成型,当时选择了前面有腰衬而后面不加的做法,希望后腰更贴,且不那么僵硬;上衣没有上袖和后领片,一方面工期紧,一方面新客户,对我的身材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同时也是在听闻了我之前经验之后做出的决定,先定主身再定袖子,以免牵一发动全身。

衣服整体轮廓已经出来了,强肩,高收腰,以及裙边其实是Nutter系裁缝比较惯有的风格,而据Josh所说,现在盛行的六片裁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顺应裁缝对于裙边的需求而被应用到男装的,相比于整体性更强的四片裁法,这种裙边的做法在下摆打开的情况下不会显得强肩过分的宽,看上去更加地现代。

还是那句话,第一版毛样更多是为了裁缝而做的,客人只要主体感受上没什么大问题放心交给裁缝就好。又过了两天第二次试衣,这次衣服的整体轮廓已经完全出来了,与我心里想的相差不大,把扣位定在比普通6x2的扣位稍稍下方一点的位置上,但是整体这个位置相对于其他4x1是要稍高一些的。

主要的考量是我不太想让4x1的这个安排把整个的视觉重心过分地下拉;同时在驳领处理上会方便一点,因为低扣位普遍会造成含胸时驳领的外凸,毕竟领子本身越长它活动的空间就越多。

我对上衣的静态平衡相当满意,尤其是整个胸背很干净,(但是需要在舒适度上做出一些牺牲,)从那以后我的取向也慢慢地在改变,而Josh和Kim也在适应着我心态和身材上的变化。

我非常欣赏与他们合作其中的一点其实是交流上的通畅,从自身经历和朋友的故事上来看,在很多成名的大店做衣服客户其实本身的自由相对来说是比较受限制的,有时候对着一位年岁比你大两倍以上的老爷子实在是不敢提过多的要求,甚至有时候提了也不会按照你想要的方向去走,但是与josh交流,对我当时一个新客户来讲简直是无障碍,一方面年岁相近心态放的非常轻松,另一方面我觉得在衣服审美上跟他们志同道合,再有就是我一直觉得他们的工作态度真的是好:

不满意的东西绝对不会拿给你看,而且只要是你指出的问题确实存在的他们绝对不会赖,而是想方设法地去解决,总之你不满意他们也不会满意,回炉回炉再回炉直到满意为止。所以对我来说,做衣服真正的趣味在于这不光是裁缝的创造,而也是你会去倾注思考而得的创造。

第三次试身是一周半之后,临回国前在酒店房间试身,虽然袖子仍是代料,但几乎已经能看到成品感觉了,在对舒适程度上提出了些许要求后又进一步确定了驳领形状,Kim也很麻利儿地用纸板直接剪了出来。

两位非常喜欢四五十年代的衣服,所以在大尖驳领的基础上会在后领和驳领之间做一个很显眼的缺口,但是我更喜欢那个缺口以一种更窄的形态来呈现,再加上又平又尖,稍稍放低的串口,在复古的基础上不失凌厉的视觉冲击。鱼尾裤腰也很称心,搞定。

其实由于当时并没有想好后续的试衣怎么处理,这件衣服居然来来回回拖了一年,直到我收到了英国学校的offer才算有了着落,再见已经是19年10月份了。

工期拖长最大的问题其实倒不是心焦,而是身材的变化,尤其像我这种身材随着季节变化而变化幅度较大的,借用一句戏曲的俗语,唱死天王累死猴,逼死版师累死工。

重新套上这件衣服发现原先的胸背稍显紧绷,同时一年的时间我审美上对动态的舒适度相对的也有了更多要求,也幸好我们当初明智地决定不要把衣服直接做到光样绝了后路,所以又是一通该收收该放放,拆肩拆袖回炉重造。

终于在11月中衣服以完整的形态到了我的手中,一阵欣喜之后发现尽管主身非常完美,袖子上好像有些肉眼可见的瑕疵,在三角肌那一块好像堆积了一些褶皱,倒是用代料时完全没有出现过的问题,在与josh交流后把衣服送了回去。很放心地把这件事交给Josh的两天之后,Josh稍显焦虑地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这个问题靠常规方式解决不了,因为料子克重比较低,却又有着比较强的料性,在把料子向上提之后肩头多余的料子并不能被归拔平整,所以并不能在保证肩头的绳肩干净的基础上搞定袖子的褶皱。

剩下两个方案:

1.在不扰动绳肩的基础上尽量归拔,但是多多少少会在后袖留下一些痕迹。
2.在把后袖的料子提上去之后以褶皱的状态缝入主身,做出一种类似意式con rollino的效果(类似带绳肩的瀑布袖)。

再三考虑之后,我和对fit有着强迫症一般追求的Josh决定把技术问题解决然后再看看rollino肩的效果,结果还不错,几乎在这种一身正气的夹克上加了一丝幽默感,挺有点sprezzatura的意思,于是我也就很开心地接受了这种解决方式。

后来在聊到这件事的时候Josh也非常细心地给我解释了衣服在肩袖上的逻辑和问题的关键所在:(以下内容没有相当制作或试衣经验容易有歧义,仅供参考阅读)

因为相对大量垫肩的存在,Josh在打版的时候需要把整个后肩的宽度尽量压缩,以免整件衣服显得视觉上过于强势而失调,但是因为我的三角肌比较发达,外凸地比较明显,所以如果需要让衣服能完美地盖住则要么需要更宽的后肩宽度,要么需要更加饱满的绳肩肩头,从维度上去盖住我相对圆一些的三角肌,不然就会在有垫肩的衣服上出现一道平整的肩头垫肩下面凸出来一块三角肌的情况,于是在不想增加后肩宽的前提下,唯一的选择就是去尽量地使肩头更加地饱满并向两侧延伸一些,但是这块料子因为其纺织方式和克重的原因归拔并不能让它有效地缩放,而三角肌上的褶皱则是制衣师在料子不听话的情况下不能将肩头饱满化并将肩线和袖子缝线(back pitch)的距离降到最小而导致的问题,是一个由这块料子的料性,我的身材特点和审美风格逻辑共同作用出来的特定问题。

至此这套衣服也算是圆满完成,尽管后来我还有一些对驳领太大的担心所以没有缝上扣眼,不过半年穿下来也觉得好看,于是就缝上了扣眼,唯一剩下的就是扣位上的两颗扣子稍稍需要调整一下位置,也就十几分钟的事儿就不跟大家啰嗦了,奉上照片与大家共赏。

七哥:记得跟几位日本裁缝请教,近年来,定制生意最好做是哪几年?

都说是1990年代后半到2005左右的这10年,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一批30多岁的年轻主理人纷纷出道,和客人的沟通、对服装的理解都更合拍,一下子改变了行业的气氛。同期的杂志编辑、主编也都正巧都是这个年龄段的,好的体验+宣传,新老客层都买账了。

另一点是面料的选择,Harrison的Premier cru耐用且较为柔软,330g的克重提供了不错的垂坠性,羊绒的加入对光泽手感和穿着体验也有一定的改善,算是平衡而有特点的中高档套装料。

不过也提示身材强壮,身体维度和曲度都较大的朋友,耐用的日常精纺/马海毛或者很脆很干的那类旅行精纺,归拔塑型的极限不如那些偏糯的中档精纺料或者法兰绒,应该根据自己的身材和所选的款式对面料有所偏重。

最新评论

  1. 小童 says: V1

    就是有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