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唯一一家米其林三星,我替你们拔草了喝的比吃的好!

米其林北京指南公布了,挺惊喜,唯一一家三星餐厅“新荣记”就在我公司对面不到100米的地方。整个看下来,也颇有一种《朝阳区麦子店街道米其林榜单》的感觉。泛亮马桥地区的就有好几家,搞得我差点怀疑,米其林密探就住楼下了。

从上海到广州,再到这次的北京,又是意料之中的骂声一片。摘星的餐厅里,有人均47的饺子,人均2800的寿司,有京门食堂福满园,有游客“最爱”的前门全聚德,有接地气的涮肉,有营业不足一年的日式炉端烧和鲁菜馆,有胡同里的TRB……具体榜单你们应该都看到了,我就不发了。反正像是一顿乱拳,你完全搞不懂这指南的标准是什么。

其实大家也不必骂了,蔡澜说的挺在理,“欧洲之外,米其林都不靠谱。”走出那些似乎可以用“法餐话语体系”来统一衡量餐厅好坏的西餐国度们,来到以多元美食闻名的亚洲各国各地,米其林可能真的自己都不知道标准该在哪里。以我一个还算去世界各地,吃过不少米其林餐厅的美食爱好者来说,咱们还是得放平心态。况且,评出来的餐厅也都没大毛病,在北京也就能评出这些了(至少比之前的必比登榜单靠谱多了吧?)。

再说回这次的三星餐厅,新荣记新源里店,带点融合的台州菜馆,在江浙一代口碑一直不错,上海店也摘了星(想想上海店最高也就2星,出了当地还能更优秀,确实很难令人信服)。公司门口这家之前一直没机会去,今天顺手就安排了一个午间工作餐,带上同事风风火火去拔了个草。

当然了,作为一个酒类从业者,比起菜品好不好吃,我对酒单还是更感兴趣一些,先说说酒。一进门就是一个小型酒窖,葡萄酒很多,还看到了不少威士忌。

环顾了一下,餐厅环境也不错,除了开放式厨房煎炸什么的味儿有点大(我们最后吃完出门,衣服上都一股油腻腻的味道)。还贴心设置可以一个人用餐的吧台位。

落座打开酒单,别说,挺值得表扬的。整本酒单很厚,翻了我好一会儿,服务员介绍总共有500款左右的酒。葡萄酒是最丰富的,精选国产葡萄酒水准都在线,单杯葡萄酒可选择性非常多,名庄葡萄酒的年份也都经过了认真的挑选。

香槟的选择也非常刁钻,其中有很多都是优质的小农香槟;红葡萄酒里,勃艮第爱好者会有非常多的选择。酒单的中国白酒,有两整页醒目的茅台,还有垂直年份精选。这阵仗,我敢说实在是不多见。

威士忌不算多,共7款——泰斯卡酒厂限量版本,云顶18年、21年,百富30年,白州18年,山崎18年,余市20年。虽然只有寥寥几款,但都很适配这里的菜品。

那价格呢?这就更让人欣慰了,都不算贵!我对许多酒的成本价还是有了解,一般来说餐厅的酒加价、翻倍卖都很正常,但这里不仅没怎么加价,甚至还有低于市场价的。拿葡萄酒来说,即使喝瓶拉菲、柏图斯,价格也是常规零售价而已。国产葡萄酒里最好的傲云2014,网上都要3000元左右,这里竟然只要2600元!

山崎18年整瓶只卖8700元,惭愧地说,比我自己酒吧卖得还便宜……云顶21年也比市场价便宜,而余市20年这种,翻个2、3倍卖也无可厚非,在这里即使算上15%的服务费,也完全能接受。单冲酒单的话,非常值得来。

几款威士忌平时都喝过了,我挑了瓶不太很眼熟的“宁夏贺兰山的源点雷司令白葡萄酒”配餐。这是一支非常优质的干型雷司令,闻起来有清爽宜人的果香,和一点撩人的油漆味道。入口干净清脆,酸度很高但不刺激,能尝到青草、柠檬、青苹果、菠萝等迷人的果味,收尾也很干净。

搭这一桌稍显腻的江浙菜,还真的挺配。接着说说菜品吧。前菜是酸辣菜花梗,挺开胃的小凉菜。点心里的XO萝卜糕和怀旧白糖糕也都不错。

古城麦饼咸菜冷饭和台州扁食,我都没太吃懂,两道都挺扎实,饼和皮偏硬,味道么也吃不出个啥。做得还是挺考究,但放在面、饼食为主的北方,有点吃亏了。

炒牛肝菌,就有点浪费食材了,炒得又糊又辣,本来应该是满嘴菌香,结果只吃到满嘴苦味。黄金脆带鱼是很香很下酒的一道。外皮炸得很酥,鱼肉还带点鲜嫩,油炸也完全不显腻。

水潺蚝烙黄澄澄一大盘上桌,水潺(龙头鱼)的肉很肥厚,很香软,蚝嘛就很迷你了。不过这道就不容易多吃了,脆外衣里的油锁得死死的,一口一油飙的感觉。还好点了雷司令。

蜜汁红薯获得了甜食党的一致好评,厨师用大红薯手工削成了规整的模样,湿湿润润,不过对我来说,甜味太足,有些过于像道甜品。我可能还是更中意皮焦流油、软软糯糯、热气腾腾的街边烤红薯。

海鲜类点了荣记第一脆,58元一只的高贵“望潮”。望潮就是小八爪鱼,一口咬开里面是爆汁的膏肓,完全不腥,蘸酱油汁食用,自然好味,物有所值。

富贵脆皮鸡不算惊艳,皮炸得够脆,但油挺厚显得有点肥腻。石锅花椒牛小排,调味倒是不错,但牛肉可以更好一些,我吃到的两块肉筋稍微有点咬不动了。

点的几道面都挺温和。龙虾面,黄鱼面,萝卜丝芋头面,鲜美的江浙风味,只是吃到最后微微显咸。

午餐不宜过分夯实,就放弃了鲍鱼花胶这些个“大菜”,吃到最后,服务员走过来赠送了一套杏仁风味的甜品,杏仁鸡头米和杏仁饼。

鸡头米的杏仁汁是真的苦啊,安陵容临死前吃的苦杏仁大概也不过如此苦了吧?其实用白水煮就很好了,台州本店似乎也没有用到杏仁汁。不过杏仁饼倒是甘香沁甜,香香脆脆,越嚼越香,也非常适合下酒。要是早点上,我都想追加一杯威士忌了。

整餐体验下来,确实没啥大毛病,好吃但没有惊喜,用以往米其林三星甚至二星的标准来看,会有点疑惑。按照米其林三星推荐词“值得专程前往”的标语,假设我是一个住在纽约的老外,让我专程花十几个小时来北京吃,那就不值了。 但偶尔来喝喝酒,点些下酒菜还是说得过去的。毕竟比起上海人均6000还吃不上的UV,人均300就能walk in一家米其林三星,多酷啊。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