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人都爱阿贝?

关注 09月25日发布在 美酒圈

作为威士忌中的“膜拜酒”,以“野兽的外表,甜美的内心”著称的阿贝从来不会让人失望。大家爱它直白如它毫无遮掩的泥煤味,仿佛一记暴击,只需一眼,便沦陷在温柔甜美的陷阱里。

某种意义上,阿贝就是一张艾雷岛的名片。

提到艾雷岛这块弹丸之地,喝过泥煤威士忌的人都知道它。

这座岛仿佛代表着一种信仰,村上春树说过:打开一瓶来自于艾雷岛的威士忌,就如同神谕降临。深度爱好者总是对它念念不忘,尤其一提到“泥煤”两个字,简直就要两眼发光了。而在“一生必喝的101款威士忌”里,艾雷岛威士忌的衡量准绳正是阿贝10年。

说起来阿贝也是苏格兰威士忌历史上一个命运多舛的酒厂,它所经历的动荡岁月颇为凄楚:酒厂于1981年威士忌泛滥潮时期停工,中间仅断续生产,及至1989年复活,但也只是维持着有限度服务,1996年又再度闭厂。

直到1997年格兰杰接手,阿贝才得以重生。

你知道村上春树写过一本书叫《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也知道全书一半的篇幅都在写艾雷岛,他最喜欢的,就是在冬日,坐在燃着泥煤的火炉旁,酌饮泥煤味的威士忌。可你知道,村上春树最爱的艾雷岛威士忌是阿贝吗?

在岛上的时间里,不仅要去各个酒厂参观,还要过瘾喝够纯正的艾雷岛威士忌。选在六月天气晴朗的一个午后,寻一个小酒馆,点当地七家蒸馏厂最有特点的威士忌,排成一排从左到右逐一品尝。

然后按照自己喜欢的泥煤风格排出了酒单:阿贝、乐加维林、拉弗格、卡尔里拉、波摩、布赫拉迪、布纳哈本。

阿贝,第一位。可谓盛赞有加。

众所周知,阿贝把种种业内顶级奖项几乎拿了个遍,但你可能不知道,阿贝是唯一一个连续三年获得Jim murray《威士忌圣经》“全球年度威士忌”这一最高殊荣的酒厂:

虽然这是Jim murray“一言堂”式的榜单,但连续三年俘获大师芳心这件事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尤其是在老爷子口味多变的今天,恐怕是后无来者了。

虽然航天员在太空不允许饮酒,但在国际空间站上曾进行过一个有关于酒的实验——威士忌首次登上太空,就来自阿贝。

这次实验从2011年开始,阿贝的总酿酒师比尔·梁思敦博士将自家单一麦芽威士忌通过联盟号飞船送到了国际空间站。

因为NASA政策上不允许单纯的商业项目上天,所以这次阿贝是以研究“重力如何对名为萜烯(它可以给予威士忌各种风味)的有机化合物产生影响”为名,让威士忌上了太空。

这些威士忌样品在太空进行了近三年微重力状态下的实验,最终在2014年9月回到地球(实验过程和结果太长这里就不细说了,有兴趣的话日后我会专门写一下)。事实证明在微重力状态下,威士忌会产生完全不一样的香气和口味,并且在酒液中发现了一些以前未找到过的化学成分。

然而,阿贝不是你想爱,想爱就能爱的。

首先,阿贝强劲的泥煤风格对于刚入门的小伙伴,确实不友好,甚至想骂人;其次,就算是喝常规款懂了阿贝的好,想继续深入了解它,受制于“会员限定”几个字,也会频频头撞南墙。

没错,阿贝的酒,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到的。每年2月,阿贝都会发布会员版,然后到3月限量发售。 与几百瓶会员限定对应的,却是全球已破十万的的会员数量

无数次对阿贝新发布的梦幻逸品投怀送抱,却无奈眼睁睁地看着它落入他人的口袋,久而久之,时而温情,时而火爆的阿贝便沦为了爱而不得的“人渣”。

由于经过数次关停,阿贝库存面临着严重的不足,导致其产品线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完善,酒厂剑走偏锋,才想到以推出会员限量版的方式来度过危机。没想到,这成了阿贝重生出奇制胜的一招儿。

除了会员限定,还有不定期发售的特别版,以及人人都能买到的普通版。但是,即便不像会员限定那样让人“伤心”,也并不好入手。所以,珍惜每一次能喝到阿贝的机会吧。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