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组触动人心的照片背后,藏着“威士忌之都”的秘密

关注 07月27日发布在 美酒圈

每当我在试图深入探寻各个威士忌酒厂“机密”的时候,总会发现,一间酒厂之工艺精湛、酒质超凡的背后,是内、外多种优质资源的集大成。表面我们只在歌颂酒厂,其实赞美的是它所在整个产区的历史、风土、人文,以及跟酒厂紧密相连的幕后功臣们。

天然地理环境带来了适合酒厂扎根生长的沃土、奠定了风味大框架,充满热情和想法的从业者们又为酒厂注入了“灵魂”,增加了“温度”,使其最终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

再往下,威士忌酒厂和当地的文化、经济,又会变成了一种反哺的关系。

这一点,在坎贝尔镇产区的酒厂格兰帝(Glen Scotia)身上,有很典型的体现。

坎贝尔镇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世界威士忌之都”,这使得格兰帝在十九世纪中后期都备受瞩目。而作为那个伟大时代的“产物”,以及目前仅存的三家坎贝尔镇产区酒厂之一,格兰帝一直在积极地向世界宣传坎贝尔镇。

最近官方的一组以“人物”、“地点”、“工艺”为主题现代摄影作品,就相当让人触动。

01

伟大时代的遗产,传承历史的酒厂

坎贝尔镇作为维多利亚时期的“世界威士忌之都”,地处重要港口,海运发达,在它的鼎盛时代拥有30多家酒厂,苏格兰威士忌的先驱们开始征服世界的时候,坎贝尔镇冲在了最前面。

20世纪20年代早期,坎贝尔镇旧码头是异常繁忙的,来往的钓鱼小艇,纵帆船,蒸汽船……50年代早期,每当庞大船队停泊在内港,人流都会聚集在此

表世界最高水准的坎贝尔镇威士忌们,自此输送向世界。当形形色色的船只返航,又为坎贝尔镇带来了丰富的橡木桶资源。

A Prominent Feature of the Environment 《一个显著的环境特征》

100多年来,威士忌成为了坎贝尔镇的一种生活方式,与小镇居民的生活息息相关。比如某个酒厂仓库就与普通公寓位于同一栋建筑中之类,但对当地人来说,这些都是熟悉到几乎可以“忽视”的存在。

A Rich History and Heritage 《悠久历史与丰富遗产》

而所有坎贝尔镇悠久的威士忌文化的记载,以及琴泰岬半岛从18世纪到今天的社会史,都能完整地在镇上的博物馆和遗产中心看到。

建造于1832年的格兰帝酒厂,是坎贝尔镇乃至整个苏格兰守护得最好的“秘密”之一,伴随着小镇的由盛而衰和卷土重来,它也一直在发生着演变。

这些痕迹,仍然能从现在的摄影作品中寻到。

A Handcrafted Process 《手工酿造工艺》

因为处于“风暴中心”,格兰帝也无可避免地在百年里数次关停、重开,但传统的样貌一直被很好地保留了下来。

糖化锅、蒸馏室和垫料仓库,至今仍沿用最原始的设计,最老的蒸馏器可以追溯到19世纪30年代。酒厂蒸馏师加雷斯·帕克一直认为,这个独特的工作场所能带他回到过去。

The First Step 《第一步》

没有工艺指导手册的格兰帝,自1832年成立以来,始终坚持世代相承的传统手工酿造工艺,这份执着和坚持,使得酒厂得以独特的风格闻名于世。

酒厂的糖化师罗伯特·马蒂森(Robert Mathieson)的手写笔记本里,就记录着每一个微小的工艺细节。

The Depths of Time 《时间的深度》

每天去到各处巡视检查,是酒厂经理兼首席酿酒师伊恩·麦卡利斯特(Iain McAlister)的固定行程之一,尤其是桶陈仓库。

坎贝尔镇跟桶很有渊源,格兰帝本身也以多种多样的橡木桶种类和庞大储存量著称。绝大多数桶陈都使用波本桶,剩下的木桶则用于精加工或二次熟化,包括强化葡萄酒桶、雪莉酒桶和其他葡萄酒桶等等。

近年来,酒厂也一直在做关于橡木种类的研究,比如“多桶陈年”、“双桶陈年”,并且交出了优秀的答卷——屡获殊荣的格兰帝双桶、18年、25年。

用酒厂经理兼首席酿酒师伊恩·麦卡利斯特(Iain McAlister)的话来说,过去十年里的繁荣,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

当然,这在我看来,毫不意外。

全球威士忌市场的回暖,沉寂的坎贝尔镇产区得以复兴,开始受到海外市场关注,2015年格兰帝的产品优化,直接重新定义了什么是“海洋风味” ,天时地利人和,这个正统的坎贝尔镇威士忌“后继者”,“火起来”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02

 一间酒厂的背后,藏着哪些功臣

跟格兰帝有着深厚渊源的人们,虽然鲜少被留意,但他们的故事正是酒厂本身的故事,最终也会成为坎贝尔镇独特的历史遗产的一部分。

An Homage to a Bygone Era 《致敬逝去的时代》

赫克托·麦克默希(Hector McMurchy)是格兰帝蒸馏厂的副经理,他一直试图用这家维多利亚风格的酒厂,把大家带回坎贝尔镇威士忌生产的全盛时期。

An Evocative Place 《唤醒回忆的地方》

常年在酒厂蒸馏室里出没的加雷斯·帕克(Gareth Parker),作为一名蒸馏器师,每天都在这里发生真正的“铜对话”,也是格兰帝酒厂最早的蒸馏室员工。

An Age-old Alliance 《古老的联盟》

安德鲁·罗纳德(Andrew Ronald)和父亲,在这座半岛的拉根农场饲养着牛羊,饲料来源正是格兰帝的蒸馏酒糟。

坎贝尔镇的威士忌产业和农业一直有着紧密的联系,酒厂和当地农场互相照应,形成了可循环发展的经济生态,这也是真正的长远之道。

酿酒师、经理、仓库工人、农场主……每个人都以某种方式与格兰帝酒厂紧密联系在一起。

03

致敬“威士忌之都”的威士忌嘉年华

从2009年开始,坎贝尔镇每年都会举办嘉年华。

对于喜爱坎贝尔镇威士忌和历史文化爱好者们来说,无疑是难得的“朝圣”机会,大多数人会提前好几个月开始规划行程,酒店更是早早就被预定一空,所以嘉年华期间,你会看到很多带着睡袋“露宿街头”的酒鬼,场面壮观。

这个一年一度的坎贝尔镇嘉年华,与其说是一场给全球威迷带去欢乐与美酒的狂欢,不如说是给有幸享用到坎贝尔镇威士忌的我们,一个向这座曾经的威士忌之都,向小镇的所有威士忌人致敬的节日。

去年在线上观看的时候还在感叹,不知道何时能有机会亲身前往,今年托格兰帝酒厂的福,直接把嘉年华搬来中国了!  

这是坎贝尔镇威士忌嘉年华首次在中国以线下活动形式展开,地点在上海的“泰晤士小镇”,充满欧式风情的园区,与坎贝尔镇来了次穿越时空的呼应。

格兰帝携手YOUNG美术馆,全方位地呈现出了坎贝尔镇的悠久文化与传奇历史:  

原汁原味的苏格兰风笛表演、VR全息影像装置打造的 “实地”逛酒厂体验,地道的苏格兰小食,珍贵的老照片展览,限定酒款的发布,格兰帝经典代表作的品饮……

我们在这个“虚拟”的坎贝尔镇游学了小半天。

虽然不像去到坎贝尔镇一样,可以持续狂欢几天几夜,但在这场浓缩版的威士忌嘉年华现场,必须承认,我接受了一次彻头彻尾的文化洗礼,也再次近距离感受到了坎贝尔镇和格兰帝酒厂的魅力。

04

重头戏来了,嘉年华限定酒款

大满足的原因之一,还有两款酒。

来自格兰帝酒厂的限定款,一直是嘉年华的重头戏。格兰帝从2015年起,加入酒厂开放日后,便开始推出限量纪念酒款了。多以“风味桶”收尾,选用的桶也跟坎贝尔镇很有渊源。  

今年也不意外,一共推出2款——格兰帝坎贝尔镇嘉年华限量版10年和格兰帝坎贝尔镇嘉年华限量版18年单桶。其中的单桶,仅对中国市场发售。

艺术家杨加勇,还以限量版10年为灵感创作了一件震慑力十足的当代艺术作品。

以往都是只能到酒厂排队买的酒,这两年因为特殊原因才开放了在全球范围内的售卖。

从格兰帝的优秀工艺和这几年的限量款口碑来看,我反正一点都不担心它的后续表现,只担心到手的份额够不够。

# 格兰帝坎贝尔镇嘉年华限量版10年

首先说说10年,它的熟成过程很复杂。

先将2009-2011年的非泥煤蒸馏酒放入初填波本桶中熟成,给予其扎实的格兰帝酒厂特色。经过首席调酒师迈克尔·亨利的调和后,酒液又被转入波尔多梅多克产区的红酒桶中熟成了5个月。

待到自红酒桶带来的红色水果、香料气息和海洋风味达到平衡之后,再被装入二次填装波本桶,最后以56.1%的原桶酒精度装瓶。

酒液是好看的粉红色,闻起来有红浆果、玫瑰和紫罗兰的花香,以及石楠蜂蜜和海风的味道。入口香气浓郁,带有草莓、苹果、酸橙和烤橡木香草的甜蜜口感,一点点单宁感,中等油脂。口感绵长,余味带有温热的肉桂和茴香香味……

没有脱离格兰帝经典特色,同时在风味上又做了升级。

# 格兰帝坎贝尔镇嘉年华限量版18年单桶

今年的嘉年华限量版单桶威士忌,是一款来自2002年的初填红宝石波特桶。艺术酒标由英国艺术家创作,图案再现了维多利亚时代坎贝尔镇的港口盛况。

酒精度52.8%vol,仅315瓶。更偏向格兰帝的传统风格——甜和果味非常突出、还有舒适的烟熏风味的表达,油脂感也比10年更重。

闻香已经足够迷人,香甜的泥炭烟熏味道扑鼻而来,像是在苏格兰旅行时的湖边小憩,旁边是将熄未熄的篝火,一股清晰自然的气息从地面蒸腾而出,疲惫与困乏顿时散去。

还有刚摘下的散发着果实馨香的红醋栗,温润风又带来辛香料与成熟红苹果的温润气息……目光所及,皆是风光。

小嘬一口,立刻能尝到蜂蜜般的香浓,一丝辛辣后会渐渐飘出清雅的花香,静谧柔和;随后层次渐进,有融化的红糖、清脆黄桃与绵长甜杏仁气息,饱满的风味一一浮现、流转,萦散不去。

尾韵有甜蔓越莓饼干的味道,还有微弱橙皮的香气。

连续两年,格兰帝的纪念单桶都没有让我失望。喝完格兰帝的限定款威士忌,再重新欣赏那组摄影作品,内心的情绪突然从“感触”,慢慢变为“感叹”,最后只留下满怀的“感谢”了。

回味起来,上个周末,我在2021坎贝尔镇嘉年华真的玩得很开心,这份纯粹而简单的开心,就请当作是我对所有坎贝尔镇和格兰帝威士忌功臣们的致敬吧。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