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hcraft:一种风格偏向“野性”的户外生活方式

作者:长安客(Bushcraft玩家,兴趣广泛,但无一精通;略知皮毛,喜半瓶子晃荡;讨厌无趣,却常自觉乏味;有两三志向,多为心血来潮。)

热望本已在
蓬勃脱尘埃
沉沉长眠后
野性重归来

这是《野性的呼唤》(The Call of the Wild)一书的开篇小诗。故事的情节大家都很熟悉,抛开小说背后的社会隐喻不谈,主人翁巴克从一条富裕人家的宠物犬成为领头狼的故事就足以唤起读者内心某些原始的情感。

以这本书为开端是因为今天要介绍一种风格偏向“野性”的户外生活方式——‘Bushcraft’。

通过本文你将了解Bushcraft的源起和内容、与其他户外活动的不同和联系、如何开始Bushcraft初体验和Bushcraft在中国的发展。

简单的解释,Bushcraft是包含了一系列户外知识和技能的生活方式,掌握这些知识和技能可以让你在户外环境里自在的生活。Bushcraft的技能包括生火、搭建庇护、使用工具(比如刀和斧)、觅食、烹饪、雕刻、使用天然材料制作容器、绳索等等……


1、Bushcraft的源起和内容

Bushcraft一词普遍认为源起于澳大利亚,那里的人们将森林广袤的地区称为‘the bush’(北美地区将森林称为‘the woods’)。但广义的Bushcraft并不仅仅局限于森林环境,事实上几乎一切自然环境能够适用Bushcraft。而’craft’一词也即字面的“技能”、“技艺”、“手艺”之意。组合起来就是“丛林技能/技艺”或者“技能户外”。在北美地区也有‘Wilderness Skills’的称呼,描述的内容与Bushcraft几乎相同。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Bushcraft一词开始出现在出版物里,如今这一叫法已被全世界爱好者广泛接受。

Bushcraft所包含的技能和知识并不是新鲜事物。在远古时代,我们的祖先都是Bushcraft大师。采集、猎取食物、如何生火并保存火种、如何利用自然资源制造生活所需,这一切都是他们的日常生活。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这些技能渐渐被遗忘。

但世界的文明发展并不是同步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在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控制的南美洲,由于土地肥沃、资源丰饶,殖民者主要迷恋于扩展种植园。而北美洲,则远没有这么好的自然条件,多是未经探索的蛮荒之地,能吸引白人向内陆边疆扩张的动力,除了土地之外,也就只有毛皮。

16世纪后期,河狸皮帽子成为欧洲上流社会追捧的时尚单品。但欧洲本土的河狸已经在一百多年的捕杀下消失殆尽,于是欧洲人将目光瞄向了河狸广布的北美。在利益的驱使下欧洲的毛皮贸易商和探险家们纷纷登上这片富饶而又野性的土地探索。

美洲河狸身上柔软细密的绒毛是制作毛毡的最好原材料,正因此,这个曾经广布美洲大陆的物种在16世纪迎来了巨大灾难。

毛皮贸易公司在北美各地建立贸易站,依靠北美大陆上纵横交错的河流,通过深入内陆的独木舟运输系统,用来自欧洲的生活用品和土著居民交换河狸皮,小李子的《荒野猎人》讲的就是这段历史。在这段长达数百年的毛皮贸易历史中,欧洲人向北美土著学会了如何在荒野中生存的技能。这些知识和技能被这些探索者们重新发现、记录、汇总并传回欧洲,这是Bushcraft再次回归近现代文明的源头。

回到18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白人对北美大陆广袤荒野的认识由恐惧和征服逐渐转变,欣赏和珍爱荒野在美国上流社会和知识层成为一种时尚,人们重新发现荒野的宝贵价值。大量的户外俱乐部雨后春笋般涌现,童子军制度也是此时建立。

这一时期诞生了很多影响深远的自然主义者,如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约翰·缪尔(John Muir)、乔治·华盛顿·西斯(George W. Sears)。一系列文艺作品唤起了人们对荒野的向往,开头的《荒野的呼唤》就诞生于这个时期。

乔治·华盛顿·西斯(George W. Sears)是19世纪的美国作家,笔名Nessmuk,其著作《WOODCRAFT AND CAMPING》 被视为Bushcraft重要先驱作品。

在众多力量的努力下,1891年,美国国会通过《森林保护法》,授权总统可以把林地划定为国家公园或水资源保护区。1964年《荒野法》的颁布标着美国国家荒野保护体系的建立。这些法案为荒野活动的发展奠定了重要的政策基础。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兴起了一股“旅游热”。伴随着高速公路网络的建设和家庭汽车的普及,中产阶级收入的增长和休闲时间的增多等因素,前往国家公园与森林风景区观光旅行的人数猛增,荒野成为了很多美国人向往的世外桃源。与此同时,在欧洲等地区也在发生同样的事情,这为Bushcraft的发展奠定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1963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塞拉国家森林公园露营的家庭

时间再回到近期,一些户外生存和Bushcraft专家将前人的知识和经验汇总,通过一系列著作和电视媒体向大众传播荒野文化。这其中包括:加拿大著名生存和Bushcraft指导员莫斯·科翰斯基(Mors Kochanski),名言“你知道的越多,你携带的就越少”("The more you know, the less you carry.")就出自他之口。科迪·伦丁(Cody Lundin),美国生存专家,二十多年光脚走路的神人,因真人秀《求生1+1》(Dual Survival)为全世界荒野爱好者熟知。戴夫·坎特伯雷(Dave Canterbury),《求生1+1》中科迪的搭档,近些年很活跃,出版四五本介绍Bushcraft的书。还有一位不得不提的人物,来自英国的雷·米尔斯(Ray Mears),被中国玩家亲切的成为雷胖子。雷·米尔斯主持的BBC系列记录片《雷·米尔斯穿越北方荒野》(Northern Wilderness)以英国人在北美的毛皮贸易历史为线索,向大家介绍了充满艺术性的Bushcraft技能。雷·米尔斯通过向原住民学习Bushcraft技能,在森林中闲适自在的状态是对Bushcraft精神内核的最佳诠释。

这不但是一部探险风光纪录片,同时也是一部优秀的Bushcraft教学片。B站有高清中字资源,强烈建议观看。(AV9084933)

老莫斯今年已80高龄,依然致力于于荒野教育事业。标志性的红球帽很可爱。

经过以上对Bushcraft发展历史的梳理,可以大致的了解到,Bushcraft是人类千万年以来在荒野生活的知识经验的积累和总结。这些知识和经验通过各种途径被近代文明重新发现并传播,再加上莫尔斯、雷·米尔斯等人的汇总与演绎,升级成为一种富有意义的户外休闲方式。

当然,作为一种文化,Bushcraft仍在在不断发展,与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传统文化相融合交汇,不同地区的人有不同的诠释和实践。


2、Bushcraft与其他户外活动的不同和联系

以上我们了解了Bushcraft的内涵,那么它的外延是什么,与其他户外活动有什么区别?便于大家更好的理解这种文化,以几种与Bushcraft有关联的户外文化来做比较介绍。

相信有些读者在阅读前面部分内容时,已经在想:“啰里啰嗦说这么多,这不就是荒野求生嘛!贝爷,吃虫子,嘎嘣脆,蛋白质是牛肉的七倍。”

确实,Bushcraft与生存(Survival)常常被拿来一起讨论,两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又不能等同。

在了解一些国外著名的Bushcraft专家的履历时,往往发现他们同样是生存领域的专家,不少人有着军事培训经历,因为野外生存本来就是军事科目中重要的一部分。但当我们在看Bushcraft的活动资料时,往往传达的是气氛平和、闲适自得的状态,与生存的惊险刺激完全不是一个画风,这是怎么回事?

被称为“毛衣哥”的丹麦油管Bushcrat主播Bertram Nielsen因特殊的气质、娴熟优雅的户外技能迅速圈粉全球爱好者。

其实生存(Survival)也是一个大的概念,大家更熟知的是生存中的“野外生存/荒野求生”(wilderness survival)。描述的是人类如何在主动或被动的陷入户外险境的情况下脱身保命。但这也仅仅是“生存”这一大类的一部分,如何火场逃生、如何面对地震等自然灾害、交通安全、歹徒袭击、甚至是外星人攻打地球的世界末日等等都是生存的范畴。

从技能上来讲,Bushcraft和wilderness survival在很多关键技能上是相同的,比如野外生存的四大要素水、火、庇护所和食物同样也是Bushcraft的核心技能。通常,Bushcraft玩家(以下称为“Bushcrafter”)会提前了解需要前往的自然环境的状态,做好充足准备。但一旦有超出预期的危险,那么Bushcraft中保障安全底线的生存技能就会派上用场。

从装备上讲,户外生存意在模拟极低外部资源的情况下依靠知识和技能存活,开局一把刀,吃饭全靠饿。对有限的资源极端化的有效利用,比如安全套的十种用法之类。而Bushcrafter会携带充分的物品,在保障安全与不过分依赖装备中寻求平衡。

Bushcrafter的食谱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丰富,选择古老健康的“原始饮食”还是满足馋虫的饕餮大餐,都取决于你。

从心态上讲,两者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野外生存的目的在于满足维持生命的需求。野外生存带有很强的目的性,保命并尽快脱离危险的环境,走出荒野是胜利。而Bushcraft爱好者没有这种结果性目的导向,他们是主动地、有计划地、享受地走进荒野。

事实上,在野外生存爱好者掌握基础的生存技能后,很多也都会转向Bushcraft,以寻求更为舒适的、生活化的户外体验。

另一个与Bushcraft有关联的概念是“原始技能”(primitive technology),相信很多人都看过Minecraft真人版澳洲小哥徒手建房、高炉炼铁的视频。澳洲小哥开局连一把刀都没有,一切只靠双手创造,所有工具和材料均来自于自然环境,可以称得上是“裸体进入荒野”。原始技术追求掌握并再现人类自旧石器时代至四五千年前的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早期的生活方式。其实,当你用电子设备观看本文时,在美洲以及非洲,亚洲和澳大利亚的部分地区仍有土著人在以这种原始的狩猎采集者的方式生活。

Bushcraft可以理解为在没有“现代基础设施”的情况下带着有限的(现代)装备进行户外生活,大致等同于20世纪中期前500年人们在野外的生活方式。19世纪末20世纪初始是Bushcraft文化发展的黄金时期,斧头、刀具、帆布纺织品开始大量供应(以尼龙为代表的现代合成材料出现在1938年)。所以,原始技术和Bushcraft所面向的时代背景不同,导致两种文化所采用的技术、使用的材料和装备各异。

在打火机和火柴出现之前,人们使用高碳钢制作的火镰(flintstriker)敲击燧石产生火花引火。

当代的Bushcrafter倾向于避免使用现代技术带来的便利性,不同于背包驴友“与自然分离”的户外活动,更提倡与自然更直接和更深入的互动。相比直接使用一顶自立帐篷,Bushcrafter更喜欢使用天幕、吊床和帆布帐篷,或者直接用木头和树枝搭建庇护所。此外,了解自然一草一木的也是Bushcraft的重要部分,优秀的Bushcrafter一定是半个博物学家。


3、如何开始Bushcraft初体验?

当适应了现代便利生活的人们对亲近自然产生渴望时,一系列顾虑会随后涌现,我没有这些装备、也缺少户外活动的技能和经验、更是无法对户外活动的风险进行评估。这一切看起来很有意思但超出了我的舒适区,我感觉无所适从。

事实上,大部分Bushcrafter都经历过这个过程,下面的建议可以让你顺利平滑的度过这段适应期。

我们在前面介绍Bushcraft的概念时提到“craft”的意思,使用“craft”部分包含的技能并不局限于户外环境,Bushcraft中很多富有动手乐趣的活动其实都可以在室内环境完成。比如绳结技能、生火技能的练习(注意用火安全)、木工雕刻、皮具制作、缝纫、DIY一把心怡的小刀、研究户外食谱等等。Bushcraft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和打游戏一样,你可以不断丰富自己的技能树。建议以自己感兴趣、易上手的方向切入,能够简单的挖个木勺和碗就是非常棒的体验。

在经历过室内的体验阶段后,如果你兴趣尚存,想必已经迫不及待的希望到自然环境里去进行更丰富的体验。在这个阶段,完全不必急于选择形式上更为“Bushcraft”的装备进行户外活动,你可以翻出家里只在公园里搭过两次落灰的帐篷,先到近郊进行适应性体验,从不过夜的单日活动到过夜的两日或多日活动慢慢过渡。在户外尝试你在家里苦练已久的生火技能和户外食谱,如果你对植物学和动物学感兴趣,可以去尝试辨别可食植物、采集浆果、观察动物踪迹和行为。

经历了户外的脱敏过程,你已经对近郊的活动驾轻就熟,也看过很多Bushcraft的资料,知识和技能日渐熟练,你希望体验更加“Bush”的感觉,也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组织和同伴。到了这一步已经无需我再多说,因为Bushcrafter往往有着极强的好奇心和学习能力,千百万年来留存在基因里的原始动力会指引你方向。


4、Bushcraft在中国

此文可能是国内第一篇系统的介绍Bushcraft文化的文章,因为Bushcraft在国内还是很年轻和小众的户外文化。在2012年前后的生存热潮下Bushcraft文化被许多生存主义者(survivalism)引入国内(在更早期国内已有玩家接触并开始实践,但未形成群体)。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近几年海量国外Bushcraft相关视频在各大视频网站出现,越来越多的爱好者了解并接受Bushcraft文化,并在BBS、各种讨论群组形成群体。也有一些Bushcraft自媒体、品牌相继出现。

2019年元旦,在国内众多Bushcrafter的支持下,第一届中国丛林技能大会在上海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位爱好者和品牌参与了此次盛会。这是一群热爱自然、热爱生活,追随先人的智慧的群体。

回过头来讲,中国是一个缺少Bushcraft基础的区域,中部广阔的平原孕育了源远流长极为会吃的农耕文明。山野文化仍在缓慢发展,而某些众所周知的政策原因也为山野文化的发展带来限制。但就是在这种“困难模式”下,众多Bushcraft爱好者仍然在不断探索。

如今,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自身的精神需求,人们开始走出去旅游、进行户外运动,但有一群人觉得这与自己心底的渴望不够合拍,终于有一天他们接触到了Bushcraft,惊叹一声“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最后以一段鸡汤结尾。这是近几年在中国兴起的一种比较小众的人群,他们的目的不为求生、不为冒险。其实就是把自然当成家一样对待。这是一群爱生活爱传统的人,几乎很少看见很现代化的装备,甚至可以说用很原始的东西。他们没有特定的一类服装或者颜色。但他们有着相似的装备斧子、小刀、锯子、锅 。他们会伐掉那些已经枯死的树木或者枝杈,利用他们的能量。他们在自然中有节制的获取,以最亲切的方式感受着大自然的美。他们其中不少都是手工爱好者,他们喜欢把时间花费在与大自然的一次次亲密接触中,他们会用很传统的工具生火、做饭、喝茶、甚至木雕木刻。但是他们的脚步不仅仅在自然中,在家中,他们会精心的为自己下一次与大自然接触作者精心的准备,会提前制作工具、准备材料。他们不会去冒险,因为他们热爱生命。他们不会想怎么征服自然,以为他们热爱大自然,节制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或许,当我们的祖先第一次拿起兽骨作为工具的时候,这种意识就已经写在了基因里,我们来自森林,现在,我们又要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