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上海搬了三次家,选择家具,也选择与时间相处的方法

casa casa的新栏目「Casa Home」,通过拜访我们好朋友的家,分享人与家具之间的美妙关系。我们享受在casa casa工作,因为这里会遇到很多优秀的客人,在跟他们交往中,见到生活丰富而多样的面貌。

 

口述 / 林功成 Thomas

英国折叠自行车品牌BROMPTON中国区负责人
也营运自己的Event Planning公司Marui

2012年,Thomas和他的合伙人Ben,将BROMPTON这个英国折叠自行车品牌带入中国。与casa casa一样,他在这个过程里,经历并理解了国内的消费、生活方式所经历来的一系列变化。

而他自己,也在这几年上海、台北、欧洲各地往返间,最终决定定居上海。在采访中,Thomas提到最多的就是时间与情感。无论对于自行车、家具、空间、城市与人,他都相信,历久弥新。

我有一把80年代的椅子
现在还可以找到零件

我是学平面设计出身,也做过建筑,后来做Event,都是与设计有关系。

早些年在台北,我就一直在收集设计师家具。第一把收藏的应该是Eames的Lounge Chair,其实那张不是最好坐的椅子,可是因为它很经典,就觉得好像得要拥有。

现在也收藏很多老的家具,比如Eames的RAR Chair等等,这些收藏我都会实际使用,而且你会发现,这些东西真的是很耐用,即使损坏了,也一直可以维护——甚至我有一张80年代的椅子,到现在还找得到零件。

Thomas收藏的第一把经典的椅子是Eames的Lounge Chair

因为工作的关系,从2007年左右我就常往返上海和台北。刚来上海时候,因为生活和工作都面临很多不确定,也会选一些随便的家具应付一下。

后来我发现,好的家具是可以跟你走的,这个家具的品牌、细节、touching也会在跟你的相处里互相磨合出个性。如果搬家,你可以把这个情感带来带去,而不是你离开一个地方,就要牺牲掉之前的感情。

Thomas在台北的家

这些家具、物件确实可以影响我们很多,包括我们对东西的看法。

它上面有修好的伤疤,你会记得这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那时候是开心或者不开心,它会变成跟你有感情的关联。

书架旁的黑色Eames的RAR Chair,是唯一一个Thomas在上海、台北两个家都有的家具,对此Thomas这样说:“它是经典中的经典,它的好,真的是要坐过真品才知道。”

整个家就像在画油画
一笔一划变成了很多感触

不仅仅是家具,整个家的状态,都会随着我们的生活状态改变。就像你在画油画,会这边加一笔那边加一点,变成有很多感触。

我在台北的的家,130平米我只用一个房间,其余空间都是厅。和上海的家相比,台北的家像showroom,没有常在住但是会买了很多东西去摆着。看起来很漂亮,可是比较没有人气。

所以我偶尔会回去住一住,调一调,加点人气。所谓人气,很多是生活上的使用习惯,很多家具摆着好看但是不一定好用,也许它可以放更重要的东西。

Thomas在台北的家

我在上海总共搬了三个地方,2009年我和太太决定定居上海,才有了现在这个房子。

这个家,就是自己做的设计。那时候还没有小朋友,150平米的房子觉得很充裕了,走的是比较cozy的路线。我们后来有小朋友,很多使用方式也会跟着有变化,包括家具增加、减少。现在所有家具的购买,第一个考虑的就是会不会伤到她。

上海的家里,有属于小朋友的专属空间
Thomas 最喜欢家里 Danial Chow 这张桌子

这些家具,也会陪伴我们留下很多记忆。

我最喜欢的一张桌子是在casa casa买的,是设计师Danial Chow的。每天,我们都在上面吃三餐,它也可以当我们写字的桌子,也是小朋友的画画桌。有时候家庭party,也会用上这张桌子,就会越来越有感情。

我们家这张桌子已经用了6年,被我女儿敲啊弄啊变得有一点坑坑洼洼。前阵子我在想可不可以把它稍微修理一下,然后Danial本人就来了,在那边磨啊弄啊上油的,你会看到设计师本人做这件事像在用心照顾他的小朋友一样。

家里的Carl Hansen藤椅,它的把手被我女儿拿大叉子弄一下凹进去,我们就拿木头修,真的修好了,成就感又很不一样。你会发现这些家具就真的有生命,很好玩。

CH25 Lounge Chair / by Hans J. Wegner for Carl Hansen & Son

如果安福路上少了casa casa
它就不太像安福路了

我到上海开始,就一直住在安福路附近。

最初来到上海时候,国内几乎没有什么设计品家具的商店,所以我发现这条街上有一家家具店,又有我喜欢的东西时,第一反应还会想这是不是山寨copy的。

当我开始需要买家具的时候,才开始亲近casa casa,认识Nelson,然后发现老板的兴趣、品味、嗜好都跟我们很接近,而且当然店里全部都是真的,没有一件是copy的。

我应该是慢慢看着casa casa一点点的转变来的,看到一些新的品牌进来,看到Nelson把自己的摄影、喜好也放到店里,它变得越来越丰富,我就会期待它后面会长成什么样子。

老话一句:魔鬼就是在细节里。Nelson在看casa casa的所有细节就好像在看他的女朋友,这个用心能让人感觉到。很多的店几十年都不动,但所有客人都会有感觉casa casa在不断改变。客人在这边停留的时间越长,跟Nelson、casa casa的感情越深。

现在如果安福路上少了casa casa,它就不太像安福路了。

因为太太很着迷《丁丁历险记》,家里还有专门的一个Tintin的角落 / Wing chair by Hans J. Wegner for Carl Hansen & Son

生活在一座城市
使用一个家具
都是在与时间相处

以前我只会说“回台北”,现在会很自然地说“回上海”。上海也越来越有地方去,不管是对比香港还是欧洲,都已经是差不多水准。

平常我和太太都很喜欢骑BROMPTON出行,它可以折很小而且是动作很快,所以每天我上班就是从家出发经过安福路,骑行到巨鹿路,安福路几乎是我每天骑车经过的路段。

平日路过casa casa,也会常常来看看最近多了什么东西,就像串门拜访邻居的感觉。

在这个城市生活的时间越长,相处的人越多,也越会发现这个城市很有生命力。在这一点上,家具也同样。

家具是陪我们一辈子的东西,我们可以花很长时间跟它相处。一回家,从进门开始,所有的材质、touch,都是在增加生活的质感与密度。

使用它们,生活在一座城市,也是在与时间相处。

梁哥有话说
Nelson Leung 梁伟
casa casa创始人

Thomas绝对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每次在店里看到他的时候,打个招呼就好,但是尽量不要打扰他。我总会发现他在非常专注地思考那些设计作品。就像他的文章里所说的,他其实是在找一个可以陪伴他一生的作品,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性价比”这个词在他的心目中是那样的不堪了。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心里大概都是这样的吧,一个我们每天都在使用、陪伴着我们一生的生活用品,我们和它的感情价值是超过了它本身的价值的。但这也会有意外的,我们回顾远久前我们选择的生活用品,还是会有些令人不堪的部分。是的,那大概是我们品味成长的痕迹。我在很久以前,遇到了这样的处境,这促使我思考了什么样的美才是持久的,也促生了“隽永设计,清新生活”这个目标成为casa casa的slogan。

我非常认同Thomas对于家具可以改变我们对生活看法的说法,就我自己而言,我甚至在这些作品上学习到很多。这个说法其实一点也不夸张,非常合理,这些优秀的作品都是由一些建筑师、设计师和工匠们的心血打造的,里面都包含着他们的知识、哲学与智慧,他们都是具备优秀高尚人格的人类。我的一位客人就曾经在看了Le Corbusier和Achille Castiglioni的作品后感叹地说他们都是上帝派来的使者。

这有点像我们很熟悉的一句话,你选择什么样的人做你的朋友,你就是什么样的人。同样,你选了什么样的家具陪伴你,就决定了你的品位与审美。很多人对家具的要求是令自己的生活变得更舒适。而我对家具还有着多一点点的要求,就是希望能在这件优秀的作品上学到些什么。

骆老师,当年我成绩不够好,没能进得了北大附中,让您失望了(也许您从来没对我抱以希望过),那是因为北京太多好玩的东西令我无法专心。但我其实是个非常好学的好学生,谢谢您的栽培。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