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汽车设计师在安福路的房子,是他理想中的家

casa casa的新栏目「Casa Home」,通过拜访我们好朋友的家,分享人与家具之间的美妙关系。我们享受在casa casa工作,因为这里会遇到很多优秀的客人,在跟他们交往中,见到生活丰富而多样的面貌。

口述 / Hakan Saracoglu(汽车设计师)

“我享受在casa casa工作的其中一个很重要原因是,这里会遇到很多优秀的客人,在跟他们交往中,我发现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中都非常优秀,都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这次介绍的帅爷(Hakan)是位汽车设计师,6年前由德国来到上海,他丰富的行业经验帮助了中国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但我们这里更关心的是他对家居生活的追求是什么样子的。

以后我们还会陆陆续续地分享更多的专业人士对家居设计的见解以及如何布置他们的家,这些优秀的人往往是有共通性的,尽管是不同的行业,而我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也非常愿意分享给大家。”—— Nelson

Hakan Saracoglu

作为一名专业的汽车设计师,在德国保时捷工作长达15年之久的Hakan Saracoglu,在2013年第一次来到中国。在来之前,他对遥远的东方世界并没有太多的想象。落地上海后,巨大的文化差异和快速的城市节奏刺激着Hakan,一向喜欢尝试和冒险的他很快便适应了上海的节奏,居住至今。

Hakan目前在ENOVATE电咖汽车担任设计副总裁一职。他设计的ENOVATE新能源汽车将前沿科技、时尚外观及年轻人的生活态度结合在一起。去年,Hakan受邀参加伦敦设计周,新车将于2019年上海车展开始预售。

在德国,Hakan的家里有一个小小的“展厅”,那里收藏着他珍爱的几十件原版家具。来到上海后,Hakan先后换过三个公寓,最终在安福路上找到了理想中的住所。在一点一点地添置自己喜欢的家具的同时,Hakan也找到了如何在异国他乡舒适生活的方法。

对于来中国这件事

我丝毫没有犹豫过

我出生在一个保守的德国家庭。我的父亲在工作和生活中都很理性,母亲负责照顾全家人的起居。我是家里比较特别的那个,从小就很有艺术天赋,喜欢画画,最喜欢画各种车。除了画画以外,只要是和艺术或者设计相关的东西都很吸引我,我打小就知道自己应该要走这条路。但我的父母无法理解,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来说服他们让我学设计。因为工作邀约,我来到了中国。这六年是我人生中一段很美妙的旅程。

casa casa的创始人Nelson 也是专业摄影师
这是他镜头记录下,市井与现代化快速并存的上海

第一次来上海,我一进地铁,就感受到了深深的文化震撼,尤其是随处可见的智能手机。在中国,北上广深这些大都市给人的感觉都很像。我对这一切都很好奇。上海这个地方对我来说非常神秘,甚至是香港、澳门、北京,这些我从没去过的东方城市都很吸引我。

同时我也感受到了这里的一切都非常之快。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相反,我觉得这是一个挑战——人们必须能够追赶得上这个进程。

Nelson镜头下的上海

我所认识的中国人都能适应这种速度,并一跃成为领导者,引领这个社会,引领这种高速发展的进程。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在某些方面也存在着差异,比如文化方面,不是所有人都能跟上这种进程。

在中国的每天都很有挑战性,但是我愿意敞开胸怀去拥抱这个文化,这使我能更快适应这里的生活。即使在来之前,亚洲对我来说还是一片未知,但是我丝毫没有犹豫过。因为这是我的梦想,这就是我——持续不断的前进和冒险。

从武康路到安福路

我在上海住过的三套公寓说到理想中的家的模样,我喜欢简单、清爽、整洁的家。 我要能舒服地待在里面,在家一整天都不会有想要出门的念头。

我在上海搬过三次家。

我的第一个公寓和第二个公寓都在武康路,很美丽,是意大利风格的建筑。但让我不满的是这两个公寓都是“成品”,里面的家具应有尽有,我没办法再多添置什么。我有三年的时间都住在装潢好的房子里,就像生活在一个“匣子”里面。我在casa casa买了几盏台灯,再加上我随身携带的两口行李箱,这就是我当时所有的家具了。

Hakan在casa casa买了一款和他原本餐桌上同款的吊灯,因为原来房子里的是仿制品,这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他是一个对生活品质非常有要求的人,即使是租回来的房子也不能迁就

我的第三套公寓位于安福路。

安福路的这个公寓满足了我对家的所有想象。这里视野开阔,空间又大又整洁,可以让我自由添置喜欢的家具。当我第一眼看见它,我就爱上了这里。其实当时房子还没修建好,我也没有看完所有的房间。我走进来,环顾左右,我说,“就是这里了。”

卧室Tom Dixon的小物件和室内香氛

我爱这个房子里的一切,并且把它视作一个整体,并不偏爱哪一件家具或哪一个角落。

我不喜欢明亮的颜色,所以房子基本是白色的,只带进三四种颜色,颜色之间有所呼应。比如那个黑色的伊姆斯躺椅和黑色的灯罩、黑色的电视形成了呼应;灰色的沙发和紫色、深绿色、深灰都很搭。家里没有出现很强的对比,只有一个对比色就是橙色的灯,这让橙色很跳脱。

住在上海的缘故,我也会做点融合。这个城市充斥着各种反差美,每个角落都有它的美感。除了现代的家具,我还会用一些老上海的小器物来装点我的家,赋予这个房子别样的意义。

出于设计师的自觉

我的住所总是在变化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家居理念。像我的父母和朋友,他们在装修伊始就买好了所有的家具,沙发、桌子、地毯,一搬进去所有东西就都在那儿了。就算再过10年家里还是维持原样,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我的个人经历造就了和他们不一样的性格。

客厅Magis的Puppy小狗椅,也是跳脱的橙色

少年时代我离开父母和朋友,独自一人去到美国加州上大学。在美国,我学习到很多不同的事物,也学着怎么去创造不同的事物。尔后学成归国,成为一名顶尖的汽车设计师。

身为设计师的自觉,我的公寓总是在变化中。我从没有对现状100%满意过,因为你总能找到家里还可以改善的地方。

Hakan的卧室

设计一个家是件很复杂的工作。

我的每件家具都是经过很长的时间才确定它的摆放位置。在一开始,你无法预见它最终的模样,以及每件家具之间所产生的化学反应。

每件家具都蕴含着特殊的意义,我从很多地方把它们找过来,花了很多时间与之相处。每张桌子、每把椅子、每盏台灯,都有话要诉说。而我也不想自己的空间被家具所填满,所以尽可能地减少添置。

天性难移,就算每件家具都安排妥当了,难免还是会再遇到一盏打心底里喜欢的台灯。所以如何再重新调整你的公寓格局,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我的房子就像一个

小型 casa casa

遇见casa casa是在六年前,那时我刚到上海。

当时我住的公寓不缺家具,所以我买的很少。但当我从武康路搬到安福路,我就开始为我的房子找合适的家具。

在casa casa认识了Nelson,他的热情总是感染我。除了经营家居店,Nelson也是一名很棒的摄影师,我家里还挂着一幅他的摄影作品。

因为我们对设计和创造都抱有热情,便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朋友。我们有很多相像的地方,每次见面都能聊很多话题。Nelson在家居这一块帮了我很多。我公寓里几乎80%的家具都来自casa casa,就像是一个小型的casa casa展厅。

客厅里挂着一幅Nelson的摄影作品,是从埃菲尔铁塔上俯瞰的巴黎夜景

虽然我是一名汽车设计师,但我也喜欢研究家具的设计,这两种不同的设计模式让我感到平衡。我喜欢极具艺术感的手工作品,对于不同形式的艺术有着一样的热爱与尊崇。

我在德国的时候,就很喜欢收集家具。我收藏了很多60到70年代的原版家具,其中不乏有Verner Panton,Charles Eames这些大师的作品。

Hakan要求房东拆掉了灶台上破坏视觉协调性的抽油烟机。在没有找到更美的抽油烟机前,他情愿选择不用

回想我第一次来中国时,我只带了两个行李箱。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呆多久,所以我也不能带着我心爱的家具收藏来这里。我总是设想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这里,我可以带着这两个“容器”潇洒离开。

而现在我终于能和自己喜欢的物件生活在一起。

如今,每次旅行回来,我会坐在家里,环顾四周,静静地坐上一个小时,享受和这些家具相处的时光。

Hakan买了一个纯白的挂钟,和家里的白墙互相辉映。阳光洒进来时钟的光影就会投映在墙上,非常好看

梁哥有话说

Nelson Leung 梁伟 ,casa casa创始人

我们很多同事都觉得Hakan很帅,整洁优雅。其中一位同事就背后给他起了个昵称——帅爷,即使是当时不在场的同事听到这称呼后也会马上联想到是他,但他自己并不知道。这文章出来后他也会是第一次听到,希望他没有介意吧,哈哈哈。

在我和帅爷(Hakan)的交流中我发现,我们有一个共通点,对我们来说会有一些小困恼,就是有这么多喜爱的东西,想每一样都想拥有,我要怎么才能陈列好呢,而往往不是都放在一起就是好看的,有的时候会是一个艰难的取舍。在跟他的交流中,我了解到他在德国的家就租一个小仓库,来放置多年来收集的优秀设计产品,因为有些好东西并不会有很高的流通量,并且会在发行了一段时间后自行停产。

上面这张照片,是Nelson不久前为Hakan的家拍下的。时不时地,Hakan还是会在路过casa casa的时候进来逛逛,带走一两件他觉得适合的家具或者摆件。就像他所说,设计师的基因使然,他永远在一点一滴地、不停地设计着自己在上海的家。

我在帅爷身上学到一样东西,叫design discipline(设计的自律),因为在一个空间,好产品不是越多就是越好,也不是挑最好的放在家里就是最好,而是通过陈列空间的家具的量,家具之间的关系,对比,对话来确认陈列效果是不是最优的,是有一个恰到好处的氛围,如果多了一样东西,反而会把原来的恰到好处破坏掉了,所以这个时候就要有一个自律(discipline),要控制好不能买太多的东西。对于在安福路的房子,他总是很谨慎地用设计地眼光在审查每一个角落,才最终决定添加、减少一点什么。

撰文:矢芷
图片:Nelson Leung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