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作家是如何将木疙瘩化腐朽为神奇的?

关注 08月29日发布在 居家圈

Via yabedesign

器物作家专题的推送陆陆续续也做了十余期了,其中木工作家亦与大家介绍了数位,但惊讶于日本不同木工作家之间迥异的刀刻风格与审美体系,所以今天还是决定拿出一期的篇幅来聊一聊几位不同年龄层次的木工作家。木质器物不同于陶器,硝子,不用二次加工便可直接拿来重塑,这无形中也为木工作家们画地为牢,一定程度上局限了创作可能性,但一流的木工作家总能顺水推舟化腐朽为神奇,让“木疙瘩”也能有极高的艺术表达性。

Via shop_sno

「三古龙二」

Via topic.udn

长相与梁文道颇有几分神似的三古龙二可不仅仅是一位木工作家,甚至可以认为是当下“用之美”杂货浪潮的有力推动者之一。在创作木工作品之外,三古龙二在生活工艺的文字内容创作层面同样为外界提供了一个了解如今日本民艺的客观视角,不仅在日本知名生活方式类杂志开始专栏,《我的生活散步》,《木之匙》,《十公分》以及《生活在工业时代》等独立著作均有被翻译成中文。在从事木工作家40年的生涯内,三古龙二也一直挖掘和推广日本其他器物作家,并经营了一间专门贩售手作器物的门店,定时的举办展览也让很多手作器物爱好者们流连忘返

Via mitaniryuji

Via mitaniryuji

三古龙二认为很多时下器物被赋予了太过复杂的造型感,从而失去了手作温度的传达,同时也压抑了消费者的实际使用时的感受,所以在三古龙二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过度的手工创作成分和工业化之间微妙的平衡感,简单实用的器型辅以不完美的手作细节在今后数十年的使用过程中依旧能不断发现生活工艺之美。

Via Pinterest

Via Pinterest

除了受到“用之美”的影响,三古龙二年轻时作为舞台剧演员的经历也为其作品注入了厚重的人文关怀以及对自然的思考,最大程度保留木材的特性,让手工成分成为“配角”,这种内敛且去风格化的大巧不工是很多器物作家难以做到的。

Via serendipities

Via pinterest

「濱端弘太」 

Via irodori-store

来自长崎的濱端弘太算是当下日本木工作家中十分特殊的一位了,专注于制作流行于上世纪初的西洋餐具,并用日本传统的木工工具以及雕刻技艺重新诠释西洋餐具的造型,在规则的器型中留下不规则的手作细节,而且所有餐碟餐盘均来自一整块木材,耗时耗力程度不言而喻。

Via irodori-store

Via irodori-store

小到甜点托盘也不忽略刀刻纹路细节:

Via Eckepunkt

Via Eckepunkt

就连刀叉汤匙濱端弘太都赋予其极高的完成度,手握质感以及木质纹路的展现都不是随机设定的,仔细观察会发现同款的汤匙都来自同一块木材或纹路近似的木材,濱端弘太真的是究极的细节控。

Via Eckepunkt

Via sno-kurashi

「荒井智哉」

Via @a__._l_.___i

荒井智哉作为80后的青年木工作家近来备受瞩目,其作品以浑厚的手感以及粗粝的刀刻纹路著称,而为了专注于木工创作荒井智哉专门从东京搬到了与自然零距离的山野乡间,从于森林中木材的选材到手作加工所有流程均一人完成,对于习惯了东京浮华生活的年轻一代还能守住内心的宁静确实难得。

Via @a__._l_.___i

在荒井智哉的作品中,粗犷的刀刻细节和木材本身的纹路交织在一起,从而形成错落纹理交织,而后续的旧化处理更是让每件作品看似经历了岁月蹉跎,且每件作品的尺寸均不相同,但陈列在一起就是有呼之欲出的体系感。

Via @a__._l_.___i

Via @a__._l_.___i

这种富有原始粗粝之美的作品从荒井智哉“超大号”的工具就能窥得一二:

Via @a__._l_.___i

荒井智哉其实并不满足于某种既定风格的重复,本人也承认目前创作达到了瓶颈期,过于重复的手作确实会对艺术追求较高的作家有一些折磨。时下荒井智哉也在尝试轻薄细腻的木工作品,在与新的工具磨合的过程中创作出了譬如“栗手彫黒椀”这般与陶器有着些许共鸣的木工作品,保留了木材本身的纹路与瑕疵之余将陶器规则的线条融入其中,也不失为兼顾实用与陈列美感的上乘木器作品。

Via @a__._l_.___i

「村上圭一」

村上圭一来自神奈川县汤河原市,是为数不多坚持用“铁媒染”工艺诠释木质器物的作家,同时也是当下笔者个人最欣赏的木器茶具作家,除了传统的黑漆工艺之外器物造型与荒井智哉完全两种艺术表达。村上圭一追求器型上的对称美感,在规则的器型之下融入细腻的手作纹路以及传统的东方元素,比如“锔瓷”的细节。但木材特性不同于瓷器,要在直径数十公分的木质收纳器物上重现这一很东方的工艺确实需要作家极高的工艺拿捏。

Via pinterest

而在真正让村上圭一扬名还是当属茶具小件。百变的造型感以及高难度的定型工艺在器物真正成型后显得云淡风轻,褪去了千刀万刻之时的厚重感,甚至一度会让人忽略掉手工的存在,这种让传统上色工艺和雕刻技艺能浑然一体足以彰显村上圭一深厚的刀工积淀,与另一位风格近似的木工作家浦上阳介的区别所在。

Via ippaku.jp

Via ippaku.jp

不仅如此,村上圭一一直在挑战木材能达到的“极薄”属性,很多实用器具已经达到了木材所能承受的厚度极限,但长久使用亦不会轻易开裂,可能这也是职人作家们对于大工业生产线的一种挑战态度吧。

Via pinterest

在工业化高度普及的当下,真的很庆幸有这样一群可爱的人在坚守通过手工器物传递生活温度的情节。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