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插画师在前法租界的loft,她说追求美是一种直觉

2015年,Sonia决定成为一位自由职业者,专注于自己喜爱已久的时装插画。2018年,她从深圳搬家来到了上海,这时候她已经是一位专业的时装插画师。成为自由职业者后,Sonia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位于上海前法租界的Loft度过,她喜欢呆在自己的空间中,享受独立而平和的生活状态。家与工作空间中点点滴滴,对Sonia而言都是一个“联结”,让她了解自己,听从直觉,追求每个细节的质感与美。


从下班画画到成为自由职业者,
我也从深圳搬到了上海

时尚插画师,与Vogue Paris、Vogue China都有合作,现居上海。
微博:@SONIA邵 Instagram:@sonia_shao

我从12岁就开始画画,大学读服装设计时开始接触到时装画领域。毕业后,我在深圳从事艺术教育和服装设计的工作。还在上班的时候,非常想要放松时,我就会画画。

Sonia在深圳的插画工作台和插画练习稿,她在业余时画了非常多的时装插画。那段日子里,下班后晚上九点钟到十一点是属于我自己的时间。我当时画了一个后台系列,因为我非常喜欢模特在后台化妆的时候的那个瞬间——那个瞬间模特是带了妆准备好要上台的,但是她的情绪还是属于自己的。我特别喜欢这个系列。

Sonia的《后台系列》画稿,它们捕捉了模特们在化妆间为工作准备好一切后,流露出的自我情绪。2015年的时候我经历了一次人生转折。当我打算做自由时装插画师时,家里人的反应都是:“啊?你要以画画为生?那不可能的,你会饿死的。”

2015年Sonia推掉了所有工作,专注在时装画领域。这是她当时在深圳的工作室。时装插画在中国起步比较晚,那时候国内没太多人关注这个行业,我就开始推进远程和线上的时装画课程。我见证着越来越多新生代的学生和设计师加入进来,敢于用自己的爱好去好好生活,这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成为自由插画师后,Sonia一直在推进时装画的线上艺术教育。这是Sonia工作的画材和代表作品。这两年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需要往返深圳和上海,索性就搬了过来。中介知道我喜欢老的物件,特地在前法租界这一带帮我留意房子。2018年12月,我搬到了上海。我把很多曾经的家具都留在了深圳,只带上最有用的:我的画材、衣物、厨具、书籍。

Sonia收集的时尚领域相关的书籍,它们对Sonia来说非常重要,是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东西。上海前法租界附近街区。2018年底Sonia搬到这一带一栋老屋改造的loft,开始了在上海的自由职业生活。


前法租界老屋,巴黎旧物
美是经得起时间推移的质感

我住的Loft是前法租界老屋改造的,出门两分钟就是热闹的武康大楼,邻里的别墅却非常有南法风情,并且特别安静。我的主卧正对着一些很有年代的香樟树,每当夏天到来,它们的枝叶就会探到我的窗户外面,几乎伸手就能够着。

Sonia公寓附近的武康大楼距今有将近一个世纪的历史,由旅居上海的著名建筑设计师邬达克设计,法国文艺复兴式风格,是上海前法租界的地标性建筑。Sonia家周边的南法风情别墅,上海前法租界是老洋房和老屋的聚集区,著名的话剧艺术中心和永乐宫都在这附近。

我非常喜欢有年代感的物件。每次去欧洲的跳蚤市场,总会发现很多好东西。我放色粉的小柜子很有故事,它原本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巴黎学生制作的微缩模型。我的画台是用维多利亚时期的信箱改造的;放画材的箱子,是一个十六十七世纪的古董箱。

Sonia的画台,由维多利亚时代(Victorian era,1871-1931)的一个古典风格木质信箱改造而成。Sonia用来放画材的箱子,这些几乎全都是从欧洲跳蚤市场淘来的古董箱,有时光的印记。

它们摆放在以白色为主色调的公寓里,和我五颜六色的画材搭配在一起,有一种视觉的交错感,经过时光变迁也一样好看。这是现在Sonia在上海家里的工作台,位于loft一楼两扇明亮的大窗户之间,古典的画材箱子和简约白色的工作桌椅,完美搭配在一起。


能够15天宅在家里不出门
是因为这里一切都是我喜欢的

因为是职业插画师的缘故,我需要常常宅在家里工作,我的家必须是我长时间宅着也能够很舒服的状态。我最长的记录好像是15天没有出门。我的墙壁、工作桌椅包括我的餐盘,都是很包容的白色。

上海的老屋改造普遍使用白色,Sonia家室内的墙壁,保留了它原本的白色环境。Sonia非常认可她闺蜜对她说过的一句话:“人每天使用的东西都应该是有质感的。”到了上海之后,她把餐具清一色换成了白色。我也喜欢绿色,我觉得绿色是特别有灵气的颜色,画画的时候像有许多小精灵在周围一样,每个季节都会在自己房间里放上当季的植物。

在Sonia的家里,一年四季鲜花和应季植物是不断的,她觉得绿色能带给人灵感和力量。我喜欢在白色空间里摆上色彩明亮的插画和物件。我有一个非常喜欢的锅是黄色的,哈哈,所以会在屋子里做相应的配色,把卧室的空间和一些寝具用黄白色来搭配。

房间里的插画、Sonia最喜欢的黄色锅和餐桌区域的植物,在她的家里,常常能见到这些明亮的色调。作为自由职业者其实需要很强的自制力,一楼的空间被我严格划分为工作和作息两块区域,所以我的iPad是绝对不会带出工作区域。我喜欢有光的地方,所以把工作台放在两扇大大的窗户之间,这让我在工作时特别享受。

Sonia的工作区域干净、明亮,是一个自由职业者的自制力空间。她认为在家中工作,要有明显的工作区和生活区的划分,工作区需要保证高效率的状态。我平时经常在家喝酒、画画、乱蹦乱跳,独处的时候我的家也是一个独立思考、内观自己的空间。我也喜欢邀请朋友到家里来,上一任租客把阁楼当做电影放映室,我把它改造成了朋友聚会的小房间,木质的书架和一些古董小箱子堆在角落,非常安静温暖的感觉。

Sonia二楼的阁楼,一个温暖的地方。她经常在这里跟朋友一起谈心,对这个空间非常有感情。我很经常和朋友们一起包饺子,喝酒聊天。我的朋友们本身都是非常有魅力的人,也都是在他们的行业非常有才华的人,我希望能促成大家聚在一起,让每一天都很有价值。

阁楼里摆放的casa casa的异形灯。朋友曾经调侃说:“你这个灯可以用来暖手啊。”Sonia说没错的,冬天时它确实非常暖和。它见证着朋友们带给Sonia的温暖时刻。


抛掉价值、品牌
只留第一眼对物的感觉

我选任何东西都很相信第一眼的直觉,有些东西你知道它的品牌、价值以后,会打乱你的第一感觉,变成带着很多标签去看它,所以我觉得第一眼喜欢就好。我现在的画桌是在casa casa第一眼看到非常喜欢就立即订购了,白色桌面,橘色腿搭配,腿部的造型有一些异形,我立刻就觉得它是属于我的空间。

图中白色的桌子,就是现在Sonia插画的工作台。我是水瓶座,我喜欢在常规之中可以突然发现不一样的东西。比如我在casa casa买的豆袋。尽管它现在比较常见了,但在设计之初也是以“异类”著称的,我觉得它像一个大梨。

Sonia在casa casa买的绿色豆袋。今年她去美国乡村音乐之乡纳什维尔看朋友时,在当地买了一个黄色的抱枕,放在豆袋中间,把豆袋变成了一个牛油果🥑。我最喜欢的设计师是加利亚诺,他目前是为马吉拉做创作的。我觉得他的设计是有感染力的,非常有往心里去的冲击力。

Sonia画的加利亚诺设计作品的时装画,2016年的时候我还修习了花艺。花艺中的“取舍”让我更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画画时我会虚掉很多部分,保留highlight和大片留白。风格简洁化之后我很快接到了与《VOGUE》杂志巴黎版的合作。

Sonia为《VOGUE》巴黎版画的巴黎时装周插图,是她最喜欢的加利亚诺设计的马吉拉秀场系列。


与casa casa的相识
也是我与亲密好友的记忆

我的闺蜜vinn曾经在上海做画廊策展人,2015年我第一次旅经上海,并在那一年决定成为自由职业者。我们像灵魂伴侣一样,陪伴着对方体验世界、追求美的东西。

2015年就像是我们的一个春天,我还记得她带我第一次走进casa casa,我们指着家具,畅想着有了自己的家后,要把它装扮成什么样子。casa casa好像是我们心中向往的一个地方、一种美一样,我们一直凭直觉朝这个目标前行。

后来,我们在安福路191弄里住了一个月,出门就是casa casa。那个房间和我现在房子的格局很像,是白色和木头为主的设计,视觉上显得特别干净,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的家里会保持白色的基调。

我和vinn每年会抽出一个月,一起跳脱原有的生活。去年我们去了巴黎,在巴黎的跳蚤市场专门去看各式各样的复古家具。接着vinn去了东京学艺术,而我从深圳搬到了上海。我们曾经在casa casa指着的家具,也一个个地摆进了我们的家里。

2018年Sonia和vinn在巴黎跳蚤市场淘旧物。

Sonia有旅行画画的习惯,很喜欢在旅途中创造一个临时画室,住任何地方都会先留意采光是否适合画画。图为她在巴黎、纽约、Nashville、上海的移动画室。

我现在住的地方离casa casa不远,平时只要路过安福路就会去逛一逛,不一定是需要什么东西。但如果需要的话,第一时间肯定是去那里的。我家里的花瓶,送朋友的小物件,还有圣诞节的小象,都来自casa casa。

梁先生对家居、艺术审美有很好的见地,我会到巴黎去淘古董家具,其实就是受到梁先生的影响。我现在还记得4年前的秋天,我和vinn第一次走进casa casa的样子。casa casa进门“叮咚”的声音到现在也没有变。

撰文:Leni Wong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