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迷复古和旅行的她,将“莫奈花园”搬进家

关注 09月08日发布在 设计圈

很多人心中都有一个避世梦——远离尘嚣和世俗,过一种或耕于田上,或隐于山林的生活,但更多人选择入世,在城市中脚步匆匆、终日奔波,为了所谓更好的生活奋斗。

Lu一直试图在两者之间寻找到平衡点,于是搬到城郊,租下小庭院重新改造,用自己的收藏与作品悉数填满。梦想有没有成真似乎不那么重要了,她知道,这段复古又悠长的时光,将成为人生中弥足珍贵的存在。

心中有个隐居梦

从留学生到广告人,再到现在家居品牌主理人,在过去的十多年里,Lu的生活离不开“Vintage”这个词,与美好事物相遇,在每个物件身上发掘故事,就是她所拥有的日常。

在德国、上海短暂停留后,她在北京住了下来,去年8月份,Lu从马驹桥搬到顺义,租下现在这个房子作为工作室。

“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喜欢避世、想要避世,有一段时间每天都很忙,没有一刻能停下来的,还要对接形形色色的人。其实搬到这边也是为了有更宽敞的空间打理品牌,整个小区环境很安静,也让我有一种隐居的感觉。”

Lu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让这里从平平无奇的小别墅,变为具有浓厚欧洲Vintage风格的复古住所。

小巧又精致的院子,柠檬黄与姜黄色交织的墙面,让人感受到阳光下的托斯卡纳般的明媚,豆沙绿的铁艺楼梯雕着美好花纹,爬山虎攀缘而上,与草坪、盆栽相映成趣,为Lu的房子奠定了复古又悠然的基调。

在结构上,她并没有进行大的拆改,只是重新做了门的设计。这主要是考虑到一楼的层高只有3米,为了改善这一点,同时让空间拥有厚重感,Lu专门做了4扇哥特式尖形拱门,这种大胆的尝试不仅缓解了低层高带来的压迫感,还让复古的味道更浓。

除此之外,楼梯也是她亲自设计的,将老木板做成踏板,再找师傅画上花样,每一段板子的颜色都不尽相同,也为空间带来些许小趣味。

住在莫奈的房间

从巴黎乘车一路向西,约三刻钟的时间,你就会来到吉维尼小镇。层峦起伏,白墙红顶,葱郁树林,让这里成为法国颇受欢迎的小镇,而吸引众多游客前来拜访的首要原因,便是莫奈的故居。

走过纤巧的小桥,拨开繁茂的枝叶,黄绿相间的二层小楼就在眼前出现,就是在这里,莫奈度过了43年的人生时光,创作出了自己的传世名作《睡莲》。2019年年初,Lu到巴黎旅行,便有了一次令她印象深刻的与莫奈的邂逅。

“我当时特别想去莫奈故居看一下,主要是去看花园,因为我特别喜欢种花,但去了之后,倒是他的故居让我非常惊艳,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从一楼的画室到他的主卧,甚至窗帘、挂钩等很多小细节,我都仔仔细细看了。

当时我还没有做家具,也觉得这些东西都好好看,什么时候有机会,我也希望有一样的。后来有了自己的品牌,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莫奈的房间复刻出来。”

为房子改造的过程,称得上是一次圆梦之旅。

Lu将莫奈的衣柜、床、床头柜、椅子悉数“搬”回了自己家,雕花要精致,椅背弯曲要恰到好处,在细节上反复打磨、不停修改,才达到了非常高的相似度。

在房间的搭配上,Lu也考究地选择了法式风格的淡黄色碎花壁纸,墙上则挂满了过去收藏的手绘古董油画,让人走进房间瞬间就有了一种穿越之感。

夏在意大利之南

对于新房的打造,Lu虽然意在为自己的品牌做场景化展示,但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她的家。

无论是复刻版莫奈房间,还是让人有如置身《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黑森林魔法屋,每一个空间都花了心思打磨,每一处角落都摆放着她的心爱物件,表达着她对生活的感触和热爱,这里适合工作,也是她享用静谧时光的完美居所。

Lu一直希望有个类似欧洲电影里的办公室,有着玻璃老木门,桌子上堆满了书,她戴着老花镜在桌前埋头苦干……这样的心愿在这里得到圆满——木工师傅帮忙改造的木门,还带着时光留下的斑驳痕迹,透着自然、拙朴之气;铜把手花了她500多大洋,但质感很是让她爱不释手。

厨房也是她平日很喜欢窝着的区域,Lu在装修前就决定将它做成开放式的,还专门定制了柠檬和橄榄图案的瓷砖,并让师傅在窗口贴上了长短随机的瓷砖,橱柜全部采用了实木橱柜和进口水性漆,费心找到了出口欧洲的复古炉灶,设计了可爱的小拱门,再添一条羊毛地毯,地面也就多了层次感。

记忆里意大利南部的夏天,也被她留在了自己的家中,定格为永恒的画面。

她说:“我很喜欢旅行,但也喜欢回家的感觉,喜欢收到了新咖啡,喜欢从云南带回来的干巴(肉干),喜欢回来后看到生机勃勃的龙柳,喜欢家里的猫子们,喜欢坐在沙发里完全不想动,那种远离尘世的感觉。”家就这么一点点儿丰富起来,隐居的梦是否实现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

策划 / Irene 摄影 / 张之洲 文 / 单数 新媒体编辑 / 超楠 视觉 / LZZ 部分图片 / Lu、网络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