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OverComer主理人:深入了解美式复古的“追思践行者”

关注 03月15日发布在 穿搭圈

一次工装合作的契机,梵几与Overcomer更为加深了互动。阴雨季的杭州,空气氤氲,我们随古奇拜访了位于留和路园区内美式复古服饰品牌OverComer的工作室。

推门入目的便是工作台上堆叠的牛仔裤,货架上整齐置放着上世纪的缝制老机器,散落地上的油壶及样布,墙上悬挂的各式牛仔工装、布帘、堆挂的包袋,整齐搁置隔柜的一筒筒纺线以及一排OverComer的经典产品和试验样衣。一切都带着美式气息和属于那个遥远年代的标志印记。不大的空间却又是刚刚好的布局,这里是OverComer的设计与试验空间,也弥漫着OverComer团队及其好友们的自由气场。

自品牌创立以来一直专注于美式复古服饰的开发设计及生产,在我们看来,品牌创始人Bruce可以说是一名美式复古风格的“追思践行者”,何出此言?Bruce本身就是长期收藏美式服饰的爱好者,Levi's 上世纪 30 至 80 年代的牛仔裤等产品基本收集齐全,而他的美式复古磁场却不止于此,与同好们自创品牌,不仅将真实源于上世纪美国工装的品质与细节不遗余力地做到OverComer的产品之中,更注入了针对国人身型推敲之后关于版型改良的思考。

Bruce在他的创作空间中给我们介绍他的收藏以及服饰里的文化,随后和古奇愉快地讨论起关于梵几定制款工装服的细节设计。低调而坚定是我们对于Bruce的印象,在自己所热爱的领域中投入便自然而然流露出清亮焕然的神情。凭着对细节完美追究的精神上不谋而合,此次品牌间的crossover便水到渠成。

余沁:说说品牌为什么叫「OverComer」?

Bruce:其实最开始叫「Team Made」,团队制作,后来觉得这比较适合品牌名后缀。「we shall overcome」是一首70年代老歌的名字,歌词透露着一种不屈的精神,我们服装的风格也是源于这个时期,顿时就觉得这个名字很能代表我们,也时刻提醒自己要克服困难,战胜一切。

余沁:说到“克服”,我有事先了解过,你们在产品品质方面默默投入很多,就从你们每年都会出的简单朴实的Pocket Tee聊起吧。

Bruce:Pocket Tee从品牌创立第一年开始卖到现在,每年都有版型、用料和细节的改动。一些顾客同款买很多件,说明这件衣服大家还挺满意,但我们觉得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现在每年少量试验性地生产,一点点地摸索,直到今天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调整。

古奇:有朋友跟我说过一件T恤的好坏看衣领穿久后会不会变松。

Bruce:对,还有整体会不会变形。我们的T恤比普通的要厚,一般市面上的T恤面料按克重算180克是最重的,但我们达到220克。别人是一根纱织出来的,我们是两根纱绞在一起织,双纱弹性会更好,慢慢积累到现在,我们的面料基本已经跟日本、美国没太大区别。

衣领我们沿用老式工艺做法,当年的工厂花时间用更牢固的方法去制作,是为了能让衣服更坚固耐穿。我们T恤领口是双针滚边,就是双层面料包边,等于有四层,这样穿起来基本不太会变形。所以这款T恤一直是我们的拳头产品。可能有人刚开始只是尝试着购买,之后,每一年都会再买。

余沁:所以Pocket Tee也就成为与梵几工装服合作款的一部分。

古奇:与梵几合作的样衣之前我拿去了梵几店里,单看大家都没感觉,但后来我试穿上,就有员工说要买,甚至女员工试了也很喜欢,我觉得OverComer很多精道的地方隐藏在版型之中,这很重要。以前梵几也有在淘宝上买过给工人穿的工服,穿上之后特别臃肿。这次我就花点血本给工人们定制OverComer的工装服,也趁此机会做个crossover,定制一些色给工人们穿,裤子上会有一些可以装工具的设计,再定制一些指定的色在梵几线上和实体店售卖。

余沁:我看过试装,也非常想买,能说说隐含在其中的版型细节体现在哪?

Bruce:我喜欢T恤是合身的,而不是像健身穿紧身衣那样太贴身。我们的做法是收肩,两边各收1公分,这样看上去肩会比较精神。胸围则跟普通衣服一样,但袖长要短一点,因为中国人相比外国人属于短粗型,袖长改短就显得手臂长一些,和拉伸腰线一个道理。因为我们不是纯粹休闲宽松的风格,看上去要有点美式精神,而美国人肌肉比较发达,中国人并没那么宽大的身材,只能用细节的改动来弥补(笑)。衣长我们会做得短一点,使得比例看上去下身更显得长一些。

其实日本人做西装也是这个道理,会改肩膀宽度。中国人做的西装经常又长又宽,或者就是很紧身很娘,就是收紧的部位不对,看上去就不协调。日本人或着以前的香港人,常常西装穿出来与大陆人感觉不一样,他们更合身视觉更舒服。所以说直接拿别国的版型来穿未必是理想的。

古奇:怪不得我去日本试衣服常常觉得很合身。

Bruce:其实很多人去国外,比如英国试衣服是试不出模特的感觉的,因为身材不一样,反而中国人去优衣库能穿出比欧美大牌更好的效果。就是版型水土要服,并不一定最好的设计师拿过来就是适合我们的。

余沁:也说说工艺上需要克服的方面?

Bruce:你看到我们的T恤腰身部分面料是筒状的,这种筒形面料是机器织出来的。一般T恤腰侧有缝线,是因为他们的筒径大,需要裁开。小筒径的机器面临淘汰,目前很少有了。只能说是一种情怀吧,为了追求老年代机器的效果,每一个筒径我都付版费,加上我做的量少,也就几百件。其实一般工厂都不太愿意这么做,现在这种做法只做高端的产品,比如真丝、绢丝,他们并不能理解这么简单的T恤要这样的工艺。还有我们的整件衣服都是百分百全棉线做的,为了贴身舒服。买OverComer的人可能并不知道我们的成本其实很高。

古奇:但你们定价并不贵,T恤也就一百多,包括裤子等所有的定价都不太高。有没有想过提价?

Bruce:确实,我们的定价是没有太多的利润空间,少量制作的成本很高。比如我们的牛仔裤051SS,最初只做了200条,每条成本核算甚至超过定价一倍,如果价格卖高根本就没人会买。第一年做其实大家都有工作,有点玩的性质,那时候T恤就做150件全部卖光,后期投入慢慢扩大到500件,1000件、3000件。我们想把量做得稍大一点把成本压低一点,说实话,还是没有利润空间,因为投入也大。

我们在慢慢把量做多,但又在寻求一个平衡点。因为如果量大的同时可能品牌精髓也就不在了。提价总是有限的,而且同时我们每年还要把质量提得更高,价格虽然每年提高了几十块,但付出远远超过这些。收支达不到平衡,所以品牌也就做得很慢。

古奇:有没有想过引入资金?喜欢自己目前的工作状态吗?如果不做衣服是否会考虑别的职业?

Bruce:当然想过,但是希望投资人更注重我们这份情怀。当然喜欢目前的状态,因为是自己喜欢做的事,很自由,尽管苦和乐共存,但是很值得,不会考虑做别的事情。

古奇:我觉得一个品牌的性格其实就是创始人的性格,我接触Bruce不多,但我是这个品牌的使用者,我感觉这个品牌跟他的性格非常接近,很低调地在做,微调一些东西达到极致,而这些你很难在表面看出来,却又是关键。衣服必须上身穿,人其实很挑东西,好与不好很容易试出来,我觉得OverComer的裤子无论是长度、版型、舒适度都很棒,现在一些时装需要不停设计新款,OverComer就守着本质的东西抠得很细,这也有点像我们的家具,单去展厅看可能不一定能了解那么多,得用了才知道。我感觉认识那些穿工业或美式复古的人,也买国外品牌,最后慢慢都会穿OverComer。

Bruce:现在国内外冒出一大批美国生产、欧洲生产的工装服新品牌,因为刚好复古是一种潮流。但好多品牌我认为工艺和细节都达不到当年的效果,只是做一个型,用专业的眼光看很多是不达标的。比如那个年代明明没有的东西被车上去……可能明年流行别的他们就会卖别的,只是把赚钱放在首位。我们现在为什么不做很多印花那些花哨的东西,是因为我们希望先把基础的、内涵的东西做出来,锦上添花其实并不难,还是先做好基本吧。就像一辆车子,你把发动机、底盘做好做扎实了,上面怎么改,那是之后的事。

余沁:你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着迷美式复古文化?

Bruce:我大学就是服装专业,一直对服装都很感兴趣。在这个过程中受日本影响比较多,起初也不知道什么是美式,慢慢才知道其实日本人很多灵感都是来自于美国;日本人会拿美国的老衣服、老裤子寻找灵感乃至复刻。于是我觉得从美国的工装文化学起会更直接,这么多年下来,我还是最钟情于老Levi’s,在我觉得牛仔裤的代表也就是Levi’s。他们有一句非常自信的话:“我的历史就是牛仔裤的历史”。

古奇:你们的售卖渠道有哪些?介绍一下你的合伙人,你们是怎么分工的?

Bruce:主要还是线上淘宝店,产量上来说一款不会生产太多,因为我们很少宣传,淘宝上也主要是一些老客户慢慢积累起来的。也没有太多精力放在宣传上,做品牌会有很多繁琐的事情围绕着你,今天这里出问题,明天那里要解决,不会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宣传自己。团队还有朱海龟和冯裤子,我主要负责设计、找灵感,他们主要负责跟进生产和销售。他们以前从事的跟服装不太相关,纯粹是爱好者。大家都是因为喜欢而在一起,没有太多的利益性。

OverComer:美式复古服饰品牌,由创始人Bruce和其它两名伙伴创立于2013年。自品牌创立以来一直专注于美式复古服饰的开发设计及生产,不仅将真实源于上世纪美国工装的品质与细节不遗余力地做到OverComer的产品之中,更注入了针对国人身型推敲之后关于版型改良的思考。

淘宝店:overcomer.taobao.com

微博:@OVERCOMER_OFFICIAL

采访:古奇、余沁

图片摄影:meiwen

文字整理:余沁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