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要 P 图,你打开的却不是 Photoshop”

10月15日 数码圈

任何对图片进行编辑修改或加滤镜的行为,如今都被人们统称为「P 图」,「PS」。接下来的一步,他们可能会打开手机里的美颜 App。对此,经历了 30 年的 Photoshop 早都不介意了,毕竟他们在图像处理领域的地位,从来没变过。

几年前,网络上流行着「亚洲四大邪术」的说法。其中「中国 PS 术」战胜「日本化妆术」「韩国整容术」「泰国变性术」位居榜首 — — 相比于后三者要在真人的面孔和身体上进行「操作」,「PS」不仅免除了所有痛苦和不便,还在视觉上呈现了最佳效果(虽然只是照片)。

一个软件的名字怎么能用作动词?没把照片拖进 Photoshop,也能叫 PS?这一现象曾经还真让 Adobe 苦恼过一段时间。为了防止品牌概念被稀释,他们一本正经地纠正过关于 Photoshop 的用法:「这张图片是 PS 过的。」❌「这张图片是用 Adobe Photoshop 软件处理过的。」⭕️
但久而久之,Adobe 也放弃了。30 年来,没什么人想去改自己的说法。而且品牌不仅没被稀释,浓度反而越来越高了。

公认的 30 年,是从 1990 年 Adobe 发布 Photoshop 1.0 版本开始算起的。但其实在那之前的 1987 年,Photoshop 就有了它的雏形。

Thomas Knoll 那时是密歇根大学的一个工程学博士,父亲是大学教授,也是最早一批接触 Apple II Plus 计算机的人。通过父亲的设备,Thomas 在上面编出了一个可以在单色显示器上显示灰阶图像的程序,起名叫「Display」。至于这个程序有什么用,之后能有什么发展,他从来没想过。

Thomas Knoll 的兄弟 John Knoll,当时已经是乔治·卢卡斯特效公司「工业光魔」中的一员,参与过不少电影项目。之后作为视觉总监,他制作了「阿凡达」、「星球大战」等一系列作品,还凭借「加勒比海盗 2 」获得了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

在登上「奥斯卡」这样的人生巅峰之前,John Knoll 做了另一件注定让自己在这个世界留名的事情:他劝 Thomas Knoll 把那个小程序找出来,发展成一个图像编辑器。

Thomas 的编程技术加上 John 的设计经验,两人对初始程序做了改进,在 1988 年发布了名为「Image Pro」的产品。

Photoshop 1.0 磁盘

好在这个名字在当时已经被注册了,否则现在我们也许会把修图称为「Image 一下」或者「I 图」?兄弟俩尝试把产品推广出去。一家卖打印机的公司 Barneyscan 买了 200 份软件拷贝,以「Barneyscan XP」的名字随打印机一起出售。(「这张图片是巴尼过的。」听起来倒也蛮可爱。)

然而能慧眼识珠的公司并不多,他们一路碰壁,直到遇见了 Adobe。1990 年 2 月,Adobe Photoshop 1.0 版本发布,最初仅支持苹果 Macintosh 电脑,售价高达 895 美元。

「创始人用妻子的照片,在 Photoshop 1.0 上做演示」

Adobe 一开始对 Photoshop 的销量并没什么期待,一个月卖出百余份就不错了,况且对于这样一个图像编辑软件,大家的硬件设施也不一定能跟得上。

没想到产品一经推出,反响比预期好得多。出版、摄影、网页设计、广告、电影、建筑……各行业的从业者和爱好者都发现了这个神奇的工具,Photoshop 成为了第一批「杀手级应用」—— 人们为了使用这个昂贵的软件,愿意花费更多的钱去购买一台「带得动」它的计算机。

「有图有真相」「照片不会说谎」,这些多年之前的「真理」,现在大概只有会转发奇怪朋友圈文章和视频的中老年人才会买账。早在 Photoshop 出现之前,摄影师在拍摄时使用双重曝光,或是在暗房里对照片进行加工,也能有限地达到他们想要的艺术效果和其他目的。

「给新闻图片修图,违反新闻道德吗?」

其实宝丽来公司在 1984 年就研究出了后期编辑照片的技术:实体照片被鼓式扫描仪同步到计算机上,再利用放大技术来对细节进行修改。人们可以添加标志或更改颜色,有需要的话,「换头术」也是可以实现的。只不过工序复杂,专业性高,并且在数码照片出现之后,他们的这一技术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对于广告、设计、出版这些行业,在没有可以利用的工具之前,人们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动手操作。
排出一个版面,先找到需要的照片,在下面贴上带有文字的小纸条,用模具画出装饰图案,挑选合适的色卡……整套程序耗时耗力,出来的「作品」在印刷之前,像是一幅手工拼贴画。

「在有 Photoshop 之前,排版设计是纯手工的」

因此,说 Photoshop 革新了图像编辑和桌面出版行业,一点不为过。虽然它的操作随着功能的增加越发复杂,但即使不是精通这一软件的大师,也可以在学习之后轻松地完成简单修图和排版的操作。

想想街边照相馆的工作人员,从他们打开软件到你拿到照片,不过数分钟时间,快捷键连发,连鼠标都碰不了几下。

「把乘客 P 上站牌,公交车站的实时恶搞」

P 图、创作、恶搞,以假乱真、无中生有,还有什么关于图像和视觉的需求,是「万能」的 Photoshop 做不到的吗?emm……Photoshop 不会允许你利用它行走在法律边缘。

2015 年,「星际迷航」中瓦肯人 Spock 的扮演者 Leonard Nimoy 去世。加拿大人民为了纪念他,打算将 5 元加币上的肖像 P 成他扮演的 Spock 角色,却在使用 Photoshop 时意外发现,钞票不是可以被修改的素材。

软件会对你发出提醒,还会附上中央银行制止假币机构的链接。

此外,如今用 Photoshop 或其他软件修饰人脸,就算不去看数据,也有可能被别人发现。

去年出现的一项新工具「About Face」,可以辨认一张照片是否被修改过。它不会将人脸看作整体去考察,而是分析哪些像素被拉伸和压缩了。

这个「反人类」的工具不仅能看出一张脸修没修过,还会指出修了哪些地方。

而推出这个实验性新工具的公司,就是 Adobe(狠起来连自己都打)。这种有点魔幻的行为,当然是为了在人们的生活中能少一点假新闻和伪造品。

从另一方面来看,Photoshop 在那个领域中的地位好像又被强调了一次:能拆穿我的,也得是我自己。

文_yini|图_网络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