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苏格兰威士忌产区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06月04日 酒圈

如题,很久以前就看过这样一个说法,大致是如今苏格兰威士忌早已失去按产区划分的意义,它不过是品牌营销的附属品,甚至说这样做只会迷惑可怜的威士忌饮用者……言辞犀利,毫不留情。

细想想,这话说得不无道理。 不同国家由于地理位置的差异和文化背景不同,生产的威士忌确实大相径庭;但酒厂众多的小小苏格兰境内,大家都在生产“Scotch Whisky”,尤其是在原料和用桶界限日渐消弭的今天,“产区”这一在某个时代背景下诞生的产物,其存在的意义确实值得再讨论一下。

我自己也留意过很多关于这件事的不同看法,同时也挺好奇处于不同威士忌饮用阶段的你们是怎么想的,所以今天呢,就把关于“苏格兰威士忌是否有按产区划分的意义”拿出来跟大家探讨一番。

首先,让我们来回溯一下这个产区是怎么来的。

最早的时候,苏格兰全境范围内,是没有威士忌产区地理界限的。18世纪初,苏格兰和英格兰合并,1725年英格兰修订税法,将“麦芽税”的收取扩展到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地区。于是,一些酒厂在与税务官捉迷藏的过程中逐渐北上转进山野,开始私酿活动。

1757年庄稼歉收,英国颁布和实施了全国范围内禁止蒸馏的法案,为期三年,这导致了苏格兰全面进入被称为“非法酿酒”的特殊历史时期。到1777年,苏格兰全境超过400个酿酒厂,但执照的仅8家,其他全是非法酿酒的小作坊。

为应对私酿和走私,1784年英国政府制定了《酒汁法(Wash Act)》,并引入高地线(Highland Line)的概念,对高地线两边的酿酒厂制定了不同的管束政策。高地线以北的蒸馏厂受到低税率的照顾,意在鼓励非法的酿酒者领取执照。

从此,非法定义上的高地产区和低地产区就这样诞生了。

但是,为了保护低地的缴税大户们,高地同时被要求只能使用当地种植的谷物,也只允许使用一台蒸馏器,尺寸还不能超过20加仑(也就80升)。次年又出了个补充法案,禁止高地的酒液出口到其他地区。低地虽然承担了更高的赋税,却独享出口苏格兰各城市和英格兰的销售市场优势。

就这样,高地的威士忌制造商用他们的小型蒸馏器,与低地大型蒸馏厂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也正是这些曾经的私酒业者,孕育了现代的苏格兰威士忌产业。

当然,相比低地,高地面积大得多,地形也更多样,当酿酒人发现斯佩塞地区有纯净充足的水源,品质不错的大麦,因此,就都跑到斯佩塞了。于是,斯佩塞逐渐剥离出高地产区被人单独提起,同时也成了过去私酿酒业最集中的地区。

也是受制于禁止酒液出口,一部分人来到了更为严肃高冷的苏格兰西北海岸线,这里的岛屿上孕育了很多酒厂,也成了私酿业者出口美洲大陆的最前哨。然而岛屿区的威士忌在陈年时受到相当多海风的吹袭,酒中常常蕴含明显的咸味与碘味,故自高地产区独立出来也是必然。

在岛屿区里,艾雷岛又以它更狠更强劲的泥煤风格成了一个特殊的产区。差不多也是因为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加之资源丰富,让连接英格兰、苏格兰、美国、英国的贸易重镇坎贝尔成为了另一个大热的产区。

在18世纪末,这里已经诞生20几个合法的酒厂,以及200多个偷偷运行的非法蒸馏厂,威士忌产业的发展速度相当惊人,一度成为“世界威士忌之都”。

于是,差不多在一个世纪后,经过融合和分化,苏格兰威士忌随着它的发展已经划分了包括高地(浓郁复杂甜美)、低地(淡雅青草花香)、坎贝尔镇(厚重烟熏咸水果)、艾雷岛(强劲泥煤烟熏)、斯佩塞(馥郁精致花果)和岛屿(圆润甜美咸湿)在内的6大产区。

几代人以来,威士忌酒行业一直在“兜售”苏格兰风味轮廓可以按区域风格分类的说法,如今已是深入人心。

进入21世纪,随着苏格兰威士忌大行其道,熟稔“产区”概念的威士忌爱好者也越来越多。而且,产区就像是一把打开苏格兰威士忌的钥匙,被人贴上“必背”的标签。站在行业内的角度,大家推崇“产区”的原因很简单。在单一麦芽威士忌领域里,它们代表了入门级的教育,并且是消费者了解该类别复杂性的“路标”。

如今,许多其他国家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开始大放异彩,如果不采取强有力的区域措施,苏格兰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挤压。于是,这些“路标”就变得非常有价值,因为,“产区”已经建立了很长时间,极大突出了苏格兰的历史渊源。说白了,有点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而且,威士忌爱好者,不管从业与否,对其他人进行威士忌普及时往往也是从对地区进行模糊的介绍开始的。

至于地理位置的差异对于威士忌风格到底有没有影响,对这一问题的见解也多来自行业内。支持产区概念的人相信,每个酒厂都可以进行实验并生产他们想要的任何威士忌,但这并不意味着跟他们所在的地理位置无关。

比如,斯佩塞的酒厂可以像在艾雷岛上一样轻松地制作泥煤风格威士忌,但是所用的泥煤会有所不同。从本质上讲,“产区”只不过是通过向消费者展示确实存在风格不同但又有些许相似的威士忌(尽管有些含糊),来释放“威士忌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东西”这一信号的。

当然我们也看到,对威士忌的普及趋势已从对风格的教育逐渐转向对品牌的宣传与推广,这其实是与“产区”概念相悖的。有人说这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如果每个品牌都只讲述自己的故事,那么苏格兰威士忌行业最终被人记住的只有几个零散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品牌。

更有行业内的人产生了担忧,一旦大家脱离了这些“产区”的路标,那么酒厂的大麦来自何处,装瓶前要用什么水源来稀释威士忌……这些行业中有责任让它更加透明的工艺说明,就会越来越模糊,甚至会消失殆尽。其实,这也回应了为什么大家会越来越认为威士忌里没有“风土”特征。

就像我文章开始时候说的,现在蒸馏厂越来越不依赖于本地的原料。就我所知,斯佩塞的泥煤会在高地的某个制麦厂用来熏麦芽,然后这些高地的麦芽又会运到艾雷岛的酒厂,用来制作威士忌……

如果完全抛弃威士忌产区的概念,并否认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具有奇妙的区域复杂性,同时又没有一种可行的新方法代替它,那么这种现象会变得更加常见,而且苏格兰威士忌也会越来越混乱或趋同。

当然,持否定观点的人,对这种说法并不买账。他们觉得苏格兰威士忌产区的划分相当鸡肋,根据酿酒厂的位置对威士忌口味或风格进行的任何分类都是过时的,而且,对普通的苏格兰威士忌饮用者没有任何意义。

举个例子,有人可能会说“艾雷岛”仍然是对产区的一个可行的描述词,但如果大家纷纷持有“艾雷岛=泥煤”这种观念,甚至作为选酒的依据,那就是对布纳哈本(Bunnahabhain)和布赫拉迪(Bruichladdich)的伤害。

因为这俩品牌都不是以泥煤风格著称(这里所说的“布赫拉迪”是指其无泥煤的品牌)。同时也让人忘记了现在的泥煤威士忌不是只有苏格兰才能生产。对反对者而言,酿酒厂应仅使用XX地区来描述其酒厂所在位置,而与如何解释威士忌酒的风味无关。

而且,按产区对威士忌进行分类是有困难的,毕竟酿酒厂之间没有绝对的共同点。比如,你可以站在第林可(Teaninich)的大门口看到大摩(Dalmore)酿酒厂,当俩酒厂放一起作比较的时候,你不可能说它们都与高地风格保持一致,因为这俩完全处于风味的两端。重踩产区观念的除了威士忌普通爱好者外,还有酒厂的酿酒人。

苏格兰新晋酒厂孤狼(LoneWolf)的蒸馏师Steven Kersley就对产区的概念嗤之以鼻。他表示自己无意发展传统的“高地风格”,主要是因为他认为它不存在,而且也不应该存在。

他说:“我们永远不会被说服致力于一种特殊的‘威士忌’而酿造威士忌。蒸馏并实现特定区域风格的概念不会让我感到兴奋,反而觉得这阻碍了创造力。”

确实,在创造威士忌过程中,可以自由地进行全方位的实验才是成为蒸馏者最有意义的部分。酿酒是件既严谨同时又很酷的事,会产生许多未知的新发现。

关于风格和风味的假设不能视位置而定,所以,他建议打破“产区”这种固有观念,将焦点重新集中到威士忌酒的质量上,而不是在蒸馏的地方。

其实,在产区是否有必要存在的这件事上,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有争议总是好的,说明大家都在关心着或希望苏格兰威士忌能更好地发展。

作为一个威士忌文化的传播者,我很能理解“产区”存在的意义和依据,因为,当你向别人普及一样东西,尤其是在他人概念之外的新东西,最容易理解的始终是侧重于区域性或者是共性的特征;当你深入了解这种东西后,它的特殊性个性才会成为你记住它的关键。所以,帮助建立基本“认识”,产区地图是很有效的手段。

当然,随着我们喝过的酒越来越多,我们才会渐渐摒弃一些条条框框的东西。威士忌的世界之丰富,不是苏格兰六大产区6种风格就能定义得了的,我们希望每一瓶威士忌都能在灿若星河的芸芸酒款中,各自精彩。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