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饮威士忌的最佳BGM,非交响曲莫属

啃老师
玩家
关注 01月11日 阅读 81,215
2022
01/11
09:14
啃老师 玩家

朋友,你对威士忌酒吧的初印象,是怎样的?

通常灯光摇曳温暖是基本要素,还会放着舒缓的音乐。

每家酒吧的曲单随着老板的口味不同而有所变更,但是最常见的两个大类,大约是慵懒的Cold Jazz与随意的Lo-Fi Hip-hop。

这么选曲的缘由,我猜一来是想通过音乐来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客人得到全身心的放松;第二,在吧台上,威士忌才是主角,过于抢镜的音乐未免显得喧宾夺主。

但是,品味一杯馥郁美妙的威士忌,无非­就是用鼻子和舌头剖析它的层层风味的过程;聆听一首制作精良的音乐,也就是用耳朵感知音符之间的交错碰撞的过程。

这么推敲,二者其实大同小异。音乐与酒精的关系,也许并不是一场零和博弈,而是相辅相成。

所以,一个人在家独饮时,我会想要来一点不一样的体验。

环顾唱片架,虽然总是会有些小小纠结,但是最后,我的选择永远都是交响曲。

原因很简单,在古典音乐中,独奏曲目总是稍显单弱,与讲求融合的威士忌并不搭调,而交响曲,总会以其各个声部的协和,更加衬托出酒的风味之平衡。

此外,由于风土的差异,不同产区的威士忌会拥有大相径庭的风味;交响曲也一样,虽然曲式固定,但在不同作曲家的手中,也会表现出迥然不同的风格。

正因如此,虽然都是交响曲,在我这儿,却是要“量身定制”,精挑细选的下酒菜:

喝轻巧甜美的斯佩塞威士忌时,当然要选择同样轻盈的莫扎特《降E大调第三十九交响曲》,让这首“天鹅之歌”与花果香气一同翩翩起舞。

Symphony No. 39 in E flat major, K. 543: I. Adagio - Allegro 

如果面前此杯来自艾雷岛,那我一定不能辜负它来自海洋的那份狂放与激情,聆听贝多芬那著名的《命运》,可以就此乘上一叶扁舟,在大西洋上与大自然殊死搏斗。

贝多芬:第五交响曲 

倘若今晚恰巧中意大洋彼岸甘甜中暗藏辛辣的波本,那么海顿的《惊愕》,会在天鹅绒般的弱奏里,以一个突如其来的属七和弦,给你一个肯塔基州式的“拥抱”。

Symphony No. 94 in G Major "Suprise" - II. Andante

因为机缘巧合,而感知到威士忌与交响曲之间的精妙联系的人,肯定并不止我一个:

譬如著名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就因为威士忌给自己带来了无穷的创作灵感,而给自己起了个诨名叫“斯特拉威士忌”;

反过来,也有酒厂以交响曲为范本,旨在学习这种曲式中不同乐器各有风采却又融合得当的特性,做出一款内在美美与共,和而不同的美酒。

这也就是我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 沃特福 Waterford The Cuvée 交响曲系列单一麦芽威士忌。

说到沃特福(Waterford),可能很多朋友会觉得是一幅完全新鲜的面孔,但是它曾经蝉联过威士忌行业大赏-最佳爱尔兰威士忌酒厂的荣誉,是绝对的实力派。

这间传奇酒厂的创始人,是威士忌圈一位真正的大牛级别人物——马克-雷尼耶。

这位以葡萄酒贸易起家的酒商,曾经凭借一己之力,于2000年复兴了有如废墟一般的布赫拉迪酒厂,并且将这里变成了威士忌创新与变革的基地。

变革的主要灵感,来源于他丰富的葡萄酒酿造经验。

既然葡萄是深受风土(terroir)影响的作物,那么大麦也应该带有其产地特征,那么在威士忌行业,为什么没人重视同为原料的大麦呢?

在这样的疑问之下,他打破陈规,将生物动力法及有机种植作物等理念移花接木到了沃特福威士忌的生产中,并且更加强调农场风土为酒液带来的风味差异——

被忽视了多年的大麦,如今被沃特福带到了舞台的中央。

所以,在这间年轻且先锋的酒厂的作品中,既有100%使用有机或生物动力法种植大麦的桃花源系列威士忌,也有源自单一农场大麦的单一农场起源系列威士忌。

如果说单一农场起源系列是雷尼耶对威士忌酿造的一次解构主义尝试,那么显然,他已经获得了他想要的答案——大麦的“风土密码”。

这样的前期积累,使得“交响曲”威士忌的诞生成为必然。

风味交响,琴瑟和鸣 

所谓风土密码,通俗地讲,是指种植环境对作物产生的一系列影响,正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

除此之外,大麦的品种虽然不像葡萄那样分明,但也能够通过各种微量元素的差异、或不同的蛋白质与淀粉比例等来影响最终成品的味道。

这也是为什么,单一农场起源系列威士忌虽然都使用100%本地大麦,也同样于本地酿造,但却因为农场的局部微气候、土壤环境及大麦品种的客观差异,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特征。

这些各有千秋的风味,如同交响乐团中各司其职的乐手,经过精心的排列组合,才能演绎一篇完美的乐章。

所以,The Cuvée 交响曲的前身,正是25款精选的单一农场起源系列威士忌,酒厂通过对风土特征的精准把控,对其加以融合,实现了最终呈现的和谐风味。

如果你也迫不及待想要感受这交响纵横间的魅力,我有一个好消息分享给你:

限量1200瓶,The Cuvée已经于中国大陆正式上市!

就在昨天,我还参加了该系列的上市发布会,到现在仍然意犹未尽。

风土为序,共谱乐章 

与其说这是一场产品发布会,倒不如说这是一次令人难忘的,全方位的沉浸式感官享受。

在入场时,我拿到了一枚神秘的音符,主办方说要好好保留,在活动最后为大家准备了一份小小惊喜。

在欣赏完中西结合的现场布置,外加几番寒暄过后,活动终于开始,我却惊讶发现沃特福的别出心裁,远远大于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首先,沃特福品牌所属赫里特曼公司董事长Odin周翔翎先生为发布会致辞,由于疫情原因, 他遗憾未能来到现场,但通过视频的形式,为发布会送上祝福。

通常,一首完美的交响曲通常由四个乐章所组成,而沃特福此次的发布会也恰到好处地为大家准备了四个品鉴环节,其中包含四款威士忌和三款生普洱茶。

第一乐章,是轻巧愉悦的一首“奏鸣曲”:

在此,我品尝到了两杯分别来自云南哀牢山和无量山的的两款单株古树生普洱,前者先抑后扬,后者则高开高走。

沃特福“一茶一酒”设置的目的,是想用两款属于同一区域,但来自不同山头和茶树品种的生普来抛砖引玉,以此更好地理解单一农场起源系列威士忌的核心精神,让大家更为直观地感受到风土赋予作物的魅力。

引子过后的第二乐章,沃特福决定切入主题,于是用深沉的行板演绎了一首风云突变的“变奏曲”——同时品鉴单一农场起源系列的雷克湖1.1和胡可海德1.1,每款中国仅限量发售360瓶:

生普香醇而清冽的口感让后续的酒款品鉴体验大大提升,而雷克湖1.1的香气是干干净净的麦芽气味,随之而来的是苹果,蜜瓜和细腻的辛香料气息,伴随着悠长飘逸的蜂蜜、鲜果和花香味。

大约是拜雷克湖农场排水性良好的石灰岩质土壤所赐,雷克湖1.1的原料——伊利娜大麦能够得以积累丰富的碳水化合物,让麦芽的清甜渗透进了酿造好的威士忌中。它入口甘甜,味道很清晰干净,有着植物和谷物以及花蜜和蜜瓜的清甜,尾韵有点乳酸的圆滑,后以澄澈的麦芽味道收尾。

然而,在这个环节里品鉴到的胡克海德1.1这款酒,虽然发酵时间、蒸馏工艺、木桶类型以及酒精度与雷克湖1.1几乎一致,但却因为农场局部微气候和大麦品种的差异,呈现别样的风格:

这款威士忌的故乡位于海岸边,农场的土壤积年累月经受着大西洋的冲刷与洗礼,因此含有更多的矿物质,大麦也呈现明显的海洋风土特征。

所以,这款威士忌闻着像咸奶油烤面包,香气细腻柔软,还有丰富的成熟水果及淡淡薰衣草的味道;而入口像是软软的蜂蜜甜和菠萝干,舌面留下了淡淡咸黄油;下咽之后,口腔中回荡着悠长的香水气息。

到了演奏“第三乐章”的时刻,大家的味蕾都为这样的精心安排兴奋不已,共同期待着本场发布会的重头戏——交响曲 The Cuvée的现身。

在这之前主办方为众人斟上了另一杯“不惑”普洱,让大家先品此杯;而这一杯茶的风味更趋于中正平和,且不失复杂芬芳,一问才知道,它由景东地区12个村寨古树茶青拼配而成,互相咬合,发酵,使其优点放大,缺点消融,使其成为崭新的融合状态。

接下来,由沃特福品牌总监丁大伟先生为大家正式揭开交响曲 The Cuvée的神秘面纱。

千呼万唤始出来,终于到了品鉴“交响曲”的时刻,我却先被它独特的酒标设计所折服,这绝对是威士忌界的艺术品,有一种想让我自掏腰包的气场,不管它昂贵与否。

这款酒标设计由爱尔兰知名视觉艺术家Leah Hewson操刀,结合她最标志性的色彩元素,以“二元同化”的概念,表达这款威士忌的复杂度。

“交响曲”的酒体呈现油润的金色,充满着大自然的气息,像是干净的微风挟着土壤、大麦和酵母,伴随着成熟的水果和香料,植物的气味;

入口很甜美,丁香味道明显,然后是白胡椒、饼干和红色水果,尾韵有植物的清凉感;回味是余音袅袅的白胡椒和薄荷辛香。

来自25个农场的酒液之间形成了一种紧密的有机连结,彼此依存而又相互补充,以调配的艺术,共同成就了这款单一麦芽威士忌中,一番复杂、深刻而又平衡的风味。

不知不觉来到了“终章”,沃特福用还未上市的福利隐藏款——桃花源系列的盖亚2.1作为收尾,用颇有新意的这款有机威士忌,给这趟味觉之旅画上了一个精彩纷呈的句号。

临近发布会落幕,我这才想起活动一开始为大家分发的音符。

原来,在最后,所有到场的来宾将一同将它放在场地内的五线谱上,携手谱写一首沃特福的专属交响曲。

当音符就位,音乐奏起,今夜,我的视觉、听觉和味觉都在这场特殊的“音乐会”里一起全盘沦陷。

我想,做出一款如音乐般流畅优美的的威士忌,也许是很多酒厂的终极目标;然而沃特福却先人一步,通过不断的积累与创新,将品牌自身谱写成了一首世界名作。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