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收藏风向标!这些“大酒”是今年拍卖场上的宠儿!

啃老师
玩家
关注 09月22日 阅读 32,619
2022
09/22
06:45
啃老师 玩家

2022已过去大半,在过去的一年里,不知道朋友们又把多少好酒收入囊中了呢?
和往常一样,今年我也在从持续关注各大威士忌拍卖的行情,有坚挺不倒的拍卖场“常青树”,也有异军突起的后起之秀。
为了让大家感受一下今年威士忌拍卖的风向,今天我就盘点了一下著名酒类拍卖媒体Whisky Auction Magazine这9个月来落槌的那些有意思的威士忌酒款,在这个“丰收的季节”同朋友们一起开开眼。

顶级珍稀酒款仍是拍卖场宠儿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威士忌拍卖界的“顶流”总是那么几家的“尖儿货”。

比如来自苏格兰威士忌界“一哥”——麦卡伦(The Macallan)家的Fine&Rare系列,之前的文章里也多次提到过,它是直接将蒸馏年份写在酒标上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装瓶新的酒款,有如酒厂的官方“编年史”。

比起麦卡伦的其他收藏级别酒款,这个系列虽然外形只是简练的标准瓶+木盒设计,但是其中的中高年份酒款极为稀有,因此非常受威士忌藏家的青睐。

其中我特别想提的是Fine&Rare1957这款,实际上它的酒龄只有15年,却仍然在Whisky Auction(下文简称WA)的拍卖中以18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44.4万元)的惊人天价被拍下。

更有趣的是它的“身世”——这款酒在1972年就已经被首次装瓶了,后来2009年的时候官方来了个“新瓶装旧酒”的操作,又正式重新装瓶了这批酒液。

要知道麦卡伦1957年时仅有三座蒸馏器,本次重新装瓶时,由于库存不够,麦卡伦还不得不向私人买家购买,才凑齐了这重新装瓶的15瓶Fine&Rare1955,真叫一个一波三折!

另一款弥足珍贵的苏格兰威士忌拍品,是来自波摩(Bowmore)的1964“黑色波摩”(Black Bowmore)第二版,结拍价为1.2万英镑(约合人民币9.6万元),它也是上个月WA拍出的最高价拍品。

它的高身价是有原因的——1963-1964年间,波摩酒厂的蒸馏器加热方式由直接燃烧煤炭改为蒸汽加热,而这批“黑色波摩”恰好来自工艺转换后的第一批酒液,被装入oloroso雪莉桶中熟成了30年之久。并于1994年装瓶,属实是“见证了历史”。

另外,由于英国女王的仙逝,与英国皇室有关的纪念酒款价格也在飙升,尤其是这款由Gordon & MacPhail装瓶的格兰冠(Glen Grant)1952年,原本是今年2月26日为纪念女王白金禧而装瓶的,在女王逝世后的一周内,它以1.06万英镑(约合人民币8.5万元)的价格被拍卖。

不过,此次拍卖并非单纯“蹭热度”,而是公益性质——所得资金悉数捐献给了威士忌慈善机构Distillers' Charity,也算是告慰她老人家在天之灵了吧。

总而言之,这些单瓶拍到一万英镑价格以上的威士忌,通常存世稀少,具有非凡的纪念意义,是世界威士忌历史名副其实的“活化石”。


“消逝的酒厂”是时兴热点

纵观这9个月以来的拍卖结果,最热的日本威士忌拍品,当数我也有幸收藏的羽生(Hanyu)扑克牌系列,虽然现在成套拍卖的情况不多见,但是仍有不少的藏家在想方设法地竞购单瓶以凑齐套组。

比如WA于今年二月拍卖的黑桃A和梅花J这两款,前者以2.8万英镑(合人民币22.5万)的高价结拍:

后者由于起拍价格理想,还经历了一场漫长的竞价拉锯战,才以1.9万英镑(合人民币15.2万)被幸运藏家收入囊中。

羽生扑克牌系列之所以爆红,与酒厂的关闭不无关系,而“消逝的酒厂”,也是很多收藏家们趋之若鹜的存在。

除了羽生,日本的另一个“消逝酒厂”轻井泽(karuizawa)也是近些年的大热点,其突然关厂让它成为了很多人心中的“意难平”。

在WA过去九个月的拍卖中,来自轻井泽的一对35年单桶威士忌成为了“消逝酒厂“威士忌的代表:

它们属于“辉煌时代”(The Splendid Age)装瓶系列,均以2.45万英镑(约合19.6万人民币)的高价格落槌。

此外,帝亚吉欧旗下的“消逝酒厂”——“大猫”布朗拉(Brora)也表现不俗:

苏格兰麦芽威士忌协会(SMWS)1996年装瓶的“43.11”实则是来自布朗拉的1982年单桶威士忌,实际酒龄不到14年,成交价则高达1800英镑(约合1.4万人民币)。

虽然酒厂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威士忌酒液仍然存世,人们仍旧可以从这些酒厂的遗产中品尝到“时代眼泪”的滋味,这听上去就是很浪漫的事。


八九十年代装瓶备受青睐

在威士忌拍卖场上还有一类不得不提的实力选手,那就是80年代前后由IB(独立装瓶商)装瓶的威士忌,近年来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大家多少知道,在上个世纪,单一麦芽和单桶的概念并不是时代主流,在调和威士忌霸占市场的年代,眼光独到、选酒严格的独立装瓶商无疑在无意间为我们保存了很多宝贵的酒厂风味。

比如这款以2300英镑(合人民币1.8万元)成交的,Gordon & MacPhail在1980年装瓶的克利尼里基(Clynelish)12年,虽然酒标上写的是“小猫”克利尼里基,但算算日子,其实它是在“小猫”酒厂的前身老厂,也就是后来的“大猫”布朗拉酒厂中生产出来的,所以可能是更偏向于岛酒的风格,很有意思。

更不用说现在威士忌圈的“当红炸子鸡”云顶(Springbank),在90年代之初,英国老牌独立装瓶商Milroy’s of Soho就曾经装瓶过云顶的不少单桶珍贵酒款,而彼时云顶的人气远未达到今天的热度。

截止九月,WA今年已经举槌了不少的Milroy’s Soho装瓶云顶,几乎每次都能够以理想价格结拍:

在七月份的一场拍卖上,由Milroy’s Soho装瓶的四瓶酒龄在26年以上的云顶都拍出了比较高的价格,其中的“C位”当数26年纪念装瓶这款,由于是限量纪念装瓶,最终成交价高达5400英镑(约合8.5万人民币)。

除此之外,官方装瓶普通酒款的较老版本也能够有一定程度的收藏及拍卖价值,比如80年代的阿贝10年、格兰花格15年、麦卡伦12年和乐佳维林16这些经典酒款也以当年发售价的数十倍价格(500-1000英镑之间)被WA拍出。

随着时间流逝,所有酒厂的风味都会有细微变化,这也是老版本威士忌受到追捧的原因之一,如果你是某个酒厂的铁杆粉丝,有机会还是可以尝一尝上个世纪的经典酒款,也许会有惊喜发现。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