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桶能为威士忌带来什么?这支高性价比“海王”或许就是答案

啃老师
专栏作者
关注 01月07日
2022
01/07
08:05
啃老师 专栏作者

在整个威士忌行业内有这样一个共识:威士忌至少70%的风味都来自橡木桶。

虽然说这种说法过于绝对,一直饱受争议,但不得不承认橡木桶确实可以在与酒液接触时,发生一系列美妙的化学反应,产生各种各样不同的风味。

像是我们熟知的雪莉桶,就会带来太妃糖、成熟水果和香料的味道,而日本的水楢桶,则带有椰子、檀香等香气。

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不太常见的酒桶,比如咖啡桶、啤酒桶、朗姆酒桶、乃至鲱鱼桶等等,都有着各自的精彩。

就像做菜用的各种香料,花样频出的风味桶也让威士忌这件事变得更有趣更丰富。

而在这其中,有这么一种风味桶却一直吸引着我的目光,产量稀少,风味优秀,说它和威士忌是”天生一对“也不为过,它就是——波特桶。

波特桶在风味桶中是怎样的存在?

作为“风味桶”里最受追捧的种类之一,波特桶陈的威士忌在市面上能见到的并不多。但不得不承认,每一款都称得上佳酿。

而要说起波特桶的由来,还得从波特酒开始。

波特酒的起源是在17世纪英法战争,那时英国为了制裁法国而停止进口法国葡萄酒,英国酒商就开始转而向其他欧陆国家进口葡萄酒,葡萄牙就是其中一个选择。

但因为长途运送会让葡萄酒变质,酒商们就想到在出货时往葡萄酒里加入白兰地。较高的酒精浓度能帮助防腐,维持葡萄酒的品质,这就是著名的加强酒——波特的原型。

传统波特酒的制作方式,是要在葡萄汁发酵到7度左右,加入高度白兰地终止发酵过程。由于糖还没酵母消化完就停止发酵了,波特酒通常都带有较高的甜度和馥郁的果香。

因为这些特性,波特酒一直都是西方著名的餐前酒和餐后酒,与巧克力和奶酪都是绝配。

那么,波特桶在威士忌风味桶中又是怎么样的存在?

通常波特酒桶是由美国或欧洲橡木制成的,经过烘烤后橡木桶会有香料、香草等风味,而在陈放了波特酒之后,还会出现着更复杂的层次。

比如草莓,覆盆子、黑莓、水果干、果酱,还可能带一点黑巧克力的气味,甚至还有人曾直言: “波特桶简直就是加强版的雪莉。”

确实这两者经常拿来比较,但存在的差异也同样明显。

虽说是同为加强葡萄酒桶,但雪莉酒是白葡萄做的,而波特酒大部分是红葡萄做的,只有少部分是白葡萄,所以在风味上,波特桶陈年出的威士忌会更甜,也更能激发麦芽的特性。

风味有别外,两者在酒色上也有很大区别。雪莉桶威士忌的颜色很深,经常呈现类似酱油的深色。但波特桶威士忌经常是以类似红宝石的桃红色呈现,带着一种优雅的美感。

波特桶确实是好东西,当它作用在威士忌身上,多半会呈现出1+1>2的态势。

但弊端也同样存在,波特桶和雪莉桶不同,不会专门为了酿造威士忌而生成,所以相对量少。本身就弥足珍贵,自然也就不可能生产出大量的波特桶陈酒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市面上能看到的波特桶威士忌少之又少,能脱口而出的品牌和酒款,10根手指都能数过来。

鲜为人知的泰斯卡波特桶 

“波特桶可以为威士忌带来浓郁的风味,但也意味着必须谨慎处理对风味的影响。”

其实波特桶威士忌稀少,除了本身能用来酿造威士忌的桶不多外,另一大原因就是波特桶对于一个酒厂和酿酒师的要求很高。

投入产出比也不会很可观(毕竟不能大规模搞,还要反复试错),门槛不低还可能吃力不讨好。

而这些问题对于“海王”泰斯卡(Talisker)来说,似乎都不算是什么难解决的事。

没错,可能很多人都不清楚,泰斯卡早在几年前就推出过一款波特桶陈酿,并名为“TALISKER PORT RUIGHE”。

关于泰斯卡这个酒厂,相信不需要我再过多介绍,稍微了解一点威士忌的都会认识它。

在苏格兰,如果说能有哪一家蒸馏厂的酒是风格独一无二的,那一定是泰斯卡。

坐落在距离我们8千多公里的大西洋海岸边,一座名叫斯凯岛(Isle of Skye)的美丽岛屿上,泰斯卡酒厂已经存在了近200年。

与许多岛区的威士忌厂一样,酒厂的日常就是听着海浪拍打岩石。

而由于酒厂地理位置与原始广袤的岛屿环境,也赋予了泰斯卡特有的风味。

其一就是如同如同泰斯卡的slogan——“made by the sea”一样,常年受到海风吹拂,海洋风格尤为明显。

另外苏格兰斯凯岛作为一座火山岛,使得泰斯卡有着独一无二的烟熏风味,我们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带着独特海盐、海藻气息的泥煤风味。

不知多少人的海洋风味,是由泰斯卡启蒙的,以至于,大家给它冠上了“海王”的名号。

长久以来优秀的品质,也让我们实打实见识到了酒厂与酿酒师的实力。

而泰斯卡波特桶,在我看来更是一次实力的集中体现,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聊到波特桶,我想要单独推荐它的主要原因。

是口粮酒,也是高分佳酿

我和泰斯卡波特桶的第一次相遇,还要追溯至2019年。

那时这支泰斯卡波特桶还未正式在国内发售,仅作为泰斯卡酒厂游客中心的限定酒款,当时也只是抱着好奇的心去尝试了一下。

但没想到,一入口就爱上了,并且一直都有在回购。前不久在盘点我心中的2021年度50款酒时,也将它列在了其中。

甜美和谐的香气结构,如同篝火熄灭后的烟熏,饱满的成熟果香,随后带来蜂蜜与奶油太妃糖的甜息。

其中还交织着淡淡的木质清香以及薄荷香,些许新鲜水果的甜息,还有黑巧克力和香草的香气。

入口柔顺饱满,扑面而来的胡椒辛香和泥煤风味,以及带有熟果甜美的烟熏。中后段带有一股柔和干冽的火山熔岩烟熏,点水后整体更加圆融、甜美。余韵悠长,还带有些许可可的烟熏。

总结下来,对我个人而言,这款泰斯卡从各方面都展现了波特桶的魅力,也不丢失自己的风格特征,是一次相当优秀的融合,将风味抬到了另一个全新的高度。

形象点表述的话,它更像是泰斯卡十年的一个进阶版,比十年酒体更厚重、更馥郁,也更容易喝,同时也比泰斯卡风暴更甜美一些。

值得一提的是,这款泰斯卡是由帝亚吉欧首席女性调配大师Maureen Robinson出手打造的作品。

也正因如此,才造就了它与泰斯卡其他产品的风格有所差异的原因。那股子细腻、柔美、慢,不正是Maureen女士拿手的领域嘛。

它的全名“TALISKER PORT RUIGHE”,也有点来头,对应的正是斯凯岛一处古老的贸易港口,也是如今泰斯卡酒厂正在使用的港口。

而这座港口,在最早开始运营的时候,正是用来出口波特酒的。以此酒致敬那段逝去的时光与勇于征服惊涛骇浪的勇者们,这也是为什么泰斯卡要推出波特桶威士忌的主要原因。

另外,这支酒虽然这么多值得称道的特点,但价格并不贵,甚至可以说是便宜。

如今也不再是酒厂限定酒款,购买门槛降低,再加上它高性价和顺滑的口感,可以说十分适合入门。

外网上也对于这款酒有着一致的好评,比如世界上最大的威士忌信息资源网站Whiskybase上,最终斩获了86.33的高分。要知道在它这个价位能有此高分,并不多见。

很多网友也给出了十分中肯的评价,有人感叹物超所值,一次买上一瓶两瓶甚至十瓶都不为过。

也有人对风味表示认可:温柔甜美,放置一会胡椒和辣椒的味道就会出来,是一款非常温和但也令人愉快的泰斯卡。

更有人直言:“泰斯卡波特桶是我第一瓶威士忌,即使之后喝过很多其他威士忌,但兜兜转转还是更喜欢它那股平衡的美味。”

有人说泰斯卡是“波塞冬的宠儿”,强劲力量而自由无边,也有人说它是斯凯岛上两百年来的坚守与传承。而我觉得它更是威士忌人的心之所向和忠诚信仰。

“喝了一口,仿佛坐在去往斯凯岛的船上,海风卷着潮湿的水分和海洋的咸味扑面而来。”

而泰斯卡波特桶就犹如天空岛的一股新生力量,既见证了大海潮汐的故事,也不乏深邃的甜美。

这种新奇与反差,让原本就足够经典的泰斯卡风味走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我可以保证但凡品尝过的人,多半会沉醉在其中,静静感受波特桶与泰斯卡碰撞出的魅力。

再说,也就不到400的价格,你真能忍住不试?

*欢乐无限,饮酒有度,DRINKiQ.com。请勿向未成年人分享此内容,感谢泰斯卡对本文的支持。

我要评论